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上講真象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2004年4月13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董亦婧,今年15歲,98年開始修煉的,如今已有5年有餘。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講清真象的體會。我是在2002年開始上網聊天的,當時是一個常人的同學介紹給我的。一開始打字很慢,而且在網上也是聊些常人天,雖然認識了一大堆哥哥姐姐,卻覺得毫無意義。後來我突然想到,如果用這種方式講真象該多好!於是從那天起,我便開始在網絡上講清真象。那時候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非常嚴峻,因此,網上的網友們許多都不解,甚至謾罵。剛開始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漸漸的,我變得冷靜,開始細心的給他們解釋。隨著時間的延長,我打字的速度也快了起來,因我曾經在新加坡學過中文,所以中文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難。

在聊天室的時候,我曾經嘗試過多種辦法,例如發條子,單聊,或者發真象網址等等,但是後來我還是選擇了一對一的單聊,因為我覺得這樣起到的效果會比較好一點,比較有針對性。

講真象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提高心性的過程,例如當別人不相信我在美國,硬是覺得我在撒謊,或者他們不相信我的年齡等等,許多次我都發急,特別是當我開始使用QQ的時候,因為他們很多都不相信海外也有QQ。但是後來我意識到了不對,就對對方說:信不信在你,反正我沒有騙你,我修煉的是「真善忍」,才不會騙人呢。從而引入大法的話題,講起真象。

然而,隨著正法進程的推快,人們也漸漸明白了許多,開始用自己的思維去思考問題。他們從謾罵,到狡辯,從反駁,到提問,在語氣上也轉變了許多。因此現在比起3年前,講起真象就更容易了一些。

在講真象的這些年當中,我遇到的人從和我同齡的朋友,到我可以叫爺爺的老者,他們有大學生,初中生,警察,網管等,有的好奇,有的漠不關心,有的對大法誤解很深,對於這些不同類的人,我往往都會用不同的辦法和他們講。比如有一次,我和一個人聊起大法時,他對我說:你知道我是誰嘛?我就是警察!我給他打了個笑臉說:是嘛?那好啊,這時候想找警察還找不到呢。我可告訴你哦,你最好別迫害法輪功的修煉者,他們可都是好人。我和他講了好多,最後他也轉變了。我一般都是先和他們交朋友,從自己的生活中講起大法,但是有的時候我用第三者的身份去講,起的效果也很好。講真象時,我不喜歡把氣氛搞得很緊張,一般我會對對方打各種各樣的笑臉,有時同他開玩笑,關心關心他,讓他覺得大法弟子並不是那麼死板,而是真的從心裏為他好。例如有一次我同一人講完真象,他問起我的年齡,他說:「你不像14歲。」我說那確實是我的真實年齡,他說:「其實你的年齡反過來都沒有我大。」我開玩笑道:「我快15啦,那時候要是反過來有你大不?」

很多次,網友都對我說:「你這麼小,還有很多事情不懂,要好好學習才是最重要的。」我說:「我或許不懂一些事情,但是我卻知道最基本的東西,我知道‘真善忍’是好的,我知道修煉‘真善忍’的人是對的,迫害一群手無寸鐵、只是在做好人的人錯的,然而那個活了70多年,還當過主席的那個人卻連這個最基本的東西都不知道!」對方或啞口無言,或轉換話題。

很多時候,網友們都覺得江××就是代表中國,只要我一說到江××造下的那些謊言,他們就說我不愛國,反對政府等等,我就說:「江××他代表不了政府,更代表不了中國,它要是能代表中國,那我們中國在海外就丟臉了。你知道嗎?它在開國際會議的時候突然站起來唱歌,它在芝加哥訪問的時候,進自己包的酒店,放著前門側門不走,偏走後門,就是因為害怕見一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它要是能代表中國,那它賣國又怎麼解釋?」說到這裏,對方大部份都很好奇,會說:「啊?賣國?怎麼回事?說來聽聽。」有一次就是這樣,那個網友都要下線了,卻因為聽到江××賣國而起了興趣,於是我和他又聊了半個小時。

