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九九八年師父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講了這樣一段法:「你想想,甚麼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裏說的信,實際心裏並不信。為甚麼呢?因為真正信時,你的言行必須是一致的。」這段講法對當時的我觸動很大,我理解真正的修煉就是要按照師父講的話去做。以下是在這方面我的一點點滴體會,與各位同修交流,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工作環境中遇到的人也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

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說,「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

做一份常人的全職工作一直是我修煉中要走的路。可是這幾年由於很多證實法的項目要做,我對工作一直是一種半敷衍半對付的態度,常人的工作和做證實大法的事在我心裏一直是一個矛盾。因為老闆交給的活兒,我一般都以最高的效率,準確的操作完成,保住飯碗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其它的,完成我工作的最低要求以外的部份,我內心基本上都是拒絕和排斥的。我這個行業是要經常看看文獻,查閱資料的,對此我拒絕,沒時間。對所做的工作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為我沒時間了解為甚麼。公司裏組織的一些活動,我多半是躲掉或推掉的,還慶幸自己一個人留下來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當然也有矛盾出現,比如在一個公司,一個職位幹久了,都要面臨事業發展的問題,同事們都積極爭取得到提升,我卻不是很積極。提升就意味著有更多的責任,達到更高的要求,那我自己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就少了。但是如果別人都往上走,只有我這個法輪功學員原地不動,顯的法輪功學員不上進,好像也不對勁。這個矛盾一直沒解決,我就一直採取鴕鳥政策,不去想它,被逼的實在沒辦法了才動一動。

這樣的理解和狀態在我找到現在的工作後有了變化。這家公司比較大,條件也很好,很多員工都很有進取精神,很敬業。面對新的工作,新的要求,我不得不考慮該如何對待,應該是甚麼樣的心態,對工作中的事業發展該有甚麼想法。我忽然意識到為甚麼要把工作和證實大法的事看成是矛盾呢?我來幹甚麼來了?不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嗎?那麼工作環境中碰到的人不也是該我救的眾生嗎?

以前我只把當前所做的項目當作是救度眾生,而身邊天天接觸的環境卻狹隘的理解為麻煩。也正是這一念定住了我可能發揮的更大智慧。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提到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問題,如果我認為自己做不到,那結果就一定是做不到。師父從迫害之前一直到迫害開始後的今天,一直告誡我們要做好常人中的工作;師父也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那我們是不是真信呢? 是不是相信兩方面都可以做好呢?在《轉法輪》第四講中師父也提到「好壞出自一念」的法理,如果出的一念是我要努力圓容師父講的兩方面,真的按照師父講的去努力,那展現在面前的可能是「佛法無邊」 的昇華境界。

現在我有時花十到十五分鐘也可以瀏覽一篇文獻;遇到公司安排的活動,也會隨其自然的參加;中午常常和同事們在餐廳一起吃飯,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心結很容易就看到,那就很容易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講他們聽得懂的真相。同事們也覺的我值得信賴。修煉中的境界反映到工作中時,大法弟子遇到甚麼事都樂呵呵的心態與常人時時不順心、不如意的狀態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們都覺的很驚訝。可是做到這一切,並沒有花我很多的時間,也沒有耽誤我做證實大法的事。對於提職晉級,我也有了新的認識,一切隨其自然,我也不要有怕心,到了那一步就順著去做,做的好提職晉級也會讓常人產生敬意,對他們了解真相有幫助。

我體會很多時候在修煉中出現的矛盾是因為我們的觀念和執著抑制了我們在法中已經修出來的智慧所致,常常狹隘的把兩件事情或不同意見看成是對立的,但在更高的境界看這種對立就不存在了,而可能是一種雙贏的局面。比如同修之間對一件事情的做法上有看似對立的方式,這時如果太執著於自己看到的或想要的處理方式,那麼這個矛盾簡直無法可解。如果退一步,看看對方的角度,就會很容易找到解決辦法,有時還會發現對方的方式其實和自己的是一致的,甚至是對自己方式的不足的很好補充。那麼這退一步的過程也就是向上昇華了一步的過程。

