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佛教居士的實修心得


【明慧網2004年11月5日】我原來是一個佛教居士,在佛教中已經修了36年了。36年中我不是尋找所謂的精神寄託而是真的想修煉,雖然在社會上宗教界、修煉界也沾染了不少的俗氣,甚至漸漸失去了原來的本性,但我仍然保有對佛神聖的景仰之心,仍不改修煉返回天國的願望。幾十年風風雨雨後,我的心性仍然沒有多大的提高,反而平添了許多的疑問。

就在我開始重新觀察幾十年的佛教居士修行時,突然有一天,我家人的一個親戚來到我家,給我講法輪大法也是修佛的,宇宙的根本法理是「真、善、忍」,末劫的佛教為甚麼度不了人,為甚麼長期修行心性不提高等等一些法理,同時他還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

他走後,我趕緊淨身焚香,如飢似渴的打開《轉法輪》,一口氣我拜讀完,看完《轉法輪》九講後,我頓覺眼前一片光明,心中的種種疑惑一掃而空,真是神清氣爽,直覺得書中寫的句句是真理,叫人修心性,放淡各種名利心,與世無爭,這才是真正的佛家大法啊!

從此以後,我放下了佛教,一心一意的修起了法輪大法,至於師父怎麼管我、怎麼淨化我的身體、淨化我的思想我在這裏就不一一細述了。

我沒有文化、識的字不多,開始只能勉勉強強的把《轉法輪》看下來,但我覺得讀《轉法輪》的感受真好,我不斷的一遍又一遍的學法,很快我能夠將師父的所有經文通讀下來,而且能夠順暢的念明慧上的文章了。

通過學法煉功,使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有幸得遇大法,我還不知在哪裏徘徊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從法中明白了佛教在末法時期度不了人,末法時期廟裏的和尚都難於自度,何況是度人呢?我修了法輪大法後,覺得大法好,我就要出去向宗教人士洪法、講真象、救眾生。無論是在1999年7.20之前還是之後,我不為形勢的變化所動,堅定不移的向我原來認識的宗教人士洪法。

在邪惡勢力瘋狂污衊大法的時期,我給那些佛教人士、居士送去真象資料、光盤,即便有一些宗教人士、佛教居士不修煉法輪功,甚至對法輪功有排斥,我也以慈悲寬容的心態,平等而溫和的與他們探討修煉的問題,闡述法輪大法的認識,但決不以高高在上的態度與他們計較、爭論,而是尊重他們修佛向善的心,肯定和鼓勵他們多了解法輪功的法理,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

修煉界在上個世紀末也有各種傳說,其實宗教界、修煉界也有人能夠看到現在的寺院裏已經沒有真佛了,我從自己的經歷講述宗教界和修煉界的傳言所包含的寓意,明確師父是來世間度人的。並且通過基督教、原始佛教在開始的階段所遭受的迫害,講述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的內幕,並將耶穌的受難、佛教所強調的隱忍區別於近百年來中國民眾失卻正義良知的軟弱,清點宇宙舊勢力的變異導致的世間道德的淪喪,面對著如此有著龐大鎮壓機器的邪惡集團,法輪功不僅沒有被壓垮,而且幾年來一直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反對著這場鎮壓,告訴他們被迫害致死的、被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強調僅僅反對的是這種違反憲法的鎮壓,告訴他們鎮壓手段之陰毒、慘烈,反襯法輪功學員走出來講清真象的大義與慈悲,同時,告訴他們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的真象,明確鎮壓集團的瘋狂是暫時的、表面的,正義一定能夠很快掃除邪惡,歷來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我不但給宗教人士洪法,我也出去給其他善良人洪法講真象,我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中都把握自己站在正法的基點上,因為我認識到我的一言一行在另外的空間中就有物質存在的因素,就會影響各個空間的生命,我所走過的地方、所拿過的物品都應該被純正的能量所慈悲所淨化,如果我有太多人的觀念、太多舊宇宙的沉渣,就會失去更多歸正眾多生命的機會,我們的慈悲、力量不僅包含在我們面對眾生所講的話語裏,更多的存在於我們看不見的空間和我們所具有的一切理。

在最初講真象的日子裏,有一次,我帶了真象光盤到一個親戚家,在一塊聊了一會天,我將光盤拿出來,親戚幫我放入VCD影碟機,這時她丈夫喝醉酒了回來,她趕忙幫丈夫到臥室躺下,在這之中,電視機上的畫面一直在平穩的播放真象,但奇怪的是一到關鍵的揭露天安門自焚案真象的部份,畫面就跳過去,我將光碟重放了三次,一到自焚案真象部份就跳過去,有時跳過去的多、有時跳過去的少,在此之前我是檢驗過的,沒有問題,也聽同修說過,最近新出的關於自焚案真象的光盤在一些影碟機中打不開,許多光盤就這樣被同修退了回去,我突然意識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在給宗教人士洪法講真象過程中,能夠明顯感受到有些宗教人士在得法過程中所受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這種干擾有時比普通人得法所遇到的干擾更大,我當即在心中集中精力發正念,能夠感覺到光盤得到了支持,自焚案真象順利的播放了。剛鬆口氣,感到光盤與我的聯繫弱了,電視屏幕的畫面又將剩餘的部份跳了過去。我重放光碟,發正念包圍整個空間,把牢正念不鬆懈,這次很順利放出了清晰的畫面並且再沒有出現跳過去的現象,當親戚坐到電視機前時,自焚案真象恰好開始,看完後,她又忙著伺候她那個將要嘔吐的丈夫。