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發正念與學好法。剛開始講真象的時候,當時對方謾罵的很兇,我就發正念,果然,對方許久都沒有了聲音。然而學好法,能使自己在講真象的過程中保持和諧慈悲的心態,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過意不去,當自己心態不穩時,給對方的回話起的作用就很少,甚至會起反面作用。因此每次講真象之前,我媽媽總是會督促我先學法或聽法。

以上是我在網上講真象的經歷,下面和大家談一些我在學校講真象的故事。這是發生在去年八年級(初二)的時候。那是我第一年轉入這所學校。這個學校本來的中國學生就不多,我們這個年級就三個,其他兩個不怎麼會說英文,所以當我用英文和那些美國朋友談話,並且考試成績都非常優秀時,他們都感到很驚訝。有一次上歷史課,都上課了,可是我們老師不知為甚麼遲遲沒來教室。這時有人提議讓一個男生講故事,結果另一個男生打斷他說:「不,讓亦婧來給我們說說中國的故事。」我一開始還有些害羞,後來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好的講真象的機會,不能因為面子放不下而失去這麼寶貴的機緣,於是我說:「那好吧,我就給你們講一個發生在中國的故事。」我講起大法,提起迫害,說到從8個月的嬰兒到70多歲老人都被折磨致死時,他們都用嚴肅認真的表情看著我。其中也有人干擾,提問題,別人急了,就對他說:「你讓她先說完嘛。」於是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我向全班講述了大法在中國的情況。剛講完,副校長就進來了,同學就告訴他我剛才給他們講了中國的故事,副校長點點頭說:「行啊,反正那也是歷史嘛。」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和鼓勵,也謝謝師父給我提供這麼好的機會。

還有一次,也是去年的時候,那時大家都在各地徵集營救李祥春叔叔的簽名,我們這個地區也在做。這裏的一個學員就鼓勵我和我的朋友去學校徵集簽名。開始我還有些緊張和不好意思,到了第四節課,我的朋友先讓代課老師看了簽名表上的介紹,結果他義無反顧的簽上自己的名字,我感到非常鼓舞,也為自己的怕心感到慚愧。於是下一節課,也就是吃飯的時候,我和那位朋友開始徵集認識和不認識人的簽名,但是因為怕心沒去,我並沒有我朋友做的那麼好。後來在師父不斷的點化,甚至利用常人的嘴提醒我和鼓勵我的情況下,我和我的朋友總共徵集到了一百多個簽名。

今年,我轉入高中,是一所全新的學校,新的老師和同學,有的是聽過真象的,有的還沒有。記得有一次,我們的英文老師在課堂上提到了一本書中一個主角,他為了正義和良心,寧願受到折磨也不願意放棄他所堅持的信仰。這讓我想到了大法。於是那天放學,我路過教室看到她一個人坐在裏面,我便走了進去,開始的時候只是和她談起了我的成績,後來,我對他說:「老師,您今天在課堂上講的那些,讓我想起了發生在中國的一件事情。你知道法輪功嗎?他是一個教人修煉真善忍的功法,是受到全世界60多個國家歡迎的,可是在中國,他卻受到了無理的鎮壓,造謠。然而,法輪功的學員就因為要說句公道話,而遭到關押,甚至被迫害致死。他們並沒有反對政府,他們只是希望國家能給他們本來就屬於他們的修煉自由和環境。」說到這裏,老師點點頭,說:「我明白,這並不是反對政府。」我又說了許多,在我說到8個月的嬰兒都被迫害致死時,她突然說:「你說的這個我好像在哪裏看到過?好像我的信箱裏有過關於這方面的消息。」我一愣,才想起來可能是以前在這個學校代課的一個大法弟子放的,於是對她會心一笑。當我提到江××到海外時不敢走正門進酒店,只因為害怕見到一群身穿黃色衣服的法輪功學員時,老師開心的笑了起來。在這才短短的10分鐘左右,又一個生命明白了真象。我真的為她高興。還有其他的,比如有一個同學,他好久前得到了一本真象冊子,那天上學,他突然對我提到:我有一天在家裏翻法輪功的那本冊子,看到中國因為人家打橫幅就把人家抓起來,真是太不對了。」我對他笑了笑,表示同意。

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在去自己不好的心,克服好多執著,比如怕心和面子。然而,每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我都會想到師父的慈悲和鼓勵,讓我去掉怕心,向更多的人揭露國內的迫害,展現大法的美好!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