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照亮了我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叫蓮蓮,農村大法弟子,沒上過學。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來,也沒做過甚麼大事,只是一心一意地守著家過日子。

我原是個百病纏身的人,家裏窮,沒錢給我治病,我到底得的是甚麼病,連查都沒查過,就這麼挨著,活得走投無路。公爹半身不遂,丈夫整天陰著個臉,靠養羊賺點錢,供兩兒一女讀書。

抱著祛病健身的願望,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不久,中共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只因我說了一個「煉」字,從此邪黨對我的騷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零年,我家出了一件丟人現眼的大事──本村一個有四個孩子的有夫之婦勾引我的丈夫私奔了。

從此,兩個家庭在破碎中煎熬著。這其中最難的是我,來自邪黨部門的騷擾、家庭的壓力,讓我抬不起頭,喘不過氣來。孩子們自卑,不願出門,不願上學,恨他爸爸。最棘手的是家裏有一位七十多歲的癱瘓的公公,始終在我家養著。他有雙兒雙女,其他三個兒女只是偶爾來看一眼就走,誰也不接不管。但我從不和他們計較。家裏的房子需要維修,又沒錢。不但沒錢,丈夫走時,還向親友借了錢,向銀行貸了款,共計好幾萬。

丈夫一走,討債的人怕我也一走了之而黃了帳,堵著門,管我要錢。我好話說盡,立保證還錢。貸的款到期還不上,差點讓人下傳票把我帶走,有人出面作保,才暫且了事。

我以前是個大爆子脾氣,愛爭理,得理更是不饒人。要擱以前,你走我也走,反正是你的爹,你不管,我也不管。我也一走了之的話,誰借的錢誰還,我概不認賬。但是,我現在是大法修煉人了,我要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人要善,遇事要忍,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關鍵時刻是大法的法理讓我橫下一條心:現在一家老小這麼需要我,我哪兒也不去,就守著老小過日子,還賬。

暑去寒來,一年又一年,丈夫杳無音信,我一個人伺候著一個癱瘓的公公,供三個孩子讀書,種著十來畝地,還要攢錢還賬,蓋房,給兒子娶媳婦,為此,我不分白天黑夜地幹。因是老房,地基窪,院子裏存水,往屋裏流,我一人拉土,墊了一尺多高。村上的人說:蓮蓮是瘋了還是傻了?怎麼這麼能幹?鐵人不成?

我不是鐵人,可我遇到過只有「鐵人」才能挺過去的事。

有一次,我被鄰居家的狗咬了,把我的一個手指頭的一節的一半咬掉吃了,連帶整個指甲。鄰居嚇壞了,想送我去醫院。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沒事。」說完,就回家了,根本沒拿這當回事,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不久,手指頭連骨頭帶肉、帶指甲都長出來了,後來全長好了,連個疤也沒有。

不僅如此,在苦中,在難中,在忘我為他的操勞中,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我百病全無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我知道是師父看我做的符合法了,就幫我了,讓我出了奇蹟,大法賜福,做好人真好。

那時,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升級,我也未能倖免。一次,派出所的人又來找我,孩子們怕我說「煉」被帶走,就說:「我媽不煉了。」把來的人給支走了。事後,我越想越不對勁兒,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說不煉呢?我放下手中的活兒,來到派出所。等了一上午,終於見到了管事警察,當我說到「煉」字的時候,他暴怒:「煉吧!先到南牆那兒站著去!等著送走吧!」我站了一下午,天快黑的時候,管事警察不兇了,對我說:「還不回家伺候你癱爹去?!」

事後得知,派出所想拘留、勞教我,跟村幹部一說,村官急了:「這個人可千萬別動她,沒有她,一家老小誰管?這個家就散了……」

這個家沒有散,不是因為有了我,是因為有了大法。

那些年,我種地,上糞比別人少,可收成卻比別人多。公爹在我家養老送終後,我又騰出時間,在本村廠子打工掙錢。幾年時間,把所有的債全還清了。

不僅如此,順心事一個接一個。在農村,別人娶一房媳婦要花幾十萬,而我娶了兩房兒媳婦共花了一萬。後來,兩個兒子由打工仔都變成了老闆。僅五、六年光景,我家由一個讓村裏人都瞧不起的貧窮戶,變成了令人誇讚的好人家。有人羨慕地說:「人家是修來的福啊!」至於丈夫離家私奔那一段,人們都好像忘了一樣,誰也不再提了。

就在這時,在外面遊蕩了五、六年的丈夫混不下去了,養不起情婦了,兩個人灰頭土臉地回來了。

兒子們想拋棄這個曾經讓他們受辱的爸爸,我勸道:咱們是修煉人家,對誰都慈悲寬容,不能跟你親爹耍粗。兒子這才接納了他。

丈夫回家後,我沒跟他訴苦,也沒跟他連打帶鬧,更沒找他的情婦理論。首先告訴他的是:沒有大法的恩惠,就沒有這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他見我的一身病都好了,老爹養老送終的事都辦完了,孩子們也成家立業,有出息了,他拐走的錢,我全替他還上了。他感動了,改變了,對家人充滿歉意,甚麼活都搶著幹,踏踏實實地在家過日子了。現在他身上帶著大法真相護身符,徹底明白了大法師父是救人的了。

丈夫有個手藝,會做家鄉老席。今年過年,丈夫帶著兩個兒子,先後做了十二桌老席,讓一大家子人(共十二口,其中四個孫子輩的)和親友們吃,大家吃的美美的,好不熱鬧。

望著這幸福的場景,我又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事──想當年,丈夫與人私奔後,如果我也走了,不伺候公爹了,哪有今天?那樣孩子們就會失學,甚至學壞,更談不上有出息了。如果在養公爹的問題上,我和小叔、大姑、小姑們較真、生氣、打仗,本來就有病的我,準會氣個好歹,還破壞了親情、家風、村風,還會給村幹部添亂,而當我面臨拘留、勞教時,怎麼會激發起村幹部的善念、真心為我說情呢?如果在丈夫回家後,我和孩子們都恨他,拋棄他,怎麼會看到今天美滿的家庭?

然而,這一切「如果」都沒有發生,是大法指導了我,讓我說真話,辦真事,善待他人,寬容對方。我照做了,我受益了,大家都跟著受益了,真是善有善報啊!

大法照亮了我們的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第二十三屆法輪大法日和大法洪傳三十週年之際,我代表全家人敬賀師父:

師父好!師父辛苦了!謝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