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做好人卻遭殘酷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4日】我是從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我體弱多病,修煉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所以我堅定不移的修煉下去。

從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第一天開始,我就受到當地派出所的迫害。首先,被他們搶去一輛自行車。後來不久,我想去北京旅遊,在廣州買票還未上車就被非法關押,後轉到當地看守所,共被關了20天,我被放出來後(因沒找到證據)不到半月又強行將我關到當地戒毒所辦的所謂的「辦班學習」(就是看誹謗、污衊大法的報紙)。讓我看到了江氏流氓集團的流氓本質。到第九天,610的負責人阮忠和一個公安局長去找我,並且問我:你說報紙說的是假的嗎?我說:法輪功都是叫人學好,報上說的全是謊言。我正念正行,第二天上午就把我放回家了。

99年農曆12月28日(29過大年)他們又將我劫持到派出所非法關了我十多個小時。

2000年元月18日,我們當地派出所和鎮政府又將我非法關押在高地私家廠房共28天。

3月16日,我又被非法關押35天。同年國慶節前他們又將我關了30多天。

還有一次因為我煉功,派出所強行將我拘留了22天,放我時要我交220元錢生活費,我笑著對所長說:你們非法關人還要出生活費不合理。所長說不合理的事太多了。

2000年12月5日,當地公安大出動,到處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他們當日下午多次到我的營業處找我、威嚇我的家人並抄了我的家,當時剛好我不在所以才倖免被抓。我知情後就沒再回家。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信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但我多次被抄家和監禁,被迫無家可歸。

幾天後,我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抱著一顆善心向那裏的人們講真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當時天安門布滿了便衣和警察,他們把在那裏講真象的大法弟子打得頭破血流,我也被打得遍體鱗傷,然後連夜關進了北京斜陽看守所。那裏的監頭、監霸對我拳打腳踢,用皮鞋打我的頭。真是受盡折磨,我絕食抗議被他們綁在木板上,手腳成大字形一起綁在上面,綁了一天一夜後我同意進食後惡警才叫監內人把我扛回去(我已不能動),幾天後身體都還麻木、至今我的腿都還會出現麻痺現象。

六天後,我又被轉到天津靜海看守所,在那裏我被看守所的惡人打得奄奄一息。一個星期後,當地公安局610又把我強押回來,關在看守一所。我在那裏又被監頭監霸狠狠打了一頓,有時幾個人將我強迫架著背貼在牆上,揮拳打我的心臟、肝臟,打到蹲下又用腳踢我的腰部。一個月後判了我二年勞教後轉到第二看守所。

在一、二看守所和以上我被抓禁過的地方,邪惡之徒打人的手段都是非常惡毒野蠻。並且在那裏大法學員還要被強迫勞動,有時一天勞動時間甚至超過22小時。

2001年1月5日,當地公安派出所把我的財產搶光。3月15日,他們將我送到三水勞教所。三水勞教所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地方,大法學員如不配合強制轉化,大熱天就被放到操場上操練,站立曝曬、電鞭電、禁閉、雙手反扣、正扣、腳不著地懸吊等等。我因在思想彙報中揭露他們的邪惡而被延期11個月,在這期間受盡了折磨,不得大小便,不得睡覺、不得坐、不得沖涼、有時從7點坐到深夜11點,還經常在11點後叫去審問到凌晨4、5點放回,6點鐘又要正常起床。長期被犯人監控,連一點監獄裏的自由都被剝奪得精光。到我期滿了又來一個張大隊長,他叫一個姓陳的幹事和另外一個幹警做我的材料,要推遲釋放時間,其他人按他的意圖去寫,強行要我配合他們,我不配合,他們三個人就惡毒的將我摔在地上,雙腳夾著我頭部太陽穴、後用手銬把我銬在椅子上。然後用暴力強迫簽名按指印,迫害完後還把我禁閉起來。

到我被釋放的時候,當地610蔡觀珠主任又恐嚇我家人,勒索2000元放人,我家人只有800元,他十分不滿意。

以上是我的一些煉獄般的經歷。修煉法輪大法做一個好人都要遭到這樣一種非人的迫害,謹以此文將惡人的惡行公布於眾,讓世人了解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