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一個大法弟子心底的呼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32歲。得法前,由於從小體弱多病,經常打針、吃藥。年紀輕輕就患有嚴重的痔瘡、胃炎、腰肌勞損,還有幾乎每年都要犯上一次的皮炎紫斑,使我嘗夠了疾病折磨的痛苦,我經常一個人偷偷的流淚,感到命運對我的不公,生活對我的殘酷,誰能幫我解脫著疾病的痛苦啊?我天天尋覓,夢中尋找。直到97年的秋天,我終於找到了法輪大法。修煉後,我的各種頑疾都不治而癒了,心胸也寬敞了,不再自憐自悲了,那種幸福的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我見證了佛法的偉大,師父的慈悲。

正當我沉浸在無比的喜悅之中,決心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時,突然烏雲滾滾,狂風驟起,自私狹隘的江澤民為一己之私,造謠、誣陷、栽贓陷害大法和師父,對億萬善良的法輪功群眾進行慘無人道的鎮壓和迫害。我做為一名大法的見證者、受益者,我的良心使我必須站出來講句真話,告訴人們事實的真象。

2001年9月的一天晚上,我帶著6歲的兒子到外邊去噴真象標語,被惡人盯梢,我渾然不覺。回到家後,不一會兒,便聽到急促的敲門聲,「誰?」我丈夫大聲問,回答說「查戶口的」。我丈夫從床上下來打開了門,從外面呼的一下湧進了幾個保安進屋後東瞧西看在找甚麼。為首的那個人向我丈夫要過身份證後蹲下身,假惺惺的對我兒子說:「你剛才跟媽媽去幹啥了,說出來,叔叔給你買糖吃。」我孩子堅定的回答:「沒幹啥!」他還不甘心,繼續哄騙孩子。這時另外幾個保安從裏屋翻出了大法書籍,惡徒馬上露出了猙獰的面孔惡聲叫道:「快說,你今晚幹啥了,把東西全交出來。」

我丈夫見狀想向他們要回身份證,結果被幾個惡保安拳打腳踢摁倒在床。我厲聲對他們說:「不准動我的家人,此事與他無關,我只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何錯之有。」

為首的那個惡人惡狠狠的說:「不用犟嘴,進去後,讓你嘗嘗刑罰,你就老實了。」在它的帶領下,不法人員開始了翻箱倒櫃的大搜查,甚至連孩子的學習用品都不放過,簡直是日本鬼子進村,最後他們拿著所謂的證據(大法材料)洋洋得意的說:「別囉嗦,跟我們走吧?」我當時覺得我做好人,說句真話沒有錯,到哪我也不怕,就跟著去了。

在街道辦公室裏,在惡人的大呼小叫的所謂審訊中,我始終保持一個大法弟子的善念,跟他們講述大法的真象以及自己的親身受益的經過,有善念的保安開始覺醒,只有為首的還在行惡,它圓瞪惡目兇神惡煞般大吼:「你再說,我打折你的腿。」

我覺得它那麼可憐,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做為江××小集團的一個打手,欺壓善良必遭惡報。

當晚午夜12點半,在我所在單位老闆的出面調解下,我終於安全回家了。看到由於過度受驚嚇,而一直在等我未睡的孩子和丈夫,我想了很多。為甚麼在這個所謂「人權最好時期」的中國,做個好人這麼難啊?所謂的人權何在?正義何在?

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和所有愛好和平的善良人們伸出您的援手,制止在中國發生的這場人間悲劇,無罪釋放所有非法抓捕關押的大法弟子,把迫害者送上法庭,受到應有的歷史審判。我堅信這一天即將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