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信仰「真、善、忍」有甚麼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0日】今天我又想起了媽媽,不由得淚水直流。我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感情至深。自99年法輪功被迫害以來,5年了我只見過我的媽媽兩次面。因為她是法輪功弟子,為了說句真話就反覆被抓,被關押、抄家、勞教,現在又流離失所他鄉。流離失所兩年來,我都不敢想像媽媽在殘酷的迫害中是怎麼樣承受過來的。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分開了,我那時還不懂事,只隱約記得爸爸老喝酒,後來媽媽就帶我離開了家,從此我們母子相依為命。媽媽是個很要強的人,由於生活的磨難,她的身體很差,患有好幾種疾病。可她從來不願讓外人看出她的痛苦。她上著班,還帶著我上幼兒園、學前班、小學、中學,總是讓我穿得乾乾淨淨。時常教育我,做人一定要正直,善良,遇到困難要堅強。可我知道媽媽她心裏很苦,有時她病重的時候,無法照顧我,我只好到姥姥家住一段時間。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懂事了。我看到媽媽總是大把的吃藥,身體不但不見好轉,而且越來越弱,真感到很心痛。

95年8月份,媽媽到北京的三姨家去,回來時帶回一本書《法輪功》。從那時起媽媽就老是看那本書。不久,三姨又給媽媽寄來了《轉法輪》這本書。媽媽早晨去煉功,晚上看書。媽媽單位不景氣,都下崗了,她就自己做生意撫養我。媽媽的身體真的好了,再也不用吃藥了,臉上也多了笑容。她又要忙生意,還要照顧我,早晨很早就去煉功,晚上睡的很晚,卻總是精神飽滿,看到媽媽的變化我真高興。當時媽媽給我說:「兒子,你也煉法輪功吧,這功法太好了。」我說:「我現在學習太緊,等以後再煉。」

在98年底我當兵了。那時我還不夠歲數,姨夫在部隊,是他托的人。用媽媽的話講: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安排的。

99年7月,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開始了。當時我在部隊新兵連訓練,訓練非常苦,可訓練完還得讓我們一遍一遍的看鎮壓法輪功的電視。我當時想,我媽媽煉功後身體好了,和她在一起煉功的人都那麼好,為甚麼忽然就不讓煉了呢?我那時很不理解,同時也替媽媽擔心。

後來我知道,媽媽99年7-20去北京上訪,被抓回本市,在派出所關押了一個多星期。單位出面擔保才放回家。一個月後媽媽又去了北京,到北京信訪辦等處上訪。可那時整個國家從上到下已沒有法輪功學員說話的地方。9月10日,媽媽又被抓回,關押在了本市拘留所達一個半月。後來我小姨托人,還被罰了1000多元錢,另外還有800多元,說是到北京接人的錢。現在的公安真是毫不講理,一個好人,為了說句真話卻無辜被抓,還要你自己拿車錢,這是哪家的規定。

這些事我都是後來才知道的。那時我當兵不到一年,部隊很緊,不讓往家裏打電話。我又時常接不到媽媽的來信,一直感到心裏不安。2000年春節,我們被允許往家裏打電話。當時我心裏不知是甚麼滋味,一人只讓打一次,真怕媽媽不在,可就白打了。

我不安的撥通了姥姥家的電話,我當兵後媽媽和姥姥老爺一起住,以便照顧他們。接電話的是媽媽,我高興極了。媽媽囑咐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跟戰友們鬧意見。媽媽不在家時就不要老打電話找,說媽媽沒事,讓我不要擔心。媽媽自己會照顧自己的。我告訴媽媽一定要多給我來信。

電話打完了,可我心裏一直不安,總覺得媽媽好像在瞞著我甚麼事。不過媽媽接了電話,她在家沒事我也就放心了。

誰想到,從打完電話幾個月的時間我都沒有接到媽媽的來信。我幾次往家裏去信也沒有回音。有一次我被批准往家裏打個電話,姥姥卻說媽媽出差了。我想,媽媽肯定是出事了,家裏人怕我擔心不告訴我。我一直心神不定的等待著媽媽的消息。

