歸正自己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二零零五年,我因參與營救同修被非法抓捕。因為以前看到很多同修通過絕食這種形式闖出魔窟,也跟著效仿,目地是想通過這種形式解脫自己。由於動機不純,被邪惡加重迫害,每天強制雙路點滴同時打,感覺血管裏流的都是藥水,生命危在旦夕,多次搶救。當時我也覺的不對勁,就想找找原因再說。

這時候,別的屋調來一位同修,她教我背會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還有《洪吟》、《洪吟二》。背法後我正念增強了,知道不應該執著大法弟子在世間人的一面如何。同時看到了自己的顧慮心、怕心,堅定了反迫害的決心。明白了邪惡不會因為你身體虛弱放人,而是因為正念強受不了才放人,儘管表現形式各異。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走入修煉已有十個年頭,藉此珍貴機會,對自己做一個總結,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一、背法發正念,破除牢籠

二零零五年,我因參與營救同修被非法抓捕。因為以前看到很多同修通過絕食這種形式闖出魔窟,也跟著效仿,目地是想通過這種形式解脫自己。由於動機不純、基點為私被邪惡加重迫害,每天強制雙路點滴同時打,感覺血管裏流的都是藥水,生命危在旦夕,多次搶救。監管醫院的大夫都說:「不能再打點滴了。」回教養院後仍然繼續打,直到我停止絕食。當時我也覺的不對勁,就想找找原因再說。

這時候,別的屋調來一位同修,她教我背會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還有《洪吟》、《洪吟二》。背法後我正念增強了,知道不應該執著大法弟子在世間人的一面如何。同時看到了自己的顧慮心、怕心,堅定了反迫害的決心。明白了邪惡不會因為你身體虛弱放人,而是因為正念強受不了才放人,儘管表現形式各異。

之後我從不穿囚服開始反迫害,惡警為了逼我穿囚服,從早到晚給我銬暖氣管子上,銬的手背腫起像大饅頭,還限制上廁所。我又開始絕食了,這次是為了反迫害而絕食,不再追求身體虛弱的狀態。幾天後,有個管教跟我說:「你不穿校服也行,吃飯就行。」我當時就想選擇這種形式反迫害到底,同時突破觀念,喊:「法輪大法好!」一段時間後他們又說:「你絕食也行,不喊就行。」我們堅持喊。

我心裏渴望背法,後來有許多經文源源不斷的傳到我手裏,我就天天晚上背法,白天給大家背,並工整的把《洪吟》、《洪吟二》寫在紙上給同修背。越背法,記憶力越好,頭腦越清醒,身體也越輕鬆,沒有上次絕食的痛苦難耐的感覺了。惡警說了甚麼,頭腦中立即能反映出大法中的話回應。我不再把表面人的一面看重。在給一時糊塗的學員背法時,我感覺渾身發熱,能量很大。被惡警利用看管我們的那些走彎路的學員,晚上也開始跟我要法背。後來我們又整理了揭露迫害真相的第一手資料與同修配合順利傳到外邊,上了明慧網。

我知道大法堅不可摧,不管惡警用電棍、剝奪睡眠還是藥物迫害都沒有用,無論甚麼迫害都不可能讓我向邪惡低頭,因為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必須證實法。否則我的生命也就沒有了依托。背法中也感到作為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生命是多麼幸運、神聖。在離開教養院前,有一天躺在床上我突然明白了《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儘管這段法已經背下來了好久,可在那時才真正明白他的涵義,他就像從我的心底流出來一樣,豁然開朗,我的眼淚也跟著流出來。

在反迫害的過程中,我想出去的心遲遲未去,後來有個同修跟我說:「你把自己當成神,一個神此時會幹甚麼。」我想一個神在邪惡的包圍中首先應該鏟除邪惡,而不是想著自己如何,對於身在獄內獄外就不太在意了。除了背法我就抓緊時間發正念,當管教說可能要放我的時候,我心裏已經沒有了高興和解脫,只有靜靜的坐在床上發正念鏟除這黑窩裏的邪惡。

最近看《轉法輪》〈走火入魔〉一節,「但是這屬於練功誤入歧途,開始是有意這樣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為晃晃悠悠的就是煉功了,其實這種狀態要是真正去煉功的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這不是煉功,是常人的執著和追求造成的。」突然悟到當時選擇絕食這種形式在法中找不到根據,在惡劣的條件下把身體都交給別人了,是很危險的,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恐怕早沒命了。不修掉執著心,不吃飯也不行啊。真正闖出魔窟是背法、發正念的作用。

