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我是一名主管護理師,1996年8月得法,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義,發願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一、走出人來 危難之中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

99年7.20邪惡迫害開始,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面臨著考驗,無論從單位、社會到家庭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在痛苦與迷茫中漸漸的冷靜下來,每個大法弟子都在自己的環境中維護著大法,證實著大法。

99年底,我們醫院開始人員下崗,同事們都不願意下崗,因為下崗就是失業。一個個提心吊膽都怕自己下崗,最後領導決定投票選舉。但是我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要按法的標準去做,遇事先考慮別人。我應該用我的行動證實法,維護法。於是我找到單位領導,談了我的想法,主動提出下崗。事後單位同事們知道後都感動得哭了,臨別時我告訴他們:因為修大法我才能這麼做的,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2000年春節臨近了,人們都在準備過新年了,可自己心情卻越來越沉重,同修們被抓、被判刑,在監獄裏受苦,師父被通緝,大法被誹謗,我怎麼能在家安心過年呢。2月2日,我乘上了去北京的列車進京上訪。2月3日早在火車上被惡警劫持回當地派出所,當天上午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當時在看守所被關押著150多名大法弟子。

春節期間,我們鄰監室的同修們因學法被惡警毒打並加戴刑具分送到各監室,我們監室過來一個被加戴腳鐐的功友。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邪惡不是針對某一個人來的,是針對法來的。同修向管教交涉:大法弟子是好人不是犯人,我們是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給大法弟子戴刑具是犯法的。要求摘除功友身上的刑具。管教向所裏反映,不給解決。大家在一起切磋後決定絕食抗議,要求給功友摘除刑具。這是護法行為,在法上統一認識後,寫成小紙條由刑事犯傳給所有有大法弟子的監室,大家集體絕食。在絕食期間,有的刑事犯弄些軟食,哭著勸讓我們吃飯;有的管教辱罵我們絕食給他們找麻煩;還有的管教說:先吃飯,一定把大家的意見逐級向上反映,看守所不解決,他向市公安局、市委反映。我們監室的牢頭站在冰冷潮濕的地上說她有腎炎怕著涼求大家吃飯。大多數功友沒有被帶動,集體絕食的第四天,把幾個功友身上的刑具全部取下,體現出了整體的力量。

在看守所裏不許煉功,因功友煉功管教砸監室的門,功友因煉功被罵越來越頻繁。我們煉功沒有錯,大家紛紛給市610、市公安局寫信反映真實情況,找看守所的管教、所長洪法、講真象,要求無條件釋放,一直沒有答覆。各個監室的功友以傳紙條的方式互相切磋、在法上交流。大家決定集體絕食開創煉功環境。絕食的第三天鄰室的功友因煉功被打,其他功友都去保護她,被管教都拖到走廊。其他監室的功友聽到聲音都呼籲聲援功友,譴責惡警惡行。這件事情把整個看守所都驚動了,惡警過來制止大家的聲援,他們手裏拿著棍棒、電棍來打功友。當時我聽到聲音時,第一個奔到監室鐵門的小窗口制止惡警惡行,我身後邊也趴過來好幾個功友,當惡警揮舞電棍正要戳到我臉上時,我本能的躲了一下,可是身後都是功友我一動不能動,怕心出來了,瞬間師父的法打到腦子裏了「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一下子感到自己巨大無比,有無窮的力量。這時惡警停住了手,把門打開把我們拖出監室,有的功友被毒打、「開飛機」、有的被扣上手銬持續了四個多小時。市610、市公安局、看守所人員全部出動,最後大家異口同聲還是一個「煉」。

管教無可奈何又把我們送回監室。當時我已不能走路,是被拖回監室的。當天晚上大家傳紙條切磋溝通,第二天早上所有有大法弟子的監室統一時間早五點集體煉功。當時我和好多功友被迫害得已蹲不下,但是大家都悟到:我們是一個整體,站也要站在集體煉功的行列裏。從那天開始,大家每天在不同的監室同一時間集體煉功。開創了煉功的環境,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整體的力量。

我在沒有任何簽字手續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了55天,家人被勒索了近4000元後釋放。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家人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家人怕我再次被抓不讓學法煉功,看到家人承受那麼大的痛苦,被人情帶動下自己想:緩一緩吧,放棄是不可能的。有時背著家人學法煉功,過些天覺得不對勁。師父說:「你們想一想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來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精進要旨》「環境」)我不能走出看守所又進家庭看守所,這樣魔高興。在法上認識後,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也沒有干擾了。

