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的研究(泰國)

【明慧網2002年6月30日】
拉塔娜﹒翁松巴特 (泰國)

拉塔娜﹒翁松巴特1964年5月3日出生於曼谷,是蘇拉珀爾﹒蘇宛希特和妻子蘇妮莎的女兒。拉塔娜有幾個哥哥、姐姐。她父母的婚姻並不幸福,她母親不想再要孩子,她和她丈夫大約在拉塔娜出世前後不久就分居了。由於拉塔娜的外祖母查露﹒斯裏﹒翁松巴特和她的第二個丈夫山姆魯安﹒翁松巴特,一個開業的律師,沒有孩子,所以,在拉塔娜出生前他們就要領養她。拉塔娜出生一個月後,他們就正式收養了她。在拉塔娜的一部份童年時光中,她母親還有其他一些孩子(拉塔娜的哥哥姐姐)和翁松巴特一家生活在一起。從1971年開始,拉塔娜就是和她養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唯一的孩子。

拉塔娜很早就學會了講話。山姆魯安﹒翁松巴特說她七個月時就能清楚地發出泰語的「是」,十一個月就能說會道了。這時,她就要求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帶她到馬哈塔特寺院去積功德(馬哈塔特寺院是曼谷有名的寺院,在翁松巴特家住處的城的另一邊)。山姆魯安認為她當時太小。但是幾個月後,拉塔娜十四個月時,他帶她去了馬哈塔特寺院。在那兒,拉塔娜顯得非常熟悉那兒的建築和拜佛的正確姿勢與供品。

傍晚從寺院回來後,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問拉塔娜在這生之前去過哪裏。拉塔娜說:「我該先說哪裏呢?」他叫她先講一講馬哈塔特寺院。拉塔娜回答說,她曾在一個禪房中修行,後來被趕了出來,就搬到邦蘭埔(曼谷的一個區)。拉塔娜還說,她生病後回到老家斯裏﹒拉查,在那兒做手術時死去。對此,拉塔娜還補充了一些她死後和出生前的詳細經歷。大概是這個時候,拉塔娜還說出她前世名叫金蘭。

拉塔娜兩歲多一點,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再一次帶她去了馬哈塔特寺院。這回當他們路過寺院的一個小屋時,拉塔娜說道:「那是我的住處。」途遇一大幫尼姑時,她似乎認得其中的一個。拉塔娜衝著一位尼姑喊道:「梅嬋。」那位被叫的尼姑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孩,那夥尼姑就走過去了。拉塔娜說她曾經和那位尼姑住在一起。

幾天後,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回到馬哈塔特寺院,在那兒找到了一位叫梅琦嬋﹒蘇西帕特的尼姑。梅琦嬋向山姆魯安﹒翁松巴特證實說,她曾經和一個叫金蘭的女子共用一間禪房。那位女子的全名叫金蘭﹒普瑞詠﹒蘇帕米特,她在拉塔娜出生的一年多以前死在斯裏﹒拉查。梅琦嬋還能證實拉塔娜關於前世的其它一些描述。

大約一週後,拉塔娜又一次被帶到馬哈塔特寺院。在那兒她成功地從排成一行來測試她能否認出梅琦嬋的四個尼姑中認出了梅琦嬋。在這次和後來對馬哈塔特寺院的拜訪中,拉塔娜談到和認出了寺院裏的各級和尚及他們居住範圍內的一些特殊地方。她還對以前自己送給這個寺院及另一個寺院的禮物發表議論。

拉塔娜表示想去斯裏﹒拉查,當他們家認識的一位和尚說他已去過那兒時,拉塔娜就責怪他沒有帶她去見她前世的女兒。終於在1969年3月初,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帶著拉塔娜去斯裏﹒拉查看望金蘭的女兒,並讓拉塔娜看看或許是認認那兒的其他人和地方。

金蘭﹒普瑞詠﹒蘇帕米特1894年生於曼谷。她父親是華人,母親一半華人、一半泰國人血統。金蘭結婚後變得成功,也確實富有。她只有一個孩子,女兒阿蘭。她特別疼愛阿蘭和阿蘭的丈夫布尤姆﹒蘇撒維爾。雖然金蘭和她的女兒互親互愛,但有時也吵架,阿蘭想她母親實際上更喜歡女婿而不是她。阿蘭和布尤姆有一個兒子,金蘭的唯一孫子,金蘭也是非常疼他。

四十三歲那年,金蘭做了三次腹部手術,其中至少有一次是因為卵巢腫瘤。其它方面,直到金蘭最後病倒、手術和去世前,她的身體都還可以。

金蘭非常大方,尤其是對信宗教的人和宗教基金會。她慷慨地資助廟宇、和尚和尼姑。宗教是她一生中,至少是晚年,最為關心的。晚上,在睡覺之前,金蘭總是要念佛和拜佛。她打坐非常勤勉。

到了晚年,金蘭和她丈夫徹底分居了。大約是1958年,她進了馬哈塔特寺院修行。在那裏,她和一位尼姑梅琦嬋在同一間禪房共住了三年。而後,她與新的方丈有了意見,方丈要她離開禪房,好把它分給一個和尚。她離開了馬哈塔特寺院,雖然她已六十七歲了,但她還是搬到了曼谷邦蘭埔區的一所房子裏,並繼續在那兒修行。1962年9月12日,她死於手術台上,享年六十八歲。

