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師父交的第一份作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看了第二四六期《明慧週刊》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深受啟發。師父在夢中點化同修還沒有給師父交作業,寫修煉體會就像學生向老師交作業一樣。是啊,一個常人的學生還要定時定期的向老師交作業,我在大法中修了十一年半的時間了,竟沒向師父交過一次作業。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來,去掉了我滿身的業力,在人成神的路上扶著我向前走。師父的大恩大德不是用語言能表達的了的。

回顧十一年修煉所走過的路,我每邁出一步都凝結著師父的心血。師父的大恩大德弟子無以為報,只有精進修煉,真的修出一顆慈悲向善的心來獻給師父。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所講「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的深刻內涵。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曾幾次提筆寫修煉體會文章,但都沒有寫成。原因是覺的自己修的不好,做的不好,文筆不好,總之怕寫不好,這些人心對我形成了干擾,一拿筆就想,能寫好嗎?下次再寫吧。所以寫了幾年也沒有寫成。

看了第二四六期《明慧週刊》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深受啟發,師父在夢中點化同修還沒有給師父交作業,寫修煉體會就像學生向老師交作業一樣。是啊,一個常人的學生還要定時定期的向老師交作業,我在大法中修了十一年半的時間了,竟沒向師父交過一次作業。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來,去掉了我滿身的業力,在人成神的路上扶著我向前走。師父的大恩大德不是用語言能表達的了的,想起來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追其根源就是對師對法重視的不夠,有執著自我的私心,怕寫不好的求名心,思想中的惰性,求安逸心。其實師父要的是我們慈悲向善的心,而不是文章寫的如何。現在我悟到了自己的不足,感謝師父又給了我們這次交作業的機會,無論我修的如何,做的如何,寫的如何,真正的用心向師父交作業。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份得法的,至今已有十一年半的時間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堅定的走到了今天,其中有修煉中的不足和遺憾,也有修煉中心性提升的柳暗花明。下面我就把我心裏話寫給師父,同修們。

一、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我從小體弱多病,曾患有多種疾病,大小手術作了三次,長年服藥,每年都要住幾次院,腿疼的變了形,真是苦不堪言,練了多種氣功也無濟於事。經朋友介紹,我帶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了大法。

我當時根本不懂甚麼是修煉,但學法煉功都很認真,能吃苦,也很勤奮,不知怎的我對師父有一種內在的很深的信,在我煉功的第十二天時,我的慢性闌尾炎返出來了,發燒胃痛。我丈夫害怕了,堅持讓我上醫院,我說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相信師父,既然修煉了大法,我就按師父說的做,修煉人沒有病,這是在消業。結果我一天半的時間就好了。我體會到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超常,同時也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隨著不斷的修煉,我的各種「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

我不但身體健康了,心靈上也得到了淨化,從名、利、情的泥潭中拔了出來,修煉前我的好名心特重,無論在單位,在其它環境中,做甚麼事都要求做的出色,讓別人承認自己的能力。對我的丈夫和孩子也要求的高,總想讓他們出人頭地,自己臉上有光。事不隨心願時就吃不好睡不好,活的又苦又累。

修煉大法後,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修去的就是名、利、情及各種不好的人心,逐漸的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我從常人的大染缸裏跳了出來,大法真的使我脫胎換骨。

二、學好法才能走正修煉的路

我是個遲鈍型的,煉功時別人能感覺到法輪轉,我感覺不到;別人學法時能靜心學,我靜不了,學法時犯睏,走神,眼睛看,嘴裏念,腦袋裏能想出一件完整的事來。師父在法中講:「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轉法輪》)。師父讓我們把法學透,在修煉的路上才能走正走好。我這種狀態別說學透,連入心都不能,法學不好,我怎麼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七﹒二零」前,除了大(學法)點學法外,我每天在家學一講。後來我就每天看三講,無論單位家裏怎麼忙,我就抓緊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學法,走神也看,但遲遲也改變不了學法的狀態,我感到很苦惱。

由於學法不入心,心性提高的慢,執著心去的慢,悟性也很差,不能把自己溶於法中去助師正法,心裏急又改變不了這種狀態。自看到週刊中同修關於背法的交流文章後,使我茅塞頓開,我下決心背法,一定改變這種學法狀態。

