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歐洲法會】用講話的方式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一日】師父說:「有的人就是通過講話來做工作。」[1]很長時間我都覺的用講話來做工作的人好像不多,其實從一九九九年迫害以來我就經常用講話的方式在工作、做救人的事。例如,在真相點講真相,對中國人勸三退,徵簽,做中文大紀元廣告銷售,神韻賣票點,神韻商品,德文大紀元的客戶服務,都是用講話來工作。主要對像是西方人。

一、講清真相不追求結果但不能沒有結果

師父要求我們的是講清真相,而不只是講講真相、發發傳單。如何講清真相,我覺得注重清除自身的黨文化因素很重要。

因為來自共產中國,從小潛移默化接受黨文化灌輸,有些黨文化思維方式和行為已成為不自覺的習慣,它也阻礙我對法的清醒認識。唯有清除思想中這些因素,才能真正理解法的深層內涵。多年來,利用做飯、吃飯、做家務等時間我將《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每本書都讀或聽音頻十幾遍。這也幫助我更加了解共產主義在西方的表現形式,以便給西方人講清真相。

Advertisement

我要求自己不論做甚麼項目,對自己應該有更高要求,要在修煉上不斷的昇華,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在真相點不只滿足於發出去了幾個傳單,而是儘量要讓路人在徵簽表上簽名。不追求結果但不能沒有結果。

我對德國人常見的問題想出一個個簡單而有力的回答方式;如果沒有回答好的問題,過後我都會去思考,應該怎樣更好的在這點上講的更好。

不輕易錯過能有緣和我交談的每一個人。一次我給一個人講真相,他很認同。但遞給他徵簽板簽名時,他就開始說他對中國的各種認識,把話題扯開了。我又把話題扯回來。交談過程中,我時不時的請他簽名,因為他對中共還是有比較清醒的認識。問了他三、四次,他都把話題扯開了。我想今天我不會放棄你的,和他說了半個多小時後,我終於讓他在解體中共徵簽表簽了名。簽完後我馬上和他道別,去找下一個人了。

有一次,我給了一位知識份子模樣的人一些資料後,他把手中資料還給我說反正沒時間看,然後他卻看著一個有關活摘器官的展板在笑,一副奇怪的表情。我立刻明白他的想法了。我看著他禮貌但又非常直接的問道,您認為這是陰謀論吧?沒等他回答我接著說,你的懷疑我理解,因為活摘器官太邪惡了,是魔鬼的行為,超出了人的想像力,但它卻是事實。間接的證據證明活摘器官是存在的,比如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後光是器官移植中心就建立一百多個。主流媒體和各國政府對這場涉及上億人的迫害,裝聾作啞,所以您不可能從你熟悉的媒體上了解到這些信息。站在這裏的都是法輪功修煉者,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用自己的業餘時間站在這裏,自己拿錢印報紙,就是要揭露中共滅絕人性的罪惡。

聽了我的話,他好像明白了。他畢恭畢敬的伸出雙手對我說:請你把這些資料給我吧,我回去一定仔細讀一讀。接著我告訴了他德文大紀元的網站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希望他了解更多的真相。

對那些說法輪功是某教的人,我總是輕鬆而簡單的回答一句,這是中共說的。幾乎是100%的人聽到這句話都不再堅持他的觀點。是啊,中共臭名昭著,他怎麼會願意說和中共謊言一樣的話呢?

有人不敢簽名,或說簽了名也沒用,或怕上黑名單將來去不了中國。我說,你這樣說中共很高興;你可別認為中國發生的事和我們無關,你看這次中共病毒全世界流行已經影響到西方人的經濟,生活及健康了吧?中共的存在是世界的災難。這時大多數人也都會簽名。

師父說:「眾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這樣一條,叫這個邪黨無論甚麼目地它幹的甚麼事結果都是在幫我與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黨想要幹甚麼壞事,它只要一幹就是個敗事、醜事。」[2]

