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越走越寬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師父好!同修好!

很榮幸今天得與大家交流自己微不足道的修煉體會和正悟,望同修遇到相似考驗時能看清執著,精進闖關。

我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得法,修煉三年半了。我來自新西蘭,這是我第四次有幸參加紐約的春季法會。記的第一次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給我帶來不同尋常的經驗。整個二十小時的旅途中,我都在努力學師父的經文。我想要尊敬師父,只有學過師父所有的經文才配在法會上聽師父講法。我沉浸在法中,如解永生的飢渴。那一週我的全身都像在電梯上起落,我的能量循環通通打開了。法會上我感覺就像個謙卑的客人坐在神佛的聖典上。

隨著正法進程,我的個人修煉與講真相、救眾生緊密的相容間並。開始時我跟頭把式的,帶著很多人心。師父安排兩個堅定精進的華人大法弟子做我的室友。在這純淨的環境裏,我突飛猛進的修著。

從紐約回來不久,曼哈頓大規模講真相開始了。思考正法中發生的事,我領悟都許多東西,包括四、五百萬紐約市民身臨險境。我相信師父說甚麼重要就是不容置疑的重要。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要有一丈,我說一尺,你說我吹都行。其實這只是說出一點,更高深大法由於層次太懸殊,我根本就不能給你講一點。」

我審視自己並沒有走極端。我未婚,在新西蘭無牽掛,完成了學位,在找更好的工作。我有點缺錢,還在還去紐約的機票錢。我悟到如果下定決心去紐約,這點錢的小事不該擋住我。如果等我攢夠了錢再去,就太晚了。我的領悟與信念在被考驗著。我的錢不夠,但還是訂了機票。很快一個在大學讀書的同修借給了我錢,因為她想去但去不成。

當我告訴父親要去紐約三到四個月,或更長,我聽見母親在電話旁邊大哭,求我別去,還不肯聽我講理由。我立刻明白這是考驗,告訴父親我不能因為媽媽的動情而改變人生的抉擇。

臨行前我與父母呆了一週。本來是乘早班飛機從奧克蘭起飛的,可那天早上父親與我的鬧鐘都沒響。我在飛機起飛五分鐘後才醒,立即發正念,向內找。我明白了上戰場之前應該多學法做準備,但是我在家裏太鬆懈,陪我父母看電視。正不知如何是好,我媽媽開始幫我交涉,為我安排另一航班從一小時以外的城市起飛。他們很快的送我過去,我終於成行了。我媽媽得以在最後救駕,可能是因為我沒有被她的動情所阻,舊勢力也就不敢再用她阻擋我,她也轉為正面相助。

紐約和新唐人電視台

在紐約我非常節省。聽說新唐人電視台後就想去工作,因為我的專業是音響製作(Audio Production),也許有用武之地。我一邁進門,英文部主任就錄用了我,成了這個新部門的第三個員工。儘管我對自己的能力不太樂觀,但感到強烈的使命感。

在電台裏工作的壓力是很大的,不光是個人修煉,還有舊勢力的干擾。如何對待這些干擾?我一度在不同的認識上搖擺。

是消業嗎?是否因為我害怕吃苦還業,懷疑是消業而在自討苦吃?我的功能不強,能夠清除這些干擾嗎?是否因為我有漏而招來這些干擾的?如果我一味的清除它們,它們會不會嘲笑我,給我製造更多的麻煩?

每次節目衛星發送之前總有干擾,計算機或講不清的問題。經過幾次又長又苦的熬夜,我終於學會堅定正念,堅信媒體講真相的重要。尤其當我們製作直接講真相的節目時,干擾是顯而易見的。但這干擾使我更加毅然決然的對那些爛鬼說,「正法是不可阻擋的。甚麼都擋不了我按時做完節目播出。」一次又一次,這變成了事實,那就是用堅定的正念可以克服任何困難,克服懶惰、不自信、憤怒、煩惱等等執著。

我們的小小英文新聞組經常懷疑我們工作的重要性,因為不知道有誰在看我們的節目。其實英文新唐人電視在正法中起著重要的作用。當共產邪黨干擾負責發送新唐人電視的法國公司時,我們的英文新唐人電視新聞成了西方世界了解新唐人電視台的窗口。現在新唐人電視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正在全世界巡迴演出,很多人都在關注新唐人電視台。如果他們上網,就會看到我們全套的英文節目。這些揭露共產邪黨的新聞會幫助他們得救。

我在紐約呆了九個月,旅遊簽證不能再續簽了。我想回家與親人團聚,但更願意留下來繼續為新唐人電視工作。我心裏告訴師父,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去掉執著,只為救度眾生想。

為人妻,為人母

很快就有一個美國同修向我求婚。我們見過幾次面,談過幾次話。我們挺投脾氣,而且我覺的他像家人一樣可信。我答應了他。我們沒有花多少時間談戀愛,但彼此相許要互為好夫妻。兩個月後,我們結婚了。

婚姻真是個高效的修煉環境,執著很快就無處躲藏。女權意識經常給我搗亂。我生長在女權意識充斥的社會。儘管我沒覺的自己是個女權主義者,但其表現在我的言行裏。女權主義者認為男女平等,男人不比女人強,也對女人沒有權威。我現在知道這是共產邪惡主義的毒,並已引起許多社會問題,與真、善、忍宇宙特性相背。

知道傳統妻子應該服從丈夫、尊敬丈夫,但是做到真難。我非常執著自己,他告訴我該幹甚麼或哪做錯了,我就受不了。我使勁的去自我的執著心,但是內心阻力一來,矛盾就來了。正如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有許多東西、許多的執著心為甚麼那麼去去不掉?為甚麼那麼難?我跟大家一直在講,粒子是從微觀上層層組合一直到表面物質。如果在極其微觀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

我錯過了許多提高心性的機會。每當我放棄一點對自己的執著,服從他,我能感覺自己不好的部份死掉一點。當時會有點不舒服,但事後就看到自己執著的東西是多麼沒意義的事。無私的替別人著想才能圓容和諧。

我們有個五個月大的嬰兒。平衡好為人妻母、個人修煉(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提高了我的能力。回頭看看,我走過來了。只要不斷去人心,路會越走越寬,越走越順,越走越有效。這就是佛法之偉大。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