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正信不可欺


【明慧網2002年3月14日】(根據2000年10月發生在中國大陸的真實故事改編)

欣欣化工產品生產廠是個附近聞名的百人小廠,坐落在市郊一片白楊林環抱的開闊地裏。廠雖不大,但科室齊全,管理規範,廠規嚴格;領導層不貪不腐,文明管理,接受監督,凡事關工廠和職工利益的大事小事,都通過各個科室下達到班組,工人們的反饋又會回流上達,整個廠形成一種和諧的廠風, 人心舒暢,工作舒心,效益也長年居高,成為化工系統的一面旗幟。

和諧的小廠隨著1999年7月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氣氛就像整個城市一樣,變得莫名地惶恐緊張、煩躁不安、沉悶壓抑起來。人們看見老廠長程誠整天皺著眉頭,愛說愛笑的他突然間默不作聲了。

也是,廠裏有三十來人都是法輪功學員,不僅有科室裏的幹部、科技人員,也有生產第一線的工人,佔工廠總人數的三分之一。明明是他們把全廠帶動得兢兢業業、紅紅火火、蒸蒸日上,可一夜之間,這三十來個在老廠長看來信得過、靠得住的「金疙瘩」,忽然都成了被鎮壓的對像。

老廠長白天在廠子裏想,晚上回到家裏也想,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兒。

廠辦公室的老王,那多好的人啊!成品車間那兩個混小子,誰都不服,都知道他們經常摟草打兔子,把產品偷出去自己撈小錢兒,可誰說他們誰倒霉──給你把自行車胎紮個洞、飯盒裏放幾個死蒼蠅……,這還是便宜你,要是趕上他們來了橫勁兒,敢掄著斧子砍你的家門,找你拼命!只有老王善待他們,頂著他們的混勁兒到家裏和他們做朋友,整整花了三個月,給他們講法輪功講的做人的道理,教他們煉功,帶著他們讀那本老王天天都在讀的《轉法輪》,居然最終這倆人能掉著眼淚在全廠職工大會上作檢討,從此脫胎換骨,變成了廠子裏人見人愛的回頭浪子。工人們都說老王是救了兩條命啊!可如今,老王因為法輪功多次上訪被抓,被判了勞教。

技術科的大李,那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可他不像以往分來的知識分子腳底抹油看不上咱這百人小廠,他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從來都不多言不多語,沒人知道他花了多少業餘時間搞那創了名牌的新產品,他待人那份兒和善厚道、禮貌謙遜,工人們都願意和他說點兒悄悄話,討個好主意。可現在,大李因為給國外的法輪功網站提供國內的鎮壓事實,被判刑入獄了。

廠子裏其他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因為抵制被抓去洗腦而被迫離家出走、飄泊在外;有的雖然還在上班,可也是三天兩頭兒地被當地610和公安局的人糾纏……這不,車間裏的小張幾個人出了廠子就有人盯著,上週成品車間的小高又因為出去散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被公安局的人銬走了……

工廠裏人心惶惶,心分幾等,說長道短,哪兒還有心思搞生產哪!一向一心搞生產的老廠長,面對這無法憑自己的能力而扭轉的現狀,他怎麼還能說笑得出來呢?

老廠長程誠心裏堵得慌,想不明白,又沒地方可說。唉!廠裏這三十來個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像電視裏說得那樣紅鼻子綠眼、恐怖嚇人、瘋瘋癲癲、六親不認的,也沒有甚麼結黨拉派、另立山頭、對抗政府的呀,我老程天天和這些人打交道,他們一個個就像水晶似的,乾淨透明得讓你一看見底,個個和善、堂正、勤懇、謙虛,他們所在的科室和班組都是最讓人放心的地方。

往大處想想──這些法輪功學員簡直堂正到了不會拐彎兒的程度,越是風頭上越要把話講明白,為了做好人能不怕丟掉性命,也真是讓人敬佩啊!我程誠雖然沒煉法輪功,可也沒少聽這些法輪功學員們跟我念叨法輪功修煉的理兒,高的咱不敢信,甚麼神啊佛的,可法輪功教導人做好人,為他人著想,講道德,這總沒有錯吧。人各有志,你不信神佛,也不能不准許人家信,再說了,人家信神佛也礙不著你哪兒,咋就那麼不能容呢?!

倆月前,市裏和公安局的人來廠子裏「調查」,說是廠裏的一個法輪功學員給市裏領導寫信,大擺法輪功利國利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處;指出對法輪功的鎮壓是江澤民、羅幹一夥為了骯髒的私慾和權利迫害善良。

老廠長心如明鏡,後勤的老吳早就跟自己說過,要給市領導寫信,講明法輪功的真相。用老吳的話說,是要讓人們在真正了解法輪功以後,有一個擺正自己位置的機會。面對上面來人「調查」寫信的事兒,老廠長心想,給市裏領導寫個信有何不可?堵著人家嘴整治人家,也太不公平了吧。老廠長一直策略應對著上面的「調查」,暗中保護著老吳。

老廠長沒了笑臉兒,也從不說甚麼,每天人們看到他只是背著手,面色沉重地在廠子裏各處轉轉,默默地看看,然後回自己的辦公室,直到下班,才見他拎著他那老式的人造革書包,無精打采地跨上他那輛已經很破舊的自行車回家去。


不知從甚麼時候,也不清楚究竟甚麼原因,人們已經感覺到環境被污染了,氣候變壞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病不斷出現。人保護自己的本能使人們開始著手治理環境。