2000年6月2日我因參加法會和另外兩名同修被單位綁架到看守所。有的同修在這裏已被非法關押了幾個月了,在當時的環境下她們決定在看守所裏堅修到底。看到這種情況,我和另一名功友與她們切磋交流:看守所不是我們呆的地方,大法弟子走出來的目地是證實法、維護法,同時幫助那些沒有走出來的功友走出來,達到整體提高,而不是在看守所裏修自己。後來大家集體絕食,功友陸續的都闖出了看守所。在絕食期間,惡警給我們加戴了手銬、腳鐐。我們無怨無恨,善心對待周圍的犯人、管教,並給他們講真象,使有緣人明白了真象。在被非法關押了17天後,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期間有正義感的朋友和家人也在極力的營救我。

二、修出慈悲法中提升正念挽救一切眾生

2001年春節期間,因傳遞資料的功友被綁架,我所在片區的大法資料中斷,同修看不到明慧文章,沒有救度眾生的真象資料,我主動承擔起了傳遞資料的工作。一次我乘公共汽車送資料時,我所在地派出所的幾個包片民警都在車上,當時座位已滿,我拿著兩包資料,他們看到我上車,馬上招呼我過去,還給我讓了一個座位讓我坐那,當時我猶豫了一下,心想:我挨著他坐下他們伸手一摸不就把資料暴露了嗎?瞬間閃出一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就坦然的挨著警察坐下。一次我坐出租車送真象小喇叭,當時全城戒嚴,車開到我們片附近檢查站,被兩個警察攔截,他們拉開車門上車就坐下,當時我只有一念:誰也看不到真象小喇叭。結果他們兩個說順路坐一段車。

在傳遞資料過程中多次有驚無險,但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順利闖關。2002年元旦我們片建立了資料點,大法資料及時方便的傳遞給了功友,同時補充其他片的資料短缺。4、5月份,邪惡開始全市性的地毯式大搜捕,100多名功友被劫持,資料點的功友被綁架,在酷刑折磨下沒有承受住,說出了我。邪惡開始抓捕我,我被迫流離失所。能聯繫上的功友有的被劫持,有的被通緝,自己有家不能回,也起了怕心。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和其他協調人聯繫上了,大家及時切磋溝通,認識到整體被迫害是因為我們有漏,認為長春電視插播出現地毯式大搜捕,那麼我們地區電視插播也同樣會有大抓捕,有的功友還沒有開始插播就躲起來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在法上認識,正念不足。看了師父的《神路難》:「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我放下了人心,更堅定了正念,與同修配合和沒走出來的功友在法上切磋交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協助周邊外市縣及時得到大法資料。並到周邊市縣開法會,與那裏的同修交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比學比修找差距。隨著資料需求量的增多,我們又建起了資料點。我們資料點有五名同修,負責本市區及周邊五個市縣一千多名功友的經文、明慧資料、真象資料的製作裝訂和真象光盤、條幅、不乾膠的傳遞,我們及時順利的把真象資料送到功友手中,大家保證每天有半天學法時間,大法工作相互配合默契。

2002年12月19日,因同修手機被監聽定位,被公安跟蹤,資料點暴露,資料點同修被綁架。我們被綁架到區公安分局。有的同修遭毒打,無論邪惡用何種手段,沒有一個向邪惡妥協的。但是從全市整體上看,在我們資料點損失前後,全市主要協調人有二十多名被綁架。給全市及周邊市縣證實法工作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在看守所裏自己冷靜下來,學法向內找,和功友交流後看到了全市整體存在的問題:崇拜協調人,以協調人為榜樣,不以法為師,法會開的過頻,有協調人開就參加,同時助長了協調人的求名心,顯示心;上下級的等級觀念強;修煉流於形式,把發放真象資料的多少作為「修得好」的標準。從我們資料點整體損失來看,整個資料點工作量過重,有時忙得飯都吃不上,每天都在學法可是沒有達到靜心學法,潛在的幹事心已經露出了苗頭,這時資料點又來一位臨時幫忙的功友,由於她對法的理解過於偏激,整體又受了影響。隨著我們整體的漏洞越來越大,資料點遭到破壞,造成損失。我自身被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忙於大法工作,一段時間不能靜心學法,幹事心、急心起來了,當時有的功友還出現了男女之情,我的人心被帶動,怨恨功友,沒有善心,執著別人的執著,不向內找自己,不在法上,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被邪惡鑽了空子。

