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十二)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以後許多年當中,每逢紀念密勒日巴尊者的日子,天空中就現出長虹,降落花雨,鳴奏天樂,飄散異香,生出種種的奇蹟來;同時地上也長出許多不同的奇花,年歲豐稔,人無災病,也沒有戰禍。這種種奇蹟,說也說不完。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

(接前文)

尊者在熾結窟示現病態。那時天空中出現了像說法時一樣的虹彩、花雨等瑞征。於是大家就知道尊者真的要到他方世界去了。寂光惹巴雁總巴色問惹巴等弟子就請問尊者說:「尊者涅槃以後,到那一個淨土中去?我們徒眾們應該向何處祈禱?」

尊者說:「你們隨便在甚麼地方祈禱都是一樣。只要有信心,虔誠祈禱,我一定會在你們的面前的。你們祈求的事,我一定賜給。

「這一次,我要到東方現樂淨土去朝禮不動如來。我從前曾提起過還有話對你們說,那就是我的遺囑。我密勒日巴死後,除去極少的幾件用品外,甚麼財產也沒有。你們可將我的棉衣和手杖交給惹瓊巴,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告訴他這兩樣東西與修氣功的緣起有關。在惹瓊巴沒有到之前,千萬莫要觸動我的屍體。

「這個主梅紀巴的帽子和沉香木杖,具有以善見善觀而弘揚佛法的緣起,付給衛巴頓巴。這個木碗寂光你拿去吧!這個靈蓋,雁總頓巴給你吧。打火石給色問惹巴。這只骨頭匙子給熾貢惹巴。把這塊布墊子分成碎片,分給其他的弟子們,一人可以拿一片去。我這些東西並沒有甚麼金錢的價值,送給你們的意義,主要的在顯示緣起而已!

「我最重要的遺囑與我密勒日巴多生來聚集的金子,都藏在這個灶頭底下。我死了以後,許多無識的弟子也許會因為我的後事而爭吵,那時你們可以把那遺囑打開來看。那裏面還有指示你們修行的辦法。

「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學佛人,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表面上東做佛事,西做功德;實際呢,他供施一百,心裏卻想收回一千。這些貪求果報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於把毒藥混在美味裏進食一樣。所以你們不應該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而飲下這個「好名」的毒藥。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實質上是世法的事,你們都要徹底捨棄,一心精進,修行純淨的佛法才好。」

諸弟子又請問尊者說:「如果對於眾生有利益,我們是否可以行一點點世法?」

尊者說:「行世法的動機,如果絲毫也不是為了利已,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這樣行,實在是太困難了。如果為了一己的貪慾而行利他,則自利尚不成,更談不到利他了。就像不會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為水所淹斃一樣。所以在沒有證得實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談利生的事業!己無修證,就要利生,等於瞎子引盲人,最後終究要墮入自私的深淵中去。本來虛空無盡,眾生亦無盡,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後,度生的機會實在太多了;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度化眾生。在未成就以前,你們應該以「清淨意」發「大悲心」,為利益一切眾生的緣故而勤求佛果。放棄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勞苦,心負重荷,如是修行才是。這就是度眾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

密勒日巴尊者又繼續說道:「現在我不能再久住了,你們應該記住我的話,繼持我的宗風!」說畢就入大定,示現圓寂。享壽八十四歲,於木鼠年(一一三五年)冬季末月十四日黎明,星光欲沒,朝陽正升之時,尊者之色身入法界體性,顯示涅槃之相。

這個時候,天人空行集會的勝相,較前更為廣大殊勝。空中出現廣大鮮明的虹彩,這虹彩清楚得好像手都可以摸得著一般。各種顏色交織在空中,虹彩的中間有八瓣蓮花的形像,蓮花的上面,有極美麗的壇城;世界上最好的畫家也畫不出這樣美麗的壇城來。尖端的五色彩雲,變成勝幢、纓絡、寶幡等無盡的形狀,各色各樣的花朵自天而降,紛落如雨。彩雲繚繞在四周的山頂。寶塔狀的雲朵向曲巴的中心圍擁著。大家都聽見悅耳的天樂和讚語。異香流溢大地。世間的俗人也都能看見天人神像滿駐虛空,行廣大的供養。人們看見天神們赤身裸體亦不以為怪;天神們卻個個都怕嗅著人體的臭味,碰見了人常掩面而過。有的天神和人互相談話招呼。人人都看見這種種的稀有奇蹟。