從零四年的三月份,我開始背法,由於我文化低又不善記憶,在單位自己寫的發言稿都要照著念,所以剛背法時感覺很難。有時一個自然段要背幾個小時,那時心裏像貓抓的一樣難受,鬧心,坐不住。但是無論怎麼難受我都告誡自己,你是師父的弟子,一定要堅持住,突破這一關。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知道這是思想業力的干擾,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干擾。我一個自然段中一個句號一個句號的背,背熟後連起來背,直到一字不差背熟為止,沒有特殊情況每天上午要背四、五個小時。這樣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背完了第一遍。在以後的學法中,時間長就背,時間短就讀,同時也抽出一定的時間學師父的其他講法。

通過背法真的改變了以前學法的狀態,學法入心了,感覺自己提高的很快,無論做甚麼事,能想到在不在法上。我以前一直認為自己的根基不好,怕心及各種人心重,是塊坯料。在自己這個層次中能幹甚麼幹甚麼吧,能修到哪是哪吧。背法後我悟到了修煉的路是自己安排的嗎?大法弟子就兩條路,不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走舊的邪惡勢力的路,那是師父的弟子嗎?這是人心,人的觀念在阻礙自己裹足不前,我決心突破人的觀念,在師父安排的路上走好,走正,走到底。

三、去怕心突破人的這層殼

修煉大法後,阻礙我精進修煉的最大障礙是怕心,有的地方達不到法對我們的標準要求,做不到位,是怕心在擋著,雖然三件事一直在用心的做,但怕心時不時的起著干擾作用。

有兩次同修找我做法上的事時,我一聽心就跳到嗓子眼,只好拒絕同修,說修去怕心再做吧。這自己自責,恨自己不爭氣,對不起師父,不知掉了多少眼淚。

隨著不斷學法,背法,我悟到了舊勢力為了干擾大法弟子修煉,達到考驗大法弟子的目地,給我們安排了各種不好的因素,如各種執著、慾望、不好的人心,也包括怕心。雖然我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及它的存在,但它安排的因素還在起作用,它就像一層殼一樣把人包在裏面,你突破不了它,它就對你起作用。因為你在行為上沒有否定它。悟到後,我就在做三件事的同時,實實在在的往下修這個怕心,看住一思一念,有怕的念頭出來,就發正念清除它,師父多次給我安排了去怕心的機會。

有一次乘車去鄉下發《九評》的路上,發現收費站附近三輛轎車像在檢查甚麼,司機決定繞行。當時我領車,當行至必經的一個村頭時,剛轉彎,發現那三輛轎車從村那頭開過來,表面看像是對我們來的。當時司機很害怕,我也有些緊張,車上有十幾名同修,幾百本《九評》。但我當時頭腦很清醒,念也很正,我對司機說:你只管開,我發正念,今天把一切都交給師父管,師父說了算。結果有驚無險。事後我覺的自己信師信法做的很好。可是細找自己,為甚麼我碰到這個事,它不是對我的怕心來的嗎?如果我不在車上,可能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但通過這件事,增強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怕心換成了神念,心性真的提高了。這不是師父又給我去了一層怕的因素嗎?

還有一次去鄉下發《九評》的前兩個多小時,有同修來告訴我說,某某同修的丈夫在政法委,看到了市裏領導包管掛名的大法弟子,其中有我。我當時沒說甚麼,同修走後,我的怕心出來了,心跳加快,滿腦袋不正的念頭,我知道是沒修去的怕的因素在起作用,但就是抑制不住。發正念手發抖,坐下學法根本就學不進去,就這個狀態不但自己做不好,場不純還要影響別人,換人吧時間已來不及了,怎麼辦?我這時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心裏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今天非得把這個怕心去掉不可,決不能因為我干擾了救度眾生的大事。這時我感到身體一震,心裏頓時穩了,我開始學法,正好學到關於天目的問題,我情不自禁的反覆背這段法。師父講:「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轉法輪》)

我背著背著,突然眼前一亮,悟到了人類的一切現象都是幻象不實的,用神念去想,人怎麼能「包管」神呢?我們是有師父管的,如果從根本上否定它,不承認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它還能存在嗎?師父允許它存在嗎?