2000年7月初,姨夫來部隊找到領導給請了假,把我接到三姨家,在那兒我見到了媽媽。她比以前憔悴了一些,不過精神還好。這時我才知道了媽媽的情況。春節時媽媽給我通完電話沒幾天就去了北京,在天安門打橫幅煉功,又被警察抓了,這次被關押在看守所四個月,出來時還被罰了2000元。

母子短暫的見面,我說:「媽,您以後在家煉吧,不要再出去,您知道讓我多擔心。」媽媽卻平靜的說:「做人不能沒有原則,師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遭到這樣的誹謗,我都不去說句真話,那還叫人嗎?媽媽走的是最正的路,也知道該怎麼樣走下去。兒子,你就放心吧。你主要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但一定要記住大法好啊。」

媽媽只是告訴我要照顧自己,卻隻字不提她自己受了多少罪。我知道我勸不了媽媽,可又為她擔心,同時也為媽媽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還如此堅定自己的信仰而感到自豪,在目前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除了大法學員,還有誰會為了追求信仰和真理為其捨命而不足惜呢。

2000年的國慶節,媽媽又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遭警察的毒打。被拖上警車。警察把她輾轉幾處,最後又送回本市,在市看守所關押。據說春節前全市開大會,要判媽媽和幾個大法弟子。他們在大會上高喊「法輪大法好!」使他們的會也沒開好,亂作一團。

2001年春節過後,媽媽被送入了勞教所,在那裏因媽媽不放棄修煉,連信都不許寫。另外我知道媽媽為了不牽連我,儘量不跟我聯繫。所以我一直沒有媽媽的消息。

2002年6月,三姨告訴我媽媽回家了,我請假趕回家看望她。我問媽媽是不是受了很多罪,挨打了嗎?媽媽只簡單的說:「在那裏還能不受罪嗎?可是比起那些為大法失去生命的,媽媽還算幸運了。現在我出來了,就得快救那些不明真象的人。」這時我才看到媽媽屋裏櫃上有很多大法的資料,就說:「媽,您兒子知道大法好,不阻攔您煉。可您知道我為您擔了多少心嗎?我有一天看到一位大法學員貼傳單被壞人抓住,被打得頭破血流。我馬上就想到了您,現在的人都沒有人性,他們甚麼事都幹得出來。」

媽說:「現在的人被江澤民的謊言毒害的太深了,你知道大法好,一定要告訴你身邊的人,能扭轉他們的態度就是幫助了他們。」

我走後不久,大概是8月份,我媽媽她們幾個人又被綁架了,媽媽抗議絕食好幾天。後來跑出了關押她的地方。從此她漂流在外,杳無音信。公安局和610組織了專案組,親戚、朋友、同事、熟人家到處找她,沒有找到。

我慶幸媽媽沒落入他們的魔掌,可也很擔心,媽媽,您跑出來時身上沒有錢,在外面你是怎麼生活的。

事隔兩年了,警察還不放鬆對媽媽的查找,有時半夜就去敲姥姥家的門,到家每個屋都看,確認媽媽沒在家後才離開。這種騷擾使兩位老人屢遭驚嚇,老爺本來就半身麻木,驚嚇的血壓升高,於去年帶著對女兒的思念去世了,臨死都沒能見女兒一面。老爺火化的那天,警察又去了很多人。多虧我媽媽不知道消息沒回來,才沒被綁架。

江澤民一手製造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害了多少家庭,使多少人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大法弟子們只是煉功做好人有甚麼錯?我的媽媽信仰真、善、忍有甚麼錯?卻要遭受5年的迫害。

我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正義之士都能伸出援手,幫助立即停止這場發生在中國對無數善良好人的迫害,使我們有大法弟子的家庭都能有一個正常的生活環境。還我們的基本人權。

媽媽,無論您在哪兒,您都要多多保重!我看到很多資料上都說江澤民已在多國被告了,那給大法平反的一天也不會太遠了。希望這一天早日到來。

(由於種種原因我不能報出自己的真實姓名,請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