二、看到別人找自己

有一次在波士頓參加集體交流時,一位同修說出自己是普通學員,看到有的同修對他和對所謂「重要一點的學員」的態度不同所表現出的勢利心,感到很難受。我就交流說剛到紐約時由於很多人不認識,被當作外地學員,受到冷落,相反卻看到人家對某些學員的親近和過份熱情,也看到一些勢利心的表現。我當時悟到的就是看到別人一定要想自己,將來對外地來紐約的同修一定不能這樣。我把它作為心得交流出來,還以為自己悟的挺好。沒想到交流結束後,馬上被一個同修叫住,問我說:「你有沒有想過為甚麼讓你看到這樣勢利的事情?」我回答說我看到別人想到自己了,將來一定不能像他們那樣啊。誰知這位學員馬上兇巴巴的補了一句:「讓你看到是因為你也很勢利!」我當時只是笑笑,不以為然。誰知接下來的幾天,同修的這句話和當時說話的神態一直反覆出現在我心裏,揮之不去!這讓我想到在《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學員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師父是這樣答的:

「問:我們如何才能更快的去掉隱蔽得很深的執著心?

師:我會點給你的,就怕到時候你自己不去。我一定會點給你的,所有的心都會給你暴露出來;我不點給你,也叫別人點給你。也可能是在發生矛盾的時候,撞擊你的這一部份,就怕到時候你又向外去找了,又不去想那些心了。一定會點給你的,這一點放心。」

我悟到同修的話決不是偶然的,可能真的是要點出我的問題。起初我不願找自己是因為「我很勢利」這句話很難聽,我不覺的自己有那麼差。但當我真正面對它時,我不得不承認同修說的是對的。從小到大在成長過程中,為了成為強者,為了不吃虧,我已經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中沾染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其中之一的就是實用主義的待人接物。對我有用的,可能態度就要熱情一些;沒甚麼用的,可能就冷淡一些。這方面的問題,修煉之前也有感受,只是我把它歸納為「人性的弱點」,無能為力。修煉後雖然不再執著常人中的那些,但在對待同修上仍有類似的表現,即對一些負責人,對我所做的項目有用的人,就會比較熱情,比較親近;而不太相關,不是那麼有用的人則不以為然。正因為剛到紐約有了被別人不以為然的經歷,才使我有機會站在曾經被我不以為然的人的角度看問題,才使我感受到我的這種實用主義可能對他人造成的傷害,特別是做協調人如果不能對同修一視同仁可能帶來的後果。

看到問題後,我決心要改。怎麼改?不再勢利!對待別人的出發點不能再以我為中心,如對我是不是有用等等,而是真心對別人好的出發點,對身邊遇到的每一個人,常人,同修,不分長幼,不看階層地位,用真心對別人。就這一念,之後的幾天我就感到自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感到生命微觀中一塊像花崗岩一樣壓著我的東西去掉了。再和別人接觸時,間隔著我與他人心靈相通的東西不見了,因為想問題的出發點是為別人好,我忽然覺的我的心可以和別人的心如此的靠近。那一段時間我的變化是如此之大、之快,自己都有些不適應。我常常問自己這是真的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可以一下子變得如此美好,生怕自己又回到從前。

一段時間以後這種不真實的感覺沒了,一切都變的自然了,這種出發點也變成了我的一部份。就這樣同修的一句話導致我改變了幾十年來待人接物的態度,如果沒有同修指出來,如此習慣成自然的觀念自己無論如何看不到,即使看到也改不掉,對此我心中充滿了感激。師父在《轉法輪》第五講中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在第八講中又說:「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東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麼這個功就該你得,誰失誰得。」

我們都知道師父給了我們一部上天的階梯,在大法中修煉,我們順著這部階梯向上攀登的每一步都是清清楚楚的,真實不虛的。

三、為他人著想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深以沒能多讀一些古籍為憾,感嘆以前的所學都是「黨文化」教育系統中的東西。對於中國傳統文化,人真正該有的文化所知甚少。可是慢慢的在修煉中我發現「佛法無邊」,一切都在其中。

很多同修也都看到我們的執著心其實都是圍繞著一個「私」字。那麼在修煉中,我們如何去除私,走出舊宇宙生命偏離了法以後的生命軌跡?

