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生


【明慧網2004年4月14日】

【引子】相傳神鳥鳳凰在重生的時候,飛入熊熊大火中燃燒,三天後一隻嶄新的鳳凰從灰燼中飛出,神說這是一個生命的復活,這是一次輝煌的重生。

******

第一次聽到《普度》這首曲子是在一次小組學法後,當開始的那段洞簫獨奏緩緩地從錄音機裏流淌出來,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我仿佛聽到一個聲音在向我們傾訴:太漫長了,太久遠了,在外流浪太久了,回家了……。

剛開始修煉的兩年多,我一方面很想修,另一方面又不知怎麼修,修得很辛苦。總覺得執著怎麼修也去不掉,讀《轉法輪》也很少看到更高層次的法理,那時最怕的就是同修又說我有執著。

直到迫害開始,一天下班後,我坐在實驗室,腦子裏在翻來覆去的想著要不要去參加一個外地的學術會議。一會兒想應該去,這對做好工作有幫助;一會兒又想,可是萬一週末有重要的正法活動落下了怎麼辦,還是別去了。就在這沒完沒了的時候,我猛然發現原來自己的修煉一直處在這樣一種患得患失的狀態中,做甚麼事情的出發點總是我能得到甚麼,我可不要失去甚麼。在參加各種講清真相的活動中,潛在的還是有一種有好事別被落下的想法。這時我想到了師父,不經意之中,兩年多來的修煉過程慢慢的浮現在眼前,想著想著,我不禁失聲痛哭:難道不是嗎?在幾年的修煉中,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所得到的都是最美好的一切--心靈的昇華,而我所失去的都是最骯髒最醜陋的東西--我的執著和業力,我還有甚麼不放心的呢?我不是已經找到了心的歸宿了嗎?那一刻我感到一個厚厚的殼兒忽然就化掉了,我的心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後來我才完全明白原來是生命中一個很根本的執著被師父的慈悲給融化了。

師父在《走向圓滿》一文中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

很小的時候,由於父母工作忙,我被寄放在長托幼兒園裏,常常是幾個星期,一兩個月見不到親人,處於一個缺乏疼愛和關懷的環境,從小我心靈的深處一直帶著一種不安全感和危機感。只不過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的這一切被生活的閱歷掩蓋而又掩蓋,自己都不能自知了。可是這種不安全感和危機感真的是一種觀念,左右著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生命中的每一過程。從小到大,無論是上學,還是工作,出國,結婚,以至修煉,我都在追求我認為好的東西,因為這樣最安全。在人世的爭爭鬥鬥中,在為私的自我保護中,我的腦袋瓜被自己訓練得計算得失盈虧快得不行,我決不會把自己放在任何一個我認為不安全的境地。後來聽到師父在講法中提到一個詞「賊尖溜滑」,真是那樣啊!

帶著這樣的根本執著,我也是不自覺地在法中找自己認為好的,這就阻礙了我無保留地溶於法中,並真正形成對師父和大法的堅定正信。這也就是為甚麼最初的兩年學法時很少看到更高的法理的原因,是因為純真的本性被後天觀念給迷住了,無法真心擁抱大法。從那以後,我知道當我們在法中看不到更深內涵時,不要向師父求,我們真的要問問自己,是不是心性沒有提高,不提高心性和境界,書中的佛道神就不會給我們點出更高的內涵。

那天下班後,在實驗室裏短短的一兩個小時,卻使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個變化明顯到同修們都說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再捧起書來的時候,只覺得字字句句都是師父的慈悲。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從微觀向宏觀,由內向外的被快樂所充滿著。幸福和喜悅像噴泉一樣緩緩的從心底向外流淌,永不再停歇。記得佛教故事中有一個釋迦佛的弟子,修佛之前是某國的王子,有一天晚上他在御花園裏獨自唱起了歌。衛兵問他發生了甚麼,他說:「以前我貴為一國的王子,我擁有王位,財富和美女,我擁有一切,可是我心裏很害怕,我怕別人奪了我的王位,搶了我的財富,佔了我的美女。現在我修佛了,我心中有了真理,我甚麼也不怕了,我就快樂地唱起了歌。」我深深的體會到了這種即使身處重重黑暗,心中仍然一片光明的感受,修大法的人真的是最幸福的人!

