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就在一念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四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我結束冤獄回家後,不斷受到當地「610」監控、騷擾,在家有惡人看守,出門有人盯梢,寸步不離,「610」人員時不時到家中騷擾,使我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做好三件事更談不上,更連累家中八十多歲的父母跟著擔驚受怕。無奈之下,我被迫流離失所,輾轉來到外省,給一位同修八十九歲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在病房做陪護。這期間經歷兩件神奇事,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共同見證大法的神奇和偉大。

故事一:讀寶書 胃癌神奇康復

同修的父親患老年痴呆症,沒記憶,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我的工作就是每天推著大爺在醫院的花園或縣城的大街小巷轉,中午吃飯時間回醫院病房吃飯。大爺是正縣級待遇,住的是單間病房,很清靜,因此我有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三件事都能做好,修煉狀態逐漸好起來。

大爺的老伴是個不善言辭的人,當年八十三歲,得了胃癌。同修是大爺和大媽的二女兒,多次勸她母親煉法輪功,大媽就是不煉。全家人都憂心著急。大媽經常來醫院看大爺,我就和大媽逐漸熟悉起來,我發現大媽雖不善言辭,但其實是個很善良的老人,背後從不說別人的閒話,好話壞話都沒有。大媽原來住大房子,後來讓給一個沒有房的女兒住,而自己搬到樓下七、八平米見方、兩米高的小棚住,她毫無怨言。我決定勸老人修大法。

一天,大媽又到醫院看老伴,我對她說:「大媽,您病好些沒有?」她說沒有。我又問:「你怕死不?」她說不怕。我說:「您修佛多好啊!」大媽說:「我啥本事都沒有。」我說:「修佛並不難。您識字嗎?」她說識字。我又問:「你能看書嗎?」她說能。我說:「那好,我給您請本佛書看看。」她最後說:「行。」我趕緊找到老人的女兒,對她說:「給你媽請本《轉法輪》吧!」

我來到大媽住的小棚,把書給她,說:「大媽,您好好看書吧!」老人雙手接下寶書,問:「每天看多長時間?」我說:「有空就念。」老人說行。

過年期間我休息,就住在老人樓上她女兒家,我經常到樓下小棚看望老人,發現老人除了吃飯、睡覺、有事外出,其餘的時間都是在看《轉法輪》。一天夜裏大約半夜兩點,我偶爾從窗口往出看,發現小棚的燈還亮著,我很奇怪,就下樓去張望,從窗戶縫裏發現老人全神貫注的在讀書,那一刻我真是既震撼又感動。後來我問她:「大媽,您每天看書多長時間?」她說:「沒看表,每天也就十多個小時。」

大約三、四個月後,老人的兒女們帶她到醫院複查,奇蹟出現了,檢查結果癌細胞沒有了,胃癌消失了,老人的病好了。全家人十分震驚,連醫生都嘖嘖稱奇。其實老人不但病好了,而且她的天目也早開了,能看到另外空間。

一天,老人見到我後說:「我要煉法輪功。」從此老人正式走上了修煉的路。

老人的大女兒以前是佛教居士,這次親眼看到了母親的神奇康復,對大法十分折服,於是放棄佛教,轉修大法了。那時,老人和她的大女兒,還有我三人每天在醫院病房集體學法、煉功,老人的二女兒(同修)每隔十天從市裏來醫院一趟,帶來真相小冊子、傳單,老人和她大女兒主動積極的發資料救人,走上返本歸真的金光大道。

故事二:昔日佛教徒 今日大法弟子

由於我經常推著老人出門轉,就藉著這個機會尋找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我經常在醫院的小花園裏看到一個中年人,每天悶悶不樂,不和任何人交談,一個人坐在偏僻的地方唉聲嘆氣。

一次我問他:「兄弟,你為甚麼天天一個人坐在這裏?有甚麼不開心的事嗎?」他愣了一會說:「我是個快死的人了。」我同情的問:「你說來我聽聽。」他說自己得了嚴重的腎病,活不了幾天了。醫生說唯一的辦法就是換腎。可是當時一個縣城的小醫院,換腎不可能百分之百成功,可能下不了手術台,就算手術成功,存活率也不高,只能活幾年。再說昂貴的費用他也交不起,現在家人四處借錢,也沒著落。