我開始按著師父講的去做,我們習慣的方式是「我想」,「我要」,「我認為」,那就儘量試著退一步,先不要強調自己,而是看看別人角度如何,我要的是否對別人方便,別人的難處在哪裏等等,漸漸的我感到這樣的方式在給我打開一個全新美好的境界,與同事,同修,甚至是一走一過的人相處都變的祥和通順。

同時我也看到師父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想到別人」,其實涵蓋了人類社會許多傳統的文化與美德。比如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孝」,如果子女能為父母著想,體諒父母的難處,這個孩子一定是孝順的。又如一個人如果總是考慮別人,那他一定是講「義」的。在我們的修煉中也是一樣,如果我們答應了同修要完成一個項目,我們要守住承諾,不然耽誤了同修怎麼辦?這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就是「信」。

我曾經很遺憾自己沒能多讀點古書,以致不知道甚麼是中國傳統文化所規範的人的行為處事的原則。在修煉中我看到一切都在大法中。我們已經知道佛法的最高體現是「真、善、忍」,而宇宙的法從上到下是貫通的,那麼如何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在人這一層面修成一個好人,更高境界的人,就是修煉中我們要走的路,這也是我所理解的圓容大法,證實大法。

四、向前走再精進

在修煉中常常感到修煉狀態起起伏伏,一段時間狀態不錯,完成了一個項目,或過了一個關,就可能出現想休息一下的感覺,稍不留神,就陷入求安逸心的泥潭,跳出來時發現時間已經不可挽回的滑過。如何長期保持勇猛精進的狀態是一個一直困擾我的問題。一個修煉人可以一時或一段時間很精進,但如何可以保持長期呢?我一直覺的由於「相生相剋」的法理的限制,「物極必反」,「盛極必衰」這是世間的法則,修煉中一段時間很精進,但勢必會有回落,如何可能保持下去呢?對我來說要保持至少是極其辛苦的事情,因為在現階段我們還沒法完全跳出舊宇宙的理。這個問題我一直沒有想明白。

去年參加芝加哥法會,當聽到師父以賀詞的形式發來的一篇經文後,馬上感到茅塞頓開。師父說:「時間會使金子越磨越亮。」當時的感覺就是路的前方亮了一盞燈!師父說的就是宇宙中真實存在的一個理,完全超越常人境界,無論世間的理如何,是「物極必反」,亦或是「盛極必衰」,在無邊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是金子,就會被時間越磨越亮。

再想想從前的理解,其實好的修煉狀態並不是很有為的去保持的,生命同化「真、善、忍」是生命真本性的特質。而且「盛」和「衰」也是在常人這個層面的表現,以常人的標準判斷出來的,可是同化「真、善、忍」是沒有止境的,何來「盛」和「衰」呢?當我們一定階段狀態不錯就飄飄然,或想歇一下,是不是還是因為求了常人中的東西,常人中的滿足感。當獲得了一些讚譽,有了一點成就感就以為是「盛」了,可是那離我們生命的真正使命可差遠了。

從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稀裏糊塗的走進紐約法會的現場,聆聽師父講法而得法到今天,已經整整十個年頭了。十年來大法把我從一個自私自利、業力滿身的常人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這其中有過因為不知如何修而感到苦痛,但更多的是通過向內修所獲得的幸福與喜悅。無論我們曾經有多麼不好,有多少執著,做過多少錯事,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師父給了我們改過從而真正拋棄它們、達到生命回歸的機會。十年來,雖然有過太多的執著,太多的不悟,師父仍給予我們最美好的一切,等待著我們的最好消息。各位同修,回首來時路,看看師父是怎樣對我們的,願我們都能學著師父的樣子,善待同修,善待眾生,走好未來的路。

感謝師父!
感謝各位同修!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