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醫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研究(上)


【明慧網2002年7月26日】引言

輪迴轉世是東方信仰的一個重要概念。它在中國有如此深入的文化底蘊,以至屢屢被文人寫入詩詞歌賦,和春風秋雨、暮鼓晨鐘一起吟詠夢幻人生。與此同時,它還常常被老百姓掛在嘴上調侃以至變得有幾分粗俗。但不管是俗是雅,中國人,尤其是現代的中國人,對輪迴轉世都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至多作為一種心靈寄託。可是令人驚異的是,在科學昌明且文化中並無轉世概念的北美,一些醫學界人士對轉世現象已經做了大量的研究,不僅令人信服地指出轉世的可能性,而且發掘了很多深層的知識。

這類研究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以伊安.施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為代表的通過收集、驗證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的案例來研究轉世的可能性及有關現象。施蒂文森是弗吉尼亞大學(VIRGINIA Univ.)的一位講席教授,他用了40年的時間收集了2600個2至7歲孩子的案例,這些孩子儘管很年幼,但他們知道遠在千百里之外的村鎮的具體情況和發生在十幾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事情的細節。很多孩子甚至可以說出其它種族的語言。這些案例的很多細節都被施蒂文森教授的研究小組仔細地核實。其中的一些案例收集在他的著作《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關於轉生的問題》一書中。施蒂文森教授還收集了200個有關胎記的案例,在這些案例中,那些孩子說自己在前世死於被子彈或利器刺穿與胎記相應的部位。在17個這樣的案例中,施蒂文森教授獲得了相關的屍體解剖報告等醫學記錄,證實相關人員的死亡過程確如孩子敘述的那樣。這些案例記錄在施蒂文森教授的另外一本書《轉世和生物學的交點》中。

另外一種類型的研究基於受試者在精神醫生的指導下在催眠狀態中進行的前世回溯。「催眠」一詞其實並不是準確的翻譯,因為在這個狀態下,人並沒有入睡,腦電波也和入睡時不同。而且,從腦電波來看,有的精神醫生可以使受試者達到和傳統的催眠不同的意識狀態。這種狀態其實更類似於佛家或道家的打坐入定。在精神集中的狀態下,受試者可以接觸到自己更深層的意識,經歷久遠的過去,同時其現實的意識仍然在起作用,甚至可以對公元前發生的事情以公元計年。

(一)

在入定回溯的研究者中,最有名的可能是布雷恩.韋斯(BRAIN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師》已發行了二百萬冊,被譯成二十幾種文字。中譯本名為《前世今生》也曾在台灣暢銷。韋斯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在耶魯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曾任教於比茲堡大學和邁阿密大學。在這之後的11年裏,他任邁阿密西奈山醫學中心的精神科主任。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時,韋斯博士已經發表了40餘篇學術論文,作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學者,他對一些超心理現象不屑一顧,對於前世和輪迴的問題一無所知,也毫無興趣。

可是這時,他遇到了一位叫凱瑟琳的病人。凱瑟琳年近30歲,患有多種恐懼症和憂鬱症,在當時她的症狀變得非常嚴重。韋斯醫生對她進行了一年的傳統心理治療,可是她病情依舊。凱瑟琳非常恐懼窒息,拒絕服用任何藥物。最後,凱瑟琳同意嘗試一下催眠治療。韋斯醫生覺得凱瑟琳的心理疾病可能來源於被抑制的童年記憶,如果在入定狀態下,病人回想起這些被壓制的記憶並釋放當時的負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會痊癒。凱瑟琳的確在入定狀態中回憶起了童年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令韋斯驚訝的是她的症狀並無好轉。於是韋斯決定將凱瑟琳推回更早的童年記憶。在下一次治療中,韋斯對入定中的凱瑟琳說:「回到你的症狀產生的時間。」下面發生的事情是韋斯始料不及的:

