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四年,努力走師父安排之路的四年


【明慧網2004年11月5日】看完明慧徵文的通知後,心情難以平靜。這是一次證實大法的寫作,同時也是講清真象、揭露邪惡中的正念正行寫出來向偉大師尊做階段性的彙報。同時與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

一.聞知大法

1999年5月,母親由師父指點獨自一人找到法輪大法煉功點,開始學煉大法。自然我們全家都得知世間有大法在洪傳,而那時的我們並不知道大法有甚麼獨特之處,也不去參與甚麼。一次,在我睡覺時聽到母親念到《轉法輪》中失與得關係,在那以後,我們覺得師父講的很有道理,也會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1999年7月20日,中央電視台開始造謠、誣陷大法,我看到後就告訴了母親,母親說那是假的,不會的,我也不再說甚麼。

二、迫害中走入修煉

2000年3月,一天晚上在學校宿舍同學都在看書,我也想看書就想到了母親看的書,回家後就和母親要她的書,母親說她也要看,要是我想看就給我買一本吧!但那時大法書在中國已被禁止出版,上哪買啊,慈悲的師父看到我這金子般的心,就指點母親,母親想到有人有書但她不學了,就去和她買,結果她很情願的就賣給了我,經過我的精心包裝後,《轉法輪》顯得更加令人心愛了。

三、學法、修煉

而後,我就在學校晚上休息前看上一段,逐漸的我也明白了師父所講的是甚麼了。我此時也明白了以前我身體不舒服是師父在為我消業,我感到了師父的慈悲。8月份我們補課結束後,回到家就和母親一起學法、煉功整整一個暑假,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在壯大,因為我學了好多法,而且也能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回到學校後和同學和睦相處,遇到問題向內找看自己有甚麼不足,漸漸的也在提高著心性。有一次,我們的班長(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宿舍看到我在看《轉法輪》後,就搶走了,說不允許我看,當時我也沒有動心,就想再搶回來,但他很快就鎖起來了,我就和他講道理並且要我的大法書,他不理我,事後,第二天他就把書給我了,只是告訴我不要再看了,當時我甚麼都沒說,接過書就放起了,以後再看他也就不管了。

2001年1月,回到家後,得知母親為了證實法去了北京,幾天後得知母親被抓,隨後當地派出所就到我家搜家,在那時我們悟性沒上來,沒有阻止他們的迫害行為。之後母親被非法勞教了,自那以後,我的家裏沒有了以往的歡聲笑語,也沒有了一起學法、煉功的環境了。在學校裏,班裏要開污衊大法的班會,我的心裏非常難受,當老師問誰看過有關大法的書籍時,我就直面承認,因為我覺得那不是甚麼丟人的事,也就是在那時,全班的同學都知道我在修大法了,他(她)們就有的勸說我不要煉了、有的在訓斥我、有的在另眼相看我。這一切我都沒有在意,不管他們說甚麼,我只有在我的心裏明白。慢慢的他們不再和我提起有關大法的話題。

9月份,和母親一起被非法勞教的一位同修提前釋放了。當我見到他時,他好像換了個人似的,以往肥胖的身軀消瘦了一半。我知道在那裏面肯定會受罪,後來我們交流,他說出的那些所謂的認識使我感到有些質疑,但我覺得我學法少和自己執著心導致我相信了他。最後,還去和母親說,被母親拒絕。漸漸的我也很少看書學法,但心裏明白法好,《轉法輪》依然帶在身上,就是拿不起來。接到師父的經文也是只看一次,有時也會和同學講一講大法被誣陷的真象,他們也不會相信,逐漸的我也很少再和他們講了。自己心裏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有時也很難做到了。

直到2002年9月,我已經高中畢業。那時母親也從勞教所回來了,就又和母親一起開始學法,和母親一起交流,後來才知道自己當時接受了那位同修的邪悟,再看著師父的法和明慧文章,漸漸的又認清了原來有舊勢力在干擾,按著師父的法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緊跟著師父正法進程。

2002年10月份,我認識到我應該在符合常人狀態中修煉,於是,我想要學習一項技術。恰好我的同學打來電話要我去,我便去找他,見面後,他要我先和他去給另一人送些東西。我沒多想,就和他去了。到了那裏後,他們就要我們住幾天。那時的我甚麼都不懂,以為他們就是在外地打工的,和他們交談中他們漏出了他們的破綻,原來他們在做傳銷,逐漸的他們就不讓我離開他們半步。我意識到他們在做著一些壞事時,他們就要我加入。

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是修大法的,不能做那些騙人的事,我就讓我的同學和我走。他就和我說了一切:說他就是要騙我來和他做這,並且威脅我。我便在法中認識。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心想:「我明天就自己離開。」就在這時在我耳邊有人在說:「為甚麼現在不走啊?」哦,我瞬間意識到是師父在點悟我,我就趕快收拾離開。而那時是夜裏2點,走到街上時,路邊正好有一輛出租車,我馬上坐上,在車上我又一次悟到師父為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

四、講清真象、救度世人

2003年4月,我們突然無法再接到師父的新經文。幾經周折,我們經師父指點和D市的大法弟子取得了聯繫,從那裏得到了講法。自己得到了,自然想讓更多的同修得到,可由於路途太遠,而且坐車不讓帶太多東西,我們只有來回好幾次。後來,D市同修說我們經常這樣也不行,希望我們自己有一個資料點。可苦於我們沒有經濟來源,同修毫不猶豫說會支援我們。就這樣我們認識到是師父的安排,決定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我就和母親帶著所有的設備回家。途中也有舊勢力的一些干擾,但我悟到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走著師父安排的路。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2003年9月份,我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做起了資料,從師父的講法中認識到要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以後,我就和一位同修在一起。由於我們的工作時間比較自由,所以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做資料、發資料、講真象。在那段時間我們既符合了常人修煉,又能夠做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2004年新年,我們班組織了一次聚會。我知道我的同學當時對大法的態度,知道他們需要我去講清真象,那天我發著強大的正念,帶著真象光碟去參加了聚會,當我再次和他們講真象時,他們也欣然接受了,認清了這場迫害。

2004年3月份,我們的一位同修由於受到惡人的迫害致死。沉痛之下我們以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方式參加了她的葬禮。16日晚10點,派出所的所長荊國喜、副所長侯海、指導員劉喜亭等帶著好多人來到我家,威脅我的母親並強行將她綁架走,隨即非法抄家,強行帶走我們的私人財產電腦、刻錄機和數本大法書籍資料。並威脅我的父親,說也要找我,在惡人瘋狂的迫害下,我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雖然我被邪惡的惡人迫害了,但絲毫沒有動搖了我證實大法的勇氣,反而,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更加精進,更加堅信師父、堅定大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解體所有黑手、壞神,做一名師父真正的大法弟子,走好最後一步。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