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開了一朵小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今年六十多歲了。當時是以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中來的,因為當時身體有好幾種疾病,腎結石,闌尾炎,頭疼,子宮肌瘤等,經常吃藥,打針,住醫院。學法煉功很快幾種疾病都不治自癒。慢慢懂得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一部宇宙高德大法。

我對丈夫的怨恨心比較重,丈夫膽小怕事,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他聽信了電視裏散布的謊言,就不讓我煉功了,怎麼跟他說也說不通。一到敏感日,不法人員來騷擾,他就氣的夠嗆,還去告訴我父母、兄弟,把父母嚇的血壓高。我就對他恨之入骨,我倆誰也不理誰。

後來認識到作為一家人,緣份是很大的,應該把他當眾生一樣的講真相,救他,從心裏跟他明白的一面溝通。我在心裏說:對不起啊,我修煉二十多年了,還跟你計較這些事,心裏覺的很慚愧。從此以後不怨恨他了,時時處處都關心他,他也就一百八十度轉變,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時時處處關心我。去掉怨恨心,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前些年,我們這裏沒有人會做資料,都是其它地區的同修把真相資料做好了,送給我們去發。我一直在想,同修把資料做好又送過來,太辛苦了,心裏萌生了一個想法:我要自己會做救人的資料就好了,不用其他同修這麼辛苦了。又認為這是個高難度的技術活,我能學會嗎?自己小學還沒畢業,就這點文化水平,能行嗎?轉念又想,我不是有師父嗎?師父無所不能啊!就這樣想來想去,想來想去。

二零一五年,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家終於開了一朵小花──建了一個資料點,並一直穩定的走到現在。

我學會了上明慧網,學會下載打印《明慧週報》、明慧傳真及各種小冊子,也打印真相幣、不乾膠等給同修們去發,有時自己也和同修一起去發,有時去田地裏給農民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多數人都相信。有時幫助同修把「三退」名單發給大紀元退黨網站,還把明慧廣播中的修煉故事、交流文章、憶師恩、大陸消息、海外消息等下載給同修們聽。我家的資料點成為我們這一片同修們的真相資料主要來源,心中感到無比榮幸。

我們這裏是個鄉鎮,有兩個學法小組,每天晚上六點和全球同修一起發正念,清除本地另外空間的邪惡,接著學一講《轉法輪》,到九點再發一次正念。學一遍《轉法輪》後,學一次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每個週六,兩個學法小組聚在一起學法,學完法談一下修煉體會,有時互相糾正一下煉功動作。

我所做的這些比起各地的同修所做的微不足道。就這一點能力,也都是師父給我的,沒有師父的慈悲加持和保護,一路平安的走過來是不可能的,別說做這些事,自身都難有保障。

在師尊的巨大付出延續來的最後這段時間裏,我要做到真修,不被外來形勢帶動。有時明明知道動態網是給常人看的,不知不覺中也去看,過後又後悔;有時還和同修說自己在動態網上看到的事,說了又後悔,那不都是執著心嗎?顯示心,我還有很多執著心沒去乾淨:妒嫉心、私心、不願被人說的心、愛面子的心、狡猾的心、色慾心、愛聽好話的心等等。這些不好的心我都不要,堅決去掉,做到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