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歐洲法會】在新唐人媒體中修煉之路(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想交流一下我在新唐人的工作經歷,但為了使大家更深入地了解我自身經歷對我的影響,我將先和大家分享我早先的人生。

當我出生時,我的母親說父親看起來像老了十六歲,有了白髮和皺紋。她還一直覺得在我十七歲之前會發生一些改變生活的事情,比如父親去世。因此那幾年,她一直在請求神不要讓這種事情發生。

在我十六歲的時候,我的曾祖母在夢中拜訪了我的母親,並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起來。不久之後,改變生活的事情發生了──我告訴我母親,我的女朋友懷孕了。

Advertisement

我的兒子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出生,然而我和女朋友在兒子一歲前就分手了。我感覺自己是個不負責任的人,很快就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後來,我和母親發生了巨大的爭吵並說到了許多童年的傷痛,於是她把我趕出了家門。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曾冒出自殺的念頭,因為我覺得沒有人關心我,包括我那一歲的兒子。但我也明白,這件事將對他的未來產生很大影響,因此我只能選擇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可以說,我的兒子救了我的命。

出於某種原因,我將「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的目標定在了在六個月後。結果我真的在六個月後遇到一個朋友,她告訴我這個神奇的修煉功法──法輪功。她說:「他教你好病、放下執著、擁有功能並且教你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做一個好人?這正是我在尋找的東西!

於是我借了她的《法輪功》,當時就讀了起來。讀完後,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正是我所尋找的。」於是我開始了修煉的旅程,還下載了所有可以下載的電子書開始閱讀。

在我往後的修煉日子中,我開始能夠放下無數層的執著。最初的兩個主要考驗是恐懼和嫉妒。雖然感覺自己有一些明顯的進步,但還是會定期遇到一些考驗,讓我失去信心。這些考驗攻擊了我的自我價值和自尊心。我感覺自己在這些方面相當不穩定,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很好地處理這些問題,也不知道如何珍惜自己。

在我修煉的幾年中,我與一位一起工作的同修之間出現了魔難。他們非常直接地指出了我的許多缺點,這些缺點觸及到了與母親爭吵時提到的童年創傷,並且一模一樣。不得不說,這對我來說太難承受了。由此,我放鬆了學法,能感覺到自己在迅速的往下掉。

我能看到兩股舊勢力在考驗我。當一些不好的念頭出現時,我試圖轉移但又無法堅定正念。當我在那個層次感覺到崩潰不已時,他們又向我發出另一個念頭。

在其干擾中摔得很慘之後,我感覺到這兩股舊勢力改變了它們所做的事情的基調──往我腦子裏打譴責師父和大法的念頭。它告訴我:這個同修能對你這麼差,那他又會怎樣影響法輪大法?這真的是一個好的修煉方法嗎,李洪志真的有那麼偉大嗎?

我掙扎著否定這種念頭,因為我知道如果承認了,等待我的將是甚麼。我想拯救自己,但舊勢力狡猾地反駁道:「拯救自己難道不是一個自私的想法嗎?你不應該是自私的。」我不承認它們的詭計,它們便繼續考驗我,直到無法讓我進一步墮落。

那時,我想起了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使命,還給很多人講清了真相。他們可能沒有其他機會走向未來,但我卻是他們的希望。另外,如果我仍然保持現狀,那麼和我過心性關的同修也在無形中造業。我不想讓他們承受這些,所以我必須以某種方式重新回到大法中。

我看了看這個同修對我所有批評意見,並把它們列在紙上。從「對的是你,錯的是我」這個想法開始,我深入審視自己,徹底了解每一個缺點的根源。

既然每一個錯誤都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那麼每一個問題也都有一個解決方案,我反省了自己需要改正的問題,並制定了一條路使自己直面這些執著,然後去掉。我必須將自己置於自我考驗環境中,以便改正。

師父說:「修煉中有了善哪,人能有一個標準;有了惡哪,修煉人知道怎麼樣去達到標準。」[1]

於是,我搬到了一個同修家裏,讓他幫助我學法並且多煉功。我的一個缺點是我很被動,而這位同修卻很有主見。雖然他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很強勢,我們之間也發生了很多心性摩擦,但他教會了我如何更多的正視自己,以及如何通過交流解決分歧。

