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誠丹心歸法航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九九年六月份,邪惡迫害還未全面展開,也就是正在陰謀構陷之際,全國大面積法輪功學員先行在各地政府部門反映法輪功情況,以求給法輪功公正位置。我與其他八位同修通過學法交流,決定要到省裏上訪。我們第一次上訪,並沒有太大壓力。我們一早就搭上出租在附近一火車站口等車,因為是第一次出來,經驗不足,很快被邪惡之徒安插在此的崗哨發現,被惡警帶回當地。只有我與另一位同修識破不法之徒的企圖,我們繞過不法之徒的耳目,安全脫離。我們經過理性認識,決定先回當地。接著當地鎮委打到學員家中電話,無理勒索家屬每人一千元所謂保證金,當時同修及家屬正念都很強,沒有配合他們,邪惡無計可施,沒有超過24小時,將同修們放回家,在當地首次開創了良好的正法修煉環境。

九九年七月十四日,因為鄰近一地區政府部門寫出一篇誣陷法輪功文章,鄰近一地區學員上訪要求停止造謠,在當地非但沒有解決,而且愈演愈烈。於是,當地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賦予公民上訪的權利,依法向市委、市政府反映情況,一時間我們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雲集市府大樓附近。我們都非常安靜祥和的站在市委大道兩旁,我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不好的行為,沒有怕心,堂堂正正,正念都很強,真正展現了大法弟子的威嚴風貌。而警察卻如臨大敵,嚴密部署,警車來回走動,監控器來回掃描,妄圖找到更大的迫害藉口,正與邪的交量在此展開。時間在一分一秒中走過,大法學員的心也在分分秒秒中昇華,正念越來越強,真正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正法之場。

邪惡在無形中快速的解體。當時,天空特別的藍,陽光充足中透射出祥和,大多數同修真真切切的看到法輪的顯現,無數的法輪形成了大法輪,像一把保護傘,呵護著在場的所有法輪功學員,使在場的所有同修都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更加堅定了同修的赤誠信念。「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見真性》)。一正壓百邪,終於傍晚時分,市裏給予了法輪功學員合理的答覆,問題得到了較好的解決。

二○○○年四月中旬,我與母親(同修)與另一位同修通過交流,決定步行到北京上訪,以大法弟子至誠至善的純正心態向國家反映法輪功情況。我們仨人心胸坦蕩,正念很足,開始踏上征程。晚上出發,一刻不停的走了五十多里,接著魔難接踵而來,母親腳後跟磨出一個大血泡,如萬箭穿心,疼痛難忍,我們稍作休息,調整心態。開始她返出一些常人心來,我與同修反覆與她交流,真正站在正法的角度,去除一切人的觀念,排除一切干擾,終於啟悟了她的正信正念,堅定了信心,重新站了起來,義無反顧,繼續踏上征程。我與同修感觸頗深,感到大法造就出的生命之偉大。「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師徒恩》)。我們三個又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整體。我們邊走邊背誦師父的法。「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大覺》)。日夜兼程,身無旁物,心無雜念,不管颳風下雨都無法阻擋我們證實法的腳步。白天有時走累了,我就坐下來學學《轉法輪》,煉煉功,然後繼續前行;晚上有時路有點迷了,我們就停下來在路邊稍作休息。有一次晚上下起了大雨而我們甚麼雨具也沒帶,走的地方又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我們就在路邊的柴禾垛邊休息,枕著麥稈,蓋著玉米稈,不一會兒全身就被澆透了,我們心很坦然,等雨停了,太陽出來了,淋濕的衣服很快幹了,我們繼續前行。大約走了一半的行程,我們兩個腳部也陸續磨出了血泡,這樣我們仨個都忍著疼痛,一步一步的往前邁進,我們憑著對大法的無比正信,腳踏實地修去無數人心與執著。「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無阻》)。我們越走越有信心,越走越充滿自豪,終於經過重重磨難,來到了京城根兒。恰在此時,在邪惡最集中的要塞,被安插在此的惡警發現,將我們強行關押進拘留所。

