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是自焚還是騙局?

深入分析天安門自焚疑案(更新版)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

Get Flash to see this player.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5分16秒)下載觀看(6.3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下載觀看(25分16秒)分塊下載(40MB)
AVI格式分塊下載(72MB)-

2001年1月23日下午,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所謂的五人「自焚」事件。新華社在事發兩小時後就向全世界發布了英語新聞,一口咬定他們是法輪功學員。通常新華社的每一篇報導都要經過上級的層層批准,而這次對這等罕見大事的報導卻一反常態地迅速!如果再把中央電視台的錄像畫面進行慢鏡頭分析,更是暴露出很多疑點,說明這場「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場有預謀的騙局。

【片名】是自焚還是騙局?

據新華社報導,下午2點41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東北側,王進東首先點燃火燄,「4名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一名警察試圖用滅火毯蓋住王進東的頭部」「不到一分鐘,迅速撲滅了火燄」。幾分鐘後4名女子在紀念碑的正北側點火,一分半鐘後,火燄被熄滅,整個事件不到7分鐘。

【標題】是自殺還是他殺?

如果慢鏡頭分析中央電視台的錄像,發現自焚中的劉春玲,不是被燒死,而是在現場被打死。

新華社說劉春玲自焚死亡。如果把鏡頭放慢,可以看見當劉春玲正在火燄中掙扎時,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隨即倒地,一條狀物快速彈起,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又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那麼誰是兇手呢?如果把那一時刻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穿著軍衣的武警正走向鏡頭前面,在他身後,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

劉春玲腦後飛起來的條狀物,有人說是打人的凶器,有人說是劉春玲的頭髮,有人說是劉春玲的衣物。但是,不管是甚麼,這件物體不是順著強大的滅火劑氣流方向飛出,而是騰空而起,逆向朝著拿滅火器的警察飛去。說明這個物體不是滅火器衝下來的,而是重物擊打腦部所致。而且,飛起的條狀物被打得彎曲,可見出手打擊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們還可以看到,劉春玲在倒地之時,左手不自覺地抬起來觸摸被打擊的部位。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面朝滅火器
【畫面/聲音/字幕】注意,一隻手臂伸向了劉春玲的頭部
【畫面/聲音/字幕】那隻手臂掄了起來,猛擊劉春玲的頭部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被打得轉身背向滅火器了
【畫面/聲音/字幕】打彎曲了的重物反彈了起來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向後倒下
【畫面/聲音/字幕】兇手正轉身離去

【主持】直接殺人的是這個心狠手辣之徒,不過它也只是一個被人利用了的工具,而發動這場邪惡鎮壓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從畫面上看,拍攝自焚現場的遠距離鏡頭是從高處拍攝的,攝像機鏡頭是移動的,並且跟蹤拍攝了整個事件。鏡頭首先跟著警察,然後隨著警察移動到事發地點。

如果說跟蹤拍攝用的是天安門廣場的監視攝像機,不可能有這種跟蹤事件發展過程的效果。背後一定有人在操作,這說明整個拍攝過程是事先安排好的。

從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畫面我們可以看到,在自焚現場,有一個人背著攝影包,近距離拍攝了整個事件過程。他是誰?為甚麼警察不盤查他?

如果說他碰巧是攜帶攝像機的執勤警察,為甚麼當海外媒體質疑那些近距離特寫鏡頭從何而來時,江澤民一夥卻不敢承認這麼簡單的事實,偏偏聲稱那些特寫畫面是美國CNN記者拍攝的。但是CNN國際部負責人指出,CNN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他們的攝影師就被逮捕,攝影器材被沒收,他們沒有機會拍到任何自焚的現場鏡頭。江澤民一夥不敢暴露那個背著攝影包的人,想要掩蓋甚麼呢?

類似的破綻還很多。比如,在自焚現場,12歲的劉思影生命危在旦夕,理應趕快送醫院,但在被抬上救護車這麼緊急的關頭,居然有攝影師要拍劉思影的大特寫,而且還要錄下劉思影在痛苦中呼喊媽媽的聲音,這不免使人聯想到此舉乃為日後嫁禍法輪功提供素材,難怪人們說政府事先一定有策劃。

【標題】自焚者是不是法輪功學員?