鴨龍的施主們,聽見尊者已入涅槃,都跑到曲巴來,對諸大弟子和曲巴的施主們陳述了很多的理由,要把尊者的遺體請到鴨龍去埋葬,卻被尊者的大弟子們拒絕了。於是鴨龍的施主們要求暫緩舉行大禮,給布林以及各地的信士們一個最後的機會,來瞻仰一次尊者的聖容。曲巴的施主們答應了這個要求。鴨龍的人便回去緊急集議,結果帶了一群勇武有力的人來準備搶走尊者的遺體。遂與曲巴施主雙方爭吵起來,騷亂得幾乎要動武。大弟子們看見這種情形,立刻對他們說道:「大家都是尊者的信徒!請不要爭吵。尊者既然在曲巴涅槃了,當然不合在鴨龍舉行大禮,請你們在此地等著,大禮舉行完畢後,你們一定可以分到尊者的舍利和骨灰來供養的!」但是鴨龍的人們仗著人多,不肯聽話,仍要準備硬搶。忽然空中出現了一個天神,口中發出尊者的聲音。

施主和徒眾們如同又見到尊者一樣,說不出的歡喜和高興,大家都不再爭吵了,就一心一意的祈禱。終於在不可思議的幻化中,除諸大弟子和曲巴施主們保有原有的遺體以外,鴨龍地方的人民卻也得到了另一具尊者的遺體,他們就抬著這個遺體,到那其雪山的大鵬蛋窟的頂上舉行火葬。空中又出現了與前次涅槃時一樣的五色虹光、彩雲、天樂、異香、和其他種種的奇征。

在曲巴這一邊,諸大弟子和施主們連續的至心祈禱了六天,尊者的面孔忽然容光煥發,年輕得好像八歲小童一般的模樣。這時幾個大弟子就議論道:「惹瓊巴恐怕不會來了。如果我們再延遲的話。可能甚麼都留不下來了。甚至一點供養的骨灰都拿不著了。我們還是趕快舉行火葬吧!」大家商量以後,就依次作最後一次的尊者的聖容瞻仰。同時把聖體移到熾結窟前面的法座崖上,並架起火葬的台子,然後把聖體安放在台上,劃好壇城。雖然比不上天人的供養,卻把人間最好的供品陳列起來。在黎明之際,舉行了各種祈禱與儀式,大家就想舉行火葬。但是無論如何,火總點不起來。在這當兒,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道虹彩,帶來了五個空行母。

於是雁總惹巴就說:「尊者的遺訓和幾位空行,都教我們在惹瓊巴沒有到以前,不要觸動尊者的遺體。但是惹瓊巴到現在還不來,恐怕不久遺體要腐爛了,怎麼辦呢?」

寂光惹巴說:「從尊者和空行者的訓示,以及火燒不著遺體的種種因緣看來,惹瓊巴一定很快就回來的。我們還是懇切祈禱吧!」大家把聖體移回洞中,都又一致懇切的祈禱。

卻說,惹瓊巴那時正在羅若多寺修法。一天晚上的後半夜,在光明與睡眠混然一體的覺受中,他看見在曲巴地方,有一座水晶塔放出了周遍虛空的光明;無數空行擁著這個寶塔,迎請著向他方世界去了;地上到處都是自己的金剛兄弟和尊者的施主們。天神與空行的歌聲響遍了天空,到處都是不可思議的大供養雲。惹瓊巴就向寶塔頂禮,忽然間尊者的面龐從寶塔中現了出來,對惹瓊巴說道:「兒啊!雖然你沒有照我的話及時趕回來,但是如果我們父子能夠再見一面,我是非常快樂的。你我父子今後恐怕不能常常見面了,不要再失去這樣難得的機會,讓我們父子好好的談一次話吧!」說完了,尊者就把手放在惹瓊巴的頭上,滿面含笑的看著他。惹瓊巴心中又悲又喜,生起前所未有的信心和稀有難得的感覺。

惹瓊巴醒了以後,想起了尊者從前對他說過,要他在某時回去的話,心中大為驚惶道:「難道尊者涅槃了嗎?」頓時生起難以忍受的悲哀和猛利的信心。乃一心向尊者祈禱道:「上師啊!我沒有及時趕到,真是後悔喲!但是我馬上就要回來了!」正想間,空中出現了兩個少女,對他說道:「惹瓊巴!尊者要到淨土去了!你要不趕快走,恐怕今生再也看不見尊者了!快點走吧!」