他指出,我說話時非常沉重,好像生活很難、活得很掙扎一樣。於是我開始培養對生活的熱情,並放下許多怨恨和憂傷。

有一天在工作中,一個看似完全不相關的、隨意的談話讓我感覺到我應該抓住新的機會。下班後,一位同修給我打電話說我的樣子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他還並提到他們最近在英國開設了新唐人,並正在尋找新的記者,問我是否想和他們一起工作。

我意識到,師父那天安排的談話就是為了這個電話,於是我便接受了他的邀請。當時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沒想到家庭和工作一直束縛著我直到二零二一年九月。為了使自己有最好的狀態進入新唐人,我利用那段時間努力地去執著心。

剛開始做記者時很有挑戰性,每隔幾天我就得學習一項新的任務,並學著高效完成。但每當我覺得自己掌握了這項工作時,又有一項新的任務擺到了我的面前。因此,我不得不學會在同一時間內完成所有的任務。雖然我覺得自己一直做的不好,但也能看到一些進步。

面對我的所有缺點,這是一個提高和調節自我價值感的機會:我仍然該尊重犯了錯誤的自己嗎?我該給肯定自己的價值嗎,即使我能看到自己的錯誤?我能否在面對當之無愧的批評時保持穩定,不為所動?

後來,一位英國政治家在發生腐敗醜聞後辭職了。我的任務是去他所在的郡報導新選舉。這次選舉非常重要,是我們的英國首相擁有的民眾支持的象徵,我不能不去。

那天早上,我起床後學了法,也寫了部份新聞腳本,隨後驅車一小時趕到現場。我從未自己拍攝過錄像,之前也是一直有攝影師幫助採訪,所以我在這方面是個新手。但我並沒有擔心失敗的想法,而是一直專注於採訪選民和拍攝背景錄像。我甚至找到了一個政治博彩分析員,他走了幾個小時的路來到選舉場地,並接受了一次很好的採訪。

下午4點,我的任務是找到一家有無線上網的咖啡館,上傳所有的錄像、完成其餘的腳本敘述,並將包裹交給視頻編輯。由於那時正好有很多人在使用無線上網,因此上傳時間預計為十六小時。我並沒有因此而產生挫敗感,於是繼續寫劇本並從採訪中找到合適的引語。正念考慮完事情之後,咖啡館裏的人都走光了,我所有的錄像都上傳成功。但為了做旁白,我還必須在鎮上找一個安靜的小巷子錄音。

我在最後期限前的四十五分鐘將配音發送給我的視頻編輯,臨到最後五分鐘時,他們上交給了新唐人的經理,然後就被播出了。我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壓力很大,時間很緊,但我還是能夠保持冷靜和穩定。

當天晚上,我開車回家時開始反思自己的修煉之路。突然有那麼一刻我意識到,雖然我不完美,也犯了很多錯誤,但我能看到自己的潛力並有強烈的變好的心。那天晚上,我發了一個願──成為英文新唐人的最佳記者之一。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明白我需要有很高的目標,並達到許多要求。雖然不會一夜實現,但我對此許下了承諾。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去了紐約參加大紀元媒體,收穫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經歷。我感覺自己幾年前為消除許多執著而鋪設的道路在我要離開美國時達到了終點。就像一個神秘的通道,使我把自己從英國分離出來,形成一個有助於我未來修煉的事情體系。

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並與同修們建立了獨特的聯繫和友誼。這是我在走向未來的過程中所借鑑的榜樣。學習技術報告技能的同時,上課也是在修煉。我在那裏的時間解決了我正在面臨的許多深層次和微妙的問題,比如,我能向內找到缺點,笑著接受,並指出正確的方向。同時,我也從每一個與我相處的人身上得到了教訓,無論相處時間長短。

我得到的最大教訓是這樣的。師父比我們所知道的更珍視我們。如果我真的相信師父,那麼我也必須珍惜自己。不得不說,我在紐約的這段時間找到了珍惜自己的念頭。

這次經歷反映在了我回到英國後的工作中。以前我會感覺自己心頭充斥著失敗的負擔,這種情緒甚至持續好幾天。而現在我可以冷靜地考慮自己不精進的具體原因,也不再感到恐懼。

我想起了師父講的一段話:「有的學員說我就承受、承受。承受甚麼?!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1]

我們需要承受不珍惜自己的痛苦嗎?我覺得我已經承受的夠多了,現在完全可以放下這個觀念。只有這樣做才能更有效地完成在這個世界上的使命。

師父說:「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2]

我感謝所有同修的幫助,更感恩師父無盡的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022年9月歐洲法會稿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