在邪惡的環境中,我們仍然堅持大法的原則,慈悲祥和的向裏邊的犯人講清真象。犯人剛開始還猖狂,一會兒,經過我的講說,他們個個都豎起大拇指,沒有絲毫的蔑視,佩服有加,尊敬三分。我在裏面仍然堅持每天學法煉功,有的犯人還主動要跟我學法,看我背誦的師父的講法,有時管教對我不好時,明白真象的犯人還主動起來抑制,開創了這裏的環境。另外兩位同修也同樣開創出了良好環境。半月之後,當地政府惡人來拉我們,給我們強行戴上手銬,剛走不遠,在一臭水溝邊停了下來,接著就拷問我們。我們拒不回答,絕不配合,接著不法之徒就拿著警棍,沒頭沒臉就打我和母親,我們堅定正念,決不屈服。不一會兒,邪惡之徒就累的不打了。另一位同修被銬在樹上,邊打邊威脅:你再煉就扔進臭水裏,同修泰然自若,不為所動,非常鎮定,不一會兒,同修嘴就被打出了血,邪惡之徒才收住手腳,趕緊把我們押上車,繼續前行。這時,天忽然下起了大雨,我們體悟到了邪惡的殘暴令天地為之震怒,我們對法的無比正信感天地動。「連天雪雨神佛淚」(《梅》),雨一直伴隨了一路,到達當地時才停了,

九九年十月份,邪惡之徒猖狂施惡,我所在地區大法學員通過學法交流,逐漸開始堅定起來,陸續走出家門,進京上訪,我也心動真念,定達北京,證實大法。由於這一神念的促成,促動我獨自一人踏上火車,趕往北京。先是在天津轉車,那時正是晚上1點多鐘,我想順便找一個落腳的地方休息一會就可以。於是我就下了車,步行在街道上,由於人生地不熟,又從來沒出過遠門,剛走了一會就調向了,不知不覺拐進了一個胡同,這時從裏邊冒出一個警察,氣勢洶洶,惡狠狠叫住我,開始向我盤問,非要逼我拿出身份證。我心生正念,我是來證實法的,決不能聽它的,決不能受它的干擾,我穩定心神,巧妙智能的化解開它的糾纏干擾,抑制了邪惡的妄圖。這時,一輛出租車恰巧趕到,好像是精心安排好的,它就叫這輛出租車拉我到一像便宜安靜的小旅館住下。回到住處,回想剛才那一刻,真是有點後怕,如果心不在法上,動了不好的念頭,定然被邪惡所制;反之,堅信大法,結果是柳暗花明,另有天地。

二○○一年一月份,我所在地大部份學員陸續走向北京,以勢不可擋的洪勢衝向邪惡老巢。窮途末路的邪惡之徒,緊密部署,在各個路段都安插崗哨,嚴密封鎖,妄圖阻止大法弟子進京。我與一同修坐上客車,先在濱州倒車,由於當天到達較晚,對發車的時間不詳,只好在站口處等,而此時已接近晚上,邪惡之徒布置的盤查還在進行,我倆商量在路邊截車,坐上車後,行至站口一段,一群惡警罷住客車,如狼似虎挨個盤查,只有我們兩個沒帶身份證。我們心生正念:我們是證實法的,決不能讓邪惡得逞,一定要闖過這一關。這時邪惡把我們叫至車下,緊緊追問不停,我們倆憑借對大法的正信正念順利闖了過來。車繼續前行,到達北京站後,已是清晨放亮時分,所有乘客還不能下車,要先行盤查。過了一會兒,不法之徒要盤查,所有乘客要出站口,惡警早在那裏等候,我們兩個從容不迫,安全出關,直達天安門。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與母親被迫流離失所。我們與當地大法弟子充份利用一切機會,大量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揭露當地邪惡,有力的震懾了當地邪惡,在不到兩年的時間,本地邪惡逐漸解體,調的調,降的降。真象條幅、真象標語、真象傳單、光盤遍地都是。

一次我帶上噴漆,堅定正念,晚上半夜時分,我獨自一人進入鎮委大院,在每座樓牆最顯眼的地方,我全部噴上「真善忍」紅色大標語,將真象傳單分別發放到各個邪惡之徒所在辦公地。天亮時分,邪惡之徒異常害怕,慌作一團,引起很大震動。

