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曼哈頓地鐵講真象


【明慧網2004年11月23日】大家整體配合講真象,以及在講真象的過程中認識到自身的不足,做到證實法,而非證實自己。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們一行人終於在十月份來到曼哈頓講真象。在行前我們透過交流知道當地的一些情況,並且明明白白知道自己此行的目地。雖然在紐約的時間不長,但是這段經歷,卻讓我們成熟許多,也發現許多自己的不足,在此提供一些經驗,可以減少即將前往紐約的同修許多摸索的時間,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損失,希望同修越做越好,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師尊在講法中,明白告訴我們:「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因此我們謹記師尊的教誨,懷著一顆救度眾生的心,來到曼哈頓參與證實法的活動。由於時間並不長,所以我們一組人決定專心參與地鐵講真象,另一組人則專心在小隊遊行。

分派已定,而且經過之前有經驗同修的指引,我們很快熟悉地鐵搭乘方式,與洪法講真象的方式。由於心很定,所以很快適應這裏的環境。

一、我們是一個整體

在法理上,美國的同修給予我們很大的啟示,那就是我們是一個整體,是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不是證實個人,或者在個人心性的提高多少?如果我們還是處在個人心性提升的階段,不是在整體上的配合,不是在整體上的昇華,不是在整體上的提高,不是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那可能走的就是舊勢力安排的路,個人的單打獨鬥,那可能救度眾生的效果,就無法達到最好。但是在證實法的過程中,我們所發現到的心性上的不足,就要將它去除,否則整體的洪法講清真象的效果會受到影響。就是這種修煉方式「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所走的路,這種既修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體清除對正法起負面作用、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黑手爛鬼與各種舊勢力安排的干擾迫害因素,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煉、圓滿、成就偉大的神的路。」(《也棒喝》)整體配合好,放棄個人主觀意見,放下個人的執著,把證實法的工作做好。一個人的漏,就是整體上的漏,所以當個人有出現不好的狀態時,要趕快小組交流,穩定腳步。當然在個人的洪法效果上,又是取決於個人的修煉狀態,有學員的心很純淨,就算是不會英語,也能達到很好的證實法的效果,用中文都可以行的通,這也給我們很大的啟示,那就是到紐約講真象,英語的要求是很低的,這給不會英語的同修很大的鼓舞。只要我們那顆救度眾生的心出來,師父都會幫忙的。

二、地鐵講真象的方式

在這幾天的經歷中,我發現地鐵講真象效果非常的好,特別是原本冷漠的紐約人,看到二十一世紀還發生這種慘不忍睹的迫害人權的惡行,他們的那顆善心都被激發出來,有人搖頭表示不可思議,有人要支持,有人表示要煉功,都是常有的。特別是當大法展現在常人面前,許多人都駐足凝視,拿相機、或者攝影機錄影的都有,有人問法輪功是甚麼?有人非常不理解江XX為何打壓法輪功?紐約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理解這場迫害是殘酷,且不應該的。越來越多人走進大法,真為這些生命感到高興。

地鐵講真象可以分為幾種方式:一種是在車廂講真象,再來是在月台講真象,還有是在車站內各個路口講真象,以及在地鐵出口外面講真象。

車廂講真象:由於冷漠的紐約人要拿真象資料去看,有時是不容易的。可能是生活中養成不拿傳單的習慣,加上人與人之間那種不信任,所以他們是不輕易拿真象資料。所以在車廂裏,當我們展示著迫害的圖片時,他們看到了,許多原本冷漠的臉孔就改變了,再遞給他的真象資料,他便願意拿。記得第一次和組員到地鐵講真象時,依據前一天交流後決定的路線,他們在S線上講真象,他們一直待在車廂內,來回搭著地鐵展示真象圖片,起到很好的作用,即使不拿資料也看到真象,而大部份的人都拿了真象資料在看。當然也不一定要拿資料,他們看了展板知道迫害真象,這也達到講清真象的目地。

月台講真象:大部份的時候,在我們進入月台時,就會有許多目光聚集,許多人看到這場在中國的迫害。記得那天我們要搭車去橘線的53街洪法,因為同修說搭不到這班地鐵,我們覺得還是得去,所以就花了一些時間等這班車。在等這班車時,來來往往的旅客,就有機會看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有個婦女拿了真象資料,看到我們身上所背的看板,直搖頭覺得不可思議。有個年輕的女孩,看到展板,表情與肢體動作豐富,表示不可理解,覺得很殘忍。而許多人都拿了真象資料,馬上就關注起這場迫害。還有一次在尋找適合的點,讓學員可以停留久一點,做洪法講真象的事情,當時心有點浮動,發資料不容易,但是當在換車時,我們發現月台上乘客看到身上背的展板時,幾乎每個人都拿了真象資料在看,當時心裏好感動。

