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歐洲法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 圓容整體

——在神韻禮品銷售工作中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二二年神韻歐洲巡演期間,我有幸參與德語區部份演出城市的神韻禮品銷售工作,在這過程中親眼見證了觀眾對神韻的期待、喜愛、崇敬與感激,也切身感受著師父對我們的慈悲看護,自己只是在修煉上突破了一點點,而師父給予的卻太多太多。僅以此心得交流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層次所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神韻福澤眾生 大法淨化人心

Advertisement

「我們等了兩年啦,終於能來看神韻啦!」二零二二年的神韻巡演季,我們聽到觀眾們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很大一部份觀眾兩年前就買了神韻演出的票,由於中共疫情爆發演出被取消,一等就是兩年。兩年過去後,能從這場浩劫闖過來的生命,他們明白的一面萬分期待看到神韻。

有位老奶奶來劇院取票的時候,手裏還攥著八年前曾經收到的神韻傳單。她為了攢夠看神韻演出需要的錢,足足等了八年。不管是等了八年的還是等了兩年的,在等待的時間裏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現在他們終於能夠如願走進神韻劇院,彌足珍貴。

觀眾不僅為精彩的演出震撼不已,走出演出大廳,意猶未盡的觀眾興奮的與同伴回味演出中的精彩瞬間,在禮品台前流連忘返,忙不迭的給自己和親友挑選禮品。

神韻禮品台上除了以往能看到的絲巾、首飾、畫冊、音像等產品,還推出了「神韻作品」網站的訂閱服務,給想要更多更深入了解神韻和傳統文化的觀眾提供了寶貴的資源,那裏還可以看到許多神韻早期的珍品;今年更為觀眾們帶來了《轉法輪》。師尊慈悲,引領有緣人在神韻現場得到《轉法輪》,成就他們千萬年等待大法的機緣!

每一場演出前、中場休息及演出結束後,觀眾們紛紛走到禮品台的法輪大法書籍展位,跟工作人員交談,希望更多了解法輪大法,許多人現場買書,詢問哪裏能夠學煉功法。記得有一家人專程從瑞士來德國看演出,他們很喜愛神韻,爸爸讓八、九歲的兒子挑選一樣禮物,小男孩從頭看到尾,沒有一樣讓他動心的,最後卻挑走了一本《轉法輪》。父子倆馬上給後面趕上來的媽媽展示。全家人帶著滿滿的收穫離開了。

也有的觀眾迫切的想要知道最後一個舞蹈中神韻演員手持的橫幅上寫的是甚麼字,更想把書有「真、善、忍」的橫幅帶回家裏掛在牆上。還有的觀眾來到展台前,激動的握住我們工作人員的手說:「我終於知道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了!我相信中共一定會垮台!」

觀看現場演出的觀眾反饋,神韻把他們帶去了天國世界,有的人感到病痛全無,忘卻了煩惱,感到被淨化了。我覺得自己參與神韻禮品銷售項目的每一刻,都在被大法「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1]。

二、歸正自己,不讓負面因素鑽空子

我感到自己在清除負面思想這方面有很多經驗。在工作中,總會有不太完善的地方或突發狀況,一旦發生就會不經意引出負面想法,把握不好時負面想法就會被放大,也影響項目中其他同修和項目本身。而能夠及時意識到它、分清它不是自己,就能抑制它,清除它,事情就會往好的方向轉變。

疫情之下全球貨運受到衝擊,我們從總部訂的一部份貨品是巡演開始後才陸續到貨的,只能在演出前在劇院裏交接並做好清點。有一套新款首飾系列叫做「仙蓮」,包括項鏈、手鏈和耳環,設計十分典雅精美。我們期待已久終於到貨了,打開一看,雖然每條手鏈都有獨立的包裝袋,但幾乎每條手鏈都纏成了一團。我們得在觀眾入場前的有限時間內把所有的手鏈拿出來從新解開整理好、再一一放回包裝袋,無形中增加了工作量。我腦中曾很快閃過幾種設想,這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運輸途中顛簸造成的?取貨同修不小心拿放造成的?要麼是手鏈的包裝設計本身不夠嚴謹……可是時間緊迫,客人入場前必須儘快整理好。我意識到,那些設想對當下的狀況毫無幫助,再多想不但會放大我的抱怨,還耽誤整理工作。抱怨別人的疏漏不是我的工作,把工作流程中不完善的地方完善好才是我該想和該做的。因此我馬上打消負面念頭開始整理。邊整理,邊聯想到這些產品從設計、生產到貨運、海關等繁瑣程序,得來不易。不是所有有演出的城市都能夠訂的到或能按時得到訂貨。因此,心中油然生出感恩。

我在常人中養成了拈輕怕重的陋習,遇事總是先看到麻煩、因而抱怨別人給自己製造麻煩,卻忘了別人的努力付出與他們所經歷過的周折,不知感恩。

後來每次向客人講解,這仙蓮意在出淤泥而不染,象徵著在亂世艱險之中,仍然保持高貴品格的人。我作為大法弟子,不是更應該如此嗎?不能因為遇到不順心的狀況或是麻煩就順著負面想法去抱怨,不能讓自己的私心玷污了神韻救人的純淨的場。那一套首飾從一出現到這一季巡演結束,一直都非常搶手。