另一名據說是事件具體組織者的王進東,身分就更為可疑。大家看這個鏡頭,是由在王進東正前方的攝像機近距離拍攝的,拿滅火毯的警察為甚麼猶豫不決?原來他在等王進東喊所謂法輪功的口號。「好,準備就緒,呼口號,」表演完畢,滅火毯終於蓋了上去。事實上,在現場錄像中,只有王進東看上去與法輪功有關。新華社在其長篇報導中就是依據王進東的這個打坐姿勢和喊的口號,證明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然而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自焚的王進東,從喊的口號到練功動作都不是法輪功的。他可以蒙得了新華社記者,但是卻騙不了真正了解法輪功的人。

法輪功要求的是雙盤,至少也得是單盤。而「王進東」做的是散盤。說王進東自96年開始,修煉好幾年了,可至今連散盤都把腿翹得高高的,完全是一個門外漢。

在王進東的結印動作中,兩個拇指上下重疊在一起,不是按法輪功要求的兩拇指指尖接觸。這是法輪功非常基本的煉功動作。

王進東喊的口號,被新華社奉為至寶,卻根本不是法輪大法裏的內容,因為佛家講,法度有緣人,法輪功非常講緣份,這個法不是人人都能得的,怎麼能是「人人必經」的大法?真正對法輪功有了解的人,從王進東的動作和他喊的這句話,就能看出他不是法輪功學員,不能不懷疑這個人的真實身份。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而且,新華社報導王進東嚴重燒傷,可他聲音洪亮,底氣十足,哪有燒傷的樣子!看王進東的臉,被燒成了灰色,在醫院裏的鏡頭裏他的臉還有被植皮的痕跡,可見臉部「嚴重燒傷」。在農村居住過的人都有這樣的常識,就是人的頭髮,眉毛很容易被火燒著,而且燒的速度非常快,可從中央電視台的錄像看,王進東的頭髮完好無損,而且他的頭髮邊緣整整齊齊,這說明王進東(在天安門現場)很可能帶了假髮套。

從官方提供的王進東自焚前的照片看,王進東臉頰消瘦、小骨架,而自焚的「王進東」卻是大臉盤、大骨架,難道有真假兩個王進東?

仔細看看兩個人的耳朵,真的王進東是長耳朵,而假的是圓耳朵。

很明顯,王進東被掉包了,自焚的王進東並不是真的王進東。

請注意這裏一個細節:自焚後的王進東兩腿中間還放著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官方報導說王進東被嚴重燒傷,但是電視上他兩腿中間盛過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如此明顯的破綻,不能不令人懷疑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如果您熟悉部隊生活的話,王進東是以中國軍人標準的盤腿姿勢坐在地上。所以有人懷疑這個掉包的王進東是個公安的內線。

新華社關於劉春玲的報導也是前後矛盾。按照新華社記者1月30日「自焚事件始末」的長篇報導,劉思影「在媽媽的影響下,1999年3月她開始在家練習法輪功。」如此推算,劉思影的媽媽劉春玲最晚也得在1999年3月已開始練習法輪功,是法輪功遭到鎮壓之前開始練習的老學員。

然而美國著名的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使得這一說法站不住腳了。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蒲.潘(Phillip Pan)親自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練法輪功,劉是從外地到河南的,有個老母親和12歲的女兒,無依無靠,在酒吧打工為生。

華盛頓郵報的這篇報導廣為流傳,新華社記者被迫改變說法來圓謊,二月八日新華社記者在報導中說劉春玲是鎮壓以後才練習「法輪功」的,躲在家練,害怕被別人看見。這篇報導還說劉春玲練功以後,常常打母親、女兒。這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相差甚遠,說明劉春玲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

觀眾看到這兒,一定有一個問題要問,有誰這麼傻,會被騙來自焚呢?誰願拿自己生命當兒戲呢?2001年6月,在美國馬裏蘭州舉行了一場自焚真相研討會,具體探討了這一問題。

【葛一夫/博士/高級系統分析師】這前面不是說了嗎,王進東是公安的托兒,他是個內線,可是你真要讓他找幾個人來自焚可太難了,不過你看他傷得厲害嗎?一點事都沒有,如果準備好滅火器,身上再穿上甚麼滅火的,防護的東西,不會有甚麼大的危險。對於生活有困難的人,或有難處的人,給她一大筆錢,有些人就願意冒這個險。

