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以法為師 製作和傳播真相資料中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底得法的。剛得法時,激動的心情沒法形容,終於找到慈悲偉大的師父了!每天清晨到煉功點煉動功,中午休息在單位也學法或煉功,晚上到學法組學法和煉靜功,那時非常精進,如果有哪一天因懶惰沒參加晨煉,自己都覺的很慚愧。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很多同修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後來被邪黨非法關進了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判刑等,我被非法關進了戒毒所洗腦班和拘留所。出來後,為了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為了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同修們自發的成立了資料點。

剛開始,我們是找車去外地拉真相資料,拉一些回來同修們分,不是很方便。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我們當地也成立了資料點,我在一個資料點做義工,除了做每週的週刊和真相材料外,也做大法書籍,做《九評共產黨》和護身符及打印光盤等救人資料,工作量很大。

Advertisement

我們資料點租的房子是七樓頂層,老房子沒有電梯;每次進打印紙,都很辛苦。為了防止其他居民注意到我們,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和恐慌,來貨時,必須快速的把耗材搬到七樓。我就發出一念:眾生都暫時不要出門,等我們搬完,你們再出來。

為了資料點的安全,我一個女人也跟男同修一樣,拿起兩箱紙就往樓上走,頭腦中想我一定行,我是大法弟子,無所不能,整箱的打印紙很沉很沉,我在心裏一遍一遍的求師父加持我,一路也不敢停留,到七樓時,我都有虛脫的感覺,要吐血的感覺,腿都發軟了,我也不歇息,和男同修一起,又下樓搬運。我悟到資料點的安全最重要,吃點苦,受點累算甚麼,不值一提。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的這個資料點一直穩定的運行著,直到明慧網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才停止。

後來我家也成立了資料點,白天上班,利用下班時間做資料,發放資料;有時我市需要集體大範圍發放真相資料或粘貼不乾膠時,我都積極參與配合,每人隨身攜帶的發完了,同修及時補給真相資料,世人還在睡夢中,我們經常不知不覺就幹到了凌晨三、四點鐘。同修們不畏辛苦,為眾生能得救而感到欣慰。

我感覺利用下班的時間做資料,太有限,於是我萌生自己做生意的想法,時間隨意自由,聯繫同修方便,傳遞大法信息快捷。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切以大法為重,人世間是為大法而存在。

二零零六年,我自己租個十五平米的門頭,開了個小店,做個小生意,養家糊口。我在生意空閒之餘,和一位在單位幹採購的同修聯繫,在他方便的時候,就到我店裏來,我倆利用自身的便利條件,不定期幫忙進各種各樣打印耗材。因為同修們到電子城進耗材,出事的太多太多,使大法遭受很多損失,不論是人力物力還是財力,慘痛的教訓。從大法修出來的智慧使我更加理智和清醒,知道自己肩負的重任,證實法救人的事我們要做,但我們不能讓舊勢力抓住把柄,大法徒不是來被邪惡迫害的,我們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救人的法徒。我們要走好走正這條修煉路,儘管我們的正法路很窄很窄。

慈悲的師尊教導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1]。

同修幫忙進耗材放我這裏,然後其他同修在方便的時候,來我這裏拿,既方便了我做資料,又方便了其他同修,我們做的既不顯山,又不露水,又不會被邪惡盯上,真是一舉兩得。同修們熱火朝天的發放真相資料,幹著救人證實法的大好事。

我在店裏除了打印週刊,真相資料,還製作真相光盤、封面,回家做組裝和塑封的工作。塑封後的光盤非常精美,同修們需求量都很大;幫忙採購的同修總是在我們需要進大法耗材的時候他就會來,詢問需要再進甚麼及多少,根據需要進耗材,也不盲目壓貨,我們之間不用電話溝通,有時感覺有心靈感應,求師父,同修就會出現,很神奇。

後來師父又在講法中肯定了真相幣的法,我們又開始打印真相幣,人民幣每個人都在用,我們自己更得用真相幣,我們大法弟子用真相幣消費來帶動常人喜愛真相幣,認可真相幣,願意接收和花真相幣,願意看真相幣上面的內容,不拒收真相幣,明白真相,從而覺醒,為了救度眾生,可謂用心良苦。真相幣在我市很順暢的流通起來。

有一次,一位不經常來的同修拿錢給我看,意思是她在用真相幣,我一看同修是用印章蓋在上面的真相幣,還是很原始的做法,真相內容有限還不是很清晰,我就把打印的真相幣給她看,真相內容精彩豐富,朗朗上口,字的顏色和麵值同色,同修驚喜的感歎跟工廠造出來的一樣完美,這樣的真相幣流通起來太有說服力了,她馬上預訂了真相幣,改日來拿。

因我店門口是公交站點,在我門口集合,也不顯眼,有時我們晚上和同修們一起小範圍的發真相材料和粘貼不乾膠等,十幾個同修,兩人一組,有條件的參與,不強求。不參與的同修不會知道行動的目地地,只為同修的安全著想,我們做事縝密。事先有同修去踩點,去的路線和回來的路線告知對此地不熟悉的同修;有的同修準備真相材料,讓同修們發放方便;有的同修提前發正念清理這一地區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然後求師父加持我們,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每一位同修都安全回來。到目地地以後,我們兩人一組分散發放材料,然後各自回家。我們形成一個整體,配合非常默契,每次都圓滿完成任務,平安歸來。

一次,同修拉了一麵包車的真相台曆送給我,在我這兒卸貨很方便,也不需要打電話提前聯繫,卸貨走人;大大小小的紙箱擺滿了我的店裏,看到這精美的救人台曆,我想怎麼通知同修們來拿呢?因為我跟同修之間幾乎很少打電話;我打算去同修家通知同修來拿,結果坐公交車時就偶遇一位同修,她拉走一些分給其他同修;到學法小組,同修又來拉走一些;通過各種渠道台曆就分下去了,等等。同修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真相台曆,都爭著搶著要,台曆很快就去完成他們的使命救人去了。

海外同修成立了新唐人電視台以後,我們就開始推廣安裝新唐人電視(俗稱安鍋),剛開始我和同修一起學習安鍋,我自己家也安裝,又利用下班時間,給需要的同修家安鍋;安鍋的過程中,是非常檢驗自己修得紮不紮實和心性所在層次的大暴露,比如有的同修家裏的修煉環境沒開創好,家裏的常人對大法不認可,去安鍋就反感,橫挑鼻子豎挑眼,導致我們安裝,調信號就不順利,耽誤很長時間,我們就發正念鏟除舊勢力黑手亂法爛鬼干擾我們安裝的一切邪惡因素;不為所動。

後來,同修們都認識到新唐人電視講真相的重要性,我們既推廣又安裝的忙不過來,同修後來者居上。我負責推廣,有需要安裝的我就告訴同修,其他有能力和條件的同修都去安裝,當時安鍋在我地區推廣的轟轟烈烈,後來出現了震驚世界的「安鍋案」。

迫害還在繼續,迫害大法和大法徒的惡首還沒有繩之以法,修煉還沒有結束,我一定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