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根本 完成使命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在職修煉的大陸大法弟子,已經修煉近十五年了,雖說有很多收穫和體會,但與其他精進同修相比,實在倍感慚愧。在此,冒昧將自己點滴體會向師尊和同修們做以彙報,不足之處懇請指教和幫助。

一、學好法是根本

多年來,之所以我能在修煉的大路上一直走到今天,我最深刻的體會就是學好法才是根本保證。特別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風風雨雨的紅色恐怖打壓下,無論是在痛苦彷徨時,還是在邪惡壓力下,以及在常人利慾誘惑中,鼓舞和激勵我闖過難關的唯有大法,正像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我這個人執著很多,業力也不小,雖然出生於六十年代,趕上個文化大革命的末期,但由於從小學到大學畢業,思想中悉數被灌注的都是黨文化的那一套理論,加之從小接觸一些不良小說等影響,將我自己塑造成具有固執、妒嫉、暴躁易怒、多疑等等不良的性格,二十幾歲就身患多種疾病,如神經衰弱、膽囊炎、風濕症等病。我就是帶著這樣的身體和思想走進大法中來的,但是在這威力無比的大法中通過學法修心,逐漸改變了我先天和後天形成的多種魔性,身體不但健康了,而且經受了邪惡的種種迫害,始終堅定的走在修煉大道上。

尤其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這九年多時光中,無論是在被非法勞教期間,還是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中,我用大法的法理指導自己過關、衡量是是非非,使我感到不斷的向上攀登、昇華著,層次也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提高。例如我開始修煉時,打坐入靜很難,經常是胡思亂想,因我這個人思想業是非常大的,三十歲左右時是經常徹夜難眠的,到如今能夠達到不時的入定,體驗到坐在雞蛋殼中的美妙感受,特別是在發正念時,能夠全神貫注的發出強大能量打向邪惡,完全是得益於學好法的結果。

因為我靠學法才戰勝了自己的各種思想業及考驗。特別是思想中不斷翻騰出的不好的念頭,我一邊學法一邊對照,不符合法的一概否定,當然鬥爭是相當激烈的。特別是早期修煉階段,由於法沒有學好、悟透,經常用常人理看待遇到的考驗和魔難,關過的十分痛苦和艱難,有時幾乎都修不下去了。

記的是在邪黨《光明日報》發表誹謗大法文章之際,也恰好是我與一個負責同修矛盾激化之時,由於我對之成見太深,處理問題常人化,對一個很大的大法項目我沒有參與並離開了這個同修組織的輔導站,沒想到這個同修背後出乎意料的把我視為害怕政府打壓,在同修中散布我是逃兵等等,並經同修傳到我的耳朵中來。對於我這個名利心很重的人來說,這個關實在是太大了,弄的我思想業翻騰不停,自己把自己定性為破壞大法之人,並按人理推斷出師父不管我的結論。當時思想業促使我時常想:修下去,師父是不會管我的,因為我在關鍵時刻無意中給大法抹了黑的。我後悔不該在那個時刻與這個同修分手,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啊。

由於法理不清,辯不明真我和後天的觀念,錯誤的將觀念當成了自己,加之舊勢力和思想業從中作怪,使我在煎熬中痛苦的度過了一年多的日日夜夜,那時苦得我真想一死了之,但心裏知道師父說過自殺是犯殺生之罪下地獄的,又走不了這個路。後來,在師父安排下,有一個同修經常來幫助指點我,讓我多學法。就這樣我不斷的學著《轉法輪》,又重點看了《轉法輪(卷二)》<佛性>一篇,再結合看師父發表的各種經文,我不斷悟法並對照反思自己的思想念頭,逐漸認清了思想業是強烈作怪的根源,如今看來也有舊勢力對我的干擾因素。總之,經過一年多時間的這一大難也使我深刻的認清了觀念和自我的區別,那種找到自我的超脫感覺是美妙的、難忘的。回想走過的這段路,我深深的認識到沒有大法指導,是不可能消除我的思想業,也不會昇華上來的。我感激之心無以言表,我只能用人類僅有的語言說:學這部大法實在是太好了!

