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一張傳單


【明慧網2002年5月10日】當我從安省省府出來,已經是晚霞滿天的時候了,我的思緒還停留在剛才和那位議員的談話中,談話很成功,這位議員肯出面提供幫助,公司未來的業務肯定會有大的發展。我有點興奮,這是我來加拿大以後感到最高興的時刻。

外邊很冷,昨晚上下了一場大雪,今天雖然有陽光,但仍是寒風刺骨,現在地上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冰,我豎起了大衣領,邊回味著和議員的談話邊向我的汽車走去。突然從我的左前方跌跌撞撞地跑過來一個小女孩,孩子很小,由於穿的很厚,使她看上去像個球似的在地上滾,我感到十分有趣,開始我以為她是跑向我身後的人,回頭看看沒有人,看來她是衝我來的。

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我面前,手裏拿著一頁紙,仰著小臉衝我奶聲奶氣地喊了一句,

「Falun Dafa is Good!!」

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瞬間一種莫名的感動襲上我的心頭,我俯身把她抱了起來,孩子很漂亮,還是個混血兒,黑寶石一般的眼睛,淡淡的雙眉,櫻桃一般的小嘴巴又開口向我說道:

「Falun Dafa is Good!」

說著把手裏那張傳單遞給我,我接過了傳單。

「Ok,thank you.」

我正在尋思孩子的父母哪兒去了,抬頭看到兩位老人走了過來,看來是孩子的爺爺和奶奶。

「妞妞,快下來,不要弄髒姑姑的衣服。」

「沒事。」

我放下了小妞妞,不解地問道: 「這麼冷的天,還帶孩子出來,你們不怕冷嗎?這傳單真那麼重要嗎?」我真有點想不通。

「看看傳單你就知道了,對你好處可大啦。瞧這冰天雪地的,如果不重要我們也不會在這兒啊?! 」

爺爺笑著對我說。

「閨女,我們活這麼大歲數了,不會坑人的,看看傳單吧,真的對你有好處。」

奶奶也樂呵呵地對我說。

爺爺看上去就像個老壽星,奶奶呢一副福相,小妞妞用她的那黑寶石一般的眼睛看著我又說,「法輪大法好!」

天哪,地地道道的東北口音,我不由笑了起來,「孩子是混血兒吧。」

「是,她父親是加拿大人,這孩子整天跟著我們,學了一口的東北話。」

「幾歲了?」

「月底就三歲了。」

「說實話,老伯,以前也有人給過我法輪功的傳單,可我從來也沒接過,今天看在您們和小妞妞的份上我拿一份看看。」

「閨女,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哪,現在全世界已有一億多人在修煉。國內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是栽贓和誣陷,國內對法輪功的迫害也非常嚴重。許多人對法輪功有誤解,我們只是想讓人們了解真相,澄清法輪功的事實。」老奶奶急急地跟我說。

「這跟我有甚麼關係呢?」我好奇的問。

「中國有句古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國內許多迫害法輪功的人都遭了惡報,有的出了車禍、有的得了重病、有的家裏天災人禍不斷。那些被矇蔽不知道法輪功真相的人、誤解法輪功的人多危險那!如果你能看一看這張傳單,你就會知道法輪功是真正使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如果你能善待法輪功,將來你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爺爺認真地對我說。

「噢?!這個我還沒有聽說過,有空我會看一看。天馬上就要黑了,你們快點回家吧,路滑要小心!。」

「Bye-bye,妞妞。」

「Bye-bye。」

我跟他們告了別。在這以前我真的不清楚法輪功是甚麼。98年來加拿大之後,我就一直為生計奔波,生活實在不易,在這根本不屬於自己的土地上硬要生根,那種種現實的重擔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中國大陸對我來講有時就像一個遙遠的夢。我行路匆匆地走在多倫多的街頭,忙碌於各種雜事,我從來也沒有心思去關心甚麼叫法輪功,只知道大陸在鎮壓。也不知是甚麼時候在街頭就時常能看到有人在發法輪功的傳單,在大使館前面有人在煉功,在唐人街有人在擺法輪功的展板,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他們已經是街頭的一道固定的風景。但是我的腳步從來也沒有停下來過。我覺得法輪功跟我沒有甚麼關係。

在和老人和孩子告別後,我開始重新思考我面對的問題。我的頭腦裏不斷浮現出小妞妞那黑寶石一般純純的眼睛,壽星般的爺爺和樂呵呵的老奶奶,他們看上去祥和、寧靜,甚至是幸福和快樂,好像不是那種需要慰藉和關愛的人,倒是在給予別人慰藉和關愛。那一份真誠、那一份善良,讓我感到這才是人世間最珍貴的啊!那老伯伯和老婆婆親切得使我想起了自己的外公、外婆。

我拿出那小小的傳單,靜靜地在想:到底是甚麼力量使祖孫三人在這麼冷的天氣裏還在外面發傳單,到底是甚麼力量讓那些法輪功成為街頭固定的風景?這也許就是精神的力量吧。

看來我是得好好看看這法輪功傳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