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忍辱古風再現 孝順兒媳化解冤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十四日】「孝」的漢字構成,上為老、下為子,意思是子能承其親,並能順其意。孝的觀念源遠流長,殷商甲骨文中就已出現「孝」字。「孝悌」指的是孝敬父母、尊重長輩、友愛兄弟及關愛幼者的倫理行為,體現出感恩、回報和禮敬。推及一切皆加禮敬,善待他人,名曰行「仁」,此為古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基礎。

在中國傳統道德規範中,孝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漢字教育的「教」字,就由「孝」和「文」組成,因此教育的根本就建立在孝道人倫的基礎上,一切的教育隨之擴展開來,起到化育人民的作用。

在正史《二十四史》中,歷朝歷代都有專門記錄「孝婦」美德的篇章。孔子說:「夫孝,德之本也」。曾留下「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人之行也」的學說,認為「孝」是上天所定的規範。

賢淑無私的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生長在官宦世家,她自幼接受正統教育,知書達理、賢淑溫柔、正直善良。年幼時,一位卜卦先生為她測字時就說她「坤載萬物,德合無疆,履中居順,貴不可言。」

長孫皇后八歲喪父,由舅父、名臣高士廉撫養,長孫氏十三歲時便嫁給了當時的太原留守李淵的次子、年方十七歲的李世民為妻。她年齡雖小,但已能盡行婦道,悉心事奉公婆,相夫教子。

唐高祖武德九年八月,李世民登基,十三天即冊封長孫王妃為母儀天下的長孫皇后,應驗了「坤載萬物」的預言。長孫氏並不因而驕矜自傲,一如既往地保持著賢良恭儉的美德。對於年老賦閒的太上皇李淵,她十分恭敬細緻地侍奉,每日早晚必去請安,時時提醒太上皇身旁的宮女照顧好他的生活起居,像個普通兒媳那樣力盡孝道。對後宮的妃嬪,長孫皇后也非常寬容和順,憑著自己的端莊品性,影響和感化了整個後宮的氣氛,使唐太宗不受後宮是非的干擾,能專心致志料理國家大事。

長孫皇后與唐太宗的長子李承乾自幼便被立為太子,由他的乳母遂安夫人總管太子東宮的日常用度。當時宮中實行節儉開支的制度,太子宮中也不例外,費用十分緊湊。遂安夫人時常在長孫皇后面前嘀咕,說甚麼「太子貴為未來君王,理應受天下之供養,然而現在用度捉襟見肘,一應器物都很寒酸」,因而屢次要求增加費用。但長孫皇后並不因為是自己的愛子就網開一面,她說:「身為儲君,來日方長,所患者德不立而名不揚,何患器物之短缺與用度之不足啊!」她的公正與明智,深得宮中各類人物的敬佩,誰都願意聽從她的安排。

貞觀八年,長孫皇后隨唐太宗巡幸九成宮,路上受了風寒,又引發舊疾,病情日漸加重。貞觀十年盛暑,長孫皇后彌留之際仍殷殷囑咐唐太宗善待賢臣,不要讓外戚位居顯要;並請求死後薄葬,一切從簡。這件事,唐太宗並未遵照長孫皇后的意思辦理後事,他下令建築昭陵,並在墓園中特意修了一座樓台,以便皇后的芳魂隨時憑高遠眺。這位聖明的皇帝想以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對賢妻的敬慕與懷念。

長孫皇后短短三十六年的生命,用她賢淑的品性、善良無私的行為,不僅贏得當時天下人的敬仰,更為後世賢妻良母樹立典範。

修忍辱古風再現 孝順兒媳化解冤緣


廖秀貞(右)與雙胞胎妹妹秀吟(左)

台灣新北市廖秀貞婚後就與公婆住在同棟公寓。秀貞的婆婆脾氣火暴、作風極為強勢霸道,凡事必須以她的意見為主,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加上好強愛面子的矜持,婆婆的憂鬱症傾向日益加重,後來必須靠醫藥來控制。從小習慣吃苦耐勞的秀貞,從未向先生吐露半句,但在內心深處,討厭婆婆的心思卻在不知不覺中滋長,不斷的盤根錯節地擴張開來。

尤其婆婆憂鬱症較嚴重時,動不動就揚言要跳樓自殺,秀貞心驚膽顫,隱藏在內心的壓力也越發沉重。六年過去了,秀貞一直沒懷孕。夫妻倆暫搬到台東新港七個月左右,秀貞懷上孩子了。在這期間秀貞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零四年一月,懷著二女兒的秀貞與先生帶著大女兒,搬回新北市原住處。來自婆婆的衝擊與壓力一點兒也沒減少,有時還更加嚴重。對於已經修煉法輪功的秀貞而言,心思與態度已經完全不同了,她不再暗自苦惱,秀貞有了和婆婆相處的法寶: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去掉不好的思想。

婆婆一直偏向小叔家的女兒。有次家裏來了很多親戚,婆婆只抱小叔的女兒親熱,卻完全漠視仰著小臉蛋等在一旁、期盼奶奶抱抱的秀貞的女兒那熱切期待的眼光。親戚們看不過去,忍不住對婆婆說:「你這個做奶奶的怎麼這麼偏心啊,只抱這個,另外那兩個你抱都不抱一下,你真的很偏心喔。」看著女兒失望的眼淚欲滴的模樣,秀貞心疼,難過極了,很難察覺的、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也恨極了,從那個角落不時泛起的聲音:「我說甚麼都不能原諒」又響起,秀貞驚心觸動的想壓,可說甚麼也壓不住這個念頭。