很顯然,無依無靠、在酒吧打工為生的劉春玲符合他說的條件。

電影中經常有「火人」的鏡頭。特技演員穿上防火服,戴上隔火面具,塗上隔火塗料--處理完畢之後的特技演員就跟天安門廣場上的「王進東」一樣臃腫。然後澆上汽油點上火,演員可以在火中站立著走動,最多可以堅持一分多鐘。最後用滅火器將火滅掉,特技演員毫髮無損。

當年韓國學生以自焚抗議全斗煥政府時,自焚者經歷了點火、狂奔、尖叫、直至倒地不動等幾個動作。可現在畫面上著火的人沒有狂奔、尖叫,這很像是在身穿防火衣的情況下拍攝的。

看看王進東,衣著臃腫,齊刷刷的頭髮邊緣,比例失調的面部像是帶了假髮或面具。汽油屬易燃易爆物品,揮發性很大,當燃燒時人體周圍空氣灼熱,自焚者在疼痛、窒息及熱浪包圍下多以奔跑來緩解痛苦,那種近乎癲狂奔跑的表現才是正常的和必然的,決非天安門自焚者所表現出來的漫步前行。

那麼為甚麼在自焚現場要把劉春玲打死呢?你想,不死人怎麼能挑起全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一定是內定要她死,要用她的死亡來烘托整個自焚案的慘烈。讓我們再看研討會的另一個片段。

【葛一夫/博士/高級系統分析師】你們有沒有看過王力雄寫的《黃禍》一書,那個書中的故事講啊!公安部找了一個身患絕症的女子,到天安門前自焚。條件呢,是給她一大筆錢,叫她在天安門廣場上喊口號。然後保證說,在她身上可以安裝一些裝置,她不會疼。可是,當她真要點火的時候,她猶豫了,她害怕了,她不想自焚了。可是呢,她身上已經被人偷偷地安裝上了引爆器、遙控器在上面。結果按鈕一按,她身上頓時一片火海。因為(幕後策劃者要那種效果),她必須得死,這是內定的,她必須得死。

【標題】「自焚升天」是誰的說法?

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生活,是一種修煉,有精神信仰的成份,最終達到圓滿的境界。但是圓滿與去死是兩回事。用自殺升天來栽贓法輪功的確很惡毒。其實類似圓滿升天的說法在各個宗教中都有。如佛教的涅槃,西方宗教講的上天堂,西藏喇嘛教的虹化,都相當於圓滿升天,但沒有人講要自殺。法輪功禁止殺生,同時明確說明自殺是有罪的。

在現場,除了我們前面分析過的冒牌的王進東,不倫不類的打坐和似是而非的口號外,沒有任何證據說明自焚者與法輪功有關。「自焚升天」是用所謂「自焚未遂」的劉葆榮的口講出來的,再配上到醫院採訪12歲的劉思影,用小思影的反悔來造成極為轟動性的效果。

劉葆榮是提供所謂「自焚升天」一說的人。

在新華社最初的報導中,是沒有所謂「自焚未遂」的劉葆榮的,在一週以後的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中,也沒有劉葆榮當時在天安門廣場的任何鏡頭,難道廣場的監視攝像機偏偏對她不靈了?據中國官方報導,劉葆榮原本很「癡迷」,但自焚時馬上就「醒悟」,緊接著投入到中央電視台的「深揭猛批」的宣傳中。在這一自焚悲劇中,劉葆榮的表演卻增添了一絲令人哭笑不得的鬧劇色彩。

