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2000年得法學員屢遭殘酷迫害 仍堅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6日】我叫李翠玲,於2000年得法。當時我出於對大法的好奇,因為我在得法以前,我認識許多修煉法輪功的人。1999年7.20以後,我最熟悉的人被抓判勞教了,我知道他得法前後的變化,當時我真的不理解為甚麼一個因為煉功身體和行為都變好了的人會被判勞教。就這樣我也走進了大法,從此我身心受益。我不再像從前一樣和丈夫爭吵了。

可是就在我為得大法而喜悅的時候。2001年9月因為丈夫怕我連累他遭受迫害,和我離婚了,當時我的孩子才十八個月,孩子就被判給了我丈夫,當時我真的痛不欲生,為甚麼僅僅因為煉功我被迫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孩子?我帶著這些傷痛和失落回了娘家。可是剛回到娘家,就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把我抓走了,理由是在我家發現了大法的傳單。

在派出所裏我被拳打腳踢,惡警們把我的頭髮揪下一縷,至今那個地方還沒有長出頭髮。後來我給惡警王連生講真象,他狠狠的打了我兩個嘴巴子。我當時哭了,心想為甚麼我做一個好人要招來這樣的結果,為甚麼要讓我失去孩子還要勞教我,為甚麼這個社會就不容好人呢?

這一切都是江××政治流氓集團,都是它們這幫邪惡之徒把我迫害成這樣的!

2001年的十月份,我因去碾子溝發真象傳單被舉報,又一次被抓。當時我說甚麼都不上車,惡警狠狠的踢我的腰,使我後來好長時間腰才敢動。當時我給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後來他們無言以答,告訴我這是他們的工作,上邊讓的,最後我也沒有上車。

就這樣我從內心裏發出我一定要去北京,我一定要說一聲法輪大法好,讓這場迫害停止吧。

不久,我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剛到北京天安門,還沒等我看見升國旗,就有人來盤問我。當時我想我該把心裏話喊出來,我被強行抓走。不法人員們搶我手裏的條幅,狠狠的用那種橡膠棒打我的手。當我喊法輪大法好時,他們就揪住我的頭髮往地上壓。之後我被送往昌平區的一個派出所。在途中我喊法輪大法好,被不法人員打。

當時我想,為甚麼就這麼怕我們講真話呢,為甚麼要這樣對待這些手無寸鐵的好人呢?在昌平派出所,因我不說出姓名和地址,一個惡警又是狠狠的打了我。當時我說:你們不抓壞人,抓好人,殺人放火你們不管,為甚麼專管好人呢?惡警說:「我們就得先管你們,我就是不管殺人放火的。」

就這樣我被這個派出所關了兩天兩夜。警察不讓我煉功,就用木棍打我的手,後來實在不行,他們就把窗戶打開,三九天,寒風刺骨,我們就呆在冰涼的地上。還說讓你們煉,當時我想我們煉功怎麼了,也沒干擾到他們,為甚麼就不讓煉呢,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們呢?後來到看守所裏有一個科長和我說,我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而是沒有辦法,國家讓的,我們也是為了吃這碗飯。

就在我被非法關入看守所那一天,由於我沒有抱頭,一個女惡警告訴那些犯人們給我狠整。就這樣在我已經三天沒吃飯的情況下,她們給我沖了「涼水澡」。當時我有說不出來的感受,冰涼刺骨的水從頭到腳底。為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我開始絕食。在我絕食的第四天開始給我灌食,我被一次次按倒在地上,一次次從鼻子裏插進胃裏,是很難讓人忍受的。

2002年7月20日,我又一次被缸窯派出所從我家裏抓走,並且給我戴了近一天一夜的手銬腳鐐,把我送往看守所時,我已經穿不上鞋了。同年9月1日,我被投入了勞教所,在那裏我屢受折磨。

因為我堅持信仰,我被勞教所四五個管教拳打腳踢。後因我這樣被無理的迫害,我開始絕食抗議。我被按倒在地上,不法人員然後用開口器撬開我的嘴,再把管子插到胃裏,來回的攪和。當時我的胃液都吐出來了,而且有一天一個醫生還說:別硬了,劉明克不就是你們吉林的嗎,灌食灌死了怎麼樣。

我在遭受痛苦折磨的時候,同時還遭到她們的謾罵、羞辱,當時我真是肝腸寸斷,我每時每刻都在受到死亡的威脅。有一次,因為我打坐,被邪悟的人告訴管教,我被金管教和孫慧(管教)叫到一間空屋子裏毆打,當我大喊時,她們用擦地抹布堵我嘴,並且孫慧用手掐住我的脖子,當時她說要把我掐死。我幾乎窒息過去。

勞教所完全剝奪了人權和自由,就連說話上廁所都沒有自由權,而且吃飯的速度也要求非常快,一頓飯只有五分鐘的時間,有許多牙不好的老太太,她們每天幾乎就是倒飯,有時咽的都掉下眼淚,我還記得那是2003年元旦,有一個大法弟子叫梁玉傑的被灌食,當時我們就聽管教室裏面大喊救命,而且還聽到有響聲,由於我當時出不去,再說管教室的門都用紙糊住,根本就看不見,後來她一直在管教室那邊,過了好幾天就給她調隊了。

後來,因為我有經文被打,因為我盤腿被批。我記得有一次,我大喊管教打人啦,被惡警孫慧用抹布堵我嘴,後來又掐我的脖子,我當時真的要窒息了。

2003年的3月份,我因不穿勞教服,被叫到一間空屋子裏迫害。當時我說我們修煉真善忍沒罪,我不是勞教,是被非法關押的。大隊長讓管教拿出了電棍,幾個人拳打腳踢,強行把我按在地上,把衣服縫在一起,然後由四個人看管,日夜看管,就這樣我開始絕食抗議。在我絕食的當天就給我灌食,把我送到衛生所,如前邊一樣,用手掐我的鼻子,用手按我的頭,四五個人按著我,我就這樣一次次的被灌食,一次次的幾乎窒息,也是一次次的幾乎死去。惡徒並且還把我四肢固定綁在床上,不讓蓋被子,不讓睡覺,就這樣迫害我十多天。每天還要遭到管教、邪悟人員的謾罵。每天不法人員不停的給我打針,卻不讓上廁所,讓人接著,真的讓我失去了人的尊嚴和權利。我不知道哪個國家的法律有這麼一條的,我在長春黑嘴子體驗到了甚麼是人間地獄。

平時的挨打也是常事,只要管教不高興就可以隨便打你,我在黑嘴子勞教所就這樣呆了近一年,在這段時間裏,我真真正正的嘗試到了人間的地獄之苦,我能從那裏活著走出來真的很幸運,當我走出那個大門的時候,我真的對天長嘆:我活著出來了。

我雖然得法較晚,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永不改變。我既然能活著回來,我就會用這個人身來說明真象,證實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