調整自己後明確了: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開始絕食,在非法拘留的第八天我被提外審,銬在鐵椅子上,警察揚言一定要查出資料的來龍去脈,他們兩個小時一換班搞車輪戰不讓我休息,想在我承受不住時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我一邊發正念清理所有警察背後的邪惡及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因素,一邊本著善心給他們講真象。講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情況,有緣的警察都明白了真象。有一班警察輪到晚班時他們打開鐵椅子鎖和銬在我手上的手銬和腳銬,讓我從鐵椅子上下來,讓我坐在沙發上休息。該輪到下一班時他們也不換班還連續值班,他們擔心下一班警察把我銬在鐵椅子上,等到下一班警察還是讓我坐在沙發上休息。他們說:法輪功都是好人,不忍心銬我。接著是負責提外審警察的班,我一邊發正念一邊給他講真象,我給他講了我在大法中修煉前後的變化,他說,他很佩服法輪功,真了不起!一天一夜我一點睏意也沒有,只想把這分分秒秒的時間利用好,證實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在我絕食第十五天時出現昏迷,脈搏血壓零,但看守所、市公安局拒不放人,清醒過來後,自己靜心學法。師父說:「如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去掉最後的執著》)自己執著自我,要出去的心太強,人為的安排自己修煉的路。找到了執著放下了人心,2月18日,我被送到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拒收,被無條件釋放。我們資料點的五名同修有四名同修先後闖出魔窟,匯入正法洪流。

回來後自己靜心學法,調整自己,去掉怕心、求安逸心。在同修的鼓勵下承擔起沒有協調人區域的協調工作,當時這個區域的大法工作處於癱瘓狀態,有的片一段時間得不到明慧資料,有的片能得到很少的資料,也很不及時,同修們都很著急。在當時只有一個能正常運作的小型家庭資料點,工作量多,壓力非常大,我就配合同修購買耗材,運送資料,分擔同修的工作量。同時和其他區域的同修協調分擔供給我們區域資料的資料量,風雨無阻的把大法資料傳遞到功友的手中,使資料渠道通暢運行,同修能及時得到大法資料。和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在法上認識,每個大法弟子都發揮自己的作用,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出來,用各種形式證實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各片傳遞資料的同修定期或不定期的在一起學法,交流,在法上提高,出現問題及時溝通,自然形成了協調人。大家配合,相互補充,關心幫助那些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家人,啟發他們的善念,對大法正確認識,鼓勵和幫助他們一同營救自己的親人。掌握每片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情況,回來時就及時的把法送給同修。利用各種渠道把師父的新經文傳到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手中,使他們能跟上正法進程。整體配合發正念,幫助那些邪悟的昔日同修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成立了學法小組,沒走出來的同修參加小組學法,迅速提高,現在是全市學法小組遍地開花。

按照師父的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協調配合同修穩步的建立了各種形式的資料點。大型、小型資料點相互補充,小型資料點負責及時打印師父的新經文、明慧文章、有針對性的少量真象資料。大型資料點負責有普遍性、廣泛性的大量真象資料的印製,每道工序分散,避免以前大資料點人員多,工作量大等不安全因素,省時省錢,減輕了小型資料點的壓力,節省了同修的時間,現在資料點的特點是:人員少,工作量少,同修都來參加真象資料的製作程序,人人都是資料點的一部份,而又是無形的大資料點,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同時建立真象光盤刻錄點,不乾膠,圖片,條幅等的製作點。和周邊市縣同修取得聯繫,交流切磋,在法上認識,配合他們組建資料點,在他們需要援助時提供所需設備、電腦技術、經驗,還不能獨立運作的及時給予補充大法資料,不分區域形成一個整體。

在正法修煉中同修之間也出現過摩擦,意見分歧。一次同修因為真象資料反響很大,有的同修說我像領導,這裏這麼忙也不過來幫忙,有的說就是協調的問題。我聽了這話很是委屈、冤枉,真象內容是同修選的,大家定的,不是我一個人定的。每個人路不同,都在走自己的路,從人這層看,我接觸的人較多,經常出入資料點也不太合適,事情又多,面面俱到我也做不到,我從來沒把自己當成領導,我和別人一樣,也是修煉中的人,我也有我要修去的東西。我找到同修談了我的想法,那個同修嚴厲的指責我,我有點動心。師父說:「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想起師父的法,自己冷靜下來。靜心學法向內找,我願意聽好聽的,聽到不好聽的就難受,維護自己的名,從根上說是固守一個「私」。整體各個項目中哪部份需要我,那就是我應該去做的,而真正的參與是增添一份正念,形成正念之場,師父說:「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找到不足,去掉人心,放下自我,遇到任何事情都以法為大,把法放在首位,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同修相互配合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