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樂證實大法


【明慧網2004年4月13日】

師父好!同修好!

我叫安德斯,來自瑞典。大約九年前得法,我經歷了迫害前平靜的個人自修、洪法,又經歷了迫害開始後的護法,向眾人、向媒體,向政府講真相。現在我們學員們用大法賦予我們在常人社會中的各種技能來證實法,停止迫害。我想向各位分享一下利用音樂證實大法的經歷。

音樂一直是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從小我就作曲、演奏、演唱,但是得大法以後,音樂變得不那麼重要了。然而,我經常在琢磨師父為甚麼給予自己這些創作技能。迫害開始時,在很多方面我都運用了我的電腦技能和寫作技能。但是,在這段時間裏,我心裏總是在想:我怎麼才能運用音樂證實大法?當我明白過來用音樂證實大法以及為將來的人建立正的音樂的意義時,我開始譜寫反映迫害的音樂。我要把音樂表現得盡可能的純正,因此,我就得在演唱、作曲、表現音樂等方面都修煉自己。我一點一點的來,戰勝了許多挑戰,如果沒有大法指導著我,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2003年初,我找了幾個瑞典懂音樂的學員組成了一個音樂小組,起名為『黃色專遞』(Yellow Express),目地是用我們的音樂接觸到普通大眾以及音樂社區。我們錄製了兩首曲子,刻在光盤上,到處演奏,得到了積極的反響。音樂組在一個當地廣播電台演播,一位音樂組的成員還到了南非一家大的廣播電台演唱。用這種方式我們接觸到了許許多多的人群。這樣做使我們有機會向本來不可能碰面的許多人講真相,而且真相是通過我們的音樂講的,用音樂的方式傳遞給不同的人群。表達的信息非常明瞭:「停止迫害法輪功!」

這個音樂活動對我來說當然也是修煉。正法時期我通常不願意做拋頭露面的事。我這個人喜歡靜靜的做事,從不喜歡為眾人矚目。修煉以前,很難讓我唱歌給別人聽,而且,我從來不在公共場合演奏自己的歌曲。在修煉的過程中,尤其是開始了音樂小組之後,我逐漸克服了在這些方面障礙我的執著。在這個『黃色專遞』音樂組裏,我是唯一的歌手,也是作曲家,沒法躲在別人後面。當然,就是要安排我放棄更多執著,我也沒有辦法逃開這些執著。每次演唱前,總是有很多干擾。舊觀念、壞思想都要阻止我。事後,我總是要批評自己,放下自我。這是一個不斷的放下自我、放下自私的過程,從中我認識到我這樣做是為了他人。有時覺得很難,但是,畢竟我知道了這樣做的原因──救人。因此,我就得「繼續下去」。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有許多組織跟我們一道起訴江。這樣,我們可以有更多的人間接的支持大法。學員演唱的音樂起到的作用也是一樣的。一個人聽到了而且喜歡大法弟子演奏的音樂,他將來就有機會得法。這些都要感謝師父洪大的慈悲。這些想法的作用下,歐洲合唱團在2003年11月於柏林法會成立了。我們要唱「為你而來」,不僅因為這首歌好聽,而且給中國人正面的聲音。我覺得這首歌好極了,歌曲的安排也恰到好處,但是,我有一些人的觀念,這麼多沒有經驗的人在一起合唱難度很大。另一方面,我知道對大法弟子來說沒有不可能做的事。我覺得我們的合唱一定會感動人們的心。

2004年元旦剛剛過,我們在德國南部的一個叫陸德順的小城鎮進行了第一次彩排。我們一百多來自歐洲的學員住在一個山上的青年旅館,俯視山谷風景迷人。在這裏我們一塊兒煉功、學法、發正念,練習唱歌。幾天練習下來,合唱團逐漸成熟起來。我們都努力放下自我,與大家配合,唱出和諧優美的歌。有的學員利用專業特長通過各種方法幫助大家改進嗓音,由專門指揮合唱團的指揮指導大家合唱。就我個人而言,不論是從音樂方面,還是從修煉上都覺得提高很快。有時唱著唱著,優美的旋律、感人的歌詞使我們情不自禁,感動得潸潸落淚。我真切的感到大法的力量,有時歌曲唱到半中央,我卻激動得唱不出聲來。

