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一出 魔難消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每時每刻都離不開師尊的保護,師尊給予我的太多太多,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淨化了我的心靈,更給了一個完美的家。我發自內心告訴世上所有的生命們,我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因為在這道德低下、人心不古的時代、在這世間紛亂和天災人禍降臨的時刻,李洪志師尊給宇宙所有的生命們傳出了,能使生命返本歸真的大法,而我得到了,所以我是最幸運的生命。

當我一走入大法的修煉大門,師尊洪大慈悲和大法博大的法理就使我定下了一念,要堅修到底,因為在我的內心深處好像這就是我要找的,的確如此,經過學法煉功,體悟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珍貴,從不敢鬆懈。我第一天去煉功點煉功,聽同修念法我雖然沒聽懂多少,可我就感覺好,學完法,同修教動作,雖沒有完全學會,可身體非常舒服和輕鬆,從此我的人生觀完全改變了,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與幸福,感覺自己是最有福的人。同時我也懂得了學大法的重要。

我每天除了地裏的活家裏的活幹完後,把一切時間都用在學法,除了學念,有時間就背法,《論語》、《洪吟》很快就背下來了,又接著背師父發表的每篇經文。那時候睡覺很少,在煉功點回來已經十一點多了,還和丈夫學法煉功,就這樣學法打下了基礎。在大法與大法弟子被嚴酷迫害時,我修大法心從來沒有動搖過。有法做指導和師尊的保護,能闖過了一次一次的難關。

下面談一談我怎樣闖過生死關,僅舉兩例,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請同修指正。

(一)

那是在二零零零年臨近兩會時,我與兩位同修一起被綁架到鎮政府,非法關押。當有家人來看我們時,說村書記在大街上大嚷大叫,如果她們三個還煉,找十個大小伙子輪姦她們。當聽到這話時,我們三人心中真的好難受,不是聽到罵我們不好受,而是聽他說出此話難受。因為他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學大法的人都是在做好人。其實他也是個受益者,那時交公糧時是大隊幹部們特別難完成任務的事。當我們學大法後,都主動先交、而且還主動交好的,在我們煉功人的帶動下,很快就完成了任務,村裏打架罵人的也少了。當時他也很感動,主動的把大隊裏的鑰匙給我們,讓我們上大隊的大院裏煉功。大法剛一被迫害,他就說出此話,對他不好。所以我們三人商量給他寫一封信,說明真相,讓他不要對大法犯罪。

就在我們三人正寫此信的時候,鎮書記和鎮長進來了,一看我們還敢寫信,就把我們三人叫到他們的辦公室,那時正是十二點多鐘,職工們都下班了,鎮裏沒有人,就書記和鎮長還有一個副書記,當時就對我們謾罵,還出手就打。我看到他們那瘋狂的樣,為了不叫那兩個同修挨打,因為當時他們家人都不怎麼支持,我就把一切承擔起來了。他們三個人一聽是我主張寫的,就氣急敗壞的,一擁齊上,有一個拽起我的頭髮轉圈,有一個拿著很粗的棒子劈頭蓋臉的往我身上打,有一個穿著皮鞋連踢帶踹。當時我的頭髮拽下來很多,辦公室的地上到處都飛落著頭髮。有一腳踢到我太陽穴上,當時腦袋一暈就躺到地上,這樣他們還不罷休,還要打,那兩個同修擋住不讓打了,說再別打了人已經不行了,那時我還有一點意識,就聽有一個人說,裝甚麼蒜,死了把她拖出去倒上汽油點天燈。在兩位同修極力的勸阻下,他們才停止毒打。那時我已是遍體鱗傷,頭髮紛亂,他們倆把我扶上三樓把我們關押在會議室,把我扶到大椅子上躺下後,全身疼痛難忍,好像有人往出抽筋那樣的疼痛。當時還有微微的那麼一念,人死時就那麼痛苦啊!後來就一點意識沒有了,當時在押的同修有八九個人吧!她們都嚇壞了,也不知怎麼做,因為當時也不知道發正念,一天一宿聽同修們說有時我嚷出來的都不是我的聲音,我自己卻一點也不知道。在二十四小時過後,也就是第二天的十二點多鐘吧,我猛然坐起,起來之後,下地就梳頭洗臉,跟好人一樣了,同修都感到驚奇。其實就在我起來的那一刻前,我恍惚時出了那麼一念,我這是幹甚麼,我這是證實法嗎?我這樣怎能證實好法,不行我得起來證實法,心一想就起來了,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書記鎮長又從門縫看我,突然跟好人一樣了,其實在這一天一宿中,同修說鎮長和書記來了好幾次,可能也嚇壞了,怕出人命,看我一下子好了,再也沒來。

