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警非法抓好人 只為勒索錢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7日】2004年3月24日上午10點多,我被當地惡警綁架。當時我正在家洗衣服,突然有人敲門,我去開門一看,來了一輛轎車,有4個人。他們問:「這是荊廣會家嗎?」我說:「是。」「你叫單淑英?」「是,你們找他有事?」「找他沒甚麼事,主要找你,走,到屋裏去說。」

到屋裏王金山拿出拘捕證:「你被拘留。」我當時吃了一驚,便問道:「我犯甚麼法了,你們拘留我?」「有人舉報你,說你參加組織了,聚會去了。」我說:「誰舉報我的,把他帶來讓我看看,我參加甚麼組織、聚甚麼會,難道做好人還錯了嗎?你們憑甚麼抓我?」一個叫單瑞喜的說:「跟我們走,別洗了。」我說:「你們說了不算。」王金山、董輝一起說:「我們說了不算,你說了算?」「我說了算,在我家。」他們倆看著我洗衣服,單瑞喜和大王務派出所的人開始翻東西,我一邊洗衣服一邊說:「不許你們在我家亂翻。」他們不聽,繼續翻。當時被格子裏有50元錢被他們拿走,還有幾本書,翻完後就把我帶走了。

在車裏我跟他們講真象,他們不聽,我又開始發正念,這時車已開到大橋跟前;乾響不轉軸。我說了一句:「你們就欠這個。」董輝給我一個嘴巴子不叫我說話,不一會兒他們把我帶到國保大隊。單瑞喜開始審問我,董輝給我戴手銬子,問我從幾幾年煉功,為甚麼煉功。我就把我沒煉功前有甚麼病,通過煉功怎麼受益跟他們講了一遍。

過一會兒他們去吃中午飯去了,留一個人看著我。臨走前,他們說:「給你2小時的考慮時間。」到了3點鐘董輝又開始審問我,在審的過程中他舉了三次手想打我,都沒打上,因為我不配合他們。他又問:「你知道不知道國家給定為邪教。」我說不知道,做好人也邪嗎?他說:「單淑英你給我正面回答。」我說,「法輪功好就是正面。」他又問:「你到底還煉不煉。」我告訴他,「這麼好的功法我為甚麼不煉?當然練!」

審完後,他們又帶我上對面樓滾手印,還問我帶錢沒有。「沒有。」董輝說:「我看你兜裏有錢。」順手就要掏,這時我一邊撥拉他的手一邊說:「你們光天化日之下敢搜刮民財,你們知不知道在犯罪。」這時王金山說:「你們不就是會曝光嗎?」我說:「就得給你們曝光,叫你們盡抓好人,殺人放火的不管。」等到4點多鐘他們三人把我給送進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田所長讓我背監規,我不背,並告訴他們,怎麼樣做好人「真、善、忍」全教我了。他們還讓我早上跟著做操,我也不做。我們吃完早飯開始幹活,一天幹十幾個小時,到了晚上還輪番守夜,一天吃的是窩頭和饅頭,喝的是連一點油都沒有的菜湯。在監所期間他們提審我三次,我都沒有配合他們。最後把王金山給氣壞了,連聲說:「你真頑固,你等著吧,一是釋放通知書,二是勞教,你沒甚麼錯,也得判你一兩年。」我說:「我才不在這呆呢,這是人間地獄,不是我呆的地方。」審問完,他們走了。我也回監所了。到了十六天上午,我正在幹活,突然獄警喊:「單淑英收拾東西回家。」就這樣我出來了。出來後我才知道他們罰了我家3200元錢,還說想甚麼時候抓就甚麼時候抓。以上是我所遭遇的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