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資料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患有頭痛眼花、慢性胃炎、腰腿疼痛等病。得法後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一切病狀全都消失了。身體越來越好,對世間的名利情,也越來越看得淡,生活輕鬆,精力充沛,心情愉快。曾有幸在全市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大會上發言,與同修分享、交流。

家庭資料點的建立,使我步入了一片新天地。我深切的體悟到:做真相資料不只是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情,而是實實在在的修煉過程,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歸正自己、正念正行的好環境。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患有頭痛眼花、慢性胃炎、腰腿疼痛等病。得法後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一切病狀全都消失了。身體越來越好,對世間的名利情,也越來越看得淡,生活輕鬆,精力充沛,心情愉快。曾有幸在全市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大會上發言,與同修分享、交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主動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堅持學法煉功、調整狀態。二零零零年開始自己動手製作「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及「法輪功好、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利國利民」等小型條幅及標語,走出來,獨來獨往,到大街小巷張貼。後來在同修處取來傳單、小冊子、標語等大法真相資料,到居民住宅區發放,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一次在邪惡「黑窩」發放真相資料時,不幸被惡警綁架迫害,闖出後,堅持走出來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轉眼間九年過去了,在風風雨雨中,在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大道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這時我已經年過七旬,奔八十的人了。年齡大,對電腦一無所知。但因信師信法,在同修主動、耐心的幫助下,僅用幾天的時間我就成為「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了」。上網、下載、打印經文和《明慧週刊》及各種傳單、小冊子等,都能獨立自行運作,我真高興。當然我心裏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這都是大法給予的智慧,是師父幫著做的。

家庭資料點的建立,使我步入了一片新天地。我深切的體悟到:做真相資料不只是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情,而是實實在在的修煉過程,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歸正自己、正念正行的好環境。現在把自己一點粗淺的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做資料去掉「怕心」

剛開始接觸電腦、打印機總覺的這些東西很神秘,心裏沒底,做資料時心慌,有些緊張,邊看筆記,邊操作,怕這怕那,恐怕出錯。結果是怕啥來啥,電腦時不時的出錯;「找不到服務器」、「無法顯示網頁」、「不響應」等對話框總出現;打印機也接二連三的出現帶紙、絞紙、倒字、漏行、錯位等現象,弄的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停下來。特別是打印機出錯造成的損失,心裏非常難過。心想靜一會吧,腦子裏突然想起師父的話:「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的教導使我猛醒,認識到是自己正念不足,太注重於電腦、打印技術,被常人的觀念、執著限制了自己,從而有了怕這怕那、恐怕出錯的心。「怕」就是求,所以「它」就來了。明白了這層法理後,我的心就平靜下來,背幾遍《論語》後,發正念,就繼續開始做資料,非常順利,再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二、做資料去掉了「幹事心」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中明確指出:「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師父講的這段法,是我在做資料中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體悟。

記得有一次晚飯後,心情煩躁急著做資料,其它的事都不想幹了,在潛意識中好像有一種壓力感,快點做完好輕鬆點。這時老伴說:「燒壺水吧,沒有開水了。待會好喝。」我隨意的頂了老伴一句:「你看都甚麼時候了,做點正事吧!」說完就去做資料了。剛打開打印機,就像機器出了毛病。不斷出現帶紙、錯頁、錯位等現象,真是越急越出事,使我無法進行下去。這時。突然意識到:這不就是急於求成,做事心切,趕任務,幹事的人心促成的嗎?做資料就是向眾生講真相,證實大法,帶著一顆幹事的人心,能救度眾生嗎?為了純淨自己,我就開始背法,背了幾遍《論語》,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加持電腦、打印機運行正常,助大法弟子做好資料。從新再開始做時,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就像換了一片天地。我的心坦然、輕鬆了。

三、做資料去掉了「不讓人說的心」

有一次晚間我正在全神貫注的做資料,忽然老伴走過來說:「還有多少沒做完?你看看都幾點了,快點吧,不行明天再做。」不知怎麼的我聽了這話就有些鬧心、生氣。心想:我知道怎麼做,還用你來說!我就衝著她心煩的說:「去、去 ,別來干擾我!」這時打印機突然變了樣,不斷出現帶紙、打印錯頁、錯位,無法控制,只好停機。心想:你來說甚麼話?弄得我做不好資料,我明天一定跟你說清楚,以後我做資料你不要來說些沒用的話。越想越生氣,認為是老伴干擾了我造成的。轉念又想:我是在做資料,與老伴有甚麼關係呢?這不是向外求了嗎?應該向內去找啊。我開始反省自己,這不就是自以為是,「不讓人說」、「一說就炸」的問題嗎?我的氣消了,從新調整狀態,打坐、背法。背了幾遍《論語》後,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再開始做資料,就事半功倍非常順、直把資料做完。

