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 講清真象救世人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我們是河北省石家莊地區某農村的大法弟子,借此機會,把我們這個五人集體學法小組四年多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的正法修煉之路與大家切磋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1999年7.20至今,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已經五年多了,在這腥風血雨的日子裏,大法弟子們沒有倒下,我們牢記師父的教誨:「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履行著自己史前的誓約,在助師正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清除邪惡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了過來。

1999年7.20江××政治流氓集團動用國家整部宣傳機器,發動了對上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大法修煉群眾的殘酷鎮壓,謊言、暴力、邪惡充斥著中華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大有天塌之勢,我們其中三名功友衝破重重阻力,走出家門,踏上了去北京上訪之路,半路被攔截回來,非法關押在鎮派出所兩天,面對邪惡我們背《論語》、《洪吟》,晚上集體煉靜功,惡警搜去我們身上所有的錢,非法審訊,強迫我們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通知家屬每人交押金1000元,讓村支書親自領人,當家屬去找村支書時,村支書說:「給我們添麻煩了,誰給你白跑腿,要想要人每戶交1000元領人費。」因家人救人心切只好答應,三位功友被勒索現金6000元。

1999年7.20夜間,村支書帶頭,領著兩名村幹部和多名鎮派出所人員,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沒有給任何手續,到家中翻箱倒櫃,非法搜走了大法書、煉功帶、煉功服、錄音機等。

迫害開始前我村修大法人數140多人,4.25上訪和7.20護法我們村都有大法弟子去了北京,這樣我村在縣、鎮成了重點村,村裏又找了九位重點人,每人被逼迫交押金500元,我們五人都在其中。

從鎮派出所回來後,我們這九名同修就成了被迫害對像,每人派兩名黨員監管,出門請假,每天早8點,晚6點兩次到大隊報到約15天,每個敏感日都是被迫害日子,邪惡的迫害,世人的嘲笑,家人的阻攔,在多方面的壓力下,我們沒有動搖,牢記師父教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

2000年又一個敏感日,大隊幹部在喇叭上喊我們報到,主抓法輪功問題的一個幹部給我們唸誣蔑大法的材料,有的同修正念制止,法輪功不是×教,法輪大法是正法,給這位幹部講清了真象,並提出他們的行為是侵犯人權,是對正義善良的迫害,我們聲明不許在喇叭上點我們的名字,我們再也不來報到了,我們體會到了整體配合正念正行的威力,否定了邪惡讓我們報到的安排。回家的路上,有同修提議,我們應該開個法會交流交流,建立一個集體學法小組,一位老年同修主動提出到他家開法會。當天晚上去了五人,從此五人集體學法小組五天一次,風風雨雨的堅持了四年多。

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通過不斷的學法交流,我們悟到,修大法強身健體,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不應該承受迫害,我們要把真象告訴世人,揭露江××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我們要「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在講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於是2000年初我們五人共同配合,相互協調,開始了大面積的、多種形式的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正法活動。

1、手寫資料講真象:

收集同修講真象的精短詩句,大法洪傳歌等,自己動手動筆製成真象資料,用紅紙包好發放到臨村各戶。(2000年3月-5月)

2、2000年6月份一位同修買回一台手推式油印機,我們就開始了自刻、自印、自發真象資料,還供給其它地區一部份資料。

3、我們用厚塑料刻製成「法輪大法好」、「全球公審江澤民」等多個內容的底版,用噴灌漆噴在橋頭,機井小屋,粗電線桿上。

4、自製橫幅、條幅150條,互相配合在5月13日世界大法日、7.20等日子掛在電話線上、村口、橋頭、307國道的樹上。

5、農村春節是一個特大的節日,走親訪友必不可少,初二至初六是來往最多的日子,我們每年抓住這些日子,大量的大面積的張貼真象標語,每年初一下午用紅紙黃字製成標語150-200條,初一晚上八點動身十二點多貼完,北方晚上氣溫在零下20度,自製漿糊出屋就凍,我們就把漿糊倒入鐵桶裏,四週用棉套圍上,固定到摩托車後邊,一人開車,一人貼,貼標語的同修如果戴手套拿標語不方便,只好兩手裸露四、五個小時雙手都凍麻木了,我們背師父講法:「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在師父的呵護下,渾身一陣熱流,手再也沒有了冷的感覺,一路上走哪兒貼哪兒,不知走了多少里,最後貼標語的同修累的上車都很困難。

6、自製筆寫標語簡單方便,用一個娃哈哈酸奶瓶裝紅漆或黃漆,用汽油稀釋適度,瓶口塞上自製筆頭固定好,(自製筆頭用舊尼龍襪剪成寬四公分長度捲起來後和瓶口粗細為宜,卷的中間插入一根筷子粗細的硬塑料管,插入瓶中一端比筆頭長1.5公分,上端比筆頭短1.5公分固定好),用時邊寫邊擠瓶身,每瓶可寫「法輪大法好」50條,紅漆寫在電線桿上、橋頭上、機井小屋等,黃漆寫在樹身上,綠色樹皮黃漆字,特別鮮豔,寫遍了東、南、西、各20里,北邊40里,有一半標語到現在有一年了還完好無損,寫在樹身上的全部完好,有力的震懾著邪惡。