悟到後,我當時心穩了,正念強了,底氣也足了,不好的物質去掉了,師父把我從人的這層殼裏拉了出來。

四、向內找實實在在的修

我經常和同修搭伴去講真相,有一次在一個彈棉被的屋裏講,是娘倆,我和她們講,同修發正念,那娘倆根本不接受。我說其實你們退不退與我們沒啥關係,我們是善心為你們好。出門後同修和我說,你不能說與我們沒關係,常人會不理解。我當時心裏就不舒服了,心想,我說了半天,你一個字沒說還挑我說的不對。當時還解釋了幾句。回家後我回想為甚麼心裏不舒服,不就是不願意讓別人說嗎?不願聽自己的不足嗎?如果同修說你講的真好,我還會不舒服嗎?我進一步的找自己不舒服的心背後的人心,其實是刺痛了好名的心,是名心在作怪,是它在難受,認為自己對,有邪黨「偉、光、正」的因素。

有一次晚上去發資料,發到一半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對著我們開過來了,我和同修躲了起來。我當時發正念,不能讓他們看見我們,干擾發資料。結果真的沒發現我們,還找了其它的車,我們躲著他們的視線把資料發完了。事後我找自己的不足,為甚麼出現干擾,我找到了自己的私心,當時發正念時只想自己別受到干擾,別受傷害,這不是私心嗎?如果我真的無私的為別人好,不讓眾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讓他們擺放好自己的位置,真正得救,結果肯定是不一樣的,前者為私,後者為他,那不就是人神之分嗎?雖然是做證實法的事,基點真的很關鍵。

有一天,一個同修到我家來,問我零三年給某個同修拿了多少錢,並說這錢沒起甚麼好作用,你不是在害人嗎?我感到很委屈,我無私的把錢給同修證實法用,我怎麼是在害人呢?我心裏不平衡,難受。這時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的情景出現在我的眼前,師父讓我們遇事向內找,把碰到的不順心的事當成好事,找找自己的原因,把它變成提高的因素。我當時就向內找自己在法上的不足。大法弟子是不允許集資的,這是修煉的原則,當時主要是法理不清,沒有認識到它的嚴重性,也有礙於面子的人心、私心。你不是害人是甚麼?悟到後我真的為自己做事不在法上深感對不起同修,同時也感謝向我指出問題的同修的坦誠無私。修煉是嚴肅的,我們真的要嚴格要求自己。

向內找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的路,是打開鎖住人成神的一把把鎖的金鑰匙,真修弟子必須要做到的。無論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大事小事,好事壞事,同修的一句忠言,都能真誠的放下自我,實實在在的找出自己的不足,不斷的用法來歸正自己,這就是實修。

五、講真相救眾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

退休後,我上午在家學法,下午去講真相,幾年來我都是這樣做的(除特殊情況外)。

我先從家人、親朋好友講,凡是能接觸到的,多年不接觸能想到的,無論是遠是近,我都買上東西,登門去講。那時還沒開始講三退,只講真相。零五年講三退後,又把以前講過真相的勸了三退。親朋好友講的差不多了,就和不認識的生人講。

幾年來雖然真相沒少講,三退也沒少做。但也有遺憾,我有一位同事,病重期間想見我,我悟到這是她明白的一面讓我去給她三退,她明白大法的美好,可惜後來我一直拖著,直到知道她去世的消息後,真是追悔莫及。

這件事後,我找到了干擾我的人心,怕麻煩,是懶惰心,嫌她家在農村路遠,怕花錢,有執著錢的利益心。想以前都給她花過錢了,再去時不買東西也不好意思,有好面子的名心。這些人心就把救人這麼神聖的事給擋住了。這是她明白真相了,如果不明白,又是哪個世界的王,我將毀了她和她世界的眾生,我得害多少人,犯多大的罪啊,這讓我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和我們肩負的重任。

師父讓我們去救人,師父那急切的目光,我們真的不能被這些人心給纏著、拽著救人的腳步了,珍惜師父給延續來的分分秒秒,做好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回顧十一年修煉所走過的路,我每邁出一步都凝結著師父的心血。師父的大恩大德弟子無以為報,只有精進修煉,真的修出一顆慈悲向善的心來獻給師父。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所講「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的深刻內涵。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也是向師父交的第一份作業。如有不在法上的偏頗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