二、在家庭生活中歸正自己

由於幾年的流離失所和近一年的非法關押,直到零六年我才回到家中過正常人的生活。就這二年中也暴露出許多人心,是以前沒有意識到的。

在我被非法關押以前,丈夫雖不修煉但一直很支持我做三件事。因為在和平環境中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知道大法弟子是最好的人。迫害發生後,他幫著發過傳單,貼過標語,刻過光盤,郵寄信件,並經常拿小冊子在單位職工中傳閱。因為他平時為人寬容善良,人際關係較好,同事們也喜歡到他的電腦裏看真相片。由於我流離失所,他還要一個人承擔照顧幼小孩子的責任。但他總是以大法的事為大,用他的話講,他為自己能成為大法弟子家庭中的一員感到驕傲,大法的事是最大的事。而我也習慣了把他對大法的正念看成理所當然,沒有考慮到一個不學法的常人的承受能力。

我被抓後,他承受很大的打擊,精神都要崩潰了。幾次去勞教所,警察都沒讓他見我,知道我一直絕食,他很擔心,每天上班經過我的單位都很難過。我闖出魔窟回到家後,感覺他和以前判若二人,××黨對一個不修煉的人也進行威脅、恐嚇,他怕我再被抓,不再支持我講真相,也不看真相資料。但我口頭給他講他還是願意聽的。

記的有一次,我用他的電腦刻錄光盤,他發現後怕再出甚麼事就按下電腦總開關,可電腦不關機還接著運行,他又拔掉電源,當時才刻錄一半,我沒動心,我知道這不是他的本願,他是被嚇的,被不好的東西操控了。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因素,後來取出光盤。第二天發現光盤居然刻錄完好,覺的太神奇了。我把這件事告訴丈夫,他也說:「真神奇!真神奇!」表面上是我們人在做,只要我們不動心,常人甚麼都破壞不了。但他還是不讓我用他的電腦。還說上次就是因為用他的電腦刻錄,電腦才被沒收的。我也覺的不應該依賴他,以後我要自己買電腦。

我身體恢復後就上班了。一天中午我用自己積攢的工資買了台筆記本電腦,丈夫知道後心裏害怕,提出我把電腦放家就得離婚,不想離婚就把電腦送走。我堅持留電腦,他就在電腦上打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寫明財產分配和孩子歸屬及看望時間讓我看,如同意讓我簽字。然後他領孩子出去玩,我在家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看完後我知道這麼選擇不符合法。我知道常人是我們救度的對像,不應該對他產生依賴。以前我在家庭生活中長期以自我為中心,強加於人,常人對大法有正念,是他們自己在擺放自己的位置,不能因為是家人,就甚麼都得幫我(包括大法的事)。一個常人是承負不了那麼多的,應該慈悲的對待他。我決定要按師父的要求做,不能讓舊勢力利用我個人修煉的漏洞加害他。

他回來後,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講:「我不想離婚,電腦也不能送走,我是大法弟子,有責任救度眾生,如果為了表面的安全把這段時間荒廢掉,那我是有罪的,阻擋我的人也是有罪的。我會儘量注意安全的。」他鬆了一口氣說:「其實我也不想離婚,但是我真的害怕呀!我已經承受到極限了。以後我再也不說那(離婚)二個字了。」這以後,他不再給我拔線了,偶爾還有些抵觸。我儘量少在他面前做,給他減輕壓力。

一次我刻錄光盤,他看見後說:「最後一次了。」就出去了。我就想,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樣的事了,今天怎麼了?心裏很不舒服。第二天學《精進要旨二》〈再認識〉這段法:「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我一下反應到丈夫給我說的那句話是為了暴露我的魔性,在聽到不好聽的話時,不能動心,不能以惡治惡。以後再刻,他也不管了。

在家庭生活中,我注意歸正自己,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以前我不太會做家務,丈夫承擔的活較多,現在下班回家後我做飯,收拾衛生。丈夫胃不好,早晚飯儘量做小米粥。一天飯後他想去刷碗,我已經刷完了。他對我說:「不好意思,這段時間盡你幹活了。大法真的很美好!」兒子也說:「以後我找媳婦就找我媽這樣的,我媽同意給我奶奶錢,電視裏的女的因為錢總打架。」茶餘飯後我給他倆講傳統故事和黨文化如何變異人的思維。最近,丈夫跟我說他們單位的某某某是××黨員,有機會他要勸某某某退黨。在社會生活中遇到一些事情,丈夫也感嘆道:「還得真善忍啊!」並開始分析自己的思想動的是善念還是惡念。對於他的變化我感到很高興。