我聽了之後對他說:「你信佛法吧。」一聽佛法,他心情沉重的給我講了他的身世和經歷。他說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好人,非常信佛,在常人中結過婚,並有一兒子。後來自己為了求信仰,離別家人,進山當了和尚,在廟裏一心向佛,誦經打坐,從不敢懈怠。本來他身體很健康,進了廟後反而得了病,病情越來越重。有人建議他信耶穌,他就在廟裏改信耶穌教,看《聖經》,病還是不好。直到現在病的面臨死亡的邊緣,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誰能救他。

我說:「既然你沒路可走了,試一試我說的辦法,看是否有效。」他說行。我問他:「你上過學沒有?」他說上過。我問:「戴過紅領巾嗎?」他說戴過。我又問:「你入過團員、黨員嗎?」他說沒有。我說:「你從心裏把邪黨邪惡組織退掉,抹去獸記,神佛才能保護你呀!我給你退掉邪黨少先隊吧?」他說好。我又說:「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好轉的。」我說的這些他全都答應照辦。

他不解的問:自己一心向佛,行善事,為甚麼會得到如此的結果呢?開始信佛教的佛法,是對的呀,病重後改信耶穌教,也是對的呀,為甚麼病會越來越重,現在面臨死亡的邊緣?

我想了想,問他:你在初中、高中、大學遇到的難題,可你在心裏死死記著小學老師講的課,那個小學老師能指導你在初中、高中、大學遇到的難題嗎?他說:不能。我又問:作為一個修行人,今生在這世,你能讓過去兩千多年前的師父給你解決或回答你今世遇到的問題嗎?他說:不能。

我說:「現在明白的和尚,都知道現在是末劫時期,如今中共邪黨在禍害宗教信仰,也在統治宗教,一個無神論的邪惡共產黨政權,嚴重破壞有神論者的信仰自由,宗教也不是一塊淨土了。末劫時期就是過去的正教也度不了人了。既然過去神佛的法度不了人,那麼必然有度人的神會在當今世上傳更高深佛法,所以能度末劫時期的當今世人。你的親身經歷不也證明這個問題了嗎?」

他問:「現在度人的神在哪裏?傳的法在哪裏?」我說:「如果真信法輪功,你就找到現在真正度人的佛家大法,你就會明白一切。」他好像明白我說的意思了。

我繼續說:「一切都是因果報應,要不是前生,要不是今世。」他說:「前生我不知道,今生沒做過壞事。男女間的事,非常乾淨,殺人害命、欺負人、損人利己都沒有,只有一件事,撿到過一個錢包,裏面裝著幾千元錢,有身份證、發票等,我按住址找到失主,失主非給我三百元錢,無奈我收下了。」我說:「這不是甚麼大事。」

我問他:「你對法輪功或法輪功學員有沒有不好言行?」他愣了一下,說:「有。」他說起在二零零二年某天,有五位法輪功學員為了躲避公安抓捕,來到廟裏,請求幫助。他聽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宣傳,就欺騙這五位學員,悄悄到當地派出所報案,領著警察綁架了這五位學員。

我說:「你犯的這是天大的罪呀!」我告訴他:「你每天跪著給大法師父懺悔、認罪,讓大法師父寬恕你,改惡從善,將功補過,再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吧!」我們談完後,他說他要回山上了,現在就走,後天在這裏見。

後天,我見到他,他說他按我說的都做到了,在山裏放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就見天上一個約兩米直徑的圓盤向他飛旋而來,他感到腎臟的部位發熱,身體感到有力氣了。他激動的說:「我看到另外空間,這是第一次。」

幾天後,他主動辦理了出院手續。我給他請了寶書《轉法輪》,並教會了他五套功法,之後分手了。

半年後的一天,他找到我,說他學法煉功,信師信法,身體完全康復,現在已下山回家還俗了,兒子考上了少年科技大學,他也和當地法輪功學員聯繫上了,天天做三件事,真正走入大法弟子行列。

生死就在一念間,就看選擇對與錯。