為了更好地講真象,我選擇了蹬三輪車拉人,既解決生活問題又講清真象。一次傍晚時分,剛送完客人,我覺得天有點早,我正好還有一點真象沒發完,我想找一個宿舍樓去發。我停下車來,走進一個宿舍區,我開始挨門挨戶的發,結果被一個開出租車司機發現,此人也是這座樓上的。他就大吆大喝的追了上來,我急中生智,打開樓道窗口,二話沒說,只有強大一念,決不能被邪惡抓住。我迅速從三樓窗口跳下來,當時就覺得胳膊也疼,腳後跟也疼,但我馬上堅定信念,繼續前行,一點點的繞到另一樓群我就坐在樓道口,持續發出強大正念,念動正法口訣,請求師父加持,一定要過這一關。我從心底深處發出向師父求救的呼聲,當時真正感到了師父能化解這一魔難。他們找了好一會兒也沒看到,最後就離開了。他們剛走,我就趕快離開。我忍著巨痛,但信念一堅定,神態自若,繞過眾人耳目,環顧周圍地形,正好樓東邊挨著大道,我一步步的挨到院牆邊,看牆非常高,而手和腳都不能用力。但我繼續堅定強大正念:一定要逾越它。終於過去了。這時,接著就聽見警車陸陸續續趕到,警笛響個不停。我在路邊稍作休息,搭上一輛三輪出租回到住處。
 
一次,我騎三輪車拉客。我帶上法輪大法條幅,沿一條不怎麼華麗的大道掛條幅,道邊樹較多,隔不遠我就掛上一條,那時又剛黑,越掛越覺得好,心生歡喜,結果從後面跟上來一輛警車。我就急速蹬車,一看追了上來,心有點慌,我趕忙跳下車,想跑進一家廠院,結果是條死胡同。兩個惡警也跳下車來,追了上來,將我拖到路邊,我堅決抵制,它們非常害怕,一惡警急忙打電話報告附近派出所,一會兒一夥惡警趕到,把我強行拖到車上。它們追問我及三輪車下落,我堅決不配合,心生強大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它們沿原路找了一路也沒找到。當時三輪車上還有不少條幅,結果惡人無計可施,毫無所獲,氣急敗壞的將我強行拉到派出所。它們先是把我關押進扣留室,此時正好有一個犯人因還不起欠款而被關押,無論在哪裏,講清真象是我的本份,即使今天在這裏,我一定要讓他明白真象。於是和他深入淺出的講起法輪功真象,他都欣然接受,洗耳恭聽。和他講完後,我發出強大一念:這裏決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趕快脫離邪惡牢籠。

不一會兒,惡警開始傳我盤問,我用大法賦予無量智能予以抵制,它們精心設計的陰謀圈套,我都一一破解。我時刻發出強大正念:一定要出去,決不能落入邪惡之手,決不能向它們配合,決不能接受它們的無理迫害,我還要繼續證實大法。在此過程中,不法之徒虎視眈眈邪惡至極,造成一種邪惡假象。而我卻內心平穩,神態自若,信念十足,以堅定之心扼制萬魔妄為。不一會,惡警敗下陣來,突然出去,我瞅準時機,打開窗子,身心無雜念,趕快離開,當時鞋也被它們扒去了,我赤腳沿著電線跳了下來,當時哪管電線有電無電,沒有動妄念。當時跳下來是黑糊糊的,分不清東西南北。過了好幾道防線、院牆才接近路邊,恰好此時有輛三輪出租在那裏。我急忙坐上出租離開魔窟,回到住處。回想從發生到結束,整個過程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與強大的正信正念,必然被邪惡所迫。一切都在師父保護與對法的正信下,才有師父的回天之力。我每想到此,總是觸動頗深,無以感激師父的無量慈悲與救度之恩!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環境變得越來越好,我突破邪惡的干擾與自身的不足,安然回到家中。我找了一家個體單位工作,剛開始,我以大法弟子的特有風貌在工作方面打好基礎,然後開始逐漸講清真象,不長時間,全廠幾十人包括領導都知道了真象,有的還主動向我學功,一向火爆脾氣的班長還主動給我安排特殊工作,對誰都火冒三丈的他唯獨對我尊敬三分,這也是我從法中修出的威嚴,我們這兒還隔三差五的招聘新職工,對此我充份利用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次機會,來一個我就講一個,盡我所能讓他明白真象。無論是中午或者傍晚時分,我都充份利用起來,有時煉功,有時學法,有時發正念,上上下下領導同事都被認可,使環境變得越來越好。

為了更加全面講清真象,我不管走到哪兒我都要帶上真象,邊講邊發,使講清真象溶於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時騎車走路,我都要走一路講一路;即使來不及講、發,我都要告訴他們一聲:「法輪大法好」。有很多明白真象的人見到我就主動的向我打招呼,還經常先說:「大法好」,我更加感到生命偉大的意義,更加堅定了修煉的大道,更加認識到了生命的愈來愈感與責任感。

五年的正法歷程,五年的風風雨雨。我們共同沐浴在師父的洪恩下,我們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盡我們的全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們必須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共同攜起手來,勇猛精進,成為真正的正法正覺。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