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惡警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4日】我曾身患嚴重的類風濕關節炎,骨質疏鬆、肩周炎、婦科病等頑症,全身關節不同程度變形,肌肉萎縮,生活已經不能自理。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身體逐漸好轉,能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既免去我去醫院治療和昂貴的醫藥負擔,又解除了我多年來肉體上用語言都無法形容的疼痛。這些我的親人、鄰居、煉功點的同修有目共睹。

而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明知法輪大法是使人身體健康,品德高尚的高德大法,卻開動它們所操縱的一切輿論工具,鋪天蓋地的誹謗、誣陷、造謠、栽贓偉大的法輪大法創始人。鎮壓迫害大法修煉者。二千年十月一日我和女兒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抓到戒毒所,被敲詐勒索幾千元錢。元旦前和同修絕食放回家。

二千零一年五月因張貼法輪大法好和其它資料被抓送到教養院。不久因煉功被惡警婦女隊大隊長韓建旻親自指揮動手將我送到二樓「小號」籠子裏迫害。那是二千零一年春節初一下午,被野蠻灌食,灌了很多來歷不明的藥,一婦女惡護士,灌後不拔管,有時故意將插到鼻子裏的管子往裏狠撞。在韓建敏、副大隊長萬雅琳指使下,那些因盜竊、吸毒、賣淫、打架而被勞教的刑事犯,沒有人性、凶殘的打手,對我實施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她們用木方、大刷子把、拖布把打我,我的左腳骨被打凸起,流了很多血,棉襪被打爛,右腳大指被打壞,腳趾甲幾個月後才退掉,將我用布條呈大字勒在籠子欄杆上,把我雙手各帶一把小型手銬,用布條把雙手和另一隻腳分吊在籠子的最高處。把我雙手銬在一起,再用白布條把雙手、雙腳緊緊勒在籠子的最下面,雙手在外面地上,雙腳在裏面,四腳呈紫色,把我雙手銬在只有幾塊子的鐵床角鐵上,兩腿、腳分開勒在角鐵上……等等。

灌食時,惡徒給兌了大量來歷不明的藥,不管我嗓子鼻子流血,反而把插到鼻子裏的管子故意來回拉動往胃裏撞。我停止絕食,也在我的飯裏下藥,一刑事犯開始不承認,後來承認說是降壓藥。一再說明她沒有打我。由刑事犯日夜輪流監視我,不准上廁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覺。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用正念除惡,被邪惡鑽了空子。可能是二千零二年五、六月份,我在頭腦不清醒的情況下寫了向邪惡妥協的字據。後來惡警楊申申、劉玉嬋叫我去辦公室,假意關心我,又問我眼睛是鼓眼,再叫我簽字,我拿到手裏一撕兩半,二惡警同時用皮鞋尖踢我前腿,楊申申又抓住我右手,用筆尖扎我虎口,直至流血筆斷了,才把我弄到她們洗漱房間,把血洗乾淨送回監室。又過了些天,刑事犯李晶叫我到觀察室,她突然從我後面抱住我的雙臂,另一個犯人抓住我的手蓋了手印,過後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在監獄裏,酷刑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肉體留下至今還沒有長好的傷疤和痕跡,這我的親人們看到後流淚。這些沒有甚麼值得悲哀的,可是一想到那向邪惡妥協的字據,我就痛苦流淚,悔恨萬分。通過學習《轉法輪》和師尊的新經文,使我認識到我有很多很強的執著心沒有放下,影響自己提高。也充份認識到壞人採取卑鄙的手段蓋了手印,為甚麼不採取行動,抵制邪惡的這種迫害,只是無奈。這也是在向邪惡妥協。師尊在「大法堅不可摧」的經文是這樣明示:「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

為此,我要嚴正聲明:我在監獄裏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正法路上,我要以不同方式揭露江氏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及幫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緊隨師尊在救度世人、在回歸路上勇猛精進。

楊明 2004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