劉葆榮說「達到一定境界,圓滿升天時煙應該是白的,可她們燒的時候全是黑煙。沒想到會那樣!」,所以她當時就醒悟了。

【葛一夫/博士/高級系統分析師】劉葆榮這兒有個非常可笑的邏輯,她覺得德燃燒應該冒白煙,因為德是白色物質。業燃燒才冒黑煙,因為業是黑色物質。法輪功裏面也從來沒有把德和燃燒聯繫過,而且按照一般的理來說,也沒有說白色物質就是冒白煙、黑色物質就是冒黑煙。衣服不是先燒起來的嗎?那冒甚麼煙呢?白衣服會冒白煙嗎?這老大媽啊,以這種非常可笑的邏輯,她否定了在幾秒鐘之前還要為之付出生命的堅定的信仰。劉葆榮事後又說,元神走了,肉身留下,變成舍利子,這也不是法輪功的東西,而是有點佛教裏的內容,這就反映出她根本不了解法輪功,她只是憑著她對佛教中舍利子的一些理解,還是怎麼回事,任意發揮想像。所以,我看哪,她很可能是公安的內線。

【胡宗義/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研究員】這幾個內線有個共同的特點,他們不了解法輪功的內涵,法輪功除了煉功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部份,就是每天要讀書,讀大法的書。這叫做「以法為師」,這個劉葆榮張口閉口說她是按照大法說的,那她說的話就應該在大法書的裏面都有。可是呢,她說的話在大法著作裏面都找不到。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這個劉葆榮可笑的事情很多,據她自己說,自焚那天她竟然先喝了半瓶汽油,

【劉葆榮】「也就喝了半瓶吧,想往身上這麼撒,」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可是,據資料的記載,口服汽油每公斤體重7.5克,就能導致死亡,可是,按她的體重來算的話,她喝了半瓶,足以置她於死地。即使當時經過及時的搶救,也會出現非常嚴重的中毒症狀。可是,你看她在電視上那些表現,哪像一個喝了那麼多汽油的人呢?

【王濤/電子工程師】我們知道,說「放下生死」並不代表要「讓人去死」。對不對?可中央電視台故意把這兩個概念混淆在一起。那如果按照這種邏輯的話,中國人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那是不是都叫大家去死呢?我看不能這麼理解。

當時美國CNN記者在現場目擊到此自焚事件,她當時離自焚者很近,但她沒有看到點火自焚的婦女中還有個孩子。

而劉思影在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中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出可供辨認的面孔。而且,有關部門也不允許新華社之外的任何採訪,不允許自焚者的親屬探望,甚至威脅劉思影的祖母不可以接受記者採訪。他們要掩蓋甚麼呢?事件之後不到兩個月,醫院就宣布劉思影猝死,一切都成了死無對證。失去母親的小思影是整個自焚事件中被用來挑起人們對法輪功仇恨的關鍵人物,但圍繞劉思影,卻有太多的謎團。

【標題】醫院裏的秘密,他們要掩蓋甚麼?

在北京積水潭醫院裏的一場戲卻引起了大家特別是醫生們的質疑。我們聽一聽專家是如何說的。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副主任醫師李遲大夫說,病人在大面積燒傷的情況下,最主要的一條,就是要馬上做氣管切開。做氣管切開是為了保持病人的呼吸道通暢。氣管切開的切口是在第三和第四氣管環之間,在聲帶的下方。對一個成年人來說,如果做了這個手術,都需要很多天才適應,才能說話,何況一個小孩,頭幾天發聲是非常困難的。如果你想試著說話,帶著管說話的話,可以用手指堵著這個管說話,但是發出的聲音是很不連續的,是漏氣的,不清晰的。

【研討會主持人夏春】小思影在傷後四天,帶著插管,底氣十足,聲音清脆,接受採訪,而且還能唱一首歌。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我在臨床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人,這麼嚴重的病人,作了氣管切開,居然還能發出這麼清脆的聲音?還唱歌。

【劉思影的鏡頭及說話聲】

【葛一夫/博士/高級系統分析師】我聽說人在大面積燒傷後特別容易感染,可是記者採訪時,她既不帶口罩,也沒戴帽子,而且那麼近距離的問話。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是的,你觀察得非常仔細,這確實不符合醫學常識,在臨床上,大面積燒傷的病人肯定要住隔離病房。而且,大夫護士進病房的時候,一定要帶口罩帽子,穿隔離衣,這是最基本的要求了。而且,有很重要的一點,大面積燒傷的病人,他的創面要儘量地暴露,為甚麼呢?因為,如果你裹得太嚴實了,護士換藥、清瘡特別地麻煩,而且很容易造成創面的化膿感染。

中央電視台說是法輪功鼓動學員去自焚,要在天安門製造流血。如果真是這樣,等於承認自焚是江澤民殘酷鎮壓的結果,是中國老百姓被逼得走投無路,是以生命作代價的抗議之火,而不是甚麼升天。需要明確指出的是,法輪功絕沒有號召去天安門製造流血,中央電視台此說信口雌黃,根本就沒有任何依據。那麼,究竟誰需要製造自焚事件呢?

