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對做資料的和做技術支持的同修說說心裏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四日】這是一個讓人避諱的敏感話題。可是,每一顆人心都羈絆著我們回歸的腳步;每一個不當的做法,都影響著救人的效果。僅借明慧一角,和技術同修說說心裏話。

一、先說幾個真實的小故事

事例1:同修A講真相時被舉報、被非法抄家,一專門給家中常人用的台式電腦主機也被抄走。該主機是請技術同修專門組裝的,當時曾再三叮嚀過:配件一定要全新的、上好的,要固態硬盤,挑好的買,不要怕多花錢。沒想到被抄家不久後,同修不修煉的家人被「請」到派出所,說電腦硬盤裏有大量反黨文章。同修家人說:「怎麼可能呢?這是請專家專門裝的電腦,供孩子們學習用的,配件都是全新的、上好的,光那塊硬盤就1000塊錢,發票還在我這呢。」警察說:「甚麼1000塊錢,那硬盤最多值500塊錢。你來看看這硬盤上的東西。」警察打開硬盤,一篇篇,一篇篇,全是大法資料,好多好多,像真相U盤似的。警察追問是誰給裝的電腦,並威脅同修A:「你不好好配合,讓你兒子失去工作,讓你孫子上不了大學!」同修A的家人回家後責問:「你看看你們那夥人,對我們家電腦都做了些甚麼呀!」

同修A沒有告訴警方是誰裝的電腦,那是出賣同修,絕對不可以的;自己的事情自己扛,任何時候不連累任何一位同修。同修也沒有對當地別的同修提及此事,那樣對技術同修影響不好,我們救人都還等著技術同修提供更好的幫助和支持。這裏,只想心平氣和的對技術同修說:您給同修家人的硬盤裝真相資料之前,是否應該和同修商量、事先徵得對方的同意?可曾為同修A的安全考慮過?同修A:您是否想過,自己家人電腦中有真相資料,也許是一片好心、一件好事?另外,家人電腦硬盤中有真相資料,邪惡是怎麼知道的呢?

Advertisement

事例2:去年回老家,遇到一位當年一起得法的同修B。他談到自己修機子的不易時,幾次欲言又止。我問他想說甚麼,他忍了忍,遺憾的說:「錢沒有少給,可總是留漏。」

因為在別處也好幾次聽到過類似的抱怨,所以我知道他說甚麼。我問他:「為甚麼不自己學著修呢?」他說:「怎麼學?從來不肯告訴人任何一點技術上的東西,問他他不說,修的時候把你支開不讓你看。自己去學吧,不說時間和精力來不及,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甚麼都看不懂,洋字母也不認識……」同修停住了話語,眼裏注滿眼淚。

我無語。甚麼也幫不了他,因為我甚麼都不會,甚麼也不懂;甚麼安慰話也不能說,因為只要一開口,他眼中的淚珠就會被碰落,我不想出現這種場面。緘默中,一片無奈,一點酸痛。

事例3:前幾年逝去的同修C,也是不懂電腦,不知道安全使用,總是把平時做正事的資料,甚麼當地真相啊,政府各部門有關人員的電話號碼呀,真相小冊子呀,三退名單呀……都堆在電腦桌面上。有一次我看見了,就說他:「為甚麼不收起來?都堆在桌面,多不安全呀。」他說:「沒關係的,電腦是加密的。」我也不懂電腦,只是覺得這樣不妥;見他這麼說,也就不好再說甚麼了。誰知後來他的電腦被邪惡搶去沒多長時間,密碼被破解,因為桌面上堆放的資料,他被誤當作本地「法輪功頭」非法關押,加重迫害;出來後狀態一直不好,最終以病業離世。

事例4:同修D,本來他自己也懂一點點電腦,可只給電腦做了普通加密而不是全盤加密,認為「不會有事的,這麼長時間,出過事了嗎?」後來邪惡抄家,密碼被破解,電腦裏存放的一真相資料底版和家裏的一份真相吻合;這個底版就成了他被非法判刑三年的唯一的所謂證據。刑滿出來後,身體一直沒有完全恢復,也一直沒有再走出來……

常常想:要是同修們裝的做正事的電腦都是全盤加密的,邪惡沒法打開,該有多好!要是用電腦作正事的同修們都能懂一點點電腦,該有多好!要是技術同修、所有做資料的同修都沒有那種「不會有事的」僥倖心理,該有多好!要是所有技術同修都嚴格按明慧網要求的、推薦的去做,該有多好!

二、十幾年來,我們都做了些甚麼?

有時想,技術同修的一些不當做法,也許有他的難言之隱和他們自身的侷限。跟著師父走過二十多年,誰會不珍惜這最後的修煉時光?同修不是因為懶,不去找工作;不是因為貪,而看重一點點小錢,同修是因為邪惡迫害而常年生計無著落!也許,同修是真的需要錢;畢竟,有人身,才能修煉。從這一角度看,技術同修的那些不當的做法中,都有我們的責任和過錯!十幾年來,我們都做了些甚麼?

假如,從當初技術同修給大家裝電腦時起,不形成給錢的慣例,而是合理的從根本上幫助解決生活困難;假如,把背後私下裏的抱怨,都變成積極的正面交流和切實有用的幫助;假如,大家都去除一味依賴、一味偷閒省事的心,自己去學習技術(那時又年輕許多,正是學習技術的好時光),就不會有眾多常年用電腦做正事、卻常年對電腦一無所知者!就不會有那麼多把不懂電腦當成「天經地義」、一味地要求別人上門服務、一味要求別人符合自己水平和習慣的人!當大家都不再向外求、不再抱著依賴技術同修的習慣時,當大家都把做資料的過程當修煉過程而不是做事過程時,技術同修才能少受來自內部的干擾,更好的走出屬於他們自己的修煉之路。

三、和技術同修說說心裏話

1、「衷心感謝技術同修這麼多年一直為我們正法修煉提供技術幫助和服務!謝謝!」在用電腦卻完全不懂電腦的人佔大多數的情況下,這麼多年,我們的打印機一直在正常運轉,電腦在正常工作,各個救人項目在正常展開。沒有技術同修的支持和幫助,做的到嗎?做不到,為此謝謝同修!

2、相比之下,技術同修比我們更為艱難,付出的更多,失去的也更多。可我們設身處地的為別人想了多少?有時給一點資助,像施了大恩惠似的。「同修,您受苦了!請原諒我們的粗心大意!原諒我們的修為不夠和少為他人著想!」

3、但是,無論怎樣艱難,我們都不能偏離法,不能放縱人心!師父說:「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1]

「同修,讓我們在大法中不斷的洗淨自己、歸正自我、去除人心、攜手精進,共同隨師圓滿,好嗎?」

讓我們一起走好走正這最後關鍵時刻的助師正法之路,把自己最好的東西、自身最閃亮的一面,留給未來,好嗎?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