我發現,不論講甚麼話題都往揭露中共的邪惡上引,就很容易講清真相。因為師父和眾神已經鋪好了路。因為宇宙中已經定好了中共的滅亡,因為這就是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利器。

二、讓眾生對大法弟子生出敬仰的心

二零二一年中一位西人同修打電話給我,說德文大紀元要出報紙,需要人做客戶服務,我當時拒絕了,因為中共病毒蔓延期間,我開始為中文大紀元總部的一個油管音頻頻道做播音,並為其它幾個項目做錄音。我很願意繼續做下去。因為以前為中文大紀元報紙和雜誌拉廣告時,絕大多數廣告客戶我都沒見過,都是靠打電話做成的,所以我一直認為聲音就是我的法器。既然有大法項目需要,我不能以我的喜好來決定做甚麼,不能自己給自己安排修煉的路,所以接手了這項工作。

難度是,德文不是我的母語,我學的專業也不是德文。我的任務一是幫助那些退訂的客戶繼續訂閱,二是把訂報後又將報費抽回的訂戶的錢從新拿回來。因為我是主動打電話給客戶,這和他打電話進來要訂報紙的氛圍是很不同的。有時電話一通,有人就盤問我從哪裏得到他的號碼;有的說退訂了,沒啥好說了;有的說你打擾到我了;還有的說,你再打電話我就報警了。還有的剛聽我說是大紀元就掛電話,再打不接了,因為他知道他沒付錢。

我最頭痛的是寫郵件,因為對那些不交錢的訂戶需要留下文字記錄,以備將來要走法律程序時用。要用德文把這麼複雜的事情寫清楚,還要讓訂戶讀出份量,理解到如果不付錢會有麻煩,實在不易。我認為自己不行,不是學德文專業的。每次要寫甚麼心裏就糾結。現在有個德國同修每次都能很及時的幫我修改郵件,彌補了我的弱點。

本來客戶退訂我想讓他續訂,或他沒交錢我要讓他交錢,一般都不容易是件愉快的事。有時因為工作的操作方式和客戶之間發生誤解,客戶不是很滿意時,我都會儘量用輕鬆愉快的方式對話,或開個玩笑,將不愉快的氣氛轉變,直到最後我們都哈哈大笑著結束談話。我希望無論客戶是否繼續訂報,都不要讓他們對媒體產生負面想法。

我想,和每個眾生接觸的機會,也許只有一次,應該珍惜碰到的每個訂戶,珍惜這個能夠給他們講真相的機會。

雖然是和西方訂戶打交道,但我經常聽電話組同修勸退的錄音、聽明慧廣播。同修在勸退過程中的正念和智慧,從不同的角度講真相的思路對我都很有幫助。

對那些退訂的客戶,我要找出客戶的心結,從言語之間判斷甚麼是退訂的真正原因。客戶退訂的理由大多是沒時間讀報,對這樣的電話我的切入點就是作為獨立媒體,報導真相讓更多的人知道對我們很重要。激發他的正義感。客戶會說你提醒了我,我還是續訂,支持你們。這時沒時間的人也有時間了。

大法弟子在人間證實法,就是大法在世間的表現之一。應該讓眾生對大法弟子生出敬仰的心。我使用的語言簡單,像是聊家常。事先想好碰到甚麼情況怎麼講,引發他們思考。比如,油管無理的關閉了大紀元的頻道,這件事幾乎是我每次和客戶通話都會講的,想讓他明白,在德國社會也會發生內容審查,而他的訂閱是把錢直接交給他信任的媒體,不通過科技大公司。有些客戶就明白了,說那我出於支持再接著訂。有個訂戶是開冰激凌咖啡店的,冬天是關門的。他本人不讀報,只是給店裏的客人看。聽完我的話馬上說他續訂,而那時是冬天。

德文大紀元的訂戶大多都是崇尚傳統文化及理念的,很多都是信神或相信有超自然能力的存在。這時和他們講話我會根據情況稍微講的高一點。有時又不便講的太高。很神奇的是,有一天這些話竟然從常人的嘴裏說出來,一個訂戶告訴我,她認為這段時間是人類在消業,神在看著人在此時的作為,並說雖然新冠疫情帶來了很多痛苦,錢沒了,工作沒了,她認為一切都會過去。此後當我需要時,我會說我們的客戶這樣說,我覺得很有道理,你說是嗎?