「我看到一些白色的台階通往一所建築,一個有柱子的白色大型建築物。前面空曠,沒有門廊。我穿著一件長裙,一種用粗布做的袍子。我梳著辮子,長長的金色頭髮。」韋斯很不解,就問她那是哪一年,她當時叫甚麼名字。「阿朗達,18歲。我看到那座建築物前面有一個市場。有籃子,把籃子扛在肩上。我們住在一個山谷裏沒有水。那年是公元前1863年,那裏土地貧瘠、炙熱、到處是沙子。有一口井,沒有河。水從山上流入山谷。」

凱瑟琳回到了大約四千年前位於中東的一個古老時代,她有著和現在不同的面容、服飾、身體、頭髮和名字。她記得有關地形、服飾和日常生活的細節,直至她死於洪水,而她的孩子則被大水從她的懷中沖走。當她死後,她的神識飄到她身體的上面。在這一次治療中,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一個是18世紀的西班牙妓女,一個是公元前的希臘婦女。

維斯的驚異可想而知。他知道凱瑟琳沒有臆想症,也沒有多重人格,沒有吸過毒。他當時想,凱瑟琳也許是處在幻想或做夢的狀態。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凱瑟琳的病症開始得到神奇的好轉,而幻想或做夢不會達到這種效果。在以後的治療中,凱瑟琳回憶出了十幾個前世,重新經歷了造成她今生的各種恐懼的久遠的原因,這種高層次的理解使得她從恐懼中解脫出來。凱瑟琳在入定中,常常發現她今生所熟識的人出現在她的前世裏,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韋斯博士曾經是她的老師,而她的已婚男友曾經在久遠前的部落戰爭中殺死過她(當時她是個男孩子),他們今世的關係也不很和諧。

每次離開人世時,她的元神都飄離到身體的上方,被慈祥的光吸引回性靈世界,她還會遇到性靈導師,這些高級生命甚至可以通過凱瑟琳的口向韋斯傳達一些精神信息。在這種狀態下,凱瑟琳的精神覺悟遠遠超出她平時的自我。

在這個過程中,韋斯的懷疑也逐漸消退。尤其是在一次治療中,凱瑟琳在入定中經歷了一個古老年代的去世之後,飄離了自己的身體,並被引向她已經熟悉了的精神之光。她對韋斯說:

「你的父親也在這裏,還有你的兒子,是個很小的孩子。你的父親說你應該知道他,他的名字是阿維榮(AVROM),你的女兒的名字就是隨他起的。他死於心臟病。你的兒子的心臟也很重要,因為它是倒過來的,像雞心。他因為愛你,為你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他的靈魂是非常高級的,他的死還了他父母的債。他也想讓你知道醫學只能做那麼多,它的範圍是非常有限的。」

維斯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凱瑟琳對他並不熟識,對他的家人也一無所知。維斯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就是他的第一個兒子的夭折,這個孩子出生10天後被診斷有心臟疾病,心臟就如同是倒過來的,這種病的發病率是千萬分之一。這個孩子出生23天後離開了人世。維斯的父親死於心肌梗塞,他的猶太名字是阿維榮(AVROM)。維斯的女兒在維斯的父親去世四個月後出生,被取名為艾米(AMY),紀念維斯的父親。這些都是凱瑟琳無法知道的。

驚異的維斯問凱瑟琳:「誰在那裏?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是那些師父,」她柔聲道,「那些精神大師告訴我的。他們還告訴我,我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86次。」

治癒凱瑟琳後,維斯醫生對心理治療的觀念有了極大的轉變,我們今生很多的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讓病人進入其宿緣世界,重新經歷當時的創痛,是一種直接的釋放痛苦的方法。這件事情過去四年之後,維斯終於鼓起勇氣,冒著學術地位的風險,寫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輪迴轉世的書,告訴人們生命的不朽和意義。他後來用這種方法治療了數百名病人,這些病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無神論),這些案例被記錄在他的另一本書《追昔撫今》中。

