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業會議上發正念、講真象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我是95年得法的大陸弟子。關於如何講真象的體會大家交流的比較多,在此我想側重談一談如何在講真象時配合發正念,以及積極利用常人集會活動發正念的一些體會與同修交流。

在日常生活中,我遇到的人都是我講真象的對像,幾乎天天都有有緣人等著我給他們講真象,還有人主動來了解真象、學法學功。我所在地區行業系統在職及離退休職工共萬餘人,自己供職於此行業已三十餘年,而且多在市直單位領導層,接觸人員,階層都比較廣泛。系統的行業年會每年最少兩次,其它考核、檢查、臨時拉會等,每月都有,參加集會的人員,少則近百,多則幾百,並且多為各層領導、骨幹,很有代表性。平時不易見到的人,在這種場合往往可以見到,這給我講真象提供了一個很好機會。

往往大家見面先寒暄幾句,然後有些人就會問了:「還煉法輪功嗎?」由於行業內部的許多人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對我曾經為了證實大法辭去雙職,帶著全家四口人進京上訪的事有所耳聞(當時在市裏轟動很大)。當然有的人問這話是出於關心的角度,而有的人是覺得我在這樣的場合面對這樣的問題會很尷尬,所以存心想為難我。每一次,不管是誰問到我這樣的問題,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坦然答道:「煉,這麼好的功法哪能不煉呢?」他們往往很詫異。那些本來想令我尷尬的人看到我無所畏懼,也自覺無趣。

開會的時候,大家各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有睡覺的,有嘮嗑的,這時正是我發正念的好機會。我先對整體發一段時間,然後再有針對性的發正念,比如主要領導、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領導、主要工作人員及對大法有抵觸思想的人等。我發正念貫穿開會的始終,等會議休息或可以自由活動的時候,我就找自己確定的目標開始講真象了。由於事先發正念,鏟除了另外空間操控人的邪惡因素,再加上有的人對我修煉大法比較好奇,很想了解,所以真象往往很好講,效果也很好。我非常注重自己的著裝、言行,給所在行業的人展現大法弟子的良好風貌,我要讓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甚麼時候都是堂堂正正的,在哪裏都是最好的。

由於我重視發正念,事先做好準備,在我所參加的大型行業集會中,從主要領導到一般員工,幾乎沒出現過公開詆毀大法的言論的,有時還出現戲劇性場面:2001年7月全國行業系統200餘人參加的黨課講座中,請來市講師團的副團長(市委黨校教授)。當時國內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正是最猖狂的時候,講座一開始我就開始發出強大的正念:「不許出現詆毀大法的言論,只許說對大法有利的話。」講課中這位教授講來講去突然提到了法輪功,當時他說:「法輪功這個事影響挺大的,我接觸過的煉法輪功的人,知識面都很寬,有學問,有素質,但是脾氣有點兒古怪,而且他們認準的理,你很難說服他。」他講話的同時,我的心絲毫沒有動,繼續保持發正念,不許他出惡言。果然在我的強大正念作用下,他話題一轉又講別的了,不再提法輪功了。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中,公開對大法弟子有這樣的評論,起到了正面效果。我也真正體會到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有一次,預報610頭子李嵐清要來檢查工作,我想這正是一次近距離發正念的好機會。我預先做了一些「取締610非法組織和法辦李嵐清」的講真象小貼,在兩公里範圍內的車隊必經交通道口壩沿兒上粘貼(聽說守候的警察事後才發現),等到李嵐清要來檢查工作的車隊到來的時候,我就開始全神貫注發正念,鏟除其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近距離發正念的效果很好。等到車隊應離開後,我還要繼續發正念,將另外空間的殘渣餘孽徹底除淨。我雖然不是開著修的弟子,但我對師父的法深信不疑,師父叫我們發正念,我就認認真真的做好發正念這件事。

實踐證明,迫害的這幾年中,堅持發正念,配合講真象,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使我所處行業系統及周邊環境破壞法的邪惡因素被明顯清除和抑制。我們行業系統僅市直單位就有大法弟子二十餘人,分布在不同的常人工作崗位,面對五年多的邪惡迫害,我們做為一個局部整體,積極穩步的在救度著我們能接觸到的有緣眾生,雖然險境也時有發生,但是我們互相配合,尤其是在關鍵時刻,集體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更是我們這個整體立於不敗之地的重要保證。

我是市裏掛號的,而且是行業系統眾所周知的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惡人多次到市裏舉報我,給我上級領導施壓,勒令我退黨,甚至以開除公職威脅我。有一次,我的上級主管部門一位女領導受謊言矇蔽,當著我單位各級主要領導的面,宣布上級對我修煉大法的處理意見,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不適合再當××黨員,讓我辭去公職云云。當時她一邊說我一邊發正念,她剛一說完,我立刻面對在場所有的領導義正辭嚴的說道:「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難道做一個好人有錯嗎?我在單位兢兢業業的工作,不貪不佔,這些年來為單位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認為我是一個合格的××黨員,而且與你們比我更是一個優秀的××黨員。你們逼我辭去公職,這是對我的迫害,我本人堅決不同意,我也不會配合你們的任何非法要求。你們想利用法輪功的事來對付我,你們可要想好,這樣做對你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這件事過後,我的家人及單位的二十餘名大法弟子齊發正念,每個整點都鏟除另外空間控制我們行業系統惡人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我直接找到上級單位的相關領導講真象,我明確的告訴他們,我說:「我修煉大法是一修到底,誰也不可能動搖我的心,拿甚麼公職、官位來威脅我一點用也沒有,但我也不會配合你們迫害我的任何作法。我的未來不是由你們決定的,相反你們必將為你們所做過的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負責。」

後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誰也不再提讓我放棄公職的事了。像這樣的事在這幾年中出現過多次,但是邪惡之徒沒有一次能得逞,我始終任職於市直領導層,緊跟正法進程走到了今天。

由於自己的特殊常人位置和所起的作用,也為本行業大法弟子的整體開創了有利的修煉與證實法、講真象的環境。單位裏很多人都因為知道我是修大法的,而對其他的大法弟子多有照顧。有的明白真象的同事在關鍵的時候還為大法弟子通風報信,避免了不少損失,保護了大法弟子的安全。當然這一切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

我想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每一個人都要重視起來發正念,因為很多世人都是要救度的;起迫害作用的另外空間的亂法爛鬼,是我們發正念真正清除的對像。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