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講真話反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7日】當中學簡單緊張的學習生活結束,只捧著課本的日子終於過去了,我開始面對無所適從的社會大潮的衝擊。開放後的中國出現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下海經商潮、出國留學熱、港台影視熱、槍戰暴力熱、武俠言情熱等等層出不窮,涉世不深的我無所適從,社會上的一切似乎都有趣,都想嘗試,卻不料為此染上各種不良習慣:抽煙、喝酒、跳舞、打牌,不能自拔,雖然明知不好,卻又隨波逐流,不肯改變,認為那是時尚、成熟、聰明能幹的標誌,甚至大學校園中也出現「越像地痞越吃得開」的怪事。於是乎我也背離本性隨波逐流,不知道為甚麼活著。

四年大學和兩年「下海」生活,日日早晚奔波,追求名利情而造下業力,使我的生活更加艱難。苦悶迷茫中終於等到了96年9月29日這一天,我找到了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借得了《轉法輪》,一夜不睡,從頭到尾讀完全書,從此徹底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剛看完書一看錶,天都快亮了,趕緊放好書睡覺,雖然才只睡了兩三小時卻睡得特別好,醒來後精力還說不出來的充沛。

奇怪的是我居然沒失眠!從初中二年級我就患了失眠症,入睡前非得躺上一兩小時,腦子裏不由自主亂七八糟轉,平日裏工作學習中的細節自動冒出來,怎麼也忍不住,讓人苦惱不已,而一旦碰到點麻煩事,常常至於整夜不眠,到白天卻疲倦、發睏,整個人筋疲力盡,特別大學畢業工作後,更讓人根本無法靜心學習,專心工作,無奈中父母帶我四下求醫,甚至求助中醫偏方,但都收效不大,整個人生暗淡無望。然而從那晚看完《轉法輪》,第二天開始煉功後,失眠症奇蹟般消失了,我得以有充沛精力投入工作與學習,人生終於又有了意義。

煉功前我已抽了七年煙,積習難改,煉功初期我還不捨得戒煙,還抽,煉功一段時間後,猛發覺抽甚麼煙都像受了潮的味道,硬要忍住噁心抽下去呢,就要嘔吐。我再去買包高檔煙試試,不行,還是噁心。我終於明白是老師點化不能再抽煙了!可我當時悟性不好,雜念中還想等不噁心了還抽。不料一段時間後忘記抽煙,回頭一想注意到沒抽煙身體感覺特別舒服,竊笑自己過去自找罪受!這樣,煙痛快的戒掉了。酒也是一樣,一次我礙於同學情面,違心喝了杯啤酒,不料回家就嘔吐,整整噁心了近一個星期。從此我再想到酒味就噁心得不行,酒也輕鬆戒掉了。

跳舞是大學時代養成的習慣,每到週末,我就總想著去跳舞,甚至煉功一年多還在心中侵擾,忍不住時又去舞會。但每次舞會結束時又後悔:怎麼又講些不該說的話?也發誓不再去跳舞,可過不了幾天心裏又找藉口去舞會了。如此總是處於矛盾的心態中。終於有一天我想:我能忍受這種矛盾心理帶來的痛苦,可為甚麼不能忍住不去舞會,把色的執著徹底去掉呢?通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終於讓舞會離開了我的生活。剛改掉這個習慣不久,我就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結婚生子,每天在大法中熔煉昇華,每天充實著意義和希望。

精神昇華的同時,身體跟著發生變化。煉功前我患有多種病症,每種病都有一段特別的歷史,煉功後各種頑症一掃而光。比如慢性鼻竇炎,慢性腸炎,蛋白質過敏,腳氣,疥瘡,股癬,頭痛病等等,這一切過去千方百計四處求醫都治不好的頑症,煉功後神奇地不翼而飛了!

高興之餘,我把親身感受介紹給家人,朋友,和同學,他們都為我高興,並且我全家人和幾個同學也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諦。

我這樣的身體和精神上的昇華在全國千千萬萬法輪大法弟子的故事中,只是最最平常的一例。我甚至都感到平凡到不值得向法會和明慧網投稿,因為比我神奇的事例太多太多!

