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說真話遭迫害

【明慧網2004年8月24日】我是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人,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是每天3頓離不開藥的藥簍子,患有多種難治的疾病:大肚子病(吃不進去飯,不吃還餓,愛喝涼水。瘦的皮包骨、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像懷孕一樣)、眩暈症(一犯病就天旋地轉,好幾天不敢動),我的眼睛從來沒有正常睜開看過人,不敢見陽光和風,整天瞇縫著淌眼淚,眼睛被擦得抽抽巴巴的。還有嚴重的氣管炎,咳嗽起來經常尿褲子,每到冬天3條棉褲還換不過來。疾病的折磨和各種精神壓力導致我嚴重失眠。為了治病,我去過大小醫院,每次都花上千元,可病卻越來越嚴重,最後生活不能自理,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曾偷偷服下安眠藥想結束我痛苦的人生,後來被家人發現,才送醫院搶救過來。

1996年的一天,一位熟人向我介紹了法輪功,說李老師一分錢也不要。我不敢相信天底下有這麼便宜的事──不花錢就能治好病。我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請來了李老師的講法錄像帶,並請來左右鄰居跟我一起看。聽了李老師的講法,我明白了做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也明白了人為甚麼有病、遭難,我豁然開朗了。我扔掉了供奉多年的狐黃和各種附體的牌位,再也沒有了輕生的念頭。從此我堅修大法、處處與人為善,身心都得到了淨化,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以前和公婆關係很不好,修煉之後彼此間相處非常融洽、祥和。我得法後,我小兒子的「小腸疝氣」也不治而癒了,真象《轉法輪》中說的那樣「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1999年7月,獨裁者江××利用手中的權力、違反憲法動用國家宣傳機器誣陷法輪功和師父,非法抓捕法輪功修煉者;對法輪功修煉者施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億萬修煉者遭到無辜迫害,家屬受到牽連,眾多家庭妻離子散,有的甚至家破人亡。

為了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討還清白,我於2000年6月20日進京上訪,遭到了北京公安局的無理關押。我在北京東花市看守所被關了一夜,兩個地痞看著我,他們不讓我和另外3位法輪功學員吃飯、睡覺。第二天,我又被轉押到北京崇文區看守所,那裏關押了很多來自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都遭到了警察和犯人的毒打、搜身。7天後我被當地鄉政府和縣裏兩名公安接回。從出了崇文區看守所大門開始,兩個縣裏的公安就開始踢我、使勁踩我的腳,還罵一些很難聽的下流話。在送我去駐京辦事處的車上,他倆不給我座位,把我擠在中間的空隙裏,用工具打我的頭,邊打邊罵。到駐京辦事處一下車,他們就像踢皮球一樣邊走邊踢、一直踢到屋裏。那裏已經有比我早被抓來的學員了。一個人據說是縣公安局局長,用一個2尺多長的木板子惡狠狠打我和另外2名大法學員(其中一個是興城的)。我們被打之處呈紫黑色。他們還搜走了我包裏僅有的45元錢。午後大約5點我被送回了綏中看守所。當時的綏中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王福臣強行拽了我的手在一個甚麼不知道是甚麼的字據上按了手印,一個姓邢的女管教搜我的身。我被拘留了40天,我家屬被迫交了300元所謂「押金」。

江××不顧國家和人民利益,採取最卑鄙、最殘酷、最惡毒的手段,迫害上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學員,視人民生命如草芥。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經2003年1月20日成立;江澤民及其幫兇因迫害法輪功被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被全世界大法學員告上各國法庭。我們修煉人不參與政治、也不反對政府,更不要誰手中的權力。我們只想按「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的行為,做一個好人,一個道德高尚、身體健康的人。奉勸所有可貴的大陸同胞:切莫相信江氏一夥的欺世謊言,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