車站內講真象:在大的車站講真象,與小型車站是有區別的。小型車站幾乎就是和月台講真象是一樣的,因為面積小,不能太多的人聚集,否則容易被警察或者管理員干涉。在大的車站內情況就不一樣,比如42街的時代廣場、與世貿中心、34街的車站以及14街的聯合廣場等都是大型的地鐵交通樞紐,可以依照情況,將組員分派到各個出入口,或者集中起來在一個角落洪法煉功,都會起到很好的效果。一次在34街的車站內,當時正是下班時間,我們四位同修分別守住不同的出入口,分發真象資料。當時我站在乘客將搭電梯下去乘車的位置,遠遠的就可以讓乘客看到我身上的展板,讓每個過往的旅客都有很高的概率拿到我們的真象資料。這就是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而那一天我們的資料都發光了。在世貿中心這個地鐵運轉樞紐,大法弟子又呈現出不同的風貌。因為同修感受到紐約人的冷漠,決定放下自我,不再執著要發資料,或者要如何做?而是整體配合:拿展板的同修舉這一大張海報,面對著龐大且匆忙的人群,遠遠就讓眾生可以看到迫害真象,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另外同修配合著煉功,而一兩個同修發著資料,這些過往的眾生,他們都會伸出手來接著真象資料,許多眾生被這強大正念場所感動都在主動了解真象。這是同修的一次正念正行。

在地鐵出口外:除了讓搭車的眾生可以知道真象,也可以讓來來往往於車站附近的眾生知道真象。特別是在非上下班時間,車站內人較少的時候,我們會到車站外面來洪法。那天在86街街角,地鐵出口處,我們三人形成一個整體,兩個人煉功一個人發資料,達到很好的效果。許多原本不接資料的人群都會接上資料,許多人駐足在我們面前看著地上的圖片,知道了中國迫害法輪功的真象,還有一位婦女甚至拿錢要資助我們,但是我們感謝她的義舉,請她將真象告訴親朋好或者媒體、議員等,同修順便送她一張音樂CD祝福她。這種洪法煉功讀法講真象的方式,起到很大的效果,比你單純的發資料要好很多。因為當我們煉功讀法時,會有許多有緣人過來了解法輪功,甚至會有許多人問哪裏可以煉功?

三、講真象的體會

在講清真象的同時,有許多小體會,可以供同修參考與借鑑。

「口中利劍齊放」:在《快講》中,師父明確告訴我們要「口中利劍齊放」,而不是資料齊放。所以在講清真象時,不要忘了,匆匆一過之間將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吝惜將「法輪大法好」告訴對方。通常在早上發資料時,會問對方早,然後英文的「法輪大法好」告訴對方,並且報以微笑,對方都會感受到我們的善意,因為我們發現紐約人連打聲招呼都很少。許多時候遠遠看見對方,便會目迎,然後以上述的方式向對方問安,許多人會因此接過真象資料。所以要前往紐約的同修,一定要學學英文的「法輪大法好」,真的學不會,中文的「法輪大法好」也會通。

「法輪大法好」的威力:記得在86街角洪法時,當時有女孩子好像在拉甚麼廣告,還是做問卷或者其它的事情時,我微笑的遞上資料,並告訴她「法輪大法好」,她微笑拒絕我的真象資料。我不受影響的繼續對來往的行人喊著「法輪大法好」,遞送著真象資料,後來她微笑著主動過來要資料。在熱鬧的34街角,人很多來往很匆忙,發資料幾乎沒人拿。但是當我們在那個街角喊了一陣子「法輪大法好」,漸漸的有人開始接受真象資料,這是大法的威力。所以同修在做洪法講真象工作時,一定要將「法輪大法好」喊出來,千萬別只是靜靜的站在那兒。
發揮集體的力量:有時個人在發資料時,會碰到瓶頸發不出去資料。這時可以暫緩一下,休息交流,然後煉功讀法,會使整個場改變。其實來曼哈頓,並不是證實自己,或是自己多有本事,反而是集體配合協調,所以要善用集體的力量,加上法的力量,讓更多眾生聽到法,可以得救度。由於一個小組中,每個人的心性不一樣,修煉狀態不一樣,若是出現同修疲憊的現象,這時小組長應該了解一下同修的情況,也休息一下都是可以的。其實煉功對於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最好的休息。學法是講清真象的保證。