拉塔娜和她的繼祖父兼養父山姆魯安﹒翁松巴特特別親近。她只和他談論她的前世,而和其他人就談得很少,尤其是不願意和他人直接談論此事。拉塔娜解釋道,當她想到前世,她對她女兒的回憶使其落淚,由於這一原因,她不想任何人談論它。

拉塔娜大多是在晚上禱告之後睡覺之前談論前世,這時她的舉止變得比白天更成熟,而白天她多數情況下表現得像一個普通的小孩。

拉塔娜談論前世時並沒有表示出甚麼強烈的情感。但是,她很小的時候確實不斷要求她父母帶她去馬哈塔特寺院,後來懇求他們帶她去斯裏﹒拉查。當她到了斯裏﹒拉查,她表示出強烈的願望要呆在那兒。事實上,她養母說她幾乎是被強行帶回來的,她哭著說她要和阿蘭﹒蘇撒維爾呆在一起,只有當答應了她學年結束後再來,她才回去(拉塔娜當時上一年級)。

山姆魯安﹒翁松巴特和阿蘭﹒蘇撒維爾都表示,拉塔娜在談論她的前世時相當自信。在斯裏﹒拉查,如果拉塔娜的養父在給阿蘭﹒蘇撒維爾敘述她的記憶時有任何錯誤,她就予以更正。而且,拉塔娜在斯裏﹒拉查新建的房子(老房子已改為旅館)中行走自如,仿佛她擁有這些房子(雖然新房子是在金蘭死後建的,但這並不妨礙拉塔娜的擁有感)。山姆魯安﹒翁松巴特說拉塔娜說過:「我已經來到了我的家,我不回曼谷了,因為這就是我的老房子。」

安潘﹒佩切拉特 (泰國)

安潘﹒佩切拉特於1954年3月在泰國宋龍出生,她的父親和母親分別是亞德﹒佩切拉特和金珊。安潘是金珊的第三個孩子。後來,她父母分手了,安潘就與母親在一起生活。1966年,安潘與母親移居龍檔,該地在宋龍以北七公里,在曼谷東南三十公里。

大約一歲時,安潘開始告訴她媽媽,她在龍邦城還有另一對父母。她說,她曾是那對父母的兒子。還描述了那個家的情況,包括房子及裏面的家具,以及她在被蛇咬傷後如何溺水淹死的情況。每當談到前世的家時,安潘總是哭泣,並要求帶她去那個地方。她經常重複自己被淹死的故事。安潘沒有講出她前世家裏成員的名字,但是說了她曾居住過的地點。

每年的收穫季節,安潘的媽媽常常划船去二十公里外的龍邦城。當安潘還是嬰兒時,她媽媽就開始把她帶在船上。當她一到兩歲時,安潘在一次旅行中認出了邦城村,但他們沒打算去尋找安潘所說的前世的家。究其原因,金珊後來解釋說,安潘害怕邦城村裏的一個鬼。

1961年,當她七歲時,安潘在龍檔街上本能地認出了一位她叫作「姑媽」的婦女。後來證實了這位婦女叫周朗幹,是安潘前世的姑媽。這是安潘第一次見到周朗幹。她只是指著周朗幹對她媽媽說,「那是我姑媽。」後來有一次在街上相遇,安潘叫她「姑媽」。周朗幹便停下來問安潘是怎麼認識她的。安潘回答說,「你是我媽媽的姐姐」。她的確是龍邦城彤白龐貝的姐姐。彤白龐貝的兒子差1950年溺水而死。周朗幹對安潘的描述大感驚奇,便帶她和她媽媽去見龍邦城差的家裏人。在龍邦城,安潘對前世的講述更加具體並認出了一些與差有聯繫的人和地方。接著,她又去華邦裏諾,在那裏認出了差的哥哥川和他的一個堂(表)兄弟。安潘的描述與一個叫差龐貝的男孩的人生經歷非常吻合。差龐貝是在1950年,大約四歲時淹死的。但當時誰也沒有考慮到他淹死之前被蛇咬過,也沒檢查過他身上蛇咬的證據。家裏的人是在1961年和安潘初次見面後才知道這件事的。

安潘的母親說,安潘第一次談到她溺斃時正好是她與她哥哥在玩水的時候,那時的情景使她回憶起差龐貝之死,差龐貝在溺斃前也正好和哥哥在玩水。安潘去龍邦城的旅行也促使她記憶起差龐貝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當安潘第一次見到她前世的姑媽周朗幹時,便抱著她要她帶自己回(差的)家;第一次見到差的母親時,也是緊緊地抱著她;金珊和差的母親都說,當安潘見到差的哥哥川時,她都哭了。在幼年時,安潘明顯地拒絕把亞德﹒佩切拉特當作她的父親。她也曾經對她母親金珊有過類似的表示,說她有另一個母親。

安潘的母親說,安潘小時有著男孩的興趣和傾向。她喜歡打扮成男孩子,喜歡男孩子的運動,如拳擊(拳擊被普遍認為是一項男性運動)。她曾經表示寧願是一個男孩,因為男孩比女孩更自由。直到十三歲時,她才開始「學著穿」女孩子的衣服。到1969年,已經十五歲時,她仍然表現出一些男性的性格和喜好,並且還是想當一個男孩子;不過,她當時已經明顯地在向著女性方向發展了。

(編譯自 Ian Stevenson,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Vol. 4 - Twelve Cases in Thailand and Burma, The University Press of Virginia, 1983. 伊安﹒史蒂文森:輪迴型案例卷四 -- 泰國、緬甸十二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