7、用黃綢子布講真象,成本低、鮮豔,人們樂意看,寬幅黃綢布每碼19.00元,裁剪成長40公分,寬16公分的條幅20條(每條9.5分錢)用紅色油性記號筆寫成精短詩句和大法洪傳歌謠,例如:「法輪大法是正法、千載難逢好功法,祛病健身修心性,身心受益無限大,七年修者億萬眾,遍及六十多國家,各國褒獎超千項,江邪妒忌搞鎮壓,活活致死上千人,數十萬人遭綁架,各類酷刑上百種,打死白死算自殺,江邪又令殺無赦,多起開槍把人打 ,吃喝嫖賭它不管,修真善忍遭酷刑,信仰自由何罪有,正邪顛倒權代法,善惡必報是天理,法正人間全兌現,只有對法存正念,真象大顯福無邊。」等多個內容的,寫好後裝入自封袋,發放到各家各戶,資料少時多寫,彌補資料少的不足,四年來共寫條幅7000餘份,每寫一份約20分鐘,這7000份資料幾乎全部出自我們一位60多歲的同修之手,每天晚上寫到12點鐘,有時凌晨2點鐘,從不說苦、說累。師父說:「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8、騎摩托車發真象傳單小冊子、光盤、錄音帶,把資料裝入自封袋,每次出去帶150-240份,一人開車,一人坐在車後發放,開到門口減速,如有發不到位時,下車撿起重發,每週不低於3次,從2002年6月至2004年8月發放真象資料約10萬份,發放面兒東南西部各30里,北部50里,覆蓋面兒90個村莊,80%的村莊發放過7次以上,中等村莊約700戶、3000人,雖然發放過多次,通過走訪,還是有一部份住戶沒有收到真象資料,通過交流,找到了不足,沒走到之處,大部份是死胡同,行走不便,大村都在六、七千人以上,村大道路不熟悉,為了彌補不足,給每個生命看到真象的機會,白天到外村探好路線,哪些戶還沒有走到,晚上有目地的發放。

9、面對面講真象:我們五人都能做到面對面講真象,不放過任何機會,走門串戶,走親訪友,趕集上店,我們村的大隊幹部都聽過我們講真象,並且還送給了他們光盤,特別有一位老年同修每天大部份時間出去講真象,講完了本村人,騎自行車到外村去講,聽她講過真象的人無計其數、救度了大量眾生,開創了良好的正法環境。

10、利用郵寄信件講真象,多次給省、市610惡警通過郵寄真象資料勸善信講真象,震懾了邪惡,救度了更多眾生。

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象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正念》)

遵循師父的教誨,我們非常重視發正念,除個人整點發正念外,每五天我們集體學法整點集體發正念,外出發資料前先發正念,路上邊走邊發正念,清除了大量的黑手、爛鬼的干擾破壞。

2002年8月份的一天,一名同修外出回來時,發現橋洞的牆壁上有兩處污衊大法的標語,當時是上午11點鐘,東來西往行人很多,不易清除,這位同修回家後又叫了一名同修,兩人騎摩托車邊走也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兩人配合,12點鐘趁人少快速將標語塗掉,還有兩次,在本村村口電線桿上和本村水塔上,趁晚上天黑,在師父的加持下塗掉。通過了解,我們主動找到寫誣蔑大法標語的人講清了真象,從此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

2002年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為了慶祝這個偉大的日子,我們當天下午集體學法、煉功,正在煉靜功時,被惡人舉報,村支書親自到場,揚言叫鎮派出所來人抓我們,我們邊講真象邊發正念,最後被搶走了一盤煉功帶。村支書並揚言:我這就去叫人來抓你們。事情過後,我們認真學法,向內找,我們最大的執著那就是怕心,「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找來找去還是出於一個私,為私為我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找到了根本執著,去掉了怕心,集體學法、發正念、發放真象資料從沒間斷。

我們還和市裏的同修互相溝通,20餘人法會開了兩次,10餘人的法會開過四次,大家「互相鼓勵,共同精進。」(《致俄羅斯第二期大法法會》)很好的維護了師父留給我們的不可缺少的法會這樣一個修煉形式。「通過法會使大家在修煉中互相借鑑,找出自己的差距,能夠使大家共同提高。」(《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

在我們證實法的路上,也有奇蹟出現,在一個晚上騎摩托車出去發真象材料,只覺得車速比往常慢了些,等發完真象材料回家一看,原來白天由於油管漏油將油管開關關掉,晚上出發時,競忘記打開油管開關,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還是騎著摩托車發完了真象資料。還有一次黑夜,我們帶上240份真象資料,準備到40里外村莊發放,由於路遠,車速特快,摩托車車燈較暗,到拐彎時沒有及時減速,前邊是一條溝,拐彎已經來不及了,在這關鍵時刻,摩托車自動脫擋、滅火,車停了下來,避免了事故,我們也沒有感到害怕,我們心裏明白,是慈悲的師父保護了我們,我們繼續上路,順利的把真象資料發放到各戶,我們只有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以謝師恩。

此稿將要完成時,我們接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師父的法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眾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將開始」,師父要我們「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救度眾生迫在眉睫,我們只有在學好法的同時,無條件的全身心投入到救度眾生中去,能救多少是多少,多救一個是一個,不負師父對我們的重望和歷史賦予我們的偉大責任,完成我們的洪誓大願,「圓滿隨師還」。

由於我們農村大法弟子文化程度低,只寫了我們在正法活動中的主要一部份具體實事,師父的點化和心性上的體悟都沒有寫出來,望同修們見諒。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經文共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修煉心得交流會投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