我在修大法之前,曾經是在佛教中修行兩年多的居士,我讀過其中的許多經書。那些經裏邊根本沒有去除強大思想業的指導之法,由此我也理解了師父說的過去的經書已經指導不了今天業大之人修煉的原因了。因為那些經,根本沒有針對今天人具體修煉的指導辦法,而今天人又太複雜了,其思想業大的是古代人比不了的,所以只有師父傳出的大法才能解決得了現今人的所有問題,最終度的了今天的人。

也許是這段學法修煉經歷,使我在一九九九年以後的被迫害中,堅定的站在大法之中,特別是在勞教所裏,在那些邪悟之徒用甚麼佛教之經和邪悟之理來蠱惑我和同修的時候,我能據理反駁,促使那些人偃旗息鼓和回歸正路。

大約在二零零五年期間,我經過學法又深刻而清晰的悟到:大法是圓容不破、是無所不能的法理。只要自己處在無為狀態,放下擔心、怕心等執著,弟子的一切問題法都會給解決。這是在學法中法點悟給我的真理之威力!也體悟到這是我所修的宇宙大法偉大之所在!也是人和神的根本區別點!我悟到了,那麼在證實法中也體驗了法賦予的威力。在那以後的時間中,我努力放下各種執著、怕心和人情,我在證實法中一直走到今天,我為同修做著破網技術指導、我在家中建立和運作著小型資料點、我與負責同修共同切磋、協調著本地一些整體上的項目……,我從六年前正念走出邪惡的勞教所至今,順利的做著各種證實法的事情,雖然面臨幾次風險,但都能平安的度過。我的感受就是放下執著、放下怕心、無為的在法中行事,師父就會給我們安全、大法就是安全保證。

這方面的事例太多了,如在發資料、講真相時,儘管有邪惡干擾破壞,但都有驚無險;儘管到一個陌生地方迷了路,師父也都指點我順利找到回家的路。當然我有時心裏也有執著或不穩,但師父在魔難來前總是事先給擋著、點化著,給反思和提高的「準備」時間,只要能放下心、念頭正,不錯過寶貴的「準備」期,就不會發生魔難或落入魔爪。這就是我幾年來在證實大法中最大、最深刻的體會。真是像師父所說:「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師父的法講的太明瞭,就看我們信不信、做不做了。我們必須經常學法,不斷對照自己,就會早日放棄根本執著,就會順利的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跨越難關,走到圓滿的彼岸。

二、救度眾生是使命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個人感到必須遵照師父的要求完成好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

(一)做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在單位裏要幹好分配給自己的工作,因為幹好工作本身就是在證實法,同時也有利於我們救度世人。例如我在單位和同事交往中我適時講著真相,在吃飯、聚會等場合我善待有緣人,我也從不喝酒,同事都知道我的大法弟子身份。由於我任勞任怨,領導分配給我的工作都能夠出色完成,因此我在近三年,一直被單位評為勞模。我的表現也讓世人看到了我這個修煉人與惡黨電視、報紙等誹謗的「法輪功」是完全不一樣的。其實我認為我們大法弟子做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心向善,其表現就會徹底否定惡黨的宣傳醜化,就會展現大法弟子的真實形像,從而證實大法偉大。就這樣,我的一多半同事在我的言行中,都明白了真相,有三分之一還做了三退。同時我還感到,在符合常人的狀態中,人家會把我當成普通的正常人,這樣我會遇到常人所有的矛盾,從其中會發現自己的執著和不足,從而去掉它。

(二)力所能及學習電腦技術。在今天作為大法弟子掌握電腦技術對於證實法是特別重要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應當主動的學習技術,這樣才能使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原來是個一點不懂電腦技術的人,從勞教所出來後,我接觸了電腦,開始只是簡單的打字一類的操作,對於上網、刻錄等技術一竅不通。我完全靠自學的方式,逐步掌握了相關技術。開始一年多時間為學電腦技術,我以自學為主,主要是向來單位修理電腦的技術人員詢問,到電腦城購買設備時向商家求教,同時自學明慧網編輯發表的《從零開始建立資料點技術手冊》等。