比如一個叫艾蘭(ELAINE)的病人是一位心理學家,她患有頸部、肩部和上背部的陣發性的劇痛,她還患有恐高症。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看到黑暗,我意識到我的眼睛被蒙上了。然後,我在外部看到我自己。我站在一個塔的頂部,是一個用石頭建築的作為堡壘的塔。我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我二十出頭,我是一個在戰爭中被擊敗的一方的戰士。然後我感到我後背的劇痛。我能覺得我牙關咬緊,我的胳膊僵直,我的拳頭緊握。我被刺穿,我可以感到我從後背被刺穿,但是我拒不屈服,我沒有叫出聲。然後我感到自己墜落下去,我感到我被水淹沒。

「我一直害怕高度和水淹。當我出定時,我仍然在抖動,以後的幾天我非常痛苦。我都無法觸摸我的面部的骨頭,疼痛非常強烈。但是第二天的早晨當我醒來時,我想:「有一些變化,非常大的變化。」

這變化就是艾蘭(ELAINE)的背部的疼痛和她對高度的恐懼消失了。在接下來的治療中,艾蘭生動地經歷了中世紀法國的一世,她是一個貧窮的二十幾歲的男子,無辜的他被誤判死刑,並被當眾施以絞刑。對這一世的回憶之後,她長期的頸部的疼痛消失了。

在另一個例子裏,丹(DAN)是一位年近40的商業主管。他有一位叫瑪莉.羅(MARY LOU)的女友。他們深愛對方,可是,瑪莉.羅在飲酒之後常常與其他男性有些輕浮的舉動,儘管她從未做出出格的事。可是這常常使丹怒不可遏,失去理智。在入定中,丹驚恐地觀看了他與戀人的幾個前世:

「我在用一個長長的匕首刺向她,她對我不忠,我一怒之下殺了她。」這件事發生在7至8世紀,那時他是一名回教戰士。丹在另外兩個前世中也殺了瑪莉.羅。在另外幾個前世中,他在很困苦的時刻拋棄了她。他們兩人也曾扮演其他的角色,比如家人、朋友和仇敵,有時他們的性別和角色正好反過來。

在這之後,丹的憤怒被理解和愛所代替。中國人常說:不是冤家不聚頭,確有道理。相聚的目的是為了克服以前的惡的一面,不然同樣的事情會重複發生,就如同考試不及格的學生要反覆補考一樣。而在這一世裏,丹在考試中得到了一些提示,想必會考得好一點。

維斯還引述了羅伯特.賈門(ROBERT JARMON)醫生的一個例子。這個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位年輕的商業主管,很奇怪的是,每當月圓之夜,他就變得不可理喻的焦慮和害怕。在入定中,他說:「他們要抓到我們了。我們必須特別小心。今夜是月圓之夜。」這個病人回到了一個前世,在這一世中,他是二戰時在歐洲戰場上的美國士兵,被德國人俘虜。他的最後的記憶就是被德軍從背後槍殺,當時他面對一條河,月光從河面上反射上來 -- 「別時茫茫江浸月」,「唯見江心秋月白」。

這位病人提供了他這個前世的名字,他還提供了他在30年代大學畢業的時間、地點和分校。他的妻子後來對此做了考據,發現確有這樣一個人畢業於這所分校,只是時間差了一年。在這次前世回溯之後,這位病人「抬頭見月傷心色」的反應消失了。

維斯在他的書中記錄了很多這類案例。他的病人在入定中看到的命運的展開常常超乎他的想像力。維斯也曾回憶起自己的前世,在心如止水的時刻,久遠的記憶偶爾像電影一樣從他的眼前閃過。在一個前世中,他是一位有權勢的祭司,從這個祭司的眼睛他知道那就是他,因為他能知道他的情感。他穿著一個五顏六色的長袍,站在一個很奇特的建築外面,在觀察環境時,一個詞「ZIGGURAT」漸漸映入他的腦海,但他不知道這個詞是甚麼意思。這位祭司年輕時是位理想主義者,可是隨著權勢日增,他逐漸沉浸在名利色慾之中。這位祭司在離開紅塵俗世時發現他的權力、財富都帶不走,他虛度一生,追悔莫及。

