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現在我有一個待我如親生女兒一樣的好婆婆。我時間長了不回老家,還真挺想她的。一進家門她那慈祥的笑容,簡單又精心的飯菜,都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

享受現在的幸福,再回首我們曾經的冤怨,真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可以這樣說,我結婚後十多年的痛苦,幾乎都與婆婆有關。

婆婆,嘴巧,強勢。我,老實,嘴笨。我剛結婚她就想完全掌控我,吆來喝去。我雖隨和,但從來都是有主見的人,根本不可能完全依隨她。於是婆婆越來越不喜歡我,嫌我不會說話,嫌我不會為人處世,嫌我沒力氣不會乾地裏的活。我也看出婆婆不僅對我不善,和老鄰舊居關係也不好。因為她雖嘴甜,但卻容不得自己的利益受到半點傷害。這造成我對她更加不認可。

婆婆的嘴如刀子,凡是從她嘴裏出來的話,沒有一句不傷人。哪怕我一句簡單的問候,都會換來幾句冷言冷語,比如早上我問一句:「媽媽,吃飯了嗎?」得到的是如下回答:「早吃了,早吃了,誰和你家一樣啊!」這是好的,如果她認為我說錯了話,就更加惡言相向。我還成了她和公公矛盾的緩和劑,老兩口不管發生甚麼矛盾,一說起我來,立刻達成一致,婦唱夫隨,說的不過是甚麼我不會幹活啊,或者哪句話說的沒有合他們的心意啊等等。有時候我看到婆婆和鄰居爭執起來,明知道是她的錯也不敢勸解,一來不起甚麼作用,再者怕引火燒身,只有默默心疼著根本不是婆婆對手的鄰居。

二零一一年,禍從天降,丈夫因車禍突然離世。公婆和我都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想起丈夫生前對我的種種好,我決心要加倍孝敬公婆,這可能是我唯一能回報他的方式了。但沒想到的是公婆竟然對我變本加厲,做了許多我沒辦法接受的事。丈夫去世不到一個月,婆婆找我說一大家子的糧食直補錢讓丈夫取出來打牌輸了,意思是讓我給賠上,我拿出一千元多賠上了,心裏委屈死了。從結婚家裏的任何花銷都是我和丈夫出,他們幾乎不花甚麼錢,每年省下的錢都給了在外地生活的弟弟、弟妹。丈夫去世了,我還得替他還賬,平時我們付出的得是這錢的多少倍啊!丈夫去世後他們對我做的許多事,就連妹夫都看不下去,一次他勸我說:嫂子,自己再找個吧。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托人把我的工作轉到了鎮上,離開了這個家。

三年以後,公公也去世了,寫到這裏,我的眼淚流了下來。公公也是修煉的人,雖然一直矛盾不斷,但是我們爺倆還是相互配合做了許多證實法的事。丈夫去世後,他被徹底打垮了,我再離開家,等於雪上加霜,公公再也沒能振作起來,不到七十歲就去世了,我的責任很大。

家裏只剩下婆婆一人,我也常回家看望。每次回家婆婆都給我做好吃的,表面上對我很好,我知道那不是發自內心的,因為言談之間的惡意是藏不住的。比如,我覺得熱想開電扇,婆婆會冷冷的問我:「你開電扇幹嘛?」我說太熱了,然後就是一頓連珠炮:「就你熱、就你熱,別人也不熱。」弟弟妹妹回來對我就更不好了,有一次,全家人在飯店吃飯,弟弟讓我們報主食,我說我吃一個饅頭,吃完還有點餓,就又掰了半塊,婆婆突然發問:「你怎麼還吃呢?」我說我不太飽,她又是一頓連珠炮:「你不說吃一個嗎?你不說吃一個嗎?」弟弟在旁邊說:「讓我嫂子吃吧,不夠咱再要。」婆婆這才停下來。

要想說婆婆對我的不好,一篇文章盛不下。那幾年我怕回家,對婆婆的怨恨積攢的很大,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

在鎮上工作了五年,這五年我真是孤家寡人,沒有學法環境,幾乎接觸不到同修,時常感覺一種苦苦的滋味,就像魚離開了水心裏充滿對大海的嚮往而不得。終於我在城裏買的房子可以入住了,緊接著我的工作也調到了市裏,我的新家成了學法點,同修們學法交流,比學比修,我真正學會了向內找。