放下人心才能救度世人:在發資料時,會出現得失心。可能誰發的好,誰發不好,會跟同修作比較,覺得自己很差勁,資料發不出去,這些心會干擾我們,讓我們無法專注於講真象救度眾生。其實當我們越純淨時,發資料的效果越好。所以漸漸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會放下這個心,發的資料也會越來越多人接受。當然資料發的好的,也要不生出歡喜心。在地鐵發資料的第一天,在S線的一頭,我們站在月台上發資料,此時有個火車司機搖下車窗,向五、六公尺之外的同修要資料,同修看到趕緊走進將資料遞給他。當時另外的同修覺得太好了,居然有司機搖下車窗要資料,真為他感到高興,一個生命得救了,覺得這是一個題材可以寫心得了。等到下一班車到月台時,這位司機的車窗是打開的,同修覺得正好可以給遞上材料,但是此時發現司機卻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不接受我們的資料。這時同修才發現,自己生出歡喜心,要趕快去除。另外在發資料,千萬不要去想等會發完資料,想吃這吃那,或者做甚麼事等等。這個是一個嚴重的干擾。還有由於長時間在外面,可能會擔心是否帶足水、上廁所的問題?隨著溶入證實法之中,我們發現這些都是人的觀念。

因為當我們看到這麼多的芸芸眾生等著我們救度,同修們常會忘了吃飯、忘了上廁所,卻感覺體力越來越好。

警察是善意的:在地鐵裏,很容易碰到警察,但是這些警察大部份都是善意的,他們並不干涉我們發資料,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中國的這場迫害。通常都是學員自己做的不足,才會招來警察干預。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做任何事首先要想到別人,會不會給別人帶來困擾、造成麻煩。只要我們做正,警察並不會干預。如果有怕心時,警察特別容易出現在面前,看看我們的心怎麼想怎麼擺。其實一旦我們去掉怕心後,警察就消失了。因此碰到警察時,我們可以跟警察打招呼,問候他們辛苦,報以微笑,那些警察也會對我們微笑,他們不但不干涉,反而是在保護我們。

世人漸漸覺醒:在舊勢力安排下的紐約,人與人都是很冷漠,不太接受任何傳單資料,要打破這種舊勢力的安排,唯有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那些背後的干擾,解體他們冷漠的因素,講清真象打開他們封塵已久的善念,將「法輪大法好」打入他們微觀中。漸漸的,看到眾生的笑容,因為他們明白的一面知道,他們已經得救度了。

許多人知道真象後,變成活傳媒,告訴自己親朋好友真象。一次,一個家長帶著小孩看到我們的展板,這位家長看到後,便跟自己的小孩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家長已經知道真象,就給自己的小孩作機會教育;還有自己知道真象,便對朋友講起法輪功真象,學員們都不必自己開口。所以世人漸漸覺醒,在曼哈頓講真象也越來越容易,這是整體大法弟子努力的結果。

四、地鐵講真象要注意的事項

為了減少損失達到救度眾生的最大效果,我們在講清真象要注意到自己的形像及行為。因此穿著上要儘量整齊。在擁擠的地鐵裏,要注意背著的展板是否妨礙到別人?不能說我就是正念正行,其它都不管,人的禮節都不管,我想這決不是大法弟子應該有的行為。

在地鐵裏,比較窄小的地方,像是月台或者是車廂上,可以兩個人一組,搭配著講真象,最好是有一位英語較好的同修。萬一沒有那麼多人會講英語,也要將英語講真象的稿子帶在身上,必要時可以用來補足英語能力的不足。在大的地鐵站可以,搭配著煉功,及展示看板等方式,但是不可以擋到行人的路。一般地鐵站不要集結太多同修,這樣容易引起管理人員的注意,而驅趕我們。

另外要準備好曼哈頓煉功點的資訊,因為許多有緣的人想要學功。記得一次搭錯車,地鐵站內太小,只好到地鐵外面來。在一個小公園裏,我們碰到一個年輕人,看起來好像是學生,他說練過武術,有點根基,他也想了解甚麼是法輪功?為甚麼被打壓?和太極、瑜伽有甚麼不同?會英語的同修都一一解答他的問題,他想學。

這時同修給他煉功點的訊息,並且拿出一本英文版的《轉法輪》要送他,他開始不肯拿,後來終於接受了。同修還特別叮嚀他,要愛惜書,千萬不可以畫線。在最後一天,我們正在爬樓梯要出地鐵站,喊著「法輪大法好」發送資料,一位西人急忙上到階梯口,然後轉到我們面前,也是個有緣人想要學功,我們給他煉功點的資訊,然後請他連到網站,可以下載更多的資料,知道更多的訊息。

曼哈頓是邪惡集中的地方之一,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發資料的認真發資料,發正念的認真發正念,舉展板的舉好展板,這樣會讓整體的力量達到最好。

最後以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的一段作為結束:

「圍繞這三件事,怎麼樣把它做好,同時修好自己,救度眾生,難度最大的就是救度眾生。怎麼樣做好,其實就是個協調問題。我講協調也就是配合好,證實法也是修煉,都向內找就會配合好。」

若有不足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大家!

(2004年11月紐約法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