那天晚上,維斯又想起ZIGGURAT這個詞,在百科全書中他查到了這個詞,那是一種廟宇的名字,恰好是他見到的那種,這種廟宇屬於巴比倫時代,巴比倫時代的空中花園就是一個例子。

在另外一次前世的閃現中,維斯是歐洲中世紀的一名囚犯。他因為宣揚前世輪迴的思想,被鎖在地牢裏,在被連續幾天的酷刑折磨後,離開了人世。很顯然,維斯的今生在延續著他的前世。

維斯的第三本書《唯愛是真》詳細記錄了一個有趣的案例。有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在大約同一時間找到維斯進行治療,維斯驚異地發現他們回憶出相同的前世,在其中一世中,那位男子是個住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善於製作陶器,他被羅馬士兵活活拖死,在女兒的懷中停止了呼吸。而那位女士從女兒的角度回憶起同樣的事件。維斯以前曾經將一些夫婦和親人分別回溯到相同的前世,可是這一次這兩個人並不相識。根據職業道德,維斯博士不能告訴這兩人對方的回憶或任何情況,他只是有意安排約見的時間,使得兩人在維斯的辦公室有過一面之交。當這兩人的療程結束時,維斯博士仍然沒有勇氣突破職業規定。可是這時命運之手展現了自己的巧妙安排。這兩人在同一天去機場搭乘飛機去不同的地方,可是其中一個人的飛機因故不能起飛,被轉到另一個人將要乘坐的班機上,於是兩人得以相識、相愛。

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這齣戲的腳本早以寫好,緣份未到,求也求不來,緣份到時,躲也躲不開。

(二)

布雷恩.維斯博士並不是最早研究入定回溯的人。布萊恩.賈梅森(BRYAN JAMEISON)醫生在60年代末就開始了這方面的研究。賈梅森以前是位廣播員,1968年的一天夜裏在開車回家的路上,他在收音機中聽到一位他很尊敬的同行在很嚴肅地討論輪迴轉世的問題。在這之後,他開始對這個問題產生了興趣。在一次聚會上,他認識了一位年長女士,她可以做催眠回溯。一週之後,那位女士到了布萊恩家裏,為他和他的一位朋友做前世回溯。布萊恩回憶起的第一個前世是一個生活在公元1550年左右的鐵匠,他住在荷蘭,人很笨。他最值得回憶的時刻就是在37歲時吃了頓好飯。他窮得沒有結婚,笨得不知怎麼過上好日子。38歲時他死於一次事故。他很奇怪地發現死後的他其實仍然活著,可以看到他下面的情景。然後他飛升到柔和、溫暖的白光裏。

從那以後,賈梅森開始學習催眠回溯,在第一次為別人催眠時他非常緊張,但整個過程進展順利,而且他的受試者很滿意,儘管這位受試者回憶的前世就如同看泥巴變乾一樣無聊。之後賈梅森發明了一種非催眠回溯的方法,這種回溯方法可以在幾分鐘內使受試者進入自己的宿緣世界。可是這樣一來,賈梅森很快就用光了自願受試者。幸運的是,這時嘻皮士時代正如火如荼,在賈梅森工作的廣播電台周圍有很多嘻皮士在那裏無所事事。他們中的很多人願意做賈梅森的受試者。

很快,賈梅森發現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中的每個人或者曾是印地安人,或者曾生活在19世紀中後期的美國。這些嘻皮士的生活方式和印第安人很有幾分相似之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印第安人時期殺害他們的白人在今世是他們的父親或母親。中國的老人在對子女發怒時常說:「你這個孽帳!」顯然他們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如果他們知道他們說的可能是事實,他們就不會發火了。當然,親子關係中這種輪迴的模式應該只是少數。