邊對照書本邊操作電腦是最好的自學方法。我有時為弄明白一個問題要學到下半夜,時常弄的我頭暈腦脹,但總能出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著鼓勵著我,往往看似很難搞清楚的技術,經過反覆琢磨,慢慢都能學會。比如電腦技術中手動做備份,相比其它技能要難一些,因為克隆軟件的界面是英文的,但我按照書本說明,結合請教常人中的技術人員,我也把它攻克了,為我在以後幫助同修做系統備份,提供了極大的方便。真如《轉法輪》〈論語〉中所說「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我們的大腦一定要比電腦高級的,我們人的大腦想攻克電腦,那一定會做到的。更何況我們心中懷有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大願,有著師尊的幫助和點化,就沒有學不會的電腦,就沒有戰勝不了的魔難。我是一步步學到今天的,不但自己運作一個小資料點,還能初步解決本地區一些同修技術上的問題。

(三)主動深入農村送真相。有些地方,農村裏的同修比城市少,而農村裏的眾生同樣是需要救度的,我想居住在城市裏的大法弟子應當主動去送真相、做「三退」。我由於有農村親戚的關係,幾年來數次深入農村及所在城市周邊的鄉鎮傳送真相,無論是過年過節,還是平時的週末休息日,只要有可能,我就去一趟農村。有時在前往農村的客車上與有緣人講三退,由於他們相比城市人樸實,講的效果一般都很好。到農村送資料方式很多,我無論白天黑夜,無論春夏秋冬,根據不同情形送真相,夏天往莊稼地、柴禾垛裏放,冬天往農家院裏放,有時騎自行車,有時騎摩托車,有時步行,雖然吃些苦,付出一些汗水,但只要能達到救度的目地心裏就感到十分欣慰。今年夏季我的親戚家周邊有的村莊遭遇冰雹和龍捲風災害,經過打聽,在我送過真相的幾個村子,那裏的農民都沒有遭遇到風雹之災,我想很可能是他們聽信了真相的緣故,這也更加堅定了我去農村送真相的信心。

三、維護整體是義務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們當地曾經於二零零四年前後被邪惡嚴重迫害,數位協調人和懂技術的同修被邪惡先後綁架迫害,使我地整體幾乎陷於癱瘓狀態。經過學法,基於整體考慮,我主動幫助相識的一位熱心的學員承擔當地的協調人,我在技術上直接給予幫助指導,在出現的干擾事件中配合這位協調人共同解決,在資金上給予困難資料點支持等。現在我地的這位主要協調人,在大家的配合下,已經協調的有條不紊,能夠放開手腳,非常穩健的發展著。

三年多時間以來,一直沒有發生三年以前的幾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大面積被邪惡破壞事件。我感到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協調人,整體上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去關心、去配合,沒有誰領導誰,大家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為的就是維護法、圓容法,自己盡到自己能力和發揮好特長,也許這就是兌現了自己為證實法而來的諾言、誓約。如果在證實法中自己能力沒有發揮出來,我想很可能就是將來的遺憾。

當然協調人之間有時也存在不同的意見、看法,我面對這種情況,主要是從配合角度出發,因為大家都是為了法,為了同修,項目決定或實施了,我就配合,發現了不足就及時提出自己的彌補辦法,因為師父說世間的理就是相生相剋,有利也有弊,而且大家都是修煉中的人,都存在不足之處,也不可能一下做出神一樣完善的事情,另外空間的邪惡還在虎視眈眈的干擾著,所以做出的項目就需要隨時補充和完善。就好比我們用的電腦操作系統一樣,隨時都在更新和彌補之中,都不是一步到位的。

此外,在個別同修遭迫害時,我能夠及時與同修協調營救、高密度發正念,努力制止迫害。這是我們許多同修都能做到的,也是應該的。我在發正念過程中體會到純正自己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越靜能量越強。確實像師父說的:「非常舒服,好像甚麼都靜止了,身體完全被能量包容著。」(《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今年奧運期間我地一個同修被綁架到派出所,我在第一時間和幾名同修近距離向派出所邪惡發正念,在其他同修配合家屬要人的共同努力下,沒等派出所的邪惡進一步向上級彙報,就在十小時內營救出了那位被綁架的同修,可見整體配合的威力是巨大的。

總之,十幾年的修煉經歷實在是太多,超常的感受也是太深了。以上的感想文章是隨心而出,隨筆而成的,限於篇幅不免粗枝大葉,對於讀者多有不敬,主要是向師尊和同修彙報在大法中修煉的感受、證實一下大法的神奇。有不妥之處,敬請師尊和同修批評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