燃煤鍋爐造成空氣中粉塵量增多成為人們認可的污染原因之一,欣欣廠遵循市裏的統一指示,決定把提供全廠職工用水的燃煤鍋爐換成新式燒煤油的高壓鍋爐。

這天,鍋爐廠廠長老趙帶著技術員到廠裏來做第一次安裝後的操作試用。老廠長程誠叫上後勤的老吳和另外一個後勤管理員,一同參加試用全過程。

新的高壓鍋爐安裝試用了!廠裏好像出了大喜事兒似的,引來一群工人在鍋爐房周圍探頭探腦好奇地觀看。

水溫表顯示100度了,奇怪的是水不返回爐;110度──也不返回爐。老廠長程誠有點不安地問鍋爐廠的技術員:「怎麼不回爐呢?不會出甚麼事吧?」
技術員顯得心裏沒數,吱唔著:「應該不會吧……」
120度──水還是不返回爐。在場的人都開始不安起來。
沒等技術員再張口說話,只見鍋爐上一寸粗的排水管熱氣蒸騰,「呲──」,帶著刺耳的尖聲,120度滾燙的開水沖出排水管,強大的水龍帶著蒸汽,就像一條翻滾的白龍順勢排灌下來,只聽站在排水管下面一時跑不出來的老廠長高聲大叫:「天哪!我算是交待了!」

見勢不好,老吳衝著老廠長大聲喊道:「老廠長,我是老吳,您如果相信法輪大法,您心裏就想沒事兒!燙不傷!」

老廠長脫口而出,大聲喊著:「我信!我信!」
120度蒸騰的水龍,澆在老廠長的頭上、臉上、脖子上,順勢流向全身,只見程廠長用手糊擼著被水澆得睜不開的雙眼,尋找著逃路。

蒸汽冒著白煙在鍋爐房門口翻滾,站在外面的工人們驚恐地看著這一切。

當老廠長衝出鍋爐房時,他已渾身是水,全身濕透。他喘著粗氣,用手擦著臉上的水……當看到圍觀的職工們一雙雙驚恐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老廠長突然敞懷大笑:「哈哈哈……就像洗了個涼水澡!哈哈哈……」,他笑得那麼痛快,臉上一片燦爛,廠裏的職工們一年來又一次看到了老廠長的笑容。

趙廠長、技術員和越來越多的廠裏的職工們聚攏過來,看著眼前發生的神奇,感慨、驚嘆!

老廠長走到老吳面前,激動地拉起她的手說:「老吳啊,當時你的話一出口,我感到有股強大的力量讓我相信,當腦子裏一想到‘信’時,一股涼氣從頭流到腳,感覺很舒服。嘿!這一澆把我澆醒了,這回我完全相信法輪功了,法輪功神奇!真的有威力啊!」

老廠長渾身濕漉漉地跑到廠房大門口,衝著廠房裏的人們大聲喊:「法輪大法今天救了我的命,今後我也煉法輪功!如今好人太難找了,我們廠子裏誰不知道,煉法輪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做好人沒錯!如果我們人人都做好人,那些總想整人的人他整誰去?!從現在開始,大家都來學法輪功!」


高壓鍋爐安裝試用發生的神奇故事一傳十,十傳百,就這樣在廠裏傳開了;又一傳十,十傳百,漸漸地在市裏也傳開了。從那以後,我們廠從領導到職工,對法輪功從根本上改變了看法,在老廠長的提倡和鼓勵下,廠裏開辦了學法班,不少職工學煉法輪功了,正信從此融入人心,百人小廠舒暢和諧的氣氛中又多了凝聚的堂正之氣。

那一天,610辦公室的人和公安分局的三個警察駕車闖進了工廠的大門,他們直奔廠長辦公室。

「嘭」的一聲警察推開了廠長辦公室的門,四個人衝進屋裏,兩個警察一左一右拉開架勢站在了老廠長座椅的兩側,610的黑胖子奸笑著說:「程誠,跟我們到610去說說清楚吧?」

老廠長慢慢摘下老花鏡,不緊不慢地問道:「610?那是個啥?我憑甚麼跟你走?你是甚麼人?」

黑胖子噎得直翻白眼兒,一個警察馬上解圍,「這是市裏610辦的胡科長。」

黑胖子緩過神兒來吆喝著:「程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居然敢在廠裏大肆宣揚法輪功!今天來,就是要把你和吳玉清送到轉化班去,去好好了解了解法輪功……」

「哈哈哈……」老廠長突然大笑起來,「了解法輪功還用你們押著我去洗腦班?在這廠子裏我已經了解了六年了!被你們抓起來的那都是好人啊!我問你:這做好人的人被抓起來,那抓人的人能是甚麼人?你們的轉化班能讓我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你有幾條小命?」 老廠長說完又戴上老花鏡繼續讀攤在桌上的第四季度工作報表。

黑胖子向警察使了個眼色,兩個警察把老廠長從座椅裏架起來往廠長辦公室外面拖。

「放開我!你們這些政治打手!」老廠長想努力掙脫開,可是兩個警察把他架得緊緊的。

剛跨出廠長辦公室的門,四個打手就驚恐得目瞪口呆──近百名職工齊刷刷地站在院子裏,層層疊疊,密密麻麻,近百雙眼睛見證著這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惡!警察傻了眼,架著老廠長的手癱軟地鬆開了。

「你們憑甚麼抓程廠長?」
「你們這是綁架!」
「隨便抓人還有沒有王法!」
「你們抓好人是在助紂為虐!」
「善惡有報!別拿自己的生命給邪惡墊背!」
…………

看著全廠職工的凜凜正氣,再看看那四個人灰溜溜的狼狽,老廠長再一次敞懷大笑:「哈哈哈……你們好好看看吧!正信不可欺!這就是我了解的法輪功的真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