在開始他的研究時,賈梅森總是盡可能對受試者提供的前世信息進行驗證,並發現了很多證據。在他的早期受試者中,至少一半的人在回溯前不相信輪迴,可是大多數人在入定下生動地描述了他們的經歷。回溯後,絕大多數人不再對死亡感到恐怖,不再有世路無窮、勞生有限的惆悵。還有人說在前世回溯後,他們長期的恐懼症和強迫症迅速完全消失。從這以後,賈梅森集中研究前世療法。積30年的經驗,賈梅森近期出版的《尋找前世:探索輪迴的秘密和前世療法的神奇功效》一書中記載了300頁的案例。筆者以前很欣賞大陸60年代中期出生的幾位南方作家那種白紙好畫畫的編故事的能力,但是他們的小說似乎都不如這些案例更富有戲劇性。當然,這些案例都是賈梅森精選出來的,為了說明相關的問題。當病人試圖在自己的宿命中找到今生的問題的根源時,其更高的自我會把他帶到問題產生的時刻,那種時刻都是病人累次轉生中的關鍵時刻,充滿了心靈的創痛,如一出悲劇的高潮。

一個案例的主人公叫南希(NANCY)。從她記事起,她就對活著感到內疚。雖然她諸事順遂,家庭美滿,可是她仍然對自己活著感到內疚。她曾三次試圖自殺未遂,但她仍有自殺企圖。她不知道為甚麼。

在探索了兩三個無足輕重的前世後,她回到了二戰時的歐洲。當時她只有16歲,她和家人正要吃晚餐。這時蓋世太保闖進來讓他們全家跟他們走。她的父親對此表示抗議,當場被槍殺。然後她、她的母親、她的弟弟被拖下樓、拖到街頭,然後就被推進卡車。她的弟弟試圖逃跑,但馬上被槍殺。她當時感到天旋地轉,昏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卡車已經開動。後來她們像沙丁魚一樣被塞擠進一輛火車,一路上她們吃喝拉撒都在車裏,很多人都嘔吐。車到站後,她們如同牲口一樣被趕進集中營。她們的頭髮被剪掉,穿上號服,被奴役勞動。幾天後,一個納粹獄卒把她和另一個女孩押到集中營附近一個大房子裏,獄卒讓她們洗澡並打扮得漂亮一些。她們被迫為納粹提供性服務。

她彈一手好鋼琴,在晚上還得為納粹軍官演奏。後來一個年輕的納粹喜歡上她,有一次甚至給她獻花。她陪著這個年輕納粹尋歡作樂,甚至幻想戰爭結束後和他在一起。有一天,他把她帶到集中營的院子裏,很多犯人排成長隊準備洗「淋浴」。那個納粹看她很好奇,就對她說,多虧了他,她才如此幸運,「這些人以為他們去洗淋浴,其實他們將要進毒氣室。」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轉過頭來以充滿淚水的求救的眼神直視著她。是她的媽媽。四目相對時,她被一種無可言喻的痛苦和內疚所徹底淹沒。她感到一陣眩暈。那個納粹扶住了她,並將她帶回房間。她的媽媽將要被害死時,她卻在和納粹尋歡作樂,她無法擺脫這種內疚,最終找機會割腕自盡,她在慢慢流血而死時,仍然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痛悔。

在賈梅森醫生的指引下,南西將這些情緒釋放到精神之光裏。之後她自殺的情緒消失了。在重放回溯的錄音時,她意識到她的弟弟是她今世的兒子,而她的媽媽是她今世的女兒。

另一個案例是關於鳥的故事。幾乎所有的人都喜歡鳥,可是芭芭拉(BARBARA)對鳥卻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她的恐懼症產生於她27歲那年,至今已20年了。那天,當和一位朋友在海灘上漫步時,一隻海鷗飛下來吃她朋友伸出的手中的爆米花。當它飛過時,它的翅膀輕輕地掃過芭芭拉的臉。「白鳥悠悠下」的情景一下子觸發了她的極度恐懼。以後每當離開家或汽車,她總要仔細地檢查周圍是否有鳥類。每當走到公共場所,她都要帶一把傘,以避免和低飛的鳥有任何遭遇。

