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一步步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一九九九年底,我去北京證實法,不但遭到綁架迫害,還被迫失去了工作。對照法向內找,是由於那時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分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導致怕心較重,沒能用正念破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使自己的家庭環境和工作環境遭到極大的破壞,給自己在家庭、親友與世人中講真相造成很大的困難。

原來跟我一起修煉的多位家人,由於受到很大的壓力,對學法幾乎放棄了。尤其公婆被邪惡操控,竟然對我又哭又鬧,甚至打罵,逼我放棄修煉。看到這些我很痛心,那麼怎樣走好以後的正法修煉的路,就成了我必須面對的新課題。不管有甚麼關和難,在自己認準了的這萬古難遇的正法修煉路上,我一定要堅定的走下去,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擋不住前行的腳步。

正家庭環境

從看守所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檢查自己去北京時收藏的大法書是否還在,一處的找不到了,幸好另兩處的還有,心中暗暗高興,終於又能看到師父的講法了。可是由於遭到邪惡迫害,家人不但自己放棄對大法的正信,還開始反對我繼續修煉。

公公為了阻止我繼續學法,天天看著我。我只要看書學法,他就故意把電視機音量調的很大,或一會兒高,一會兒低,我陷在家庭牢籠中很苦惱。靜心學法向內找,我想儘快擺脫這種干擾。我從讀師父經文《道法》中悟到,這種沒完沒了的干擾,是我對公公這種不正行為的縱容,使邪惡鑽了空子,是我本性的一面應該正法了。有一天,我開始學法,他又來那一套,這次我沒有消極承受,打開房門理直氣壯的正告:「你故意忽高忽低的聲音干擾我,你要幹啥?你害怕我學法輪功學好了嗎?」我這麼一問,公公背後的邪惡嚇跑了,公公笑著說:「看來你還沒傻!」

那時,我對公公有種瞧不起、抱怨的心,認為他看過大法的書就不該那樣,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所以打心裏厭煩他。中午做好飯,獨自吃,也不理他(當時理由是他不讓我學法幹壞事,我不能縱容)。現在想來,當時自己還沒有修出慈悲心,用了以惡治惡的人的方式。但師父看到了我堅定修煉的心,就不允許他再來干擾我了。

由於公公、婆婆有我家鑰匙,有一次,他們趁我不在家,拿走了我的大法書。有一天,公、婆又到我家,我正在廚房忙著做飯,一回頭看到婆婆去了我的房間,一個念頭馬上出現:決不允許再拿走我的大法書!我急忙跑向婆婆,「娘,你在找甚麼?我就是還有兩本大法書,你若再給我拿走試試!你上次偷走了我的大法書,我還沒來的及向你要呢,你又來這轉悠。」我當時正念很強,口氣也很堅決。結果婆婆笑著坐回到沙發上,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從那以後,我在家可以自由的學法煉功了。

還有一次,單位來人要求我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作為允許我上班的條件。被我拒絕後,公公、婆婆馬上跑過來勸我:「又不是不讓你煉了,寫個保證書就可以上班,你在家該怎麼煉還怎麼煉,不更好嗎?」我耐心的對老人說:「這種人的狡猾思想和變異的觀念正是我們煉功人要努力修去的。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健康,不但不影響工作,而且還能更好的幹好工作,做人都要講良心。我若寫了違心保證,你們知道是假的,可他們拿到電視台一播放,不明真相的人會認為是真的,那咱不是被壞人利用了嗎?昧著良心說話會遭報應的!」公公忙說:「我不怕,我替你寫行不?」我說:「不行!修煉是我自己的事,你寫的也不算數,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對大法犯罪。」接著,我繼續說:「你們想想,當今社會人類道德淪喪,人心敗壞,有的人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你爭我奪,爾虞我詐,人與人之間沒有一點誠信。而法輪功講真、善、忍,讓人們做好人,這可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就拿我們這個家庭來說吧: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我們妯娌雖這麼多,但相處關係溶洽,家庭和睦。你找找咱周圍的常人有沒有這麼一家,你瞧哪家沒有矛盾?只因為妯娌之間不和睦,惹老人生氣的哪裏沒有?光憑這一點,您老就是大福氣了,你們可真得感謝法輪功!感謝我師父!」公公、婆婆被我說笑了。