在談話中我會適時告訴訂戶神韻和法輪功。開始我還有點擔心效果不好,結果每個我講到的人都追問,你剛才說的法輪功或神韻是怎麼拼寫的,並讓我發相關鏈接。是啊,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大法弟子告訴了他們等待已久的大法,眾生的另一面是很明白的。

在電話結束前常常有客戶說,謝謝和你的這次有趣的對話,或者和您談話對我很有幫助;或和您的談話真是鼓舞人心啊,等等。每當聽到這些我都會替客戶高興。

三、信師信法,意念指揮功能做事

在做神韻產品的銷售時,我發現了我還存在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的問題。當我第一天在劇院做銷售的時候,那天幾乎很少有人走到我的展位前來和我說話,我很沮喪,覺得可能是因為我修煉的不夠好,我的場不吸引人吧。後來我意識到,我這是不相信我自己還是不相信師父呢?一個修煉了二十六年的老大法弟子,難道觀眾看見我就跑嗎?這個表面看上去是在向內找的想法,其實暴露出我對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能力的懷疑,對大法在世間的威力的懷疑。所以碰到一點困難就產生負面想法,不敢挑戰自己去做那些難度較高的事情,不敢去接受超出自己人中能力的事情。那天晚上我想,柏林演出還有11場,我必須迅速改變這個狀態。

師父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1]。

我知道修煉人的一念就能決定事情的結果,雖然是我人的一面在和眾生說話,難道不是我的功能也在起作用嗎?第二天我在觀眾進場後,微微的想像了一下打開我的能量場。就這麼個微小的轉變,就出現了轉機,從第二天開始無論是《轉法輪》書籍還是神韻商品都能輕鬆售出。

多年來無論是真相點,打電話,賣神韻票,打電話給客戶,情況是千變萬化的,對方的思想也是千變萬化的。但我經常會驚訝的發現我在適當的場合,適當的時間,不知怎麼就說出了一句打動對方的很有份量的話,使得情況發生轉變。而這句話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卻在這個關頭冒出來。常人有句話叫「如有神助」,我這裏是千真萬確,是師父的加持才有了這個結果。

神韻在德國的最後一場演出,有位女士演出終場後到神韻商品的展位來,說她練氣功。她翻看著德文《轉法輪》書問,這個功法的創始人在世嗎?某個詞讓她一聽就想到要控制人的甚麼組織,她可不想被控制,等等。我說這是翻譯,中文的這個字可不會讓人有這種聯想,而且德文的這個字本身也沒有那個意思,是因為有人用了它做了那樣的事,才讓你產生這種聯想。她又說,我不願意有人告訴我你非要這樣做、那樣做。我說:那你去少林寺學武功不也得老師告訴你怎麼做嗎?再說真要想控制人必須是在一個被封閉的、不能和外人接觸的環境中才會發生,這裏你想會有人能控制你嗎?她又問,那為甚麼都穿一樣的衣服呢。她又問了幾個問題之後歉意的說,她只是好奇,所以問了這麼多。這時我說,你能直接閱讀法輪功創始人的著作多有福氣,不像其它氣功,讀和學的可能是徒弟的徒弟的徒弟寫的書,早就面目皆非了。就像我們並不知道釋迦牟尼、耶穌當時到底說了甚麼,是吧?說到這裏她的媽媽在旁邊滿臉燦爛的笑容看著我,好像很感激我似的。最後這位女士買了《轉法輪》書,滿意的走了。

她是我在德國神韻演出的最後城市的最後一場接待的最後一個觀眾。她的問題全程我基本都是對答如流,非常平和,感到是師父的加持,打開了智慧。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022年9月歐洲法會稿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