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朋好友、左鄰右舍大都知道了真象


【明慧網2004年11月5日】最近師父連續發表經文,弟子深知時間緊迫,責任重大。向世人講清真象迫在眉睫。我們採取的方式:一、先跟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講;二、三人一組,分街逐戶講。另外我們當地的大法弟子經常切磋交流。現在第一步基本結束,通過初步講真象,99年7.20後曾經放棄修煉的老學員大部份重新走上了修煉的路,並且又有新學員走了進來,由原來7名老弟子增加到30多人,煉功點基本恢復正常,全村大部份世人知道了真象……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叫×××,退休教員。1996年7月得法,得法前的四月份患上了糖尿病,經測驗四個加號。當時自己曾做過試驗,把尿液放在陽光下蒸發,水分蒸發後,剩下的糖分用木棍挑起,糖液拉出的長絲40多公分。143斤的體重一下子降到了120來斤。情況相當嚴重。

就在這時,經別人介紹偶得大法,走上了修煉道路。通過不斷學法,我逐漸懂得了法理,並悟到:有病的根本原因是業力所致,要想好病,首先必須修煉心性。師父在《轉法輪》24頁中講到:「在我們思想界歷來就存在著物質是第一性的,還是精神是第一性的問題,老在議論、爭論這個問題。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我認為精神、思想的轉變,心性的提高,隨之而來的那就是病的好轉。加上煉功,三個月病狀完全消失,從那以後到現在我從沒吃過一粒藥,沒花過一分錢。實踐證明大法的神奇功效。使我更加珍惜,更加堅定大法的修煉直到如今。

從那時起,我主動承擔起了本村大法輔導員工作。凡是大法的工作我都任勞任怨,凡是洪法活動只要能趕上休息日我都能參加,時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時刻把自己當做一個煉功人,嚴格要求自己。我曾用這幾句話來鞭策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歸正自己。」從自身樹立大法弟子的形像。

記得那是1999年7月20日,一夜陰風起,中原惡鬼急。鎮壓法輪功的狂風刮到我們村來,預感災難來臨。其實師尊在《轉法輪》中早就講過:「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208頁)這也不是偶然的,也就是這麼安排的,不然的話,怎麼辨別哪是沙子,哪是真金?我就是要做真金,於是我連夜趕到哈爾濱省政府和平請願,要求立即釋放被抓的大法學員。

轉年2000年,也是邪惡鎮壓最猖狂的時刻,我猛然悟到:在這關鍵時刻,對於真修弟子,應該立即走出人來,放下生死,為大法、為師父討回公道。於是當年12月14日,進京上訪而被抓。在天安門附近公安局被關押十個小時後,又被分押到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前半夜被非法輪番提審4次,在邪惡面前拒不配合,不報姓名,不說地址。在師尊的呵護下,把我從虎口中拉了出來,返回雙城。

在此期間,我親眼目睹了惡警的卑鄙行徑,先把我帶到關押刑事犯人的牢房。說:你不說出姓名地址,一會兒就把你塞到這裏,讓他們收拾你。審了半宿,他們一無所獲,最後決定要拘留我,因為我沒說姓名,所以給我編了一個代號叫B5,拽去了我的手錶、手套、腰帶和帽子。就在這時,我的心也是平靜的,臉不變色心不慌,環視了一下四週,只見一人蹲在那裏,手持螺絲刀、鉗子,面前是一堆鞋,那人正在撬鞋底,割鞋幫,手裏還攥著一打錢。我想這肯定是找錢呢。

面對這一切,我心中只有法,有師在我絲毫沒有怕意,就像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所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再如《怕啥》中說到:「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也真是這樣,只要心純、念正,甚麼邪魔爛鬼也對你沒有辦法,同時師父也會幫你。就在要拘留前,需要獄醫檢查身體,沒想到檢查時竟出現血壓升高、心律不齊的症狀(當時就悟到是師父在幫我脫離虎口而演化來的),所以經過惡警們再三研究將我立即釋放。回來時,就是這樣光著腦瓜、提著褲子回到了雙城。回想起那種情景,我的淚水又流了下來。我覺得我總算從人中走了出來,深感恩師的慈悲苦度。

回來後,正法修煉之路我走得更加堅定,無論社會環境多麼惡劣,為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默默的散發著真象材料,掛著條幅,向世人講著真象。在傳遞大法資料工作中,無論颳風下雨,冰天雪地,酷暑嚴冬從來沒有怨言,有時哼著《敢問路在何方》的小曲向西而行。同時我認為我每次做完一件證實大法的事時,都是拉近了我走向圓滿的距離,所以信心百倍,毫不猶豫直至今天。

我在大法中受益,深知大法的神奇,我的神聖職責就是要把大法洪揚給他人。那是在1998年的6月份,我女兒訂婚時,親家母聽說我煉功,這麼重的病都好了,她就提起她妹妹有個孩子,十七歲,正在上學,突然得了腰椎結核,好幾個月了,現在已不能自理,家境困難,沒錢治病,只能挺著了。我聽說第二天,便帶著寶書《轉法輪》和煉功帶騎車前去,她家距我家也有30多里路吧,到那後,說明了我的來意,聽後可把她們樂壞了,雖然她行動不便,動作不能自如,但她能用心去學,用心去記。師父也在看一個人的心。經過她半年的學法煉功,病情大有好轉,後來就能上煉功點煉功了,不久身體就完全恢復了健康。2001年結婚了,第二年又生了一個大胖兒子。有一次她母親見到我說:「我閨女多虧您了,撿條命,感謝您了。」我說:「不,應該感謝我們的師父。」

對於她人生的改變,當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以大家都覺得法輪大法神奇,都說法輪大法好。

當前最緊迫的就是向世人講清真象,不管採取甚麼方式方法,只要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救度。

那是2004年的8月份,我的叔岳父(我妻子的叔叔,家住哈爾濱市,今年77歲,中共黨員,建國前老幹部),患了直腸癌。發現後已是晚期,並且早有肺病,住進了省醫院。進去就打了氧氣和杜冷丁了。因為病危,我們農村的親屬都前去探望。前些年我煉功,他曾經反對過,也罵過我,說我跟共產黨作對。雖然他這樣說,但我更應該去看他。此去就是讓他轉變思想,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讓他默念。當時他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念,心到佛知吧!我回來後,他真的就這樣做了,結果真見奇效,半月撤掉氧氣瓶和止疼針,能進食,大便通暢,第三十天出院回家。就這麼神奇。整個家族,親朋好友,醫院醫生無不讚歎到: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最近師父連續發表經文,弟子深知時間緊迫,責任重大。向世人講清真象迫在眉睫。我們採取的方式:一、先跟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講;二、三人一組,分街逐戶講。另外我們當地的大法弟子經常切磋交流。現在第一步基本結束,通過初步講真象,99年7.20後曾經放棄修煉的老學員大部份重新走上了修煉的路,並且又有新學員走了進來,由原來7名老弟子增加到30多人,煉功點基本恢復正常,全村大部份世人知道了真象,但還要加倍努力,加大力度,講清講透,在歷史的最關鍵時刻,精進、精進、再精進!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