四、做資料去掉了「不純淨的心」

在人世間常人中的人際關係、人情往來、家庭瑣事、鄰里糾紛等,時不時的都會干擾修煉,使你的心不能純淨下來。有一段時間,我們居住的樓房,有一單元的下水道堵了,有一位鄰居主動出來到各戶收錢,說要找家政公司來清理一遍,需要每戶出錢。在收錢時有的住戶說:「我們這單元下水道也沒堵,現在清理甚麼呀?你那單元下水道堵了,就清理你那單元的唄,我們這也沒堵不想清理,也不想給錢。」我也是這樣想的,與這位收錢的鄰居有了點爭執。在做資料過程中,這件事情就不時的在頭腦中反映,使我的心不能平靜。這時打印機突然在正常運行中停下來,電腦顯示器上出現了「紙張用完」的對話框。我及時把供紙盒取下來一看,裏面的紙張還有一半沒用完呢?這怎麼辦?我就把供紙盒又裝滿了紙,打印機還是不運行,還是「紙張用完」。我只好將供紙盒裏的紙張,從多到少,從少到多不斷的變化數量,同時多次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因素干擾,但都不好使,就是「紙張用完」,不開機、不運行,沒辦法只能停下來。自己也意識到是自己那不對勁了,就靜心背法,向內找。突然想起了師父的教導:「不記常人苦樂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羅漢也」(《洪吟》〈跳出三界〉)。師父的話使我醒悟,是自己太在乎個人得失了,才執著於清理下水道那件事情,使自己的心不能平靜下來。帶著這樣一顆不純淨的心、一顆私心,能證實法、救度眾生嗎?今天的這件事情。不就是自己的心不正促成的嗎!悟到了這層法理,也就放下了這顆不好的心。再接著做資料時,打印機也恢復了正常,一切都很順利。

五、做資料去掉了「怕敏感日的心」

每到所謂的「敏感日」,邪惡勢力猖狂,極力製造恐怖氣氛與邪惡環境。去年「五一」前夕,本地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大法書及真相資料,還有錢及其它物品等,損失很大。形勢緊張。有的同修關心的打來電話說:「省裏來人、檢查衛生,把家裏收拾乾淨點。」我的兒女們也說:「市公安、工商、城管三家聯合召開會議,布置迫害法輪功,誰發現一個法輪功獎勵兩千元,晉升兩級工資」;爸你千萬小心啊,「五一」前別做了,過了「五一」看看再說吧;「市公安局購進一套先進的設備,專門監控法輪功的,誰上網馬上就能發現;爸、你別幹了」;「爸、聽說現在到處是便衣,白天黑夜都有蹲坑、跟蹤的,先躲躲吧」。面對這樣的情況心想:兒女都在為我擔心害怕,壓力多大呀,我真是拖累他們了。越想心裏越不好受,自己也逐漸的緊張起來。為穩住兒女就隨口答應:「嗯,先不幹了,看看再說」。到底幹還是不幹躲起來?自己在反覆的思索著……。這時「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的聲音在心底響起,使我清醒起來、漸漸的找回了自己。是啊!我能不做資料躲起來嗎?不能!做資料證實法,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必須的做下去,一天也不能停。我為甚麼反覆思索不定?其實就是沒放下對親情的執著,對於人心的割捨。我明白了這個理後,正念佔了主導地位。當天做資料時又快又好、特別順利,神奇的超出了常規。心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幫我做的。這使我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聽師父的話,不管甚麼時候都要把資料做好,心中沒有甚麼「敏感日」的概念,也不被甚麼新形勢、傳聞、消息帶動。特別是今年北京奧運期間,我照樣是平穩安定的做好資料,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通過上述幾件事使我體悟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有修煉因素在其中,做真相資料也一樣,也必須以一個修煉人的狀態,一顆純淨的心,才能越做越好。做資料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昇華自己的過程。在很多情況下,電腦、打印機等設備就像是一面鏡子,看到它們就看到了自己。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