在前世回溯中,她記憶起她曾是19世紀末居住在美國西南部的一個白人男子。當時他27歲。有一天他喝醉了酒,姦污了一個印第安少女。當受害者家人知道後,幾名勇士抓住了他。他們把他綁起來,並把他上衣脫光,然後把他扔在沙漠上等死。可是,當那些印第安人臨走時,把他的胸腹部劃開一道口子,出了很多血。他在烈日下又飢又渴,很快脫水。這時他看到幾隻鳥在他頭上盤旋。一會,一隻禿鷲降落在他的附近。他的尖叫使它卻步,可是它馬上意識到他毫無防衛能力。於是它和五個同類跳下來啄他的身體。很快,更多的禿鷲飛過來,一隻大鳥開始啄他的眼睛。他實際是被驚嚇致死。而她今生的恐懼恰恰發生在27歲那年。

在回溯結束前,芭芭拉釋放了她前世今生的恐懼。但她很想知道她為甚麼有這樣慘痛的經歷。於是賈梅森醫生又使她進入回溯狀態,她回到了宗教裁判所時代的法國,她是一名獄卒,負責酷刑折磨所謂的教堂的敵人。他的拿手好戲是把受害者的眼睛摳出來。

這個案例應該成為中國大陸勞教所和監獄裏的幹警們的前車之鑑。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會返回到他們自己的身上。暗室之過,神目如電。在賈梅森的一個案例中,受試者的前世是一位貴婦人,當乘坐華麗的馬車招搖過市時,她對路邊的乞丐非常鄙夷,覺得他們不配活在世上。可是在下一世,她自己成了一個乞丐,而且還是個傻子,連乞討都不會。人們往往以為自己有地位有本事,自高自大,追名逐利,其實「前門種瓜人,昔日東凌侯;富貴故如此,營營何所求。」賈梅森醫生本人曾在一個前世迫害過相信輪迴的人,結果在這一世,他常常被一些基督徒抨擊。

當然,這些前世的回憶都是悲慘的故事,因為病人要找到其問題的宿世根源,而這根源一定是病人承負了千百年的傷痕。其實,人世並不只是苦難,人的一生也往往充滿了草長鶯飛、輕歌漫舞。釋放前世的痛苦可以撫平今生的傷痕和迷惘,同樣,經歷前世的美好和友愛也會慰藉今生的愁魄與離魂。比如在賈梅森醫生的一個案例中,一位女士非常懷念去世的丈夫,希望能在前世找到他。在入定下,她讓更高的自我把她帶回她和丈夫在一起的最早的一個前世。可是當她回溯到那一世時,她大失所望,她的丈夫是如此的醜陋,因為那是一個史前的穴居時代,和她所期盼的風花雪月相去甚遠。可是當她經歷這一世時,她的丈夫給她帶回獵物,撥開她的頭髮抓蝨子,把她從猛獸的嘴裏救出來,她漸漸感到他和丈夫之間的深深的關愛。她也很欣慰地被更高的自我所告知,她和丈夫在來世中還會相偶。

賈梅森在書中經常提到「更高的自我」,這個自我知道我們自己累世的宿緣,也知道今生將要發生的一切。也許人有在迷中的這一面,也有在迷外的明白的一面。也許人的自我分為諸多層次,具有不同的智慧。也許人的神識不只一個,有的不在迷中。正是:

浮生若夢定中觀
方解前生後世緣
千年悲歡一長卷
滄桑閱盡已釋然

參考書目

Ian Stevenson, Ph.D., 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 A Question of
Reincarnation.
Ian Stevenson, Ph.D., 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
Brian Weiss, M.D.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Brian Weiss, M.D. 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
Bryan Jameison, The Search for Past Lives: exploring reincarnations's mysteries
& the amazing healing power of past-life therapy.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