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近期眾多同修遭綁架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日】

走正大道無形之路

二零零零年師父要求我們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可是,我們有多少人至今還在等、靠、要?還在依賴他人提供資料?有多少人至今還在為別人提供資料而奔波?這樣等靠要、依賴心強的人,都在維護舊宇宙的運轉機制,依循著黨文化思想,那是舊勢力的安排。大道無形,是我們這一法門的修煉形式;走師父安排的正路,才是實修真修。

邪惡欲構陷某同修為所謂的頭目,製造所謂的犯罪組織。從中我們看到:邪惡多麼希望同修是真正的頭目啊!多麼希望我們是一個有形的組織啊!

其實有沒有組織並不犯法,如果這個組織是利他的、是救人的有何不可?關鍵是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的修煉形式是留給未來的參照,我們沒有走正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大道無形的修煉形式,誤入舊勢力安排的有形的修煉機制,從而招來了魔難。

師父說:「憑著對大法的熱情還不行,要理智的,在邪惡的環境中要考慮安全,要修的正、走的正才行。舊勢力改變的這一切,我也是將計就計的在做,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得走正。[1]

回顧我們地區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有形的修煉形式給我們造成的慘痛教訓太多了:我們曾經依賴外地某市,結果一旦出事,兩市互相牽連七、八十人被綁架;我們曾經依賴大資料點運作,當本地各區、縣供不應求的時候,大型綁架開始了,同修被迫害死的、判刑的、流離失所的、轉修其它法門的;我們曾經依賴協調人,以人為師,當我們在沉重教訓中總結了認識之後,各地的「大哥」、「大姐」也相繼退出歷史舞台。

甚麼時候我們能真正的以法為師,修出獨立的正法修煉意識和自主能力,我們才能真正成為未來主宰自己天國世界的主和王。

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明慧網有篇文章,說她父親是個很有擔當很願意為同修付出的人。多年來她和身邊的同修們,在修煉的方方面面都依賴她父親,都覺得修煉真好,似乎都搭上了順風車。可是她父親突然有了病業魔難,患了痴呆症。這一下她覺得天塌了一樣。依賴的同修們都來「幫助」她父親找他心性上出了甚麼問題,找來找去不見好轉,最後她醒悟了,認識到舊勢力是以為了大家提高為藉口讓她父親走開,藉口是他阻擋了大家真正的走向神,是自己和大家的依賴毀了這位父親同修。她在此教訓中真的成熟了,真的提高上來了,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師父正法,不同層次的舊勢力以各自不同的為私目地也在「幫助」師父正法,結果卻阻礙了正法,成了干擾宇宙正法的魔。我們在下走過程中,都會與不同層次的舊勢力簽了不同的約,這些約障礙和鉗制著我們不能走正師父為我們每個人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本地一些同修,多年來一直在重複舊勢力安排的毀人害己的有形之路而不自知。摔了跟頭,得從中悟道啊!

非常理解和感佩提供資料同修的辛苦付出,吃飯簡單、睡覺少、擠時間學法,一心忙於做事。可做事不是修煉,不在這顆心上下功夫,誰也提高不了,而且魔難重重。一位同修剛剛從獄中獲釋,一個依賴的學員就給她送錢來了,讓她給提供資料;近日一同修被警察敲門、非法監控,同修們幫她當日搬了家,結果還是被監控。我們真得反思一下自己走的是不是師父安排的路?多年來一心為大家付出的同修真得想一想,我們供給他人資料的同時,我們真的為他人在法上昇華負責了嗎?因你給提供資料,使依賴的學員沒有修去尖滑、自保、依賴的私心,是不是有意無意的阻擋了其走師父安排的人成神之路啊?而且根據個人現有的理解,各地那些執著主導有形形式的學員,舊勢力利用完了,馬上會利用警察安排巨關巨難加重迫害。

每每大資料點遭破壞,眾多同修被綁架,救人形勢一時間就處於癱瘓狀態。那些耐得住寂寞的、不在所謂「整體」中的、被認為「獨修」的同修,不會受到任何外在形式的干擾,依舊穩健的、默默的、潤物無聲的做著三件事。本地一位沒文化的老年同修,多年來由於大型資料點運作,與各地學員往來被牽連,曾在勞教所和監獄遭受迫害;可是如今,她走過來了: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每天自己出去勸退幾人,再將自己做的精美資料、護身符送給明真相的眾生,穩健的走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上。

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大法修煉是成就每個人的。供其資料,不如教其做資料的方法,讓其自立,走向成熟,走向神。大法弟子要圓容師父所要的,而不是堅持自己的認識、觀念和自己非要做的形式。

去除「大鍋飯」的黨文化觀念

我們是一師之徒,擁有一顆同心,為了證實大法,為了共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所以我們共享信息等資源。可是除此以外的個人資源還是有分別的,應該掌握分寸的。那種「公有」、「共產」的變異的黨文化思維,在我們修煉的群體中是應該杜絕的。