惹瓊巴這時心中專念著上師,歸心似箭,立刻就起身回去。羅若多寺的鳥雀,這時正在吱吱的報曉。

惹瓊巴一心祈禱上師,一面運起氣功,如箭馳一樣的飛來。驢馬須走兩月的路程,半個早上就飛過了。到了亭日和布林交界的缽賽山頂時,天才大亮,太陽剛剛出來。他就坐下來,稍微休息了一下。抬頭一望,到處都是祥雲異彩;特別是尊者入寂的山頂上,有一個廣無邊際的大雲傘蓋,放出萬丈光芒。無數天神、空行、正在以五欲供雲大興供養。有的天人在祈禱,有的在發願,有的在禮拜,有的在唱著讚美歌。惹瓊巴見了,心中又悲又喜,懷疑地向一個天神問道:「你們這樣供養禮拜,是為的甚麼呀?」

天神答道:「你這個人難道耳聾了麼?眼瞎了麼?這樣人天興供的非常緣會,你都不知道嗎?這是密勒喜笑金剛大士到空行剎土中去,天人大眾對他都在供養祈禱,難道你不知道嗎?」

惹瓊巴聽了這個話以後,心如刀割,向尊者入寂的山窟處飛跑而來。跑到曲巴一處像寶塔形狀的平地時,像作夢一樣,看見尊者滿面含笑的向自己說道:「是不是我的兒子惹瓊巴來了啊!」

惹瓊巴一見,心中說不出來的歡喜,以為尊者並沒有涅槃,連忙上前頂禮尊足,祈禱問安。惹瓊巴又向尊者問了許多的問題,尊者都回答了。最後尊者對惹瓊巴說:「兒啊!我先走了,你隨後來吧!將來我會來接你的!不要忘記我的話呀!」說完,忽然一剎那間,尊者就不見了。

惹瓊巴心中七上八下地向曲巴趕來,到了尊者入滅的山窟前,看見徒眾施主們正在尊者的遺體旁邊悲哀地祈禱環繞。有許多新來的徒弟們,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惹瓊巴,就阻擋住不要他進洞走近尊者的遺體。惹瓊巴心中說不出的哀痛,痛哭流淚。

「我恩重的慈父上師啊!您那無緣大悲的心智中,難道聽不見徒兒的哭訴?你那無緣大悲的心智中,難道不悲憫您徒兒的痛苦?唉!我慈父的上師啊!」

惹瓊巴的歌聲剛一傳進洞去,尊者的遺容突然大發光彩,面貌如生。尊者的遺體忽然自己生起火來。寂光惹巴雁總頓巴和各大弟子施主們一聽見惹瓊巴的歌聲,都趕快出來迎接。但是惹瓊巴因為新來那些弟子不認識他,不要他進去,心中非常難過,所以沒有立時進去。等唱完了七支供養歌之後,才走進洞內。因為惹瓊巴熱情和至誠的歌聲祈禱感動了尊者,雖然尊者已經趨入了光明法性的大涅槃,這時又從光明而起,坐了起來,對那些新來的徒眾們說道:「你們初修的徒眾啊!莫要這樣做!惹瓊巴是人中獅子,你們應該敬重他。」又對惹瓊巴說道:「兒啊!你不要這樣難過,到你父親的身旁來吧!」

大家見了這種奇蹟,都驚嘆不已,心中生起無量的歡喜。

惹瓊巴馬上走到尊者遺體的前面,抱住尊者放聲痛哭。因為過度的悲傷,惹瓊巴竟暈倒在地上。等到他醒轉來的時候,看見徒眾施主們都環繞在祭壇的周圍,尊者的無垢金剛雙運身並沒有倒下,在八葉蓮花形的火聚中,安穩的坐著,尊者的身體就好像花朵中的蕊一樣,坐在八瓣蓮花的熊熊火葉之中,右手持說法印下垂壓於火尖,左手托住面腮,作唱歌的姿態,對著惹瓊巴和眾弟子們說道「你們聽我這個老人的最後一個歌吧!」就在祭罈上唱了一首六種心要歌:

