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正法修煉的點滴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走進正法修煉的第一步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面對邪惡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我痛不欲生。在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裏,我只有依靠對大法的堅信活著,度日如年。師尊叫我們把真相講給被謊言迷惑的眾生,當時的真相資料奇缺,急的我天天苦思苦想,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辦呢?我就試著去找我認識的複印點複印,當時的形勢非常緊,她害怕不敢給我印,我就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真相開始小心謹慎的配合我,開始幾十張,後來上百張上千張都敢印。雖然造價很高,這也是當時能夠解決資料的唯一來源,這是當時能夠講清真相邁出的第一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被邪惡抓進洗腦班迫害,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三天後走脫,從此走上流離失所的修煉道路。當時流離失所的同修有機會大量製作真相資料,我和很多先走出來的同修整體配合,租房子、上設備、學技術,把大量製作出的真相傳單送給在家的同修手裏,很快的把臨近幾個城市、城鎮和農村連成一片,外邊有人做,家裏有人散發,自覺不自覺的就形成了整體。不知為甚麼,我的心踏實多了。

隨著邪惡瘋狂的迫害,一個又一個資料點遭到破壞。同修有的得法晚的才幾個月,沒有深厚的修煉基礎,同修之間也不斷產生矛盾,邪惡趁機鑽空子迫害大法弟子。一個又一個、一批又一批的被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長期關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邪惡最猖獗,那時我的心時刻繃的緊緊的,一天一天的走過來,憑著大量學法發正念,半點不敢疏忽。在風風雨雨的鍛煉中我在不斷的成熟。

我學會了電腦和打印

開始,我想我年齡大了,證實大法沒幾年就結束了,讓年輕的同修學電腦才合適。是我的觀念障礙著我證實大法的路。後來通過不斷大量學法,我悟到了證實大法不能等不能靠,一定要掌握資料點技能。當時能在資料點工作的技術人很少,也不斷有資料點遭邪惡破壞,損失很大。再加上技術也不成熟,質量上不去,另外空間邪惡也在干擾。我一再要求資料點提高質量和數量的同時,我和資料點的同修之間也開始出現心性磨擦。

二零零三年我學會了電腦打印,經過不斷用心,我很快掌握了粗淺的技術,給後來資料點遍地開花奠定了基礎。

資料點遍地開花

零四年《明慧週刊》上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越來越多,再加上沒走出來的同修也在大量走出來,大法真相資料需求量越來越大,隨之而來,資料點壓力也越來越大,邪惡迫害的目標也是資料點。

我悟到遍地開花是正法進程的需要,這是資料點的同修要承擔的責任。我與同修開始切磋,思考遍地開花的重大使命,思考成熟後我們開了這個先例。我與我長期在一起配合的同修開始到有條件組建資料點的同修家切磋,在師尊加持下,一個又一個的家庭資料點建成了。

我認識到,掌握了技術的資料點同修對遍地開花負有責任和使命,如果沒認識到這個問題,就會使這項工作開展的緩慢或推遲。建立家庭資料點干擾也很大,現實困難也不少,比如資金困難,購買耗材、上設備、教技術直至成熟為止,期間要操很多心。我心裏想,師尊為眾生操盡了心,我是大法弟子,再難也一定不能退,事實上這是我們必須要走的路。想到這兒,我拓寬了心的容量,我的路越走越寬,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我將把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用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上,只要是對大法有利的、我能做到的,我就做。我在資料點遍地開花的修煉道路上做了自己應該做的。

在考驗中看到自己的不足

有一次幫外地組建一個資料點,那個地區,有幾十個同修沒有資料點,經濟困難,資料來源困難。通過協調,我們保證了那個資料點的正常運轉和成熟。在這個資料點建立的過程中,我向那裏推廣安裝新唐人,定好了一共有五家同意安裝,數量還挺可觀。我挺高興,但是自己安裝技術不成熟,還得找別的同修幫忙安裝。

那裏是偏遠的農村,我找了一輛車幫我送貨。當我把各個方面都定下來時,發現出了問題,中間的一個協調人阻止我去安鍋。當時我的心很惱火,儘管表面還挺平和。失望的我叫車把貨拉走了。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憤憤不平。這不是暴露出我的一顆心嗎?這不分明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同修的怕心、保護自己的私心的空子嗎?

和我在一起配合的同修聽說此事受阻,就去找協調人切磋。協調人認識到自己這事沒在法上,幹了邪惡高興的事,非常後悔。第二天一定要挽回這個損失。

到了第二天,我們各自都找自己,以法為大,以證實法救度眾生為重,不允許邪惡得逞。這回協調人親自帶我們去安鍋,順利的完成了計劃,又一次體現出整體的昇華。

這只是我修煉路上的一點點體會。因為文化小學,表達能力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叩謝師尊。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