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世道(二)


【明慧網2002年7月23日】
(二)

天剛濛濛亮,百莊的早市便熱鬧起來了,有溜鳥的、遛早兒的,有買菜的、賣菜的,大家把自己本來該做的事情都忘了,人們三五一群兒地聚在一起,看著菜市場旁邊牆上貼的傳單,幾分驚訝,幾分激動,幾分謹慎,也有幾分膽怯。大夥圍在一起,認真看著,議論著。

「法-輪-大-法-好,」一個家庭主婦照著上面念著,心裏嘀咕著,「鎮壓快三年了,硬是壓不下去,看來法輪功還真有能人啊!頑強。」

「還-法-輪-功-清-白」,一位老大媽念道,她叨咕著:「看來法輪功的冤屈真是太大了,這麼黑也沒擋住他們伸冤。」

「人命關天,四百多法輪功的人被警察打死!」一位老大爺念著,「這些狗腿子也夠狠的。人家不就是上個訪,何必要置人於死地呢?」

「是太狠了。你沒看整天在咱街裏街外晃盪的那些便衣的陣式,簡直是白色恐怖!」

「警察來了!」有人低聲喊了一嗓子。人群馬上散開了。

只見幾個警察駕著轟鳴的摩托車,衝著菜市場開來了。他們橫衝直撞,撞翻了一個菜攤和豆腐攤,鮮靈的白菜蘿蔔和熱騰騰雪白的豆腐洒了一地。一位老大媽在混亂中被撞倒了,一籃子的雞蛋幾乎全被打破了。警察們一看到這些傳單,便發了瘋似的一一撕下來,對著圍觀的群眾厲聲喊著:「是誰幹的?!不要命啦!你們在這甚麼也沒看見,聽見了沒有?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警察們跳上轟鳴的摩托車走了,菜市場又恢復了平靜。只聽有人議論著:「你知道警察為啥這麼兇?上面下了令,哪個地方出現了情況,那個地方的警察輕者挨處分,重者被撤職開除。」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