從那以後,我從新的眼光重新認識了真象資料和講清真象。記得在修煉界有關劍仙的傳說,劍仙不僅要修煉自身,還有修煉他的劍,煉到他能夠用意念指揮他的劍在百里之外飛行,煉到他能夠與劍合為一體,即所謂的身劍合一臨空飛渡,煉到他的劍能夠像他自己或他的分身那樣獨當一面,而行事卻與他行事一般。每當我拿上真象資料,我就將他作為一個正法的神,將我的場和他的場聯繫起來,在將真象放在某處或遞給某人的過程中,將正念加強,清除那一地方或那個人在各個空間中的干擾因素,過後在一段日子裏,保持不間斷的正念支持那個神發揮最大的作用。一段時間後,我認識到我的能量中已經修出了與真象資料連帶的這樣一種功能,就像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武術氣功」所講那樣:「當它轉化成高能量物質的時候,漸漸的形成了一種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團。而這種能量團就帶有靈性了,所以它又是一個功能團,就是一種功能了。」「因為那個高能量物質它在另外的空間,它不是走我們這個空間,所以它的時間比我們來得快。你要去擊打別人的時候,不用再運氣、再想了,那個功已經到那兒了。別人打你,你去搪的時候,那功也已經到那兒了。」以後我在發真象資料的時候,那個功就自動運行了。

我也聽一個資料點的同修說過:電腦是外星人的科技,在電腦前玩電腦時,外星人將它們的物質向玩電腦的人散發。開始的時候,同修能感覺到操作電腦時電腦向他擴散的不良物質,而且電腦常常和他搗亂,有時電腦的故障搞得他消耗了大量的時間,經過一段時間學法正念正行,在實修中歸正了電腦這個生命,電腦就很配合了,偶爾同修主意識不強時,邪惡就能夠壓制電腦跟他搗亂,所以同修在實修中主意識越來越強,最初的那個故障頻繁的舊電腦已經成了法力強大的正神。

所以我想那些呆在家裏學法不出來講真象的同修,還有那些抱著「學好了法心性提高了再出來講真象」觀念的協調人,是沒有站在正法實修的基點上看待問題。

在2000年邪惡猖狂的時候,我們的同修能夠走出來到某地方交流,這一舉動是經歷了放下生死的實修過程,在思想和行為上都得認真的清除不正的念頭和觀念。不要小瞧那時的一個小的舉動,十幾個同修聚在一起,有正念也有人心,交流之初,有些同修不由自主的留神門外的動靜,紛雜的腳步聲都會勾起諸多人心,看到其他同修根本沒有被門外的響動所影響,看到了不足,在交流會強大的正法之場熔化下,埋藏在同修身上的怕心等人的念頭被盪滌得無影無蹤,在以後的交流中同修再也不會心態不穩了,因為同修的能量場中已經具備了相應的層次和功能,即便是面對邪惡也具有震懾惡警、清除邪惡的強大的境界和力量。

待在家裏學法的同修,有的同修每天能夠花上六、七個小時「學法煉功」,可就是不出來講真象,或者長時間心性提高緩慢,這是為甚麼呢?

我個人的認識是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都是實修,「做到是修」,那些同修是在做事,每天學法當成了任務,那些待在家裏學法的同修,學了法卻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怎麼能夠是真呢?法中明確講到正法與個人修煉的區別,看到邪惡在迫害大法弟子,卻不出來做大法的工作,如何做到了善?捨不得放下人心,學法時害怕附著在自己身上的敗物在大法的能量盪滌下被分離拉開撕扯掉的痛苦,還是能忍嗎?不在實修中學好法,豈不是在以常人的眼光在讀大法書嗎,那還能夠看到甚麼呢?

由於我走出來講真象救世人,遭到兒女們的反對。我想你怎麼反對,我不為所動,而且我還要連你們一塊救度,因為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與人為善,道德回升沒有錯。

由於我學的不好,寫和說都很有限,寫出來這點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彙報,請同修批評指正。

在此,請明慧的同修向師尊帶去我們青海省大法弟子的問候,請師尊放心,無論遇到甚麼艱難險阻,我們都能夠擺正正法的基點,歸正不正的因素,共同勇猛精進,不辜負大法弟子的稱號!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