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父親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5日】父親原本是一個多病的人,雖然都不是甚麼大病,但小病多了會要人命。98年,父親很幸運得了法。從那以後父親身上的那些病不知不覺的消失了。父親知道大法是來救他救度世人的,所以他深信不移,堅定的走上了正法、助師世間行之路。

99年7月20日江××團夥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很多大法學員被無辜迫害,父親知道後很難過。當地很多學員被警察抓走。父親知道後,就去派出所給他們講真象,結果父親被他們扣在那裏不讓回家。從這以後,父親曾多次被抓去強制洗腦,家裏也被抄了4次。

那時候母親還沒有得法修煉,一切行為都是常人,身體方面不是很好,哮喘病使她無法幹活。當時我還在外地打工,兩個哥哥也不在家。家裏的一切都由母親一個人操勞。

2002年4月,父親被沂源縣公安局再次綁架。家裏的建房錢3150元也被他們非法抄走了。當時家裏的房子牆都給拆了。他們也知道錢是用來建房的,可還是拿走了。

後來,沒過幾天惡警又到我家來說我父親被轉到博山勞教所了,來通知我們,還說需要生活費。當時母親就問:「那你們搶走我們蓋房子的3150元錢甚麼時候還給我們」。惡警說:「沒這回事」。

我母親接著說:「滾滾……!」惡警又說:「我們是執行者」。母親說:「執行者,那我說的,你們怎麼不執行。」

惡警啞口無言,他們在一起商量後說:「要不打電話問問」。

過了一會兒,兩個惡警又說:「這事我們不知道,錢沒不了,當罰款了,如果不夠還來要。」母親當場說:「滾!」滿屋的人面帶兇狠。兩個惡警見狀不好灰溜溜的逃了。

過了幾天,母親就去南麻公安局政保科去要錢。母親找到政保科科長說明情況後。科長說:「那些錢都為他們四個檢體做了費用。」母親說:「檢體?他們在家好好的用的著你們把他們弄到這裏來檢體嗎?」最後他們還是沒給錢。

到了第3天,母親又去這個離我家有50公里路的沂源縣公安局,到那裏的時候才早上五點鐘。母親這一次沒去公安局,而是去了政保科科長吳樹林的家裏。

當時母親說:「今天要麼給錢,要麼放人。」吳樹林聽了這話害怕了,連忙說:「我八點上班,我們商量一下。」八點母親去了公安局要錢,他們給了一千元,剩下的一分沒給。母親只好回家了。

2002年6月份,母親去勞教所看望父親,父親頭上縫著一個疤,父親當時哭了。惡警直盯著父親甚麼都不讓說。

過了幾個月,惡警打來電話說要母親幫著轉化父親,還說早轉化回家。母親在電話裏對父親說:「一個不動,頂萬動。」

從那以後父親再也沒來電話。之後兩年期間母親去過4次,都沒見過父親。惡警說:「沒轉化不讓見。」

從那以後父親音訊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