然而,這樣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卻在1999年7月開始被江家集團荒唐鎮壓。我無法理解修心向善的大法為啥被迫害,於是自發到北京信訪部門,想用自己親身經歷和周圍的事例向政府反映,希望自己的意見能被參考。不料人還沒到信訪局就被層層關卡擋住遣送回家。

我這出於信任政府而反映意見的行為非但不被接受,反而遭到各種打擊報復。首先各級公安機構輪番到工作單位和家裏把我公然綁架走進行所謂「詳細取證」,要為我和別的同修的思想信念「定罪」,給我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帶來惡劣影響。我所在的杭州MOTORROLA通訊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怕我給他們招來麻煩而要我馬上辭職,這樣我的工作也沒有了;妻子為怕我在家被綁架,要我跟她一起上班和出差,每個家庭成員都擔驚受怕。

2000年元旦休假期間,我以對政府和國家的滿腔熱忱再出發去北京上訪,不想又被截住帶回市裏,為此還被非法拘留。這樣我終於明白以信訪方式表達個人意見已經被堵死。

幸好新應聘的UTSTARCOM通訊有限公司的單位領導把我的工作還保留,但是安排了責任人監管我,不准出差,把我歸為「另類」,工作中也處處受限制,以致於常常不能如願的順利開展正常的工作。日常生活也不得安寧,每逢節假日或所謂「敏感日」,就有派出所專人來查探或打電話。報紙、電視又時常反覆宣傳誹謗大法的內容,不斷侵犯憲法規定的公民信仰自由權利,違反政府長期以來實行的「不宣傳,不反對,不批評」的一貫政策,違背人民的意願。這一切不由讓我深思,在看到了幾篇明慧網上的學術性文章後,我感到比較接近我的觀點,於是打印出來郵寄給政府有關人員與朋友,希望能提供參考讓人們自己理性思考法輪功的問題。文章大致內容是古代帝王官吏對待天災人禍的態度,並啟發人們對自然現象、社會現象的思考,排除政治宣傳的干擾自己去了解和認識法輪大法。

然而為此惡警以我傳播法輪大法資料為由,非法剝奪了我的自由。於2001年8月27日,也就是我的女兒剛滿一歲兩天後,派出所把我綁架,近20人的專案組每人一小組對我輪番折磨,兩天兩夜不給睡眠,在我極度疲勞之下,還連坐著閉一下眼睛都要高聲恐嚇,每小組翻來覆去盤問同樣的問題,反覆搞精神折磨。其後直接送看守所,每天只能吃冬瓜泡飯,沒有油或蔬菜,同時還強制勞動,其間家裏送來的衣服和其他財物還被獄警貪污。時不時有看守前來恐嚇,整整持續兩個來月。我盡力利用各種機會澄清法輪大法被誣陷的有關事實,用自己的言行證實大法。

兩個月後,在了解真象的人們惜別中,我被送往勞教所。前半個月在「入教中隊」強制隊列訓練和勞動,二十四小時輪流有兩名犯人監管(包夾),不准與人接觸,每天吃蘿蔔泡飯,不時有惡警和猶大來恐嚇,訓斥。

半個月後強制送洗腦班,每天除5小時睡覺時間外,就都被兩名犯人監管,坐在椅子上不給活動,並用刺耳的最大音量反覆播放誹謗大法的電視。十平米的房間門窗緊閉,拉上厚厚的窗簾,時常有看守惡警來訓斥。不配合惡警的學員就被一直折磨下去,只有態度順著他們,才偶然被允許關掉電視,換成看誹謗大法的書面材料,看的過程中還強制反複寫思想認識。只有妥協了才被允許洗澡和正常睡覺,並送回「入教中隊」。雖然我看遍所有「材料」,識破騙人的把戲,沒有動心。但出於求安逸之心,我違心保證,回到入教中隊裏。