從那時起,我知道只要有師父有大法,不管前面的路如何,我都能跨過去。我也知道生命的真正意義就在於用「真、善、忍」更新自己的生命。

修煉對我來講不再是一句空話,而是在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的具體體現。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提到「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理解只要我們還在修煉過程中,就要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不斷的離「真、善、忍」越來越近。雖然正法修煉與和平時期的修煉不同,我所理解的不同在於我們肩負更大的使命,要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而不僅僅是個人的圓滿歸位。可是對於提高心性、去執著,在正法修煉中一樣是不能含糊的。

做電視工作的時候,曾經與一個同修有很大的矛盾。矛盾的焦點在於我們對當地電視工作的方向認識不同。我認為電視台總部剛成立,各地區的重點應該是多提供節目,維持電視台運行。同修的角度則是應該利用電視工作的特點,多與社區聯繫,在社區中打開局面。其實現在看事情挺簡單的,可是當時自己還真是執著得不行,甚至覺得同修的做法是一種干擾,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在法上的,我是為了電視台著想啊。過了很長時間,我忙於做其他的工作了,漸漸的看到同修們做社區做得有聲有色,講真象講得很好,才感到其實同修的認識也是對的。一次在讀《轉法輪》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讀到這一段「修煉到哪一個層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層次中的景象,超出這個層次的真象他就看不見,也不相信,所以他認為自己這一層次中看到的東西才是對的。」發覺這是講我的問題,其實我和那位同修的認識都是對的,我們看到的是同一事物的不同方面。如果真是為了把電視台辦好,就應該把兩方面都做好。可是當時我為甚麼那麼執著呢?其實這就是修煉的內涵,說來說去,還是一個「私」字,我把我的想法,我的安排,我的整套電視小組的工作方向看得太重。這些都是在做正法很神聖的事時,應該修去的不純之處。我發現很多時候我們會拿正法做藉口,掩蓋著自己的執著遲遲不去,也導致同修之間的不協調。這件事讓我看到了同修之間互相圓容的重要性,一個人的認識再好,也只能代表一個天體,表現出的智慧是單一的。如果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在法中悟到的,那樣的智慧才是多層面的,而那將是整個宇宙圓容,我理解這才是師父要的。

師父給我們講過「成住壞修補」的法理,我理解師父已經給了我們圓容不敗的機制,關鍵是要能夠對照宇宙特性找到自己與之擰勁兒的地方,去除它。很多時候,如果我的修煉狀態很好,就能達到無條件地向內修的狀態,有時甚至會形成一種向內修的機制。出現問題時不去看對方如何,就看自己和「真、善、忍」的差距在哪裏,自己的問題是甚麼,去改正它。有時候心裏一有對甚麼人或事感覺不舒服時,就想自己是甚麼問題,念一到,就看到了自己的問題,隨即不舒服的感受就沒了,境界就又感到提高了,就那麼快。在這種機制中,常常會發現自身的變化是日新月異的。

正法修煉中,不只是做正法的事時才需要提高心性,在常人社會中的方方面面都有修煉的內涵。有好多次,我發現在某一階段需要我提高心性的時候,也會利用我在常人工作中的類似問題給我點化。有一次,有一段時間我常常埋怨其他正法項目的同修不配合,形成不了一個整體。那時我在常人的工作中也剛好與一個部門合作非常密切。每當實驗不順利的時候,他們總是埋怨我們提供的樣本不好,我們則反過來說是他們的系統有問題,把我們的好樣本給弄壞了。這樣反覆了好多次,我才明白大家是一個整體,需要互相理解,互相配合,有時也需要互相補充,這也正是我修煉中的問題。還有一階段,我一心想做正法中的大事,越大越好,世界級的才好。正巧在實驗室我也正在承擔一個很大的項目,一切都進展很順利,到了最後階段,正準備有成就感的時候,老闆忽然給了一個很正當的理由,就讓我把它轉給別人做了。我一想,是啊,甚麼都不能執著。

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說 「不管怎麼樣辛苦,大家的目地是明確的:我們就是能在艱苦的環境中救度眾生,把自己修煉出來;在這個修煉過程中不斷的使自己錘煉得越來越純清,越來越能夠達到更高的標準要求;」我想很多同修都有體會,我們的心是越修越透明,也越修越靜。同時大法也給我們開啟了更大的智慧,賦予我們非凡的能力。很多同修都有很多關於大法創造的神奇故事,我在這裏也分享兩個。