【標題】誰在期待自焚案的出現?

自焚的動機是個關鍵問題。江澤民把法輪功打成邪教快兩年了,常常在電視報紙上宣傳邪教要集體自殺,拿來與法輪功相提並論,企圖給人造成聯想錯覺。但是即使按照大陸官方宣傳中講的法輪功練習者的死亡率、自殺率,也沒有超出大陸百姓平均的死亡率和自殺率,而且還遠遠低於正常水平。事實上在這次自焚事件前,老百姓對政府批判法輪功的宣傳越來越反感。法輪功的抗爭完全是理性,和平,非暴力的,就連許多警察都不願再繼續鎮壓法輪功。如果江澤民想一意孤行,就必然會進一步挑起群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師】我在自焚事件發生的前幾個月,就在海外的中文報紙《自由時報》上讀到相關的報導,說是當局不惜犧牲打入法輪功內部的線人,製造自殺現場,還要弄得極其慘烈,這樣才能打動人心,引發仇恨。從動機上看,一定要鎮壓法輪功的江澤民一夥有製造自焚案的嫌疑。自焚事件發生後,法輪功方面立即發表聲明,指出自焚事件不是法輪功學員所為,並呼籲允許公開調查自焚真相。如果法輪功真的鼓動學員去天安門自焚的話,事情發生了應當趕快承認、利用才是,為甚麼反倒否認呢?

操縱自焚事件的人,做夢都想得到法輪功號召自殺升天的證據。可查遍法輪功所有的著作,只能找到不讓殺生和自殺有罪的話。

法輪功自92年傳出,洪揚世界幾十個國家,在大陸被鎮壓以前的7年裏從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在大陸之外全世界任何一個地區也從來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用幾個人的個體行為來對法輪功整體進行攻擊是沒有道理的。大陸官方利用所謂的自焚事件來詆毀法輪功,就好比因為有學生自殺,就要把整個教育系統打成邪教一樣,邏輯上實在荒唐。

如果自殺就可升天,為甚麼不去風景秀麗的山川湖泊,而去戒備森嚴的天安門自殺呢?為甚麼要選擇最痛苦最麻煩的「自焚」方式呢?自焚者要製造轟動效應嗎?為誰?為中央電視台用來揭批法輪功?說來說去,不過是一個圈套。

導演自焚的人,靠著嚴密的新聞封鎖,不允許官方之外任何人調查真相,靠著一邊倒的媒體轟轟烈烈的渲染,才得以在自焚事件上大做文章,在大陸矇騙百姓,挑起對法輪功的仇視。這自焚的人中,有小孩,有女大學生,有母親,有女兒,有老人,這個群體本身就有故意編排來打動人心的痕跡。

在大陸,人們聽不到法輪功的辯護。如果江澤民一夥心裏沒鬼,為甚麼還要封殺法輪功的所有網站、害怕大陸人民了解真相呢?

在沉寂大半年後,《焦點訪談》又播出了對所謂自焚組織者的「審判」節目。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為了達到詆毀法輪大法的邪惡目的,編造謊言,亂說一通,十幾分鐘的節目,只有簡單的幾句提問,法庭辯論和證言一點都沒有。半年多來,這麼一件轟動中外的一件大事,僅憑幾句提問就草草收場,想掩蓋江澤民集團假上加假、錯上加錯的罪行是不可能的。

江澤民利用自焚事件大作文章,等於自暴其醜。無論是甚麼動機,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就是把中國人民生活的悲慘,淋漓盡致地展示到世界舞台上來了。

紙包不住火,真相終有大白的一天。觀眾朋友,江澤民一夥還在利用流氓手段繼續迫害法輪功,各種陰謀陷害可能還會發生,希望您看過我們對自焚事件的分析後,認清江澤民一夥的邪惡,對過去,現在及將來發生的事情有更客觀的認識。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您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