我之愛子惹瓊巴,聽我遺囑最後歌:
三界輪迴火海中,五蘊幻身是關鍵;
貪著衣物事奔走,世事永無了結期;
捨世法兮惹瓊巴!
於此幻化身蘊中,無體自心是關鍵;
此心若為身所使,法性實相永難證;
善持自心兮惹瓊巴!
心物取捨之微義,本來智慧是關鍵;
追逐變化諸緣起,永難得證無生義;
善觀無生兮惹瓊巴!
此生他生之取捨,中陰心識是關鍵;
常伴有身或無身,永難得證實相義;
善觀實相兮惹瓊巴!
六道迷亂無明城,罪障惡業如山聚;
貪嗔煩惱不除滅,永難證人平等性;
捨貪嗔兮惹瓊巴!
萬千諸佛剎土中,諸佛善巧說似法;
若依權巧相似理,永難解悟究竟義;
捨權教兮惹瓊巴!
上師本尊與空行,作一體觀而祈請;
正見勝行與正修,三無差別而修行;
此生來世與中陰,作一體修而熟念。
我今傳汝最後訣,此為最後之遺言;
捨此更無他心傳,依此修行是我子。

尊者說完最後的教訓,又趨入光明法性之中。尊者剛一圓寂,祭壇就放出光明,變成一個四方形的越量宮,種種光明傘蓋、彩霞、寶幢等豐盛的供養,無盡莊嚴。光明中又化現出無數的天女,在美妙的音樂中唱歌起舞。在祭罈上的虛空中,天子和天女捧著滿盛甘露的寶瓶為尊者供養。徒眾和施主們,有的看見祭壇中尊者是喜金剛,有的看見尊者是上樂金剛,或密集金剛,有的看見是金剛亥母,依各人的因緣根器不同,各各看見不同的佛身。

這時,遍滿虛空的無數空行,一齊同聲唱道:

如寶至尊入滅時, 人天大眾同此悲;
或乃痛哭淚如絲, 或乃眩蹶不自持。
自生之火自燃燒, 燄作八葉蓮花形;
具有七寶八吉祥, 如意齋供萬千現。
琴瑟管弦諸樂具, 演出無量眾妙音;
火中化出眾天女, 陳獻廣大內外供。
妙香環繞氣氤氳, 寶傘雨蓋與華曼;
吉祥天女為獻供, 奉骨歸去有淨身;
蘊身不留一微塵, 上師遺骨稀有甚。
法身若與虛空等, 悲願報身如法雲;
化身事業如花雨, 無盡成熟諸有情。
法性空寂本無生, 此中既無可生者;
空性亦離生滅相, 生滅亦即是空性;
於此甚深「空有」義, 幸勿有疑生謬見。

空行們唱完了這只歌,時間已近黃昏,天漸漸地黑了,祭罈上的火也已熄滅。但是祭壇內外卻是一片透明的光。徒眾們覺得非常奇怪,向祭壇裏面看,原來在祭壇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光明的寶塔。寶塔的中央,有人看見上樂金剛,有人看見亥母或喜金剛,有人看見金剛鈴、杵、寶瓶、手印、身、口、意的種種字形。有人看見一片金色的光明,有人看見一片海水,或一團烈火,也有人甚麼都看不見。

徒眾們於是打開祭壇的門,讓熱氣散發,以備第二天來取舍利子。這時又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異征。當日晚上,大家都把頭朝著祭壇的門在地下睡著了。次日一早,惹瓊巴剛剛醒的時候,看見五部空行母們拿著纓絡骨飾眾寶莊嚴及種種五欲供養品,進入祭壇來行供養。一會兒,看見五個主要的空行母,從祭壇中捧著一團光明的東西飛了出去。惹瓊巴正看得出神,忽然想起,必是空行母們把尊者的骨灰舍利子拿走了,心中一急,連快趕出來,這時空行母們已經捧著舍利,騰在空中。惹瓊巴立刻回去把所有的師兄弟喊醒。大家打開祭壇的門,向裏面一看,連一棵舍利子都未留下!惹瓊巴悲痛憂傷萬分,就請求空行母慈悲分一點舍利子給人間的弟子們。

空行母說道:「你們這些大弟子們,已經得到了最殊勝的舍利,親見法身了,如果這個還嫌不夠,可以祈請尊者,尊者自然會給你們的。至於其他的人們,比起光明如日月的尊者來連螢火蟲還不如,這些人給他們舍利子作甚麼?這些舍利子是屬於我們的。」說完就停住在空中不動。徒眾們聽了空行母的話後,大家一想,這個話說得不錯,心生懊悔。