我的兒子對大法一直很有好感,我已經給他完整的讀過幾遍《轉法輪》。平時我注意用傳統文化教育孩子。有一天, 我給他講神傳文字的故事,並告訴他好好寫字也是對神的尊敬。那天他作業本上的字寫的出奇的好,老師給他評語說:「字跡如此工整的連老師都不敢相信了!字體的美觀給人賞心悅目之感!」我看後心想,這都是大法的威力,不然一年級的小孩怎麼能寫這麼好呢。

但是有時他也表現的很不聽話,愛玩電腦遊戲,看電視。這裏有我的很多原因,對孩子的引導缺少耐心和善,實質還是私心,怕影響自己做三件事。最近,我們一起看了明慧網上有關如何帶好小弟子的討論,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還說明慧網怎麼這麼好,一個人提出問題就有這麼多人幫助解答,盡替別人著想。有時看我做講真相的事,他就要幫忙,還說:「救人誰不樂意呀?幹這大好事,我激動的都要哭了。我要把我的零用錢都捐出來救人!」

三、利用工作環境救度眾生

除了廣泛發真相資料、路遇有緣人和親屬關係外,工作單位是和社會方方面面取得聯繫的紐帶。記得零三年,我因為工作關係接觸到某軍區的炮兵學院,到這裏來之後發現這裏封閉的很嚴,進車要通行證,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二個全副武裝的士兵站崗,表面上看戒備森嚴。去了幾次後,我大致了解了哪些地方需要證件,哪些地方是住宅區、辦公區。與院領導接觸中,他們也說:「脫掉軍裝我們是和你們一樣的人,我們也渴望與外界接觸。」我理解眾生是渴望了解真相。

我就利用休息時間去那兒的住宅區發過幾次真相資料,因為住宅很多,我再次去發資料時發現各住宅單元門上都貼有警惕法輪功傳單並要求舉報的告示,還出現了二個誹謗大法的條幅。我發完資料就在院內發正念,之後心裏也想求助別的同修一起鏟除這裏的邪惡,回去後就向明慧網發消息,但並未發表。後來想,不熟悉這裏的同修到這兒來可能不太合適,當時思想也不夠圓容,就急於解決自己碰到的問題。其實既然讓我碰到這件事我就應該有辦法解決。後來有一次與他們院長接觸中,看到了領導層人員的名單,我就用心背下來,回去後陸陸續續的給每個人發了真相信。再去時條幅就都摘下來了。

工作單位中還可能接觸來實習的學生或來招聘的人員,都是講真相的對像。去年有一個黑龍江來的還未畢業的學生到我公司招聘,開始幾天我沒在意還以為是新來的大學生。一天下班在車站等車時碰到他,他告訴我自己是來找工作的,住旅館,費用很大,單位要考核他一週,他很擔心不被錄用。第二天我就到他辦公桌旁看看他工作做的怎麼樣,跟他講講怎麼修改,並把我積累的一些工作資料給了他,改完後效果好多了。院長同意錄用他並簽了協議,他下午跟我要了電話號碼並說馬上坐火車回黑龍江,一年後畢業了再來上班,然後就走了。

我覺的太突然,我還沒給他講真相呢,一年後誰知有甚麼變化。我趕緊找真相小冊子,找到了《大難來時何處藏》,內容還比較全面。走出辦公室往我上次碰到他那個公交車站追,跑過去一看還好他正在等車。他看見我很高興,並說要我的電話號碼就是為了表示感謝,不方便在辦公室裏那麼多人面前講。我趕緊跟他講還有一件比找工作更重要的關乎生命的大事,那就是要退黨團隊,並把小冊子給他,希望他仔細看看。他非常感激的接過去連說:「太謝謝了!太謝謝了!」其實一年後他並沒來上班,有些機會錯過就沒有了。