我喜歡合唱團這個主意還有另一個原因。合唱就意味著我可以置身在人群之中,在台上感覺安全多了。我聽說會有幾個獨唱的,用德語、法語,也許還用意大利語唱。一天晚上在陸德順小鎮所有那些獨唱演員候選人都叫留下來練習,反正我也不會唱那幾種語言,我當然就打算離開大廳做別的事。但是,出我所料,一位負責人叫我留下。我想「好吧,又得面臨一個挑戰了。」

我知道第一次演出很可能是紐約的華人新年聯歡晚會,面對2500名觀眾,並且新年聯歡晚會將播放給全世界的華人。後來決定讓我也獨唱,用瑞典語唱!各種想法都往外翻,有些害怕,有些猶豫,還有些不好的觀念,但並不那麼強烈。我知道這對我是很大的榮幸,我這樣做是為了他人,我知道有師父在身邊。排練的這些日子裏我的聲音變了,許多學員跟我說從來沒聽到我的嗓音像現在這樣,嗓子打開了,聲音比過去更純、更亮了。

元月中旬,合唱團來到紐約參加華人新年聯歡晚會的演出。彩排和準備的時間都很緊,在紐約期間日程排得滿滿的。我覺得必須時刻保持正念,注意細節,遵守時間,要高效率,每時每刻都聚精會神。要做到以上這一切,並且達到這麼大一組人要保持心性高,我們需要發正念,多學法。因此,我們就這樣做了。

演出開始之前,我們在台下發正念。我有點兒緊張。合唱團84人,從歐洲13個國家紛紛來到紐約。按要求我們必須在幕布沒拉起來之前很快站到每個人的位置上,不出響聲。我們能聽到晚會主持人在介紹合唱團,幕布徐徐升起來了。這正是我們過去幾週來日日夜夜,時時刻刻在為之準備的一刻。我們歐洲合唱團的第一個節目是《為你而來》。眼前看到的是音樂廳裏全是人,充滿了等待聽我們唱歌的眾生。大家看著指揮,他面帶微笑。指令一出,我們開始演唱。

一般情況下,到了台上我往往不知所措,進不了音樂角色。但是,這一次在台上的經歷非同一般。伴隨著這麼多以大法弟子純正的心和慈悲唱出來如此正的聲音,能量非常強。我們唱到「法輪大法好」時,聽眾席上響起了掌聲。此刻我感覺是在為整個宇宙而歌唱!我有點過於激動以至聲音有些顫抖。

到我唱瑞典語了。聽眾不會聽懂瑞典語歌詞的,但是,我要給予他們慈悲。我盡力放下自我。我感覺很平靜,但是,獨唱之後,我不能不說感到了一種解脫。瑞典語、德語、意大利語的獨唱之後,我們大家用中文唱最後兩句歌詞。聽眾意識到之後自然的鼓起掌來。我感到一股暖流湧上心頭。對於中國聽眾來說聽到西人合唱團用漢語唱歌一定是不尋常的事,而且歌曲的內容顯然打動了他們的心。

音樂能夠起到觸及生命內心世界的效果。音樂如若表現得當可以給予聽眾一刻寧靜、和諧、優美的感受。我將繼續以音樂證實大法,繼續作曲,並為那些願意聽的人們歌唱。我要繼續在合唱團演唱。我們的心聲會飛越海洋抵達中國,讓可貴的中國人都聽到。我們在法中之時,大法的聲音就會出來。一旦我們放下自我,溶於法中,大法的力量,大法的信息就會通過藝術、音樂、文化表現出來,影響人們,因為大法無所不包。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