但沒過幾天,惡警認為我思想沒達到要求,又開始新的折磨。他們以不配合就醫為藉口,強行要送我去禁閉室。我拒絕配合,就被惡警指使四個大個犯人扯衣服抬起來,穿過操場和水塘,關進4平米全封閉的禁閉室。在寒冷的冬天,犯人受指使剝下我的外衣,脫去鞋子,坐在冰冷的水泥床上,光腳踏著水泥地,身體一點不給活動。完全剝奪睡覺,眼睛一閉就會遭高聲恐嚇,並二十四小時用強紫光燈照射。就連被安排看守的勞教人員都怕待在那裏,度日如年。長期這樣折磨後,精神接近崩潰,我開始有精神恍惚現象,執意要把腿搬到座台上。惡警們卻以此為藉口,說我竟敢在禁閉室煉功,於是在我疲憊過度後,休克昏迷的情況下給我注射不知名的神經性藥物,然後整個把禁閉室封閉住,從攝像頭監視我的舉動,通過門上一個小鐵窗進行恐嚇,每天丟進來摻沙子的一點蘿蔔泡飯;在我極度口乾時,只給一點水,還摻進不知名的藥物,時常還有惡警猛衝進來訓斥,或嘲弄一番,讓人精神處於高度緊張之中。這樣不知過了多少天,連時間感都被折磨得消失了,每秒鐘都像多少年那樣漫長,眨一下眼就似乎過去幾百上千年,精神極度疲憊,幾乎超過極限。

年輕人尚被折磨成這樣,更別說老年人了。隔壁卻關押了一位退休的60歲寧波地區老年學員,時間比我還長,差不多兩三個月。這些惡警簡直毫無人性!更有甚者,在我之前一名臨安日報社記者被這樣的折磨弄得精神失常,遣送回家鄉,被醫院強制精神治療,回過頭來惡警把我說成「走火入魔」,並在全員大會上渲染污衊。誰能想到,在恐怖折磨下的「精神恍惚」能成為惡警口中的「走火入魔」,和「恐怖分子」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由此也可見,大陸電視報紙中宣傳渲染的法輪功的「罪狀」是怎樣編造出來的。

回到「入教中隊」,以後的日子長期由4個犯人輪流包夾,與其他人完全隔離開;並強迫高強度勞動,甚至有一次連續兩個多月,早中晚加班加點趕製產品,一週7天中只有星期日晚上留一點時間洗衣服。並作為知識分子長期被剝奪看書學習知識的權利。與家人的聯繫近一年完全被禁止,家人千里迢迢來看望也被擋在勞教所鐵門外,即使到後期也只是能寫短信,並且還要被惡警拆封檢查。

比身體和生活上迫害更邪惡的是不斷的洗腦迫害,在「入教中隊」兩個月中,我被洗腦班折磨九天九夜,隔離禁閉8天8夜;其後在四大隊一中隊6個多月中,主要是高強度勞動,每月思想彙報一到兩次;再後在四大隊「直屬中隊」11個多月中,勞動強度稍微減小,洗腦強度加大,隔天都要政治學習,幾乎天天強迫把所謂「轉化材料」反覆學習,惡警時時處處譏諷謾罵學員,不定時又強迫寫思想認識,一旦被哪個惡警認為思想不達要求,就要被強制隔離洗腦。每天度日如年。

我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逐漸識破所有「轉化材料」中騙人的把戲,沒有動心,每天默背能記得的大法書章節,還時時刻刻利用各種機會向善念尚存的人澄清法輪大法被誣陷的有關事實,向不清醒的學員揭穿轉化材料中騙人的把戲,並用自己的言行證實大法。就這樣在高強度勞動中我到勞教期滿才回家。對於違心的保證,我回家學法煉功幾個月在法上認識清楚後,托朋友向明慧網發表了『嚴正聲明』--推翻強加於我精神上的違心保證,重新溶入正法之中!

回家一年多,仍然不得自由,特別是前半年,時常被監視,電話被監聽,甚至上門騷擾,限制旅行自由。並且我被非法勞教的經歷令很多公司不敢聘用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私營公司試用,警察和被指使的社區幹部又不時騷擾公司老闆,致使老闆婉言辭退了我。還好在了解法輪大法的真象的人們的熱心幫助下,我出乎意料的順利來到了英國留學。在這裏的自由環境下,我呼吸著這裏自由的空氣,但仍無法忘懷國內法輪大法弟子們經歷的迫害。

回首過去,歷時近兩年的殘酷摧殘與折磨,讓我身心受到極大的創傷。所幸回家後我排除壓力,通過堅持學法,煉功,我很快恢復,溶入正法之中。可我到家才半年多,我的父親於今年3月又在重慶被惡警綁架到洗腦班,而後被直接送進了以酷刑而臭名昭著的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從此音信全無……

我和其他法輪大法弟子們受到的迫害還正在大陸繼續上演著,我不希望我和千千萬萬法輪大法弟子遭受到的迫害再施加於任何人身上。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關注和幫助制止這場違背人性的殘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