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世道(三)


【明慧網2002年7月26日】
(三)

警笛由遠而近,夜幕下寧靜的居民小區平添了幾分恐怖,出事了。幾輛警車停在了一幢二層小樓所在的居民小區。小區的居民不解地看著從這幾輛警車上下來的警察,把整個居民小區圍了起來。

街道居委會的賴大媽站在樓門口,和走過來的警察說著甚麼。警察們便向二樓王剛家湧去。「砰!砰!砰!」震耳的敲門聲,夾雜著喊話聲:「開門!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

屋裏,王母面有驚色地看著王剛,王父正準備去開門,王剛擺擺手示意不要急於開門。王剛走到門口,隔著門問道:「甚麼事?」

一個警察小頭目吼道:「少廢話,別問甚麼事,快開門!」

王剛有意提高嗓門:「黑天半夜的,甚麼事不能白天來嗎?怕人看見怎的?要闖民宅也得有個說法,有手續嗎?有證件嗎?」

「沒有,這是上面的指示,對付法輪功可以破例。快開門!否則我們就要撞門了!」

「你們不能執法犯法,老百姓也有自己的基本權利,我不開門,你們走吧!」王剛的聲音嚴肅而堅定。

小區裏的居民們探頭探腦地看著發生的一切,嘰嘰喳喳,交頭接耳。

警察小頭目向他們厲聲喊道:「湊甚麼熱鬧?別管閒事,都回去睡覺去,不要自找麻煩!」

眾人怔怔地看著那個警察小頭目,心存抵觸,仍站在那裏不動。

警察小頭目又發作了:「怎麼,你們要找不痛快?」居民們便悻悻地自回自家去了。

警察小頭目下令:「給我撞門!有上面頂著呢,我們怕甚麼?!」眾警察有點遲疑,警察小頭目又說:「出了甚麼事情都由我兜著!再說了,裏面可能還有油水。要真抓對了,還有獎金呢!」

眾警察被說動了,便組成一個人夯,向王剛家的門撞去。「轟隆」一聲,門被撞碎了,警察們蜂擁而入。

這是兩室一廳的公寓,王剛和父母正坐在客廳的沙發裏,冷靜地看著這一切。

警察小頭目沖到王剛跟前,嘴裏狠毒地咒罵著,一手當胸就把王剛抓起來,沒想到王剛一站起來,高出他一頭。警察小頭目氣急敗壞地對著王剛的胸部和腹部一頓毒打,還用硬頭皮鞋狠狠地踢王剛的小腿肚子。

王剛的父母急了,連聲喊道:「不許打人,打人犯法,人民警察不打人!」

其他警察的心思根本不在抓人上,嘴裏嚷著:「去取證。」便拋下警察小頭目去各處搜查。警察小頭目看到就自己一個人打王剛,王剛的父母又喊又叫的,便覺得力單,一拳將王剛打坐在沙發上,在屋子裏翻找起來。

王剛見這幫警察到處搜翻東西,義正辭嚴地說:「你們沒搜查證,這樣做違法!你們是犯法的!」

幾個警察馬上圍上來,把王剛銬了起來,並用一條毛巾把王剛的嘴堵上。

王剛父母悲憤地注視著這場飛來的橫禍。

警察們先去搜查所有上鎖的地方,把鎖頭砸開或撬開。王剛家裏乒乒乓乓地被翻了個底朝天,桌椅倒地,立櫃被砸開,抽屜被撬……

一個警察情不自禁地喊了聲:「找著了!」眾警察圍過去,原來這個警察撬開了一個上鎖的抽屜,發現了一些金銀首飾和銀行存摺。警察小頭目說:「繼續找,必須找著證據。」

警察們搜完上鎖的地方,便開始搜查其它的地方。一個警察在王剛的枕頭底下搜出一本《轉法輪》,還有一張十六開的白紙,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便如釋重負地叫道:「有了,有了!找到證據了!」

警察們強行壓著王剛,拿著《轉法輪》和那張紙,以及王家的銀行存摺、金銀首飾和其它值錢的東西下了樓。

王剛臨行前看了父母一眼。父母的眼神裏,再也沒有膽怯和逆來順受,他們衝著王剛堅毅地點點頭。王剛感到十分欣慰,他似乎明白父母的眼神裏所要告訴自己的話。

警察們前呼後擁地把王剛架走。經過樓口時,街道辦的賴大媽一看到王剛,便馬上慌亂地低下了頭。

警察頭對居委會賴大媽說:「物證找到了!看,還有傳單呢,你再來做個人證!」

賴大媽慌亂地說:「我可沒看見他貼了這個。」

警察們押著王剛上了警車,揚長而去。

小區的居民們見他們都走了,便紛紛打開門,奔王家而來。王家的門被徹底砸壞了,家裏被翻得一片狼籍,王剛父母正在收拾屋子。鄰居們進來,有的幫著收拾,有的在安慰王父和王母。

「太缺德了!」一樓的劉大爺打破了沉默,他顫顫巍巍地走到樓口衝著賴大媽喊道:「小剛子這孩子我可了解他,煉法輪功後變成了多好的一個孩子啊!這街道辦是怎麼變成先進的?你是怎麼當上勞模的?人心得有桿稱!太缺德了!」

賴大媽的頭更低了……

警車來到蘭澱派出所,警察們把王剛推下來。警察頭兒向值班警察── 一個滿臉橫肉、眼露兇光的彪形大漢打著招呼:「來了一個倔頭,好好照顧一下!」

眾警察們出了派出所的門,正準備散去,警察頭兒馬上吆喝著說:「別溜!把東西都拿出來,要上交。」

眾警察們不高興了,馬上有人說:「你們政保科的人也太黑了!」其他人也附和道:「就是,政保科太黑了,太霸道了!」警察頭兒一看這陣式,便說:「東西還得交上來,我今天請大家喝酒。」「這還差不多,走,大家喝酒去!」幾輛警車向一家酒吧駛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