現在公公、婆婆不但不反對我修煉,還自己學法;他們不但在經濟上支援我,還在他們的群體中講真相呢!當然,我的家庭環境正到這一步,我丈夫也付出了很多。聽說我在北京時,公公召開家庭會議,逼著丈夫跟我離婚。丈夫為我說了很多好話,並從法律角度上說服了他們。

從我家庭環境的巨大變化過程中,我真正體悟到:在我們修煉的路上,確實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當問題出現的時候,不在事情本身的對與錯,關鍵是我們動的是甚麼念,起了哪顆心。怎麼樣能夠在這些事情中使自己的心性真正的得到提高,在法理上昇華上來,才沒有辜負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給我們換來的一次次在正法修煉中鍛煉成熟的機會!

二陷牢籠

二零零零年六月,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後,我悟到還有很多同修被根本執著障礙著,沒有走出來;甚至有的同修在這場邪惡的瓦解式的檢驗中產生了放棄修煉的危險念頭。看到這種情況,我很著急,怎樣才能幫助同修別痛失這萬古等待的機緣,從新回到修煉的正路上。我們幾個在一起交流:只有實實在在的修,破除邪惡的迫害,讓他們見證大法的超常與真實不虛。帶著這一強大的正念,我反覆的學習師父的《精進要旨》及其他講法。於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第二次踏上去北京證實法的路程。

臨行前,丈夫不讓我走(他聽過師父的講法,但打壓後不學了),一直跟著我。我當時心裏非常平靜,告訴他:「我這次堂堂正正的去,也要堂堂正正的回。若出甚麼事,你也不要再為我花一分錢。你如果真的為我好,為這個家庭好,你就回去,好好照顧孩子。」看著丈夫離去的背影,我感覺他心裏很苦,做人真的很苦!我暗下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不管遇上甚麼樣的關和難,一定要證實法,讓世人見證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使更多世人得到救度!

當天晚上,我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遭受了戴蘇秦背劍式手銬酷刑的折磨。但不管警察怎麼對待我,我都嚴守心性,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我默背著師父的講法,心裏想著該承受的堂堂正正的承受,不該承受的決不會落到我頭上。我深信師父就在我身邊!同時向碰到的有緣人講真相。最後那個給我製造了很大痛苦的警察問我:「你恨我嗎?」我說:「大法弟子無怨無恨!你們如果早明白法輪功真相,今天絕不會這樣對待我。」他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你真善!」我說:「法輪功弟子都這樣!」

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後,我想上次在這沒做好的地方,藉這次機會一定要歸正,證實大法。見了所長,我主動打招呼:「所長,上次在這裏說了違心話,欺騙了你,這回來向你道歉來了。」沒想到所長竟樂呵呵的看著我,說:「這回來道行深了。」所長笑了,我也笑了。

其中一個犯人當著全屋人的面問我:「大姐,你一來我就覺著你好眼熟!昨晚上我做夢夢見的就是你,你說是為了信仰來到這裏,是嗎?」我從心裏為這個有緣的生命明白而高興。她這麼一說,正幫助我切入了講真相的話題,使被囚禁在那裏的世人聽到了大法的福音。

我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期間,被鎖銬在看守所大廳的鐵椅子裏,坐在大廳門口的正對面。我想:從這裏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在這個特殊的環境裏,一定要讓見到我的人能從正面認識大法,見證大法的美好!凡是跟我談話的人我都樂呵呵的向他講真相,用善去對待他們,使很多有緣人從不同角度明白了真相。其中一個副所長值夜班時,主動給我摘掉銬子,並小聲跟我說:「我看出你是個好人,要受這罪幹啥!這回我值夜班,你快休息休息,待會我再給你銬上。」我說:「謝謝!」我身後辦公室裏的人也與我聊天,問;「你不吃不喝,怎麼還多次解手?」我說:「這是大法的超常!你一天不吃不喝能不能支撐?」他說:「真是不可思議!」有的在押勞動人員從我面前經過時,暗豎大拇指。