大家看見空行母的手掌中放出五色毫光,尊者的舍利子大如鳥蛋,降落在祭罈上。弟子大眾看見舍利子降下來,都伸手想去拿,舍利子忽然又飛到空中,重新溶合到空行母掌中所發的毫光裏去了。忽然毫光又為兩道,一道變成為日月座墊的獅子座,另一道變成一座內外透明的琉璃寶塔,塔中放出紅、白、藍、黃、綠、五色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由一千零二尊佛四週圍繞著,中間端坐至尊密勒日巴。億萬空行海會雲集,供養讚歎,有兩個天女在塔的下面捧著寶塔。

尊者說完了,空行母捧著寶塔,便準備迎請尊者到空行剎土中去。這時寂光惹巴心中想道:「我應該為人間眾生福田計,懇求空行母賜下這個寶塔,作為人間弟子供養之用。」就哀痛迫切的祈請。

空行母捧住寶塔,飛到諸大弟子的頂上,寶塔忽然放出許多道毫光,每一個弟子的頭頂上也都有一道光照射出來。大家都看見寶塔中央的尊者騰入空中,變成喜金剛,上樂金剛,密集金剛,至尊母壇城,無量佛陀,為空行母所圍繞。最後諸佛菩薩皆化成光明,溶入尊者的心間。在天樂齊鳴中,尊者被迎請到東方現樂剎土中去了。

有的徒弟看見尊者報身莊嚴,坐獅子座,四部空行捧送,金剛亥母導引,於不可思議天樂供養雲中,往東方現喜剎土中飛去。

諸大弟子看見尊者已經悄然飛去,無法取得舍利供養,於是大家都嚎啕大哭,悲哀祈禱。忽然聽見空中尊者的聲音說道:「徒兒們啊!你們用不著這樣的悲傷,在崖石的下面找到四個字的銘訓(書中未提四字為何)。以後,你們就會發現供物的。」於是大家就在崖的周圍四處找尋,果然發見了石銘訓。這個崖石,現在在曲巴寺還可以見到。

諸弟子看見尊者已經到他方世界去了,心中雖然十分悲傷,但是都知道將來一定可以往生尊者的淨土,同時也明白尊者的一切示現,都是為了佛法和眾生的緣故。大家都抱著獻身二利事業的決心,來看尊者的遺囑和灶下面的金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家雖然知道尊者決不會埋藏甚麼金子,但是為了遵守他的遺訓,大家都到灶下面去看個究竟。果然在灶下發現有一塊棉布,裏面包著一把小刀,小刀的刀口還很銳利。刀柄上並且繫有一個椎子,此外還有一小塊糖,和磨刀石一同包著在布裏。他們仔細一看在刀上面還刻有幾行小字:「用這把刀,切這塊糖及割這塊布,它們永遠都不會被切完的。你們就這樣把糖和布切了分給所有的人;凡是吃了這個糖,或分到這塊布的人,便不會墮入三惡道了。密勒日巴的三昧食和衣服,是上師和諸佛都加持過了的。若有眾生,聽見我的名號,生一念信心,在七生之中,也決不會墮入惡趣,並能憶念七生之事。此是諸佛菩薩之授記。如果有人說密勒日巴有金子,那人就應該吃糞。」諸弟子們在極端悲傷中看到了這個遺囑的最後一句,實在忍不住大笑起來,他們皆大歡喜。

於是大家就用刀來切糖,的確無論切多少次那塊糖還是切不完。布也是一樣,割了許多次,原來的一塊布絲毫也不減少。這樣無窮盡的切去,大家都分到了布和糖。許多患病的人,吃了糖以後病立刻就好了。下根煩惱重的人,吃了糖之後,慢慢地智慧增長,慈悲也增多了。

在舉行葬禮會供的時候,天上降下五色的鮮花。這些花降下來的時候,大半皆在離人頂不高的地方就融化不見了。有的花落到地上的,拾起來看,卻跟蜜蜂翅膀一樣的細薄,美麗異常。

在曲巴村一帶,降下來的天花遍滿大地,堆到足膝一樣高;其他附近的地方,花朵也如下雪一樣,降下了很多。等會供儀式完畢後,各種異征奇彩就慢慢地消失了。

以後許多年當中,每逢紀念尊者的日子,天空中就現出長虹,降落花雨,鳴奏天樂,飄散異香,生出種種的奇蹟來;同時地上也長出許多不同的奇花,年歲豐稔,人無災病,也沒有戰禍。這種種奇蹟,說也說不完。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