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勞教所遭受的兩年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5日】正當人們喜得大法,按「真、善、忍」法理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之時,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盜用政府、國家的名義在99年7.20開始對大法進行系統性、大規模的造謠污衊、殘酷迫害,令廣大修煉者非常痛心。維護大法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如果我不能為我的良心負責,我就不是一個大法弟子、不是一個好人。為叫世人明白大法好,我開始向世人講清真象,後來由於被惡人舉報,我被綁架進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惡警訛詐了我5000元錢才將我「釋放」。

從看守所出來一個月,當地片警又以談話為名,騙我去派出所後直接將我綁架至洗腦班。在洗腦班上,我親眼目睹了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因為堅持信仰、堅決抵制洗腦迫害,被惡徒罰站在太陽下毒曬一整天後,半夜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我也因拒不「轉化」被關禁閉室。我九十高齡的母親經不住打擊,病倒在床,身邊無人照顧,而我女兒生育也無人照看,我請求回家看望老人。當我一進家門,淒慘的一幕令看押我的人都忍不住落了淚。破舊、凌亂的簡易民房內,老母親孤零零躺在床上,赤裸、蜷曲的身子蓋著一床被子,床前放著鄰居端來的一碗水。誰都有父母兒女,為甚麼在母親最需要時做女兒的不能盡孝、在女兒坐月子時又不能侍候,是誰剝奪了我的人身自由、破壞了我的家庭幸福?在長達五年的迫害中,中國又有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眼望著母親虛弱的身影又被送回洗腦班。

在洗腦班被迫害三個月後我又被610惡徒羅織罪名非法送入勞教所勞教。在被勞教期間因堅持煉功,前後又有五次被關禁閉,被專人二十四小時包夾,不讓刷牙、洗臉,不允許上廁所,經常尿濕褲子。凌晨2點送被子,3點才被允許睡覺。有時則完全被剝奪了睡眠的權利。在陰暗冰冷禁閉室,我只好煉功,受指使的吸毒犯看見後,拿鐵鍬、掃帚沒頭沒腦亂打。隊長穿著高跟鞋狠踩我的腳,護衛隊則經常用電棒電擊、鋼條抽打,渾身上下黑青片片,血流不止,手上還縫了數針。面對著一張張陰險、惡毒的臉孔,時時受到羞辱、譏笑、謾罵,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我仍處處以大法修煉者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他人,期望喚起他們內心哪怕僅有的一絲善心。

一次領導來視察工作,我的一聲「大法好」又招來一頓毒打,幾個打手將我的脖子捏得黑青,令我長時間喘不上氣,打完之後還不讓吃飯,把我四肢捆住後電擊,又用針、錐扎我,然後又讓我頭頂飯盒罰站。它們輪番念污衊大法的文章,我不聽就打。勞教所在牆上張貼著污衊大法的標語,我順手撕了,又遭拳打腳踢、侮辱虐待……「真、善、忍」已深深扎根在大法弟子心中,任邪惡如何造謠撒謊、瘋狂迫害也詆毀不了大法的光輝,改變不了大法弟子堅定的信念!

勞教所惡警隊長從北京團河勞教所學會了整人辦法後,回來加大迫害力度。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搞人人過關。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一個裝有監控器的屋內,四肢捆綁在地下坐數小時,期間打手們任意踩、打、咬。還用繩子把我們的脖子繞住、把胳膊呈十字形綁在雙層床上鋪的床稜邊,再把雙腿捆住站立,打手拿馬札往我們身上亂打,打得頭、臉到處是黑青大泡。回想自己修煉大法後從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轉變為一個事事先考慮別人的人,家庭也變得和睦,從無盡的人生煩惱中解脫出來,這於己於人都是有百利無一害呀!我不禁要問:強制轉化,轉到何方?做好人遭迫害到底誰邪?這不正是正邪鮮明對比的真實寫照嗎?

惡警隊長還以給我看病為由從我家中訛錢,在把我送各大醫院檢查結論沒病後,它們又把我強行送入精神病院,但經專家三次鑑定後結果仍為思維敏捷、頭腦清晰。幾經折騰,從我家中訛走了上萬元,惡警隊長還振振有詞的說:「就是專門問你家要錢!」

在精神病院關押兩天後,我乘沒人跑了出來,因路不熟,惡警發現後我又被綁架回勞教所。之後,護衛隊又用皮鞭抽我,抓頭髮往牆上撞,兩天不給吃飯,並再次將我關進禁閉室。幾天後端來的竟是撒了藥飯菜。我以絕食抗議,又被吸毒犯強行灌食。它們用指頭粗的管子野蠻插入我鼻腔,故意用粗暴的動作在通過嗓子、進入胃時亂攪,弄得人噁心、痛苦難忍。就這樣每天灌食前還要用涼水潑,嗆得我氣也上不來,渾身澆得濕淋淋的罰站,凍得我哆哆嗦嗦也不允許換衣服。它們還把我的腿以雙盤姿勢用繩子綁住,把胳膊朝後扭成「雁飛」,抓頭髮、捏鼻子、咬、踩等等方式進行折磨,惡警隊長專門抽調心狠手辣的歹徒對大法弟子迫害,並以加分減刑等方式刺激、煽動罪犯的囂張氣燄。但即使這樣也難以改變我堅定的心。

隨著殘酷迫害的升級,每次都有6個人對我進行灌食迫害。灌食時,它們把我衣服全扒光,把眼蒙住,兩胳膊扭向身後用腳踩住,一人捏鼻子、一個抓頭髮往後壓,兩腿大劈叉分開,一人扳住手指頭朝外掰,還用錐子亂扎,一人坐在兩腿中間用勺子喂,喝上它們餵的東西後,人變得迷迷糊糊,即使如此,它們也還是不讓我睡覺,成天罰站。絕食一百天後,我被折磨得死去活來,身體虛弱,人瘦得皮包骨頭,原本濃密的黑髮被抓落得又稀又少,胳膊也變形、腫大。惡警隊長怕我死在勞教所裏要負責,就以「保外就醫」將我「釋放」。

兩年勞教,每天生活在那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給我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陰影。在中國的歷史也必將記下這駭人聽聞的血淚史。希望這聲聲血、句句淚能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善待大法,從邪惡的造謠宣傳中猛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