檢察院的兩個幹部到看守所了解情況,問:「你為啥不吃飯?」我說:「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不是犯人,所以不吃犯人的飯。他們把我抓錯了,應立即放我回家。」其中一人說:「那你得先吃飯。」我說:「我回家就吃。」他倆若有所思的走了,去別的同修那裏了解情況。回來時,從我跟前說著話走出大廳:「沒想到法輪功沒有槍,沒有炮,這麼厲害,真了不起!」

被鎖銬了三天三夜,雖然沒吃,沒喝,沒睡,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精神狀態很好,平時的怕心也不知哪去了。在師父的安排下,第四天晚上,我和十幾名同修住在了一起,交流切磋,互相鼓勵,並在看守所開創了集體煉功的環境。

七天後,我被單位的同事平安接送回家。七天中,我一直絕食、絕水,回家後吃了一頓飯,把一週來家裏積攢的家務活全部乾完。丈夫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從此,他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很多同修聽說我平安回來,受到很大的鼓舞,他們更堅定了大法修煉的信念!看到這些,我從心裏為他們高興,能喚回他們對大法的正信,我覺的吃多大苦也值!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這次我們幾個同修都堂堂正正的從看守所出來,使那些不夠精進的同修找到了差距,堅定了修煉的信心,也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時極大的震懾了當地邪惡,為當地學員整體提高,開創了良好的證實法環境。

神通、智慧自法中來

一天晚飯後,我和一協調人到外地接材料,順便給那邊的同修捎去不乾膠真相標語、機器等一車物品。半路上,被警察亮牌停車檢查。在危急時刻,我和同修同時發正念:清除我們來回路上的一切干擾和迫害!請師父加持弟子!隨著正念一出,我不慌不忙將車停在路邊離檢查口較遠的樹底下,亮牌的警察走到車旁,沒等他開口,我鎮定的問:「為甚麼攔車?」他說檢查證件(正好是所謂的敏感日)。我一眼認出那警察,在前幾天,我剛跟他講了大法的真相。我就大膽的說:「查甚麼查,又不是不認識。前幾天,你和你媳婦不是回過家嗎?誰送的你?」我這麼一說,他看了我一眼,「哦」了一聲:「快走吧。」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下,我倆在多名警察的眼皮底下,順利的通過了檢查口。

還有一次,我一邊忙著打印光盤貼,刻錄機也同時在工作著。我一不小心將粘在一起的兩張光盤同時放入刻錄機,關閉機倉後,刻錄機失靈,「吱吱」的叫著轉個不停,機倉也打不開了。我趕緊關閉電源,再開機,還是不行。我抱怨自己太粗心了,怎麼辦?這裏既沒有懂技術的同修,自己也從未拆裝過機倉。我想到了師父,就跪著雙手合十,請師父幫忙!可還是不行。我靜下心來向內找:修了這麼多年了,遇上問題還是推給師父,給師父添麻煩。師父已經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弟子了,我為何不用神通呢?師父是不是有意讓弟子走出自己的路啊!刻錄機是我救度眾生的法器,我要用神通來管理,大法無所不能!想到這,開機,一切正常,再按出倉鍵,托盤一下子就彈出來了。我的眼淚差點掉出來,此刻真正感覺到師父就在身邊!

慈悲的師尊啊!您為了鍛煉弟子,使弟子具備解決不同問題的能力,在正法修煉中一步步走向成熟,傾注了您多少的心血啊!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還沒走出來的同修啊,在師父正法進程的最後時刻讓我們倍加珍惜師尊用巨大的付出為我們開創的這萬古不遇的正法機緣,共同精進吧!在講真相,勸三退,做好三件事中真正的走出自己的路來,讓師父放心吧!

以上是我個人幾年來的部份修煉經歷和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