最近單位一位股東要撤股,表面原因是因為股東之間利益上的矛盾,得知後我想得讓他明真相,他走了就沒機會了。他並不反對大法,真相也了解一些。這個單位在中國大陸這種紅色恐怖中能幾次接納我,算是很有正氣的了。連明真相的單位司機都說:「法輪功好是肯定好,但××黨太壞!這幾個股東真行,一般人還不敢要你,怕被××黨找麻煩把自己飯碗砸了。」因為有些人有一種觀念,覺的自己很成功,能看透一切,不願別人告訴他甚麼,看不到眼前實際利益的事又不願花時間了解。我就想不如給他小飛鴿讓他自己去了解吧。找個機會向他推薦了這個破網軟件,他一看就說:「這不是自由門嗎?好像給封了。」看來他以前用過老版本的。我說:「這是新版的,封不了,你可以試試。」他拿過去一試,一下就上到動態網上了,看來還是第一次上動態網。看到他能上動態網,我的心也放鬆了一點。不久我又向另一股東推薦了這個軟件。

平時在工作中我會盡力替單位著想的,技術上從不保守,利益上不計較,與同事關係很溶洽,他們覺得大法弟子是最值得信賴的人,股東們也覺的大法弟子是很難雇到的優秀員工。我們在各行各業中做好自己的工作,也是對各行業的歸正,給後人留下參照。我上班後也參加了我們行業專業考試,看到大陸的黨文化無處不在。填表格有政治面貌一欄,我寫了無黨派。管報考的人員就說:「應該寫群眾,怎麼寫無黨派呢?就這麼的吧。」正如《解體黨文化》中說的一樣,你不想加入它,它還給你規定是群眾來證明它不想要你,而無黨派則表明你不想要它,所以它不讓你填無黨派。在職業道德證明中,我也沒選擇黨八股式的格式,自己從新起草一份,用詞和格式都做了修改。恰巧我看到了一位明真相的同事的表格,本來是團員的他,在政治面貌一欄也沒填團員。人們從內心摒棄××黨,以是它的一員為恥,人心開始覺醒了。

單位的同事有的比較好講,有的就很難。也許這有待我自身修煉提高。有一個被黨文化控制的很厲害的同事,我心裏對他產生了反感。有一天做夢我夢到這個我不喜歡的同事發神韻光盤,醒來後悟到,他很可能在歷史過程中為證實法做過好事,無論現在表現怎麼樣,因為是在迷中,他也是抱著對正法堅定的信念來的。師父講:「但是哪,無論他們甚麼樣的表現,我們還得去救,因為他們不理解是因為他們在迷中,他們給大法弟子們造成的一些困難是因為他們看不到真相。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甚麼他來到了這裏,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師父看一個生命啊,是看一個生命的全過程,歷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於為證實法都奠定了很多的業績,今生沒做好就不救度他了?」(《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在這個過程中也暴露出我遇事不能向內找,不修自己,眼睛老是向外看,挑別人的毛病,卻看不到自己的執著。

看到明慧網的一篇題為《君子嚴己寬人》的文章後感到很慚愧,古代君子在勸諫別人不成功時都知道反省自己是否方法不當、不夠真誠、缺少智慧,而我在講真相中卻沒考慮到對方的情感、觀念以及不明真相等因素,有強加於人的心。有時爭鬥心又起來了,覺的自己講的在理、知道的多,帶著顯示心用災難嚇唬人。一方面賣力氣講真相,一方面內心又對不好講的生命心生鄙夷、產生間隔,沒有從內心深處發出慈悲和善念,自然解體不了世人背後的邪靈。表面的爭論是沒有用的。師父在法中已經給了我們答案,「你就是去慈悲的對待眾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講清真相,你就是維護大法的尊嚴,你就能維護了大法的尊嚴。」「我們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這樣,有人說不好,你用常人的辦法跟他去辯論、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會越使矛盾激化。我們就自己表現的好,慈悲對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爭、去辯論,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會被感化,他自然就會說你好。」(《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現在頭腦中一反映出某某不好的觀念就盡力排斥它,知道那是舊勢力的安排,努力修去要改變別人的心和不能聽不好聽話的心,從而完成師父要救度一切眾生的大願。

我體悟到師父讓我們不脫離世俗修煉是很重要的,過去那些修煉方法只想解脫自己,我要修煉我要成佛都有為私的因素。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正師父給安排的路,我們才能和社會廣泛接觸,救度眾生,真正的修掉為私的各種執著心。

回顧自己走過的路,做的好的時候是因為內心選擇了證實法、發出了為他的善念。不好的時候就是替自己想的太多,事情就會變的很糟糕。我體悟到每個修煉者所走過的路都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那是用偉大的法輪大法洗滌內心污垢,從摒棄各種人心中走向新宇宙的歷史,發出的每一個純正無私的念頭都是莊嚴殊勝的。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的講法:「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