第一個就是給西人學員當翻譯的故事。九六年我來美國後是直接去工作的,在美國沒有讀過書,也沒有與美國人在一起生活的經驗。修煉後又很少看電視,電影,報紙,所以英文的長進非常有限,只有那麼一點在國內打的基礎,每天在實驗室所用的只是簡單的專業英語。如果不修煉,我自己都不敢想像我會有可能幫西人學員當翻譯,有幾次還現場同聲翻譯師父的講法。最開始的時候,2000年師父在大湖區講法後,我們這裏去的同修帶回了一盤錄音帶,要放給同修們聽。當時找不到英文好的,以前做過同聲翻譯的同修,而且我們這裏的西人學員又多。看著西人學員渴望聽法的臉,我也沒想自己行不行,就動了一念,我來試一試。在正式放錄音的前一天,自己跟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同聲翻譯了三遍。第二天就開始幫助西人同修翻譯,很長的一個講法就那麼就順下來了,只覺得師父給了很大的加持。過後我問大家聽得懂嗎,西人學員說挺好的,很明白。我當時的感受就是,只要心在法上,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從那以後如有需要,我就會做一下翻譯。不過我這個翻譯有一個有趣的特點,中文翻英文合適,但英文翻中文就有些吃力。中文翻英文,已經把我所掌握的英文程度發揮到了極限,在國內學的「課本英語」在美國生活不適用,但給同修做翻譯倒是挺合適的,因為與法相關的語言最好是相對正式一點的,而非「市井語言」。另外我當初考托福,GRE時背了好多比較正規的單詞,翻譯時也派上了用場。可是一旦英文翻中文,由於沒有太多與美國人生活的經歷,很多俚語,慣用法和帶有特定背景的詞,就常常翻不好,也許與我當初的那一念有關吧,因為我就想怎麼能讓西人學員聽懂師父的講法。這常常讓我想到師父講過的那個不識字的老太太認字的故事,那些字只有讀大法書的時候認識,看其它報紙、雜誌就不認識。另外我這個翻譯的效果還與當時的心性狀態有關係,心態純,特別是看到西人學員需要翻譯,動一念要幫忙時,效果就好。可是有時翻譯別人的交流不耐煩,嫌別人囉嗦,不同意別人的觀點時,就開始結結巴巴。

另一個是寫文章的故事。去年我們當地有兩名作『新唐人電視台』志願記者的學員,去採訪華人社區的一個『抗薩斯募捐音樂會』。當時就是因為中領館的領事來了,組織者就把兩名記者拒之門外,並叫來警察強行護送她們離開。由於受江氏集團造謠宣傳的毒害,很多華人不理解,還給江氏集團的迫害合法化。鑑於此,很多同修都去和社區的僑領講真象,一幕幕的場面非常感人。當時我就有一個念頭,我要用心寫一篇文章登在報紙上,給更廣大的華人講真象,告訴他們四年多的風雨中,大法弟子是怎樣的大善大忍,他們所做的一切又是為了誰,而常人對大法弟子的歧視和仇視將對自己的生命多麼的不好。文章很快就寫出來了,我知道這文章不是我用常人的寫作技巧寫的,是大法給予的智慧,因為靠常人的寫作技巧我是寫不出來的。我把文章寄出去請同修提意見,很快一個一個的意見就反饋回來了。由於我深知這文章不是我因為了不起寫出來的,而是師父給的,我就一個一個意見的斟酌,有道理的就接受,不同意的就心平氣和的解釋不同意的道理。其中有一個同修建議別人不要改變了我文章的原來的風格,以往我也會有類似的感覺,所謂原汁原味嘛,而那一次完全不同,我看到的是每一位同修都是在用心幫忙把文章寫得更好,更能達到講清真相的效果,每個人都是用他在不同層次修出的智慧在圓容我不足的部份。前後共二、三十個建議,每一個我都認真對待,有道理的就按著去改,改得又快又好,從未有過的高效率。到最後一個,一位同修建議我把標題也改了,我的心裏剛想,那要是把標題改了,那不是把整個文章的主題都改了嗎?隨即馬上又想,不妨試一下,結果按照同修的改,真比我原來的更好。那一次對我的啟發非常大,正法中當我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好時,不是因為我偉大,而是因為法偉大。當我的心在法上了,大法的威力就通過我表現出來,就這麼簡單。整個寫這篇文章,我的角色就是搭一個架子,並把每個部份需要的內容大致的填進去,而其他的同修則是當看到這部份表面太粗糙,幫忙改一改並塗上油彩;發現兩部份內容放顛倒了,就給換了過來等等。其實整個過程就是每個人在其中修煉,互相配合。修得好,配合得也會好,威力就大,就會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在《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也講過:「這麼大的法在人類社會上傳,你想,要容一個人太容易了。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我們這麼大的法來容你一個人,消你身上的業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輕而易舉的。」我理解,修煉並不難,重要的是我們肯不肯無保留的跳進鋼水中,用「真、善、忍」的法理實實在在的改變我們帶有舊宇宙各種印記的生命。

師父在經文《預言參考》中說:「師父在人中正法的過程,從眾神的角度來看就像死而復活的過程。」曾經在舊宇宙中的我們,冒「天膽」下來,有幸參與師父正法,在正法中修煉,我們和無計無限天體的生命已然重生,而這一切只因師父的無量慈悲。那麼在正法中,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除人世間所有的羈絆,以人身昇華成偉大覺者的過程,就是用千千萬萬個真實的實踐證實宇宙大法的偉大。

我知道在座的我的很多同修修得非常的好,我的心得只是大法造就的無數人間神話中的一個;

我知道我的發言在無邊的佛法中,在師父的佛恩浩蕩裏,實在渺小,微不足道;
但他是我心中的歌,把他唱出來,只是為了讚頌師父,讚頌大法!

感謝師父!
感謝各位同修!

(2004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