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的家庭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三日】在二零零七年的時候,我只是隨意的和協調同修說:我要是能做真相資料就好了,隨時隨地的發放資料,多方便啊,還可以減少中間傳遞資料的環節。

沒想到,協調同修真的給我找來了會做資料的技術同修,還帶來了打印機。這下我有些著急了:連鼠標都不懂的我學的會嗎?我對著師父法像說:師父,我能行嗎?師父笑瞇瞇的望著我,定神一看:師父真的是在微笑的看著我。師父給予的鼓勵,才使我下決心去學做資料。

技術同修在電腦上左點右點的,一會兒,一張漂亮的《明慧週報》從打印機裏「吐」了出來,我激動的從座位上蹦了起來,說:「就這麼簡單?!」「是的,就這麼簡單。」同修肯定的說。

Advertisement

在技術同修細心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下載和打印資料;學會了做真相光盤等;為身邊的同修向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發送三退名單。

要做資料,就牽扯到買耗材的問題,剛開始是由同修帶著我到電腦城去買,即使有同修陪伴,我也是膽膽突突的:會不會有人監視我呀?會不會有人突然來問我買耗材幹甚麼呀?

不能讓同修總陪著我吧,他還要去工作,還有他自己要做的事,我的資料點也要獨立運行啊。當我第一次一人去買耗材時,真是壯著膽子、紅著臉,心裏像揣著一個兔子,買好東西,趕緊付錢,趕緊離開櫃台,走出店面,這時才算鬆了一口氣。

回到家,我想:為甚麼要害怕?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有甚麼可怕的呢?

師父說:「你現在修煉了,你就要堂堂正正的修煉,把一切都放下,只管去修煉,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1]漸漸的我再去買耗材時就不是那麼膽怯了。

為了做真相資料,同修們主動的捐一些資金給我,我把這些錢「專款專用」,不和私人錢放在一起,目地是「公款公用」,也不能挪用「公款」,嚴格要求自己。

從二零一六年起,因做真相光盤的數量少了,我再沒有收同修的錢,買耗材、修機器都是我自費。

我覺的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我能為證實大法付出也是應該的,再說我剛退休時,工資才兩百二十元(四十歲退休,其實就是失業),逐年增長到兩千六百多元,家庭生活夠吃夠用就行了,而且丈夫的工資也不低。

因為同修們需要的資料數量大,所以打印紙是整箱的買,做真相的光盤也是整箱的買。記的有一次,為了節省時間,一下買了三箱光盤(一箱是三百張),還有其它耗材,共計四個箱子,騎的是自行車,馱四箱耗材,中途還翻了車。人雖然累點,但精神是愉快的。

我們做真相資料的目地,是讓中國的老百姓看到真實的信息,清除中共的謊言,給老百姓們一個獨立思考的機會,認清中共。因為中共封鎖消息,老百姓看到的都是中共允許看到的假的東西。

我做的資料,都是從明慧網下載的版本,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以同修們的需求量為準,需要多少打印多少,不給同修增加數量,以致產生壓力,主要是《明慧週報》、《真相》、《天賜洪福》和《明白》等各類小冊子,也做台曆和掛曆。

這兩年還做一些有關「瘟疫」方面的資料,讓每一份真相資料都能發揮作用,讓世人都喜歡看真相資料,明白真相,使其本性的一面能夠覺醒,生命能夠得救!

在做真相資料過程中,遵循師父的教導:「我是說你真的要做你就一定要做好,否則就別做。」[2]

如果發現打印的資料上有模糊的或者顏色有條紋的,不符合規格的,一定會銷毀掉,寧願浪費紙張,也不會發送那種不合格的資料,一定要把最美好的東西展現給世人!

比如:我剛學做「真相護身符」時,就浪費了很多材料,我打印的是「PVC」的A與B材料,正與反兩面很難對齊,用「切卡機」切卡時,由於掌握不好距離也時常出錯,即使這樣,我把這些不合格的「東西」全部銷毀掉,權當我是交「學費」吧。

現在我做的「真相護身符」,顏面乾淨,整潔,沒有一點疵瑕,同修們看到後都說做的好,真是愛不釋手。這樣的好「東西」帶著正能量,帶著同修們的祝福,送到世人手上,世人也是無比的珍惜和愛戴,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有一次,本市一些同修要到農村去,需要大量的「護身符」,請我幫忙做兩千張,並說不著急,甚麼時候做好甚麼時候送過去。

在不影響其它事情的情況下,我開始了買耗材,打印,粘貼,過塑,用切卡機切卡。我心裏不急,但會抓緊一切時間,穩中求快,只幾天的時間,就完成了任務。

切卡時,右手掌心磨起了水泡,換左手接著幹,左手切卡不方便,就雙手合起來幹。能在師父的正法時期為大法救人付出,我感到很欣慰。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位同修發真相資料時,不慎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牽出了我,警察闖到我家,綁架了我,搶走了我家的電腦、打印機、耗材和大法書籍,把我非法關押在本地看守所一個月。

當時犯人牢頭說:根據你的情況,至少要判刑你七、八年,我望著她沒有吱聲,心裏想:你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我師父說了算。結果,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們的共同幫助下,我被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

不久,同修給我送來了電腦和打印機,我又能為救度眾生,正常的發揮自己應有的作用了。每天平衡好家務,學法煉功,然後為同修們準備好真相資料,在大法的指引下,平穩的走到今天。

不管以後的路有多長,我會一如既往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定的走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