秀貞找出自己原來有顆「妒嫉心」在作祟,放下之後,類似的衝擊情景不再牽動她的情緒,這樣的情形也相對的減少了。

有一天,小叔獨自回來看望婆婆,婆婆拿了些現搾的果汁要小叔帶回去,碰巧秀貞下樓,婆婆看到她就發作了:「你看,你看你大嫂那個嘴臉,我沒把果汁給她,她就擺那張臭臉給我看!」秀貞與小叔當場愣在那兒,不知所措。

畢竟是修煉人,秀貞當下內找自己是否還有未去的「妒嫉心」,以及對婆婆始終去不掉的怨恨心。她內心經常矛盾掙扎著,真心誠意想要去除不喜歡婆婆的那些心,可是不知來處的恨意,好像一層層紗霧籠罩下來一般,剜心透骨去掉一層,從生命不知處的底層又冒出來一層,揭不完、清不淨,秀貞非常苦惱自己在這上頭為甚麼這麼提不起、放不下。

一次,不知為何事由,婆婆突然狂罵秀貞的不是,指著秀貞的鼻子罵:「其實你最希望我死掉!」秀貞靜下心來,向內查找自己的心思,雖然從未有過希望婆婆死掉的念頭,但是渴望遠離婆婆身邊卻是不爭的事實,自己只是表面上做到為人子媳應盡的本份而已,沒有真心誠意地對待婆婆。

她不斷閱讀著法輪功的書籍,不斷昇華著自己,心裏逐漸地沒有了恨,可以很平和的跟婆婆相處了。她誠意地陪婆婆聊天,像對待親生母親般關心婆婆的生活起居、身體健康,並教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廖秀貞和家人的照顧下,婆婆的憂鬱症輕微許多。一次聊天,婆婆含淚緊握秀貞的雙手說:「你知道嗎?都沒有人真心對我,就只有你這個大媳婦是真心誠意的在對我好!」

婆媳從貌合神離的表面親和,到傾聽心事,無所不談,倆人從內心成為一對真正的母女。秀貞說:「若非修煉法輪功,我絕對做不到,說不定比我婆婆患的憂鬱症還要嚴重。」

難中得寶書 慈悲了恩怨

馮淑梅是吉林省臨江市法輪功學員,家住臨江東盛小區。馮淑梅結婚後就和婆婆住在一起,只因生一女孩,婆婆打內心不高興。生活中處處刁難她,到處說她壞話,挑唆兒子和她打仗,打她,和她鬧離婚。她從不和婆婆辯解,怕她怕得要命。

一九八六年,馮淑梅又生了個兒子後,開始和婆婆講理,婆婆一看媳婦敢頂嘴了,就罵她,還要打她,她和婆婆的爭鬥就這樣開始了。婆婆罵她,她就罵婆婆。有了髒水往院子裏潑,心想婆婆有高血壓,摔死算了。她丈夫那時在臨江鬧枝派出所當所長,婆媳的爭鬥使他很難做人,就給她婆婆在外面買了間房子單獨住著。

一九九九年春天,馮淑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明白了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身心得以淨化,得到了人生的真諦,從此改變了她做人的準則,經常帶好吃的東西去看望婆婆,家裏有了自己的房子後,就把婆婆接回家中,婆婆非常感動。

後來婆婆患小腦萎縮,行動不很方便,經常尿床,樓裏沒有取暖設施,她帶著婆婆去租了間平房。有了熱炕頭,婆婆舒服了很多,但不能到院子上廁所,大小便都在屋裏。有一次,她丈夫的一位朋友買了很多水果一起來到她照顧婆婆的地方,看到屋裏收拾得很乾淨,一點味都沒有,就說:「小馮真行,其實我們今天是以看老太太為名,實際是來看你的,這法輪功真是太好了。」

轉年秋天,她家搬進新樓,婆婆理智已不太清醒了,糞便亂擦亂抹,後來也排不出糞便了,用藥也不好使,她就用小湯勺一點一點的往外摳。她幾乎每天都得上大河洗尿墊。

二零零八年,因原來淑梅婆媳關係不和、已二十多年沒上門的大姑姐夫來給岳母過生日。臨走時,大姑姐夫豎起大拇指說:「弟妹真是好樣的。」馮淑梅微笑著說:「是大法好,大法改變了我。」

二零零八年臘月二十三,馮淑梅的婆婆走完了人生最後的路,安詳地走了。親戚趕來幫忙,看著一大摞洗的漂白的尿墊子,讚歎的說老太太真有福,攤上這麼個好兒媳。在辦完喪事的宴席上,丈夫端起酒杯,淚流滿面地對淑梅說:「真是感謝你啦,這些年全靠你了,我們做兒女的做不到的你都做到了。」

明慧網報導的因修煉法輪功婆媳關係得到良好改善的文章的有千餘篇,這只是法輪大法福澤家庭的部份實例。在法輪功修煉群體中,父慈子孝是一普遍現象。法輪功修煉者之所以能改變家庭的氛圍,讓家人們和親人之間關係溶洽、和諧,關鍵就在於他們所信奉的真、善、忍有著巨大善化人心的作用。真、善、忍不僅改變了他們,讓他們身邊的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在改變著他們的親人。

法輪大法,不僅能給世人一個幸福的現在,而且能為每個世人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請您了解大法真相,或許您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