不一會我丈夫就來看我,我把這一天一宿的事告訴他,如果沒有師尊保護,今天你可能就看不到我了,是師尊救了我,為我承受了這一切。我丈夫聽後,要去找他們,我說我已經沒事了不要找麻煩了,那時的心性就是那個層次,後來悟到,當時應該找他們,為了不讓他們再做壞事,找他們是對他們好,可當時沒有悟到。

一個副書記當時就遭了報應,也不知身體哪塊有病,就在辦公室輸上液了,可能自己也知道遭報了,出於良知和自責吧,把我叫到了他的辦公室,問我恨他不?我告訴他,我不恨你,我師父教導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們要按著真、善、忍做好人,不管你們怎麼對我,我都無怨無悔。但是你不要在幹這樣的事了,你這屬於自害,他說他知道。當時我們談了很多,他還說以後要有甚麼事情和困難一定要找他。

我深知道我有慈悲的師父,就那麼為證實法的一念,師父就把我的難承受了,並給我了一個嶄新的生命,我還有甚麼可怨的呢!

(二)

還是二零零零年快到七二零時,我和那兩個同修再一次被綁架到鎮政府非法關押,後轉到拘留所,繼續非法關押,也就是臘月二十七八快過年時,突然我身體出現了發高燒,那時也不知燒了多少度,聽同修們說我的臉由紅變紫又變青,當時一起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們也不知道怎麼樣能幫我,把我從地鋪轉到炕上,當時燒的我直哆嗦,和同修們一起煉功都站不住,拘留所的看守們都害怕了。

當時我已經快承受到極點了,同時也不斷的向內找,是哪顆心放不下呀,導致身體出現問題?是對丈夫還是兩個幼小的兒子親情放不下,因為我已經非法關押半年了,兩個兒子沒人照顧,快過年了,孩子吃甚麼,穿甚麼呀!是動過這念。當時又想,我有師父,師父一定會看護他們的。想了很多,找了很多,好像都不是根源,後來猛然出了一念,師父不會讓弟子帶著病業證實法的,身體出現的病業狀態,不是師父要的,心想既然不是師父要的,那我也不要。就這麼一念,身體立刻就好了,沒有難受和病業的感覺了。

當時我知道我悟對了,師父又一次給我消除了這一難,又給了我一次新生,我的心情愉悅,身體輕鬆。當時感恩師父的心情無以言表,真正體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

我剛過了這一關,隨後就是江澤民流氓集團為了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導演了一場天安門自焚偽案,縣政法委610在拘留所組織讓我們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們看自焚視頻,看完後要每個人都寫心得體會。他們發給我們每個人筆和紙,把我們都分開各寫各的。當時我們同時都寫出這不是我們煉功人所為,我們煉功有明文規定不能殺生,自殺也是犯罪,也有寫出自焚的漏洞,但沒有寫的那麼全面,等拿上去他們一看,每個同修都寫出了自焚不是煉法輪功的人所為。從那以後,他們再也沒有和我們提起天安門自焚的事,可能他們也明白了。

在我寫稿子之前不長的時間,我不到七歲的孫子身上出現了兩次奇蹟,有一天他正在床上蹦著玩耍,蹦著蹦著不小心,一下子頭撞到牆上,當時就聽「鐺」的一聲,他立刻就抱著頭就喊了一聲好疼,剛要哭,一看我正學法哪,立即就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剛喊了兩次,他自己就說:唉,好了,不疼。我跟他說是師父救了你吧,快謝謝師父吧,他趕緊說謝謝師父。還有一次他吃雞腿可能骨頭硌了牙,疼的他兩隻手捂著嘴哭,嘴還嚷著我牙好疼,我跟他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他疼的也不想念,我四歲多的小孫子,看他哥哥疼的直哭,就跑到師父的法像前,跪下就給師父磕頭,磕完頭,兩隻小手合十,看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救救我哥哥吧,我哥哥牙疼說了幾遍。回到客廳看哥哥還哭,就又回到師父法像前磕頭,還是兩隻小手合十說:師父救救我哥哥吧。正說著那他哥的牙就不疼了,一看哥哥不哭了,跟他哥哥說:還是我給你求師父,師父救了你吧!

是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誰信誰有福,誰誠信敬念誰受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