這時,我和婆婆的冤怨也到了了結的時候。我不再看事情的表面,而是按照法理找自己:雖然沒有頂撞過婆婆,但是被婆婆數落時心裏不也惡浪翻滾嗎?對婆婆的戒備,對她的否定,不也是不善嗎?不也有怨恨心嗎?我決心去掉這些。開始心裏還是有點不平,婆婆一說我就覺得不太舒服,但是不那麼委屈了,怨恨心也小了。我知道執著心在去,但是還是不夠徹底。我不斷提醒自己,鼓勵自己,就是要聽師父的話,化解亂世冤怨。

隨著我不斷的純淨自己,婆婆說我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態度也變得平和多了。有時婆婆不知怎麼又說我,我馬上就向內找:「哪顆心還沒去乾淨呢?」有一次婆婆說要把家裏養的貓扔了,這是故意刺激我,她知道我特別心疼小動物,我一點沒動心,只是說:「別呀!」婆婆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安慰我說:「我不就是這麼說嘛,還真扔嗎?」我突然感受到一種莫大的溫暖,婆婆這是第一次跟我用這種口吻說話。

就在我和婆婆關係越來越融洽的時候,我們家迎來了一樁喜事:離婚多年的弟弟再婚了。新弟妹不但富有,還特別爽快善良,來到我們家,都不讓婆婆下炕,甚麼活都是他們夫妻幹。不但如此,對我、對孩子們都非常好,兒子跟我說他好像又多了一個媽媽。常年不愛來我們家的妹夫也願意過來吃飯了。我們家歡聲笑語越來越多。

看到弟妹的好,我找到自己的不足:我雖然能忍讓,但是很懶惰。從丈夫去世後,幾乎都是婆婆做飯。有一次在我家房後的小菜園摘瓜,看著一畦畦的菜生機盎然,想到這都是婆婆辛勞的結果,眼淚忍不住的流,又想起婆婆帶著老年喪子之痛還要控制自己強勢的脾氣儘量照顧我,是多麼的不容易,真想跑到婆婆面前請求她再說我幾句發洩發洩吧,可是婆婆再也沒有說過我,對我只剩下了疼愛和包容。

有一次和婆婆閒聊,我說起弟妹的種種好,禁不住連連誇獎,婆婆卻說;「她比你還差遠啦。」我連忙反駁:「我哪行啊,我多懶啊。」婆婆竟然說:「你懶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這種脾氣,你不爭不搶,不愛挑理。」讓她老人家這樣一說,我還真無言以對了。沒想到我在婆婆眼中竟然這麼好了。

慢慢的,我發現婆婆像是變了一個人,她不僅僅是對我好了,和鄰居們關係也非常和諧了,很少再看到她和鄰居發生矛盾。

去年我們家一位鄰居的兒子和媳婦因為車禍同時離世,給老人帶來巨大的痛苦。婆婆對這位鄰居關心有加。有一次我回家問起鄰居近況,婆婆跟我說起下雪那天她怕老人沒心思掃雪,自己拿著掃帚從我們家門口一直掃到她家門口。心疼關切溢於言表。想起雪地裏那個矮小,彎腰駝背,滿頭白髮的身影,我感動萬分。

這就是我和婆婆的故事,我從亂世冤怨中走過來,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們是為法而來的生命,而我們身邊的親人是為成就我們而來,在成就我們的過程中得到救度。

師父說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1]

常人所表現的一切思想行為其實是很弱的,都會隨著大法弟子的心變化,我們在矛盾中向內找自己,同化法,既消除了自身的業力,也善解了惡緣,心性得到提高的同時,生命的境界得到昇華,這個過程是我們修煉的過程,而處於矛盾中的常人則完成了在人間成就大法弟子某個特性的使命,隨即就會回歸善良的本性。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隨師正法,救度眾生,如果一味陷入常人的矛盾中是沒有意義的,那樣不僅自己得不到提高,還害了為得救度而來到我們身邊的眾生。我就是因為沒有及早明白這個法理,把魔難時間拉的太長了,慶幸的是師父給予我一種在常人看來比較軟弱的性格,沒有在與婆婆的矛盾中積累新的冤怨,到了我知道向內找時,婆婆的改變是如此之快,我想她明白的一面可能都急不可待了吧。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把我和婆婆的故事寫出來,寫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心好像又被淨化了,更感受到與我們有緣眾生生命的可貴,他們也曾是偉大的神啊!為自己生命群得救度勇敢下走,今生成為我們的親朋好友,作為大法弟子,做的只有修去名利情,在同化法的堅定中帶著他們走向永恆的美好。

我是第一次寫交流文章,我想向全世界所有同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讓我們共同精進吧。更想感謝偉大的師尊生生世世對弟子的慈悲保護,師父,您放心吧,曾經的彎路在您的慈恩浩蕩中走過來了,我一定會走好剩下的路,不辜負您的慈悲救度,我一定能做好,我正在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