不知甚麼原因某同修的車被扣押,但是近年許多同修的車被扣、人被關押,是因為大家做救人的事借用或搭同修車的緣故。

本地一個得法較晚的同修,在自己家裏經營一個小店,生意很好,甚至警察都是她的老顧客,生活穩定、生意上口碑很好,且救了很多顧客,包括警察。那是師父給她安排的溶於常人社會的無形的修煉形式。可是後來她漸漸的認識了當地的一些知名人物,小店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有的人用幾部真相手機在小店裏打,尤其她的車成了大家做證實法時用的公車,她也有求必應。她說,人家做大法的事要用車不能不借啊?後來邪惡將她當作重點人物迫害,後來她寫了「三書」,她的修煉形式、修煉狀態、生活環境、生意生計,一切都被破壞了。本地幾位因車出事的同修,車損失了,人被判刑了,有的至今仍在獄中。車也是生命也是同化法來的,因為我們走的不正,浪費了大法資源,車也成了邪惡作惡的工具。

車是同修的個人財產,就像錢一樣,是個人資源,我們能拿來隨便共享嗎?我們怎麼能因為個人做大法的事就理所當然的無償利用呢?我們能把這些留給未來嗎?

其實,同修的時間、方方面面的技能,也同樣是人家的個人資源。技術同修本人可以無償的為同修們付出,那是人家對法負責的那顆心,那是人家修出來的為他的境界。而我們作為被服務被幫助的人,不能認為那是人家必須做的工作。

經常有人說,有能力的同修應該如何如何,好像說人家是「勞模」似的。如果都靠「勞模」拼命幹,工廠一定倒閉。各地做資料的同修提出資料點要「遍地開花」、大家都各自走出自己的路時,往往反而被多年習慣於依賴的同修指責為「太自私了」。試想,十個人二百斤的口糧如果一個人背,這人會累吐血;如果大家都盡力能背多少背多少,大家口糧都有保障。有反對資料點「遍地開花」的同修竟理直氣壯的說:你這不是平均主義嗎?你有那個能力就應該背……

我們是修煉的人,本質上是為他的,不能把黨文化的變異思想作為自己的習慣和「理所當然」。總統也好,工人、農民、學生也罷,每個人都應在自己的行業、社會階層、生活領域、用自己的條件、力所能及的做好三件事。在常人社會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這是我們這一法門的修煉形式。

手機、微信、特務等安全隱患

本地一老年同修家是資料點,也是學法點,可是其一直使用手機,還用微信視頻,安全隱患可想而知。有的人自己不做資料,卻多年盯住所有做資料的同修,把持控制著一幫自己不上網、沒主心骨兒的學員,張羅著給這些學員取資料、送資料。有的人多年大資料點運作,到處送資料,一天行程多少里。大資料點的運作,很容易造成依賴和被依賴、很容易造成存錢存物、到公眾場所去聚堆兒去接送資料被跟蹤被拍照,如今作為被迫害的「證據」。

昔日協調人的家被安監控期間,有的人卻說,不去協調人家學法就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不敢公開的在邪惡部門攝像頭前「發正念」就是有怕心;每週不去公眾場所去聚幾次,就沒有溶入「整體」,就屬於「獨修」。如今監聽設備能放大被接收的聲音四百倍的情況下,有的學員在手機電話前不修口,誰誰幹甚麼,指名道姓的隨便說;有的好奇好事愛打聽事兒,不該說的隨便說,該說的該曝光的卻一字不提;同修「病業」眾人「幫」其提高,哪天被迫害離世了,十幾個字的離世消息遲遲不傳給明慧網,可是同修如何不在法上、如何有問題卻傳的沸沸揚揚,真假也不知道。真的有問題也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是為毀滅眾生將同修迫害走的,我們只能從中總結教訓,怎能站在邪惡一邊推波助瀾、口舌是非呢?

本地多年來的大型綁架、同修被迫害致死、很多都是特務參與造成的。有的是學員被綁架後被國安要挾其做特務的;有的是國安警察混入內部;其實邪惡用特務這種手段惑亂內部從來都沒間斷過,「奧火」傳遞前夕一特務已打入內部,被同修識別而未造成更大損失;也許去聚堆兒的人中就有特務混在其中,那可是邪惡看好的地方;有的學員人的這面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特務,卻一直起著特務的作用。還有一些現象,在《關於維護整體修煉環境與同修交流》中提到了,快些歸正吧!平穩生活、踏實修煉、默默無聞的細水長流的開一朵自己的小花兒。有師有法有明慧網,就有主心骨兒,就不會以人為師,重大問題就不會迷失方向。

一切有形的修煉形式都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不安全隱患都是因為有形形式才能起作用。其實,大資料點運作的再大,都太小,只是膨脹的人心越來越大。

大道無形太廣大了,大的邪惡摸不著、看不見、一切盡在無中。卻無處不在,無脈無穴,法力無邊。

只談現象,對事不對人,有過激的地方,敬請原諒!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