有一站頭兩天演出結束後,我們發現可以把展台桌子做些微調,以便更好地展示《轉法輪》書。過程中有同修對調整細節提出疑問,但沒有得到回應。我注意到她有些失落,暫時離開了展位。

觀眾快入場時,同修已回來展台這裏,但表情還是有些黯淡。我想,這都甚麼時候了,為甚麼她不能為整體考慮,暫時放下自己的情緒呢?隨著觀眾入場時間臨近,我越來越覺得沉不住氣了,以前對這位同修的一些負面觀念,也開始往出冒。這時去和同修交流,說出的話一定是不純淨的,不能再這樣縱容自己的負面情緒干擾,必須立即歸正才行。回想一下剛才我的心態,只想把自己的想法儘快達成,卻無心去聽另一種意見。有突發的變動時,疏於及時溝通,沒有真正為別人著想,無形中造成誤會,形成間隔。

當我覺得自己的思想終於回到正軌上了,我走向同修,和她交流。我發現她並未計較,之所以情緒低落是因為她意識到了自己的固執,正在苦惱如何擺脫。我慶幸也感激,同修很快調整好心態,又能愉快的迎接觀眾入場。那一場開演前,那位同修負責的產品賣的很好,她在後來的交流中也談到,那段經歷給了她非常正面的影響。

我也通過這次經歷,告誡自己,別輕易去給同修扣帽子,下結論,一味的覺得別人狀態不好時,我就永遠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三、誰的主意更好?

演出空擋時,同修在交流中跟大家分享了一個有趣的經歷:某個普通的工作日,她在樓上展台做好盤點,擺好展品後,發現有一樣禮品樓上斷貨了,就到樓下展台看有沒有補貨。當她高興的拿著補貨回到樓上,剛要擺放,發現旁邊剛剛擺好的展品變了樣子。豈有此理,這不打破了我整個畫面布局?居然有人不跟我打招呼就來動?

她就跟總協調人反應,請和整個團隊說一下,杜絕這種事情。後來又發生過幾次,她就警覺了,她悟到,這絕對是衝著她的執著心來的。一是總覺得自己的設計方法比較好,二是,別人這樣先斬後奏的做法,讓她覺得不被尊重。悟明白這點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她覺得好像有天上的神有意讓人改動她的布局,考驗她是否真的能放下執著,這樣一想,就沒有那麼光火了。就在一點點向內找中,一點點放下固執自我的東西。在她開誠佈公的交流後,團隊裏其他同修也都得到啟發,一方面看到自己也有類似的心態,另一方面也學會了要尊重他人,不能我行我素。

另一位負責《轉法輪》書的同修,好幾次在準備好展位後,離開再回來,都會看到書和畫冊等的位置角度變來變去。開始她想,其他人更有經驗吧,他們改動一定有他們的道理。一來二去,最後她想,不必花太多心思變換花樣,就端正的擺放好。觀眾來了,用心向他們介紹大法書才是更重要的。後來這樣隨意改動的現象越來越少了,因為大家也都發現,把心放穩,堂堂正正去做,效果更好。

今年有一站演出時間跨度大,有的同修沒辦法全程參與,後面幾場才能加入。前面幾場我自己負責首飾的部份,自己決定流程、安排展品擺放。沒有靈感的時候,其他同修都毫無保留的給我很好的建議。後面幾場援軍到了,同修特意請假過來支援,在動手工作之前我倆先做溝通,我發現她的設想和我做法不同,前幾場我都是先盤點貨物後擺放,她建議先擺放好之後再盤點;收尾時,我是按產品分類裝箱,方便第二天盤點;她建議把展品收在一起,方便第二天拿放。我覺得她的流程對她來說更方便,能讓她很快安心投入工作才重要,不必費神討論誰的主意更好,直接開動就是了,這樣效率更高。而且這樣一來,我這不是把同修的好辦法也學來了嗎?多好。放下自己的,不是失去了,而是得到了。

行文至此,感到一陣陣慚愧,我發現自己在神韻演出結束後,回到家中面對日常工作和生活瑣事,無法在所有事情上都能坦然放下。所以我更想好好記取這兩三個月裏跟隨神韻的足跡,在充滿正能量的團隊中,在大法指引下踏踏實實修煉的幸福時光。這段時光中,親眼見證神韻演出救度著成千上萬的眾生,親身經歷師父為我們有序安排的修煉機緣。自己的抱怨、擔心、自以為是等等小心思和這神聖的場完全不搭啊。有時覺得,修煉就像百米跨欄,只顧衝刺,繞開欄杆,第一個沖到終點也是成績無效的。只有放下執著,師父就讓我們變得高大,跨越那些難關。

今年的演出中,二胡獨奏的曲名叫做《大法徒的胸懷》,常人觀眾如何體會我不得而知,但對我而言,更像是師父對大法弟子的囑託──要修出配得起「大法徒